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车>>正文

这家公司放假半年,央视调查!员工讲述五大真相

原标题:这家公司放假半年,央视调查!员工讲述五大真相

车东西 | 晓寒

昨日,多家媒体相继报道称深圳沃特玛电池有限公司发出放假通知,称由于订单不足、资金困难等原因,自7月1日起全体职工放假6个月,放假期间公司继续承担工资与社保费用,引起业界关注。

今天晚上8点左右,沃特玛的母公司坚瑞沃能发布公告确认上述通知属实,并公开了更多信息,包括本次放假仅限深圳地区员工,涉及500多人且主要为行政后勤类员工等。

在了解到沃特玛发出放假通知后,车东西第一时间与数名沃特玛员工取得了联系。其中一位在职员工向车东西确认了放假情况,并同时向车东西透露了放假细节、公司此前的运营情况等更多关键信息。

公告透露更多信息 电芯开工率大幅降低

坚瑞沃能在发布确认公告中透露了更多信息:

1、沃特玛开工情况

电芯生产线:深圳电池电芯生产线的开工率为4%,其它地区电芯生产线停工。

PACK生产线:深圳PACK生产线的开工率为24%,舒城PACK生产线的开工率为9%,其它地区PACK生产线停工。

2、新增固定资产、子公司产权被查封及冻结情况

因沃特玛与相关债权方融资租赁合同纠纷案,债权方向广东省珠海横琴新区 人民法院申请财产保全。目前广东省珠海横琴新区人民法院已查封沃特玛相关化成柜、充放电柜、圆柱电池内阻电压分选机等机器设备,价值约4000万。

因公司与相关债权方金融借款合同纠纷案,债权方向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请财产保全。目前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已冻结公司持有的全资子公司达明科技有限公司75%的股权。

3、债务逾期情况

沃特玛通过存货销售和固定资产销售将公司对相关供应商的应付债务进行抵扣,降低公司负债,截止目前,所涉金额共计约29亿元。截至目前,应付票据逾期25.95亿元,银行借款逾期11.73亿元,融资租赁长期应付款2.18亿,其他非金融机构借款3.29亿元。

放“暑假”背后5大真相

1、放假实为“劝退”

一位正准备离职的沃特玛总部的研发人员向车东西表示,公司放假后每个部门会留少量人员,但是公司只负担基本工资,例如自己此前一个月拿到八九千元,但是放假后其实只能拿到2130元/月。此外,公司放假后,7月6日起不在提供三餐,7月31日后住宿也不再提供。

很明显,这种放假模式就是在变相劝员工另谋他处。而有趣的是,就在消息曝出的第二天,央视就对沃特玛放假事件进行了报道。

央视2套《交易时间》在报道中称,沃特玛在3月份就已经出现了离职浪潮。上述沃特玛员工向车东西确认了此事,并且表示公司内部数据显示,全国员工数已经从去年9月的1万人减少到了目前的2000多人,并且还有人在不断离职。

▲央视报道沃特玛困境

而在沃特玛发出的放假通告中,也明确写着放假措施是为了“解决公司订单不足、资金困难给员工带来的职业发展影响。”

2、优先结算离职人员工资

上述沃特玛员工向车东西透露,沃特玛此前还拖欠了部分员工3、4、5三个月份的工资,不过在端午节后又结清了这部分工资,包括尚在坚守的和已经离职的员工,并且还是优先结算已经离职者。

上述员工也指出,在发生欠薪后如果主动申请离职,公司可以直接结清工资。由此看来,沃特玛在3月份起就开始了“劝退”的动作。

从另一面来说,结清欠款可谓是沃特玛有了一些好转的迹象,但这位员工却给出了不同的看法。

“3月份离职潮后员工人数减掉不少,所以4、5、6月份的工资开支就变小了。”上述沃特玛的研发人员向车东西分析道,“此外公司也退订了一些租赁的办公楼和宿舍缩减成本,我们已经从此前的办公室搬了出来。”

3、去年9月份开始陷入危机

该名沃特玛员工向车东西透露,沃特玛自去年9月份就出现了车用动力电池订单较少的情况,表现为自己所在的研发部门不加班了,到后期订单再少的时候甚至都出现去公司上班但是没活干的情况。

与此同时,自订单下降后其所在的研发部门也不再招聘新员工。“以我们部门为例,目前已经走了80%。”该名沃特玛员工说道。

4、剩余订单主要是储能产品

今天下午,央视二套《交易时间》栏目记者赴沃特玛总部进行了采访,该公司办公室主任马斯向央视记者表示,本次放假仅针对人员有富足的深圳总部工厂,并且还是从行政人员开始,其他分厂并不受影响。

与此同时,她也向央视透露,年初及目前沃特玛的开工率在20%左右,不过并未表明剩余订单类型。而根据上述员工向车东西透露的消息,目前剩下的订单主要为少量储能产品,而非沃特玛起家的车用动力电池。

5、供应商堵门讨债现象已结束

今年3月底,有多家国内媒体报道称沃特玛因为拖欠资金问题,被多家供应商堵门讨债。根据曝光的现场照片,有供应商拉出了“沃特玛虚开商业承兑汇票期票供应商”等横幅,而另外一张照片中,还有手持防爆盾的执法人员在一栋沃特玛建筑大门前列阵守护。

▲沃特玛大门被围堵

对此,上述沃特玛员工表示目前堵门供应商已经撤走。而上述沃特玛办公室主办马斯也向央视记者表示,沃特玛与供应商之间并非讨债关系,双方目前处于一个友好协商的状态。

沃特玛大厦半年倾倒

在沃特玛大厦倾倒之前,这家公司也曾是动力电池领域的头部玩家。GGII统计数据显示,沃特玛2017年占据国内动力电池市场12%的份额,仅次于宁德时代(27%)和比亚迪(16%)。

▲GGII统计的国内动力电池出货量

同样是根据GGII统计数据,到了2018年1月,沃特玛就已经跌出了动力电池装机量的前十名,在1—5月动力电池装机量前十名中,也没有沃特玛的身影。

仅仅半年时间,沃特玛已经走到了目前相当危机的关头。

事实上,除了上述沃特玛员工透露自去年9月就出现订单下降,资金链紧张的情况外,沃特玛大股东的动作也说明了其危机。

2017年9月,沃特玛的母公司——上市公司坚瑞沃能5.26亿限售股解禁后,占股超过5%的股东方长园盈佳和实际控制人郭鸿宝先后坚持约4500万股股票,套现3.29亿元。机构股东和实际控制人减持套现行为致使股价接连下跌。

▲坚瑞沃能近1年股价走势

2017年9月12日,坚瑞沃能的股价处于高位12.22元,随后就开始一路下跌。去年12月,面对跌跌不休的股价,坚瑞沃能停牌,并且一停就是4个多月。截止今天下午15点,其股价仅剩下2.76元。市值较9月12日的300亿元下跌了230多亿。

今年4月初,坚瑞沃能复牌,但同时也出现了坚瑞沃能总经理、沃特玛董事长李瑶所持股份被司法冻结;一批银行账户被冻结等负面情况。

▲李瑶

纸包不住火的态势下,坚瑞沃能发公告自曝严重的资金问题,其整体债务整体债务221.38亿,其中包括100亿应付票据,22.21亿应付账款,54.74亿银行借款,25.93亿融资租赁长期应付款,3.32亿非金融机构借款和15.09亿股东借款。

四五月份,坚瑞沃能又接连发布公告称有几十个银行账户被银行冻结,涉及6000余万元资金。而坚瑞沃能董事长郭鸿宝及沃特玛董事长李瑶所持的股份也存在被司法冻结或质押的情况。

与此同时,坚瑞沃能与沃特玛也在开启自救,其在5、6月份发布了多份公告,包括与成都大运汽车、中国铁塔等公司签署销售合同,引入战略投资等利好消息。

不过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沃特玛这些利好消息并未能够挽救公司。

坚瑞沃能2017年财报显示,全年营收96.59亿元,同比下降152%,归属股东净利润-36.89亿元,同比下降967%。今年一季度,坚瑞沃能营收11.1亿元,同比下降59.88%,归属股东净利润-3.19亿元,同比下降225.86%。

战略方向错误 盲目扩张是问题根源

沃特玛前身为乐凯电池,由沃特玛创始人兼董事长李瑶于2002年在深圳成立。在成立乐凯电池前,李瑶曾在当时的电池龙头比亚迪工作一段。

最开始几年,乐凯主攻镍氢电池,后来又在2006年带领技术团队转向成本更低、寿命更长、安全性更高的磷酸铁锂方向,并在同年将公司改名沃特玛(英文optimum,意为最佳)。而需要指出的是,磷酸铁锂也是比亚迪成名的方向。

▲沃特玛生产的磷酸铁锂电池

2008年,我国政府接着奥运会大力推广新能源车,国有的公交系统成了排头兵。在政府的大力推动下,沃特玛拿到了很多城市纯电公交的电池供应合同。2013年,沃特玛又牵头成立了沃特玛新能源产业创新联盟,拉来包括几十家上市公司在内的1000多家企业,成了新能源行业的明星玩家。

2015年,沃特玛净利润2.76亿元,较上年增长123倍,引来强烈关注。2016年,做消防产品起家的A股上市公司坚瑞消防以52亿的价格收购沃特玛,并改名坚瑞沃能,正式进军新能源汽车领域。

财报数据显示,两者合并后业绩增速迅猛,2017年增营收迅速扩张到了96亿元,而沃特玛在2015年的营收也仅仅为21亿元左右。

在快速扩张的同时,新特坚瑞沃能也开始了大踏步前进的步伐,近两年迅速在安徽铜陵、湖北十堰、荆州、河北唐山、陕西渭南等地建立了生产基地扩充产能,目前全国总计有10座工厂。

▲沃特玛陕西渭南工厂投产仪式

不过就在坚瑞沃能快速向上的同时,问题也随之而来。

由于沃特玛此前的核心技术为磷酸铁锂电池,虽然具有安全性高、成本较低的优势,但是其劣势也很明显,就是能量密度比较低。

2017年以来,新能源汽车的续航里程竞争日益激烈,越来越多的车企转向能量密度更高的三元锂电方向,因而导致沃特玛的订单开始锐减。与此同时,新能源政策补贴也对沃特玛起到了“补刀”的作用。

2016年起,为了遏制补贴现象,政府对新能源商用车设出了运营里程需达2万公里才能领取补贴的限制,拉长了坚瑞沃能等产业链公司的补贴账期。

与此同时,2018年的补贴政策又对新能源汽车的能量密度做出了更高的要求,能量密度较低的磷酸铁锂电池的需求量进一步下降,现有库存也产生了严重积压等情况,进一步导致了沃特玛的困境。

沃特玛董事长李瑶年初在接受采访时曾表示沃特玛也在从事三元锂电池的研发工作,并称在上半年要建成三元锂电池的产线,但目前来看,沃特玛似乎并没有撑到那一天。

结语:第一个“牺牲”的电池巨头

自我国掀起新能源汽车发展浪潮之后,大量国企民企涌入这一领域,从事整车制造、动力电池生产、充电桩运营等业务的玩家频出。

在新能源汽车产业链上,动力电池则是一个至关重要的环节。随着新能源汽车产业的快速发展,也带动了像是宁德时代、比亚迪、沃特玛这样的玩家快速崛起。

但也并非是所有玩家都能顺利起飞。

在宁德时代创造了24天闪电过会,股价超过此前新能源第一股比亚迪的神话的同时,沃特玛却因为技术路线出现问题,盲目扩张产能等问题走到了目前的艰难境地,成了动力电池行业牺牲的第一个巨头玩家。

而比亚迪此前虽然也走的是磷酸铁路线,但是随后又迅速转型到了三元锂电,并将其搭载到了旗下的新能源汽车产品之上,依然保持了自己的行业地位。

在面对行业变化之时,沃特玛的案例也给了我们具有实际意义的启发——例如要谨慎控制扩张节奏,在发现走错路后要敢于果断止损断臂转型才能避免更大损失等。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