>文化>>正文

“俄罗斯当代长篇小说丛书”中译本在北京面世

原标题:“俄罗斯当代长篇小说丛书”中译本在北京面世

22日,由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北京斯拉夫研究中心联合主办的“俄罗斯当代长篇小说从书”出版座谈会在北京举行。来自中国高校的俄语系学生在座谈会上朗诵俄罗斯当代长篇小说中的段落。(图片来源:本报特约记者李雪峰摄)

【本报特约记者陈韬彬北京报道】“在一片’作者已死’’小说已死’的哀叹声中,当代俄罗斯的长篇小说作家们仍在积极写作,当代俄罗斯的长篇小说仍在不断面世并产生影响。”中国著名翻译家、首都师范大学外国语学院教授、中国俄罗斯文学研究会会长刘文飞6月22日在北京如是说。

当日,由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北京斯拉夫研究中心联合主办的“俄罗斯当代长篇小说丛书”出版座谈会在北京举行。该丛书的中文译本已于近日在北京出版面世。

据介绍,“俄罗斯当代长篇小说丛书”由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和北京斯拉夫研究中心联合编译,收录的都是俄罗斯当今文坛最有影响力作家的长篇小说,在一定程度上代表了俄罗斯当代文学的最高成就。

目前该套丛书已出书四种,分别为佩列文(ВикторПелевин)的《“百事”一代》(Generation“П”,2000),刘文飞译;乌利茨卡娅(ЛюдмилаУлицкая)的《库科茨基医生的病案》(КазусКукоцкого,2001),陈方译;索罗金(ВладимирСорокин)的《碲钉国》(Теллурия,2014),王宗琥译;.瓦尔拉莫夫(АлексейВарламов)的《臆想之狼》(Мысленныйволк,2014),于明清译。他们都是上世纪90年代初前后登上文坛并在近20年间成了“健在的经典作家”。

《“百事”一代》以准作家塔塔尔斯基在苏联解体前后的生活经历为线索,再现了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喝着百事可乐长大的一代苏联人在社会剧烈转型时期的心路历程。《碲钉国》由五十个互不相关的故事组成,故事发生在二十一世纪中叶的欧洲和俄罗斯,此时的人类不再急于发展,而是试图通过“碲钉”这种高麻醉物质找到新的极乐世界,即碲钉国——新的乌托邦。《臆想之狼》是一部关于1914—1918年间俄国文化生活的文学想象。“臆想之狼”出自古老的东正教祈祷文,代指撒旦的恶念,其中隐藏着另一层含义,就是人会因臆想之狼而蒙受苦难。作品的主人公们试图猎取臆想之狼,与之对抗。《库科茨基医生的病案》以一位事业有成的妇产科医生库科茨基为中心,讲述了他的妻子叶莲娜、养女塔尼娅和朋友戈尔德伯格的人生历程。

座谈会上,兼任“俄罗斯当代长篇小说丛书”主编的刘文飞表示,苏联解体后俄罗斯文学在中国的影响相对下降,俄罗斯文学本身的创作实力似乎也是下降的,但其实俄罗斯当代长篇小说仍在发力。

他指出,比起俄罗斯传统经典文学,汉语读者对当下的俄罗斯作家们在写什么了解相对较少。二十一世纪的俄罗斯长篇小说创作,从样式到风格与普希金和托尔斯泰时代相比已显出越来越大的差异,小说中不再有贯穿始终的清晰线索,情节也未必始终围绕主人公展开,即便有主人公,他们与俄罗斯传统长篇中的主角不同,不再是作者倾注情感着力塑造的对象。这套“俄罗斯当代长篇小说丛书”或许能让读者对俄罗斯长篇小说近十几年的发展现状有一个了解。

《库科茨基医生的病案》的译者、中国人民大学俄语系主任陈方表示,柳德米拉·乌利茨卡娅是俄罗斯文坛最有影响力的女性作家之一,“我特别留意过一个评论家对她(乌利茨卡娅)的评价,她开始出名时已是四五十岁的中年女性,那个时候正好是苏联解体之后,俄罗斯特别混乱,有很多末日的情绪,当时她的很多作品都是在揭露前苏联时期的历史弊病,也包括当代人的一些道德等,写了关于家庭、爱情,关于非常理想的女性形象的作品,特别的温暖人心。”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