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正文

也说一下王林事件:欺骗与贪婪

原标题:也说一下王林事件:欺骗与贪婪

本博专注医疗领域,不想介入政治话题,但王林事件还是应该说说。与医疗相关的有三个话题,一是非法行医罪,二是气功与中医,三是王林与卫生部部长陈敏章有合影,三个话题合起来又是一个医疗欺骗的话题。

1、非法行医罪成立吗?很明显,按照中国法律,王林无罪。根据08年《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非法行医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来看,如果王林没有自称医生就可以说他没有非法行医。王林仅仅自称是气功能治病,即没有给人药物吃,也没有什么留下痕迹的医疗手段。更为关键的一点苦主没有因此而留下后遗症,估计也没人以这个借口起诉,卫生部门连个人证都找不到。至于因此而发财,被骗的人都没有吭气,别人更无从插手。就是以“欺骗罪”起诉也没有证据,何况根本没有“医学欺骗罪”这个说法。虽然很让人气愤,但法律可能真没有既定条文来处罚这种现象,更恶劣的事情发生莆田系病人身上,现在有法律严惩吗?没有!!。

即使按照美国的法律,王林好像也不构成非法行医罪。以下来自《医事法研究》:至于何为“行医”,世界上并无统一的定义。在美国,此概念是指:(1)诊断、预防、治疗疾病;(2)向公众宣称能够从事前述行为;(3)意图因前述行为而收取礼物、费用或补偿;(4)在自己的姓名前附上“M.D.”的称谓;(5)拥有一个办公室用于接待、检查和治疗;(6)从事外科手术;(7)施以或开处药品或医药制剂。王林的行为,依据目前媒体披露的内容,至少是没有和以上几条冲突。

2、中医无辜躺枪。很多中医黑很顺溜的就把王林和中医联系在一起了。首先,是有一个疑问,气功是不是中医?中医有没有气功治病这个说法?笔者粗读黄帝内经,虽然内经里面讲到“气”,但是好像没提“气功”,更没有提到气功治病。这个留待中医大师出来解释吧。其次中医没有把气功当作主流。在南方周末的一篇最近很火的文章《谁为气功崛起保驾护航》文章中,揭露了当时气功热的一些内幕,但文章对当时中医界的对气功的看法只字未提。反复提到的气功支持者都是一些理工科的大科学家。从文章中的描述看,这些大科学家是真的相信,笔者不去猜测他们的动机,但是应该说明一点就是至少没有一个知名中医成为主力吹鼓手。第三,气功、中医是否真实存在与骗子打着中医气功的旗号欺骗是两回事。莆田系宣称他们能够治疗自闭症,有「EFG 脑神经递质检测仪」的仪器,宣称能「无创定量检测去甲肾上腺素、5- 羟色胺、多巴胺等六种中枢神经递质」。所以我们说,神经递质是现代科技的概念,是真实存在的,能够被检测的。但骗人就是骗人,与神经递质是什么没有关系,与中医、气功是否真实存在也没有关系。

这个观点很绕,但是读者还真的要明白。中医西医都是客观的工具,是中立的。骗子、骗人的技巧与他们使用的工具无关,识破欺骗只能通过理解欺骗的手法。比如,现代互联网条件下,看到的魔术很多了,催眠术的相关知识在互联网上也能搜索到。虽然我们依旧不知道魔术是怎么变的,但是看到一个匪夷所思的事情的时候就会下意识想想这是不是模式,是不是某种心理学的诡计。空盆来蛇和空手变出鸽子没有太多区别,把人弄得神志不清和现代催眠技术也有一定联系。所以,看到空盆来蛇表演后,一个人愿意相信是魔法还是魔术,是个人的主观意愿。所以说,人被欺骗,有的时候是无知,有的时候是贪婪。对明知是陷阱还抱有一丝幻想往里跳的人,外人又何必拯救。

三是合影,特别是陈敏章部长的合影。

首先,原来中国人以前一直把“合影”看的很重,现在观念发生很大变化。合影其实挺冒犯人的,但是无论是领导还是明星,都会保持一个基本的礼貌,遇到一个人来强求合影,很难拒绝。好比安培来中国,我国领导人再膈应也得合影啊,不能因为有一张两国领导人的合影就说明中日之间没有仇恨了。以前经常发生有人故意和领导合影来欺骗别人,估计现在领导应该不会乱合影了,否则,被某个骗子利用又惹一身骚。现在一般群众也应该对合影看的比较淡了。

其次,作为医生和卫生部长,在当时的气氛下,无论是支持还是反对,真应该和大师们接触接触,了解才行。在任何时代,都会冒出一些很神的奇迹,有时是气功有时是某种高新技术,医生真的应该亲自去接触了解,无论是气功还是一种新的手术方式,信不信是一回事,了解不了解是另外一回事。笔者现在也去莆田系医院,也经常看看莆田系医院的广告,不深入观察怎么研究哪?

所以,王林和卫生部长的一张合影真的说明不了什么问题,像“棒棒医生”那样横加指责真的是吹毛求疵、卖直求宠。如果陈敏章部长带领卫生部发展气功治病事业,@棒棒医生的指责就可以成立了。

综上所述,目前主流观点对“王林”评价就是一个骗子,笔者是赞同的。从几十年前的气功潮流到最近几年的张悟本李一王林,可以说都是一些骗子。如果把这些骗子的手法放在一起看,无非就是魔术+医疗。魔术让骗子变得神秘,让普通人不敢质疑而盲目的信任;而医疗则是甜枣,被骗的人为自己身体变得更健康,很容易顺从。信任+顺从的普通人就成立骗子嘴里的肉。

写到这的时候,看到了吴晓波的雄文“跟王林合影是多糗的事”,以及好几篇反驳吴晓波的文章,一片吵闹怒骂声中被引用最多的是这一段话“王林事件戳穿了中国精英的遮羞布,脱掉了他们最后一条内裤。他们智商很低;渣滓俨然精英,这是时代的悲哀”。

读完很有感触就多写一点吧。

骂人固然骂的痛快,但是快意之下必须正视一个现实即“中国精英并不是智商低”。笔者同学中,很多都是名校尖子生,也都非常勤奋刻苦正直能干;现在哪,大多在那些上学时学习并不是很好的老板手下打工。笔者曾经也是学霸中的一员,现在的领导的学习成绩肯定不如笔者。但如果让笔者说领导智商低,笔者是不会这么认为的。智商高并不等于学霸,因为中国教育里面都是满满的正能量,一个阿谀奉承、坑蒙拐骗的大师在学校里面能力是体现不出来的,一个人的凶狠毒辣、敢于决断的能力也无法通过标准化考试而测验出来。精英毫无疑问都是“混社会”的高手,高考考分低是可能的,智商低是不可能的。

王林事件中众多官员、明星的被骗不是智商低,而是过于贪婪。举一个古代的例子就是明朝的嘉靖皇帝,按照逻辑思维节目的说法他是天资聪颖、一流的权术大师,可是又怎么样,照样炼丹吃汞。你说他不知道丹药有毒?他肯定知道否则那些太监大臣干嘛去试吃,你说他不知道以前皇帝因为吃丹药而死亡?他肯定知道,大臣中肯定有人不断在劝他顺便把这些例子列举出来。可是嘉靖皇帝停止了吗,没有吧,所以他不是不够聪明而是过于贪婪。同样,今天中国精英们迷信王林和形形色色的仁波切,与其说他们是被骗,不如说他们想“向天再借五百年”。

所以,与其骂精英智商低,不如骂其过分贪婪。

“渣滓俨然精英”,这话真绝。莆田系这些医疗系统的败类、杂志,不也是登堂入室,成为医改的的热门方向。冯仑、刘永好等先后与其有一定的合作,最近据说还有一家莆田系医院成功在香港上市,一时间成为医疗界大力创新的精英。最近,笔者熟悉的一家传媒公司也要上创业板了,其主营业务就是给省内好几家莆田系公司做点击服务,是百度推广联盟中的一员,每一天几家医院如肾脏病医院男科医院加起来给他几百万元的费用,在这个经济严冬里,他们是效益特别好的企业,是地方政府的企业明星。所以在中国,不怕你欺骗,就怕你做不大,把生意做大了,哪怕全是全是负债,全是银行贷款支撑,都是成功企业家。因此,在中国,不怕你是人渣就怕你没钱,只要你有钱,不管什么来路,只要没进监狱就没有原罪,都是精英。

由于众多的原因,“渣滓俨然精英”慢慢的成为一种常态,时间一长后,渣滓精英俱“俨然”,这才真是我们所处时代的悲哀。

悲哀不在于我们看到假恶丑,而在于我们不再敢相信真善美,就怕相信后被拆穿;悲哀不在于有众多丑恶,而在于“俨然”之下必有丑恶、无一例外;悲哀不在于有丑恶被揭露,而在于丑恶揭露之后依据盛行不衰,模仿者更众;悲哀不在于渣滓做坏事,而在于精英学习模仿渣滓,进而把坏事做大做绝。渣滓、精英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浩浩荡荡连绵不绝。

所以我们看到:二十年前国有企业管理者将国企的订单转给自己私下成立的企业,十年前,马云将支付宝从上市公司中拿出,今年众多企业老总又在股市中高位逃顶;小牛奶厂发明添加三聚氰胺的方法后,三鹿蒙牛添加的更多;莆田系虚假宣传欺骗群众后,众多公立医院不去揭露反而把科室承包给莆田系医院;而公立医院搞清楚怎么合理合法的把回扣做帐后私立医院很快跟进,也开始用高额回扣的产品,至少可以把帐做的好以便少缴税;而私立医院的医生倒卖、欺骗病人的手法成熟后,公立医院的医生也学会了如何欺骗病人。

所以我们看到:从陈欧开始,精英们做起了“代言”生意,公知为民主代言,五毛为党国代言,律师为法律代言,女权主义者为女人的权利代言;当然,还有人为医生、教师等等代言。这些代言人是有能力的精英,却不维护基本职业公义、不承担社会责任,不联合同行同业集体形成潮流,不消除误解谋求共识,只把代言作为一门生意,选择分歧挑起争议寻求出名。明里公知五毛对骂的热闹,暗里喝酒畅聊共谋分钱。

所以,今日国之大事,有几人能够通盘思考仗义执言,今日医疗界种种不正之风,有几个医生出来解读哪。比如莆田系医疗欺骗、比如回扣比如病人很反感的看病拿一堆药等现象,谁曾站出来进行建设性的思考和提议哪?

微博上一眼望去,都是理想、梦想、情怀、奋斗、正义、公平…,都是一种“俨然”,也都是一种装逼,不撕高大上,一撕卑下无。

魔咒是:骗人者先骗自己,装逼者最终把自己装进去,成功后贪婪就会发作,最终和被骗者一同沉沦。

我选择真实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