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车>>正文

转卖、停产、转让股权…沃特玛、银隆、恒通客车接连曝冷?

原标题:转卖、停产、转让股权…沃特玛、银隆、恒通客车接连曝冷?

深度关注动力电池行业震荡 系列报道之一

两周之内,三个涉及新能源汽车的企业曝出转卖、停产和股权转让的消息。其中,涉及到曾经叱咤国内电池行业的知名企业沃特玛,一度成为国内电池企业主要阵地的银隆工业园、曾领衔国内客车行业的恒通客车都纷纷曝冷!

先来看看都发生了些什么事儿。

沃特玛急转卖

沃特玛在6月28日发布的内部通知书大概内容是:深圳全体职工自2018年7月1日起放假六个月,期间工资按规定支付、五险一金按规定购买。

此后几天坚瑞沃能(沃特玛母公司)7月5日公告称,公司全资子公司沃特玛拟通过存货销售的方式将沃特玛的部分资产进行变现,所涉及资产的账面价值约7-8亿元,按照账面价值的2-3折进行处置,变现金额预计不超过1.5亿。预计将会对公司当期净利润的影响为:净损失6亿元。

此次交易的主要资产有:1、沃特玛电芯,其中A类电芯拟交易金额3320万元,B类电芯860万元;2、沃特玛生产的电池组,交易金额约 7687 万元;3、沃特玛库存的部分物料(含空调、家私、铁箱、电子料等),拟交易金额约 562 万元。 上述存货进行资产变现的销售价格按照账面价值的 2-3 折进行处置。

本次折价处置存货后,目前公司存货总金额约为24.6亿元,其中电池包金额约4.8亿,车辆金额约4.4亿,电芯金额约4.7亿,原材料金额约10.7亿。

从坚瑞沃能的公告可以看到,沃特玛有十三个银行账户被冻结,涉及资金6254.22万元。

早在3月28日就有供应商因为沃特玛虚开商业承兑汇票到期无法承兑问题,到厂区门口拉横幅的一幕。

银隆新能源大面积停产

无独有偶,相同遭遇的还不止沃特玛一家企业,近日,珠海银隆新能源各大园区电池订单减少、工厂停产的消息持续发酵。

知情人士称,珠海银隆在邯郸的产业园已经大部分停产,成都园区的运营状况也是起伏不定,除天津工厂存在库存积压现状外,珠海银隆的珠海总部还存在业绩疲软问题。

一份离职员工名单显示,5月8日~5月15日,河北银隆登记离职的员工人数达45名,工种包括技术员工、QC检测以及一线员工,其中主要以一线员工为主。

成都市银隆新能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成都银隆”)业务关联方、厂区员工以及周边商户等多个独立信源均反映,自2017年7月以来,成都银隆的业务量如过山车一样起伏。

早在之前就有媒体报道银隆新能源因为拖欠工资,员工齐聚珠海银隆门口拉横幅:“我们要吃饭“的现象。 2018年春节至5月初,有将近3个月的时间,成都银隆的整车厂都处于半停工状态,即生产线虽然没完全停掉,但因为没有订单,工位大批锐减。

恒通客车忙转让股权

6月30日,上市公司西部资源公告称,公司拟将其持有的重庆恒通客车有限公司(下称:恒通客车)66%股权、重庆恒通电动客车动力系统有限公司(下称:恒通电动)66%股权,转让给重庆鑫赢原键机械制造有限公司(下称:鑫赢原键),根据对上述标的资产预估情况,合计协商作价1.43亿元。

此番恒通被贱卖,距离西部资源接盘重庆恒通客车仅过去了四年——2014年西部资源收购恒通客车66%股权、恒通电动66%股权的代价合计4.95亿元。

公开数据显示,恒通客车2018年前两个月累计生产量与销售量均为零,而2017年整年销量仅229辆。产销不佳直接导致恒通客车出现巨亏, 让原本寄望于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的母公司西部资源业绩不增反降,最终做了转让股权的决定。

震聚焦动力电池产业现象

沃特玛变卖资产、银隆大面积停工停产、恒通转让股权、看似不相关的偶发事件背后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而问题源头都无一例外的指向——动力电池。

上述现象只是电池产业的冰山一角,有趣的是在无数倒下的企业背后,是雨后如春笋般的后起之秀大量涌入,动力电池企业谜一样存在,为什么后起之秀呈增长态势?还请关注深度关注动力电池行业震荡系列报道之二,我们将为你深度解析背后的故事。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