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文

齐景公亲政前的那段齐国风云

原标题:齐景公亲政前的那段齐国风云

疯狂的齐国人

总有一种力量让齐国人疯狂,那便是春秋战国最流行的权力。公元前548年的时候,齐后庄公为崔杼所弑杀,齐国朝廷的大权被崔氏和庆氏两大家族所把持,整个齐国的内政皆系于两家,所谓大盗窃国,齐国的事务任由两家所取。

崔杼和庆封皆有战功,厉任灵公、庄公、景公三朝,在政治的战场上,向来较为骄横,当年崔杼扶持庄公之时,就曾经杀害太傅高厚,即与高氏结仇。而庆封之祖本就是齐桓公之太子无诡。数代之间的乱战,在这两家人的心中埋下阴影,即只会处心积虑登上权力高位。这种思维模式直接影响到崔家和庆家子弟,此后两家之消亡,亦是与此相关。

疯狂的齐国人

这个时期最出名的晏婴,在庄公时代其实已经远离高层,真正回归齐国都城的时候,正是齐后庄公被崔杼弑杀之时。史书中说晏婴扑倒在齐后庄公的尸体上痛哭,这即说明当时的政治变局已是风雨欲来,即便不在权力圈层的晏婴,也可能得悉崔杼弑杀齐后庄公的阴谋,也才如此巧合的在崔杼阴谋得逞后,第一时间就来到了案发现场。晏婴显然可能是想要阻止阴谋,只是最后的哭诉,无非就是“我来晚了”的惋惜。

齐景公在崔庆两家的扶持下即位而后,所谓大权旁落,崔庆两家更为得寸进尺,崔家子弟亦便行纨绔之风,互相争夺权力,终止发生内讧。庆封借此时机,率领大军攻灭崔氏,崔杼亦自尽,而尸体为齐景公“戮曝”。当时的崔杼是齐国右相,庆封是左相,也就是两人正是齐国最大权臣。而右相之死,并没引起齐景公之悲悯,反倒是采取如此极端方式,可见齐景公对崔杼之憎恨,可能入骨。

那么见证过崔氏惨剧的庆封,面对齐景公如此抉择,又将采取何种措施。在这场权力的疯狂表演中,齐国朝堂的气氛是凝重而严肃的。庆封可能并不习惯这种气氛,在这段控制齐国变局的日子里,除了处理崔杼的问题,崔杼看到更多的则是政治游戏中的循环往复,是即便登上巅峰也可能一朝之间就全盘崩溃,庆封对这种生活便是产生了厌倦之意。史书中记载,“已杀崔杼,益骄,嗜酒好猎,不听政令。”即是开始贪图享乐之生活,朝政之事也就混乱不堪,此即是为庆家种下祸根。

疯狂的齐国人

齐景公作为旁观者,对崔氏与庆氏的内斗当然是听之任之,当然也可能齐景公根本无法控制两家的矛盾。而齐国的高层贵族们,则秘密筹谋着攻灭庆氏,史书载“田、鲍、高、栾氏相与谋庆氏。”以这四大家族为首的齐国反庆派逐渐形成战略同盟,其中高氏当年受到崔杼压制,一直都在寻找机会东山再起。当年齐灵公时期的声孟子后宫丑闻事件中,灵公“七月刖鲍牵,而驱逐高无咎”,鲍氏与高氏的同盟关系或者在那个时候就已经形成。

而至于田氏,则是后来那个代替姜齐的田齐的祖辈们,他们对权力之觊觎,更是非常渴望,尤其在这个时期田氏因受到齐景公的支持,已经在朝堂之中有了一定话语权。《荀子》曰:庆封为乱於齐,而将之越。庆封显然已经预感到家族的命运,作为政治场上的善谋者,这位老臣早就为家族准备好了退路。因此在四大家族攻杀庆氏家族而后,庆封便带领家族中的残存者向南流亡。史书有“吴与之朱方,聚其族而居之,富於在齐。”这即是比在齐国的时候过得还要富裕了。

崔氏的离去,庆氏的离去,为齐景公重新梳理朝政派系留下充足时间,四大家族与两大家族相比,力量的分散性导致政治乱战也呈现分散格局,齐景公终于可以积极发挥晏婴等贤臣力量,开始走上齐国亲政之路。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