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正文

单日销售近2亿的喜马拉雅FM,又要IPO了!

原标题:单日销售近2亿的喜马拉雅FM,又要IPO了!

文|甲方研究社

没有任何征兆,2018年倏然成为中国企业密集“上市”的黄金时期。

刚刚过去的6月,富士康登陆A股、小米赴港IPO、美团点评也跟去了香港,紧接着优信二手车敲响了纳斯达克的钟声、拼多多甚至在与商家爆发冲突前就秘密向美国佬递了招股书;把时间线拉长,还有3月份的映客、4月份的猎聘以及5月的虎牙……

实体制造业与智能硬件公司、新型电商平台、二手车线上交易平台、直播平台以及生活服务类平台等互联网企业一起,共同造就了一个IPO大年。

或许正是在这样的大背景下,知识付费领域的老大——喜马拉雅FM也被爆出即将赴港IPO的消息,同时传出腾讯拟投资40亿元的融资传闻。即使喜马拉雅及时出面予以否认,但这个坐拥4.7亿终端用户、单日销售曾高达近2亿的线上音频绝对霸主,终于被人揭去低调的面纱,引得世人围观。

1.如此低调的独角兽,已经不多了

在聊喜马拉雅“打怪升级”的过程前,有必要先看看它如今有多牛!

艾媒咨询4月发布过中国在线音频市场的研究报告,截止到2018年1月,中国在线音频渗透率(APP活跃用户数/全网用户规模)中,喜马拉雅FM的以5.12%的成绩排名第一,比第二名蜻蜓FM(2.29%)和第三名荔枝(2.18%)相加还高。

毫无疑问,在线音频分享领域,喜马拉雅FM的“独角兽”优势明显。但喜马拉雅的野心不止于此,他们并未满足于做声音生意,而是瞄准了知识付费市场,没错,就是那个大家认为已经被“知乎”和罗振宇的“得到”所支配的赛场。

诡异的是,你或许早已被灌输过“知乎=新青年知识社区”的概念,爱上了去知乎上寻找千奇百怪的问答;又或许去过罗振宇的跨年演讲,被他“前央视名嘴”以及“新知识教主”的双重光环,以及脱不花励志的鸡汤故事“洗过脑”,所以认为得到才是知识付费领域的高玩……

但喜马拉雅的忠实用户或许都难以置信,这个与世界最高海拔山脉名字相似的APP,才是知识付费的NO.1:

2018年第1季度,喜马拉雅FM坐拥7500多万月活用户,比知乎高出2500多万,而因罗胖、脱不花等知识网红而名声大噪的“得到”却连喜马拉雅的二十分之一都不到!

在用户活跃度方面,喜马拉雅FM同样呈现出“碾压”的态势。无论是APP月均总启动次数,还是APP月均总运行时长中,喜马拉雅的表现统统是“一骑绝尘”。

明明是业界老大,但声量为何比不上老二甚至老四?只能说与同行相比,喜马拉雅在品牌营销上的投入太过低调。

不过互联网老话说的好——“追赶者才会拼命打广告、做营销、讲故事!”领跑行业的喜马拉雅,再低调也是资本市场的宠儿。

从2014年起,喜马拉雅已经拿到了6轮融资,总金额近10亿元RMB。

问题是,纵观喜马拉雅的投资者名单,居然没有BAT的影子,这在“互联网创业基本绕不开BAT”的当下,多少显得有点格格不入。也难怪此时会有所谓的“独家”爆料称,喜马拉雅正与腾讯洽谈新一轮近40亿元的融资,估值240亿元人民币。

同理,喜马拉雅被曝光即将前往香港上市,也就成了真实度很高的“谣言”。毕竟,那些还在与对手拼命抢市场的企业为了抢占先机,都在吵着上市,而已经稳坐国内音频分享平台和知识付费平台“头把交椅”的喜马拉雅,上市是顺理成章之事。

2.喜马拉雅“自我进化”史

没有谁能随随便便成功——喜马拉雅近5年多的发展历程,其实是一部自我进化史。

2012年8月,余建军联合创立的喜马拉雅FM只不过是将电台搬到了互联网上。此后的半年时间里,喜马拉雅尝试了多种发展方向,最终确定了主打“音频”定位,并设计出了第一个demo,在收获了不错的反馈后才决定全身投入到音频内容创业。

而给出好评反馈的人群,无外乎那些一直有听传统广播习惯的用户,他们也成为2013年3月喜马拉雅FM上线 APP时的种子用户。从现在回看当时,喜马拉雅有意无意中把赶上了移动互联网兴起的东风,踩中了老百姓们“把手机当成新器官”的特征,垂直点说,喜马拉雅APP的存在,打通了广播爱好者听广播的场景,消除了空间与内容的限制。

以往听广播要守着收音机,而且内容单一且同质化严重,而搭上智能手机普及顺风车的喜马拉雅FM,让人无论是洗漱还是睡觉,都有丰富的内容可供选择。

所以,余建军治下的喜马拉雅人自己都不敢相信,原本制定的“第一年达到1000万用户规模”的计划6个月便告实现;8个月后的2014年5月初,其用户突破5000万,再过8个月达到了1.2亿,又过了8个月,2015年9月喜马拉雅用户达到2亿!

当然,喜马拉雅能够在稳定的节奏中实现野蛮生长,互联网杀手锏——“免费模式”也是功不可没。在最初的几年中,喜马拉雅始终采用完全免费的模式,直到2016年6月喜马拉雅FM才开行业先河,上线精品付费专区,开启付费模式。

而收费后的喜马拉雅,不但未显颓势,反而爆发出新一轮的上升动力,它首先仰仗的便是其聚合了顶级优质内容生产矩阵。

500万主播,马东、吴晓波等20万位知名认证主播,新浪、三联澎湃等200多家媒体进驻,杜蕾斯、欧莱雅等1200多家品牌,以及阅文集团、中信出版等一线出版商——喜马拉雅FM平台上的内容源覆盖了各行各业,再垂直细分的内容都能在此有一席之地。

说白了,喜马拉雅FM不仅满足了C端用户的需求,还为那些“满腹经纶”的知识分子提供了打造个人品牌的理想舞台。比如,在成为独立知识付费风口的先行军之前,罗振宇的《逻辑思维》就得依托喜马拉雅平台打响自己的名气;对马东、蔡康永等知识网红而言,在喜马拉雅FM上推出音频课程还是一个不错的变现渠道,比如《蔡康永的201节情商课》销售额早早突破千万,成为爆款,如此“名利双收”,总好过默默无闻。

关键是,喜马拉雅FM早早将“共赢思维”融入了企业基因,在他们眼里内容创作者并不是盈利的工具,而是喜马拉雅FM活生生的招牌。

这倒逼着喜马拉雅FM甚至比创作者自己更在意音频课程的质量。余建军提到,喜马拉雅FM会分析每个课程上传之后的收听人数、收听时间、时长,判断课程潜力。比如,只要70%的人愿意听完就有潜力,如果10%的人听完就要修改,并寻找90%的人流失掉的原因,之后进一步优化课程。

通过建立利益分享模型,为内容创作者提供推广、分享、商业化等服务,最终让喜马拉雅FM与内容创作者形成了利益共同体,这个平台的内容矩阵由此变得无比坚实。于是,相比于直播和短视频领域动不动爆出“平台欠薪”、“主播被封杀维权”等负面,同样运用了“IP粉丝经济”的知识付费平台,根本没有这么多糟心事。

除了内容,喜马拉雅的运营策略也高人一筹。

不同音频平台发展模式并不完全相同,但余建军认为,各音频平台竞争的聚焦于同一个点,即:如何基于用户需求快速触达受众,增加用户的使用时长,同时基于产品延伸形成的社群,将平台内的内容生产者、用户绑定在一起。

一系列成功的平台IP化动作,又让喜马拉雅FM先声夺人。2016年喜马拉雅FM举办的首届“123知识狂欢节”,便是典型,当天消费总额高达到5088万元,到了2017年的第二届这一数字猛增至1.96亿元!

2018年召开的“春声音频IP发布会”是喜马拉雅FM投放的另一枚超级IP炸弹,在堪比明星演唱会的舞美中,杨澜、郭德纲、王耀庆、姚明、郝景芳、梁冬、蒙曼等20余个明星大咖的确实现了与用户粉丝的深度绑定。

在这之前,没有哪个平台想过这样的打法。或许正是喜马拉雅围绕知识网红做IP的策略,冥冥之中催生了“知识付费、内容创业”等概念的兴起与风靡。

另外一个引领行业的动作,是喜马拉雅FM喊出了“打造‘新声活’音频生态圈”的口号,而这也暴露了余建军多年的野心。

余建军表示:“喜马拉雅FM从来都不只是一个音频APP,当我们做到足够牛的那一天就把FM给去掉,因为我们做的是一个音频生态圈。”

为了“生态圈”,喜马拉雅FM开始突破做硬件,除自身研发出“随车听、故事机、听书宝”外,还与小米、飞利浦、阿里等300多企业共同加码智能家居,试图全天候覆盖用户的生活工作场景。

某种意义上说,未来去掉FM的喜马拉雅,很有可能就是当下“软硬通吃”的小米。

3.数据面上佳,上市却极度坎坷

我们再来系统性地摸一摸,喜马拉雅FM是头怎样的“巨象”:

音频生态系统构建者、领导者,市场份额超过70%,拥有丰富的内容生产源头,垄断音频市场网络文学90%、出版图书60%版权内容,UGC和PGC有声内容和主播数量列行业之首——喜马拉雅FM的行业地位极其巩固;

累计激活用户数达到4.8亿,日活跃用户数量超过2300万,月活跃用户超过7500万,日新增激活用户50万,人均收听时长达128分钟,超过500万位注册主播、20万认证主播,超过1亿条音频内容——竞争对手望尘莫及的用户粘性和活跃度,加上稳定而优质的内容源,让喜马拉雅FM具备无惧对手的战斗力;

2016年收入超过2亿元,2017年收入超过7亿, 2018年预计收入20亿,2016年~2018年收入年复合增长率达201%——优异的商业化表现,让喜马拉雅FM成为资本宠儿;

打造音频大生态,成为售、卖内容的“天猫淘宝”,撮合内容生产者和内容受众,打造万亿级知识经济市场,并通过内容横向,整合媒体、出版、教育、咨询等传统行业,长远布局AI、大数据,未来成为国际化的音频平台——清晰且可行的发展战略路径,让喜马拉雅FM赢得市场信心。

正如文章开头所说,连还未与斗鱼争出胜负的虎牙都已经成功登陆纳斯达克,深陷假货丑闻的拼多多都敢于向港交所递交IPO申请,四方面数据都很“漂亮”的喜马拉雅FM,进入资本市场似乎只是时间问题。

但正所谓好事多磨,早早燃起上市雄心的喜马拉雅FM,上市之路充满颠簸。

早在2015年,做免费的喜马拉雅FM就想通过VIE架构登陆美国资本市场,但当年国务院出台的《外商投资产业指导目录》,让属于禁止外资进入的喜马拉雅FM放弃了美股上市的计划。

而同年11月23日,喜马拉雅FM卷土重来,将目光对准了国内资本市场,余建军对外公布:“喜马拉雅FM已完成拆VIE结构相关工作,即将进行C轮融资,并计划登陆战略新兴产业板。”

谁知道,2016年出台的“十三五”规划中,战略性新兴产业板的表述被删除,喜马拉雅FM不幸躺枪,上市计划二度告吹。

到了2017年,痛失阿里巴巴的港交所展开了一系列大力度的改革活动,其中最大的改动当属香港上市机制的改革。改革后,港交所将开放接纳三类公司:尚未盈利的公司、采用非传统管治架构的公司,及拟在香港作第二上市的中国内地公司。

2017年12月,港交所又宣布了接受同股不同权企业上市,并允许未盈利或者没有收入的生物科技公司上市。

对中国互联网科技企业而言,这无异于“把一个性感的美女,推到了一群饥渴的男人怀里”,由此引发了中国企业2018年的IPO热潮,而小米、美团点评便是其中的两大热门。

毫无疑问,喜马拉雅FM的上市欲又被再次撩拨!喜马拉雅之前拆VIE架构,这次又重新搭建VIE架构,还不就是为了迎合新的资本市场政策。

当然,吸取了前两次上市计划失败的教训后,喜马拉雅终于把企业运营时“闷声做大”的低调用到了上市准备上,从一开始便对外界传播的“喜马拉雅FM上市”消息进行快速否认。

然而,看完这篇文章之后你应该明白,喜马拉雅FM对待上市,本质上比对待“音频大生态”还要志在必得!

毕竟,凡事“事不过三”嘛!

·END·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