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车>>正文

铸就未来的经典 RUF CTR 2017 | 题外话

原标题:铸就未来的经典 RUF CTR 2017 | 题外话

不是什么车在经历了几十年风雨之后就能随便成为经典车的,这个说法我相信大家都会认同。以保时捷为例,假设在30年后回看今朝,那么售价相近的Cayenne Turbo和一台911GT3 RS显然有着截然不同的价值。有些车从诞生之日起,就注定会成为一台经典车,来自德国的RUF,显然深谙此道。

RUF 2017

30年前,时速340公里技惊四座

在办公室见到Alois Ruf,你就会知道他是个藏家。几块911的车顶就像套娃一样被堆叠在一起,也能见到一些用汽车零部件改装而来的装饰品,在一旁的仓库,你还能找到更多好货,诸如1989年生产的911车身、还有多到数不过来的经典车配件,值得注意的是有一些车身是没有车架号的,他们从没有被安装到底盘上。Ruf说他从保时捷工厂购买了35个这种车身,现在还剩下一些993和964的。说到底盘号不得不说的是目前RUF的身份并不是一个改装厂,虽然CTR是基于普通911改装而来,但却拥有自己独立的VIN码,这意味着RUF是被德国政府认可的汽车制造商。

RUF的成名可以说是离不开第一代CTR,绰号Yellow Brid。当它在大众的椭圆形试车道上飞驰的时候,有人觉得它就像是在地平线上飞过的一只小黄鸟,Yellow Brid的名字就这么被定了下来。65位员工支持下的Ruf在1987年制造的第一代CTR,创造了340公里每小时的极速记录,让世界记住了这个品牌。

大多数的RUF都基于当代的保时捷量产车型,不过要从RUF位于Pfaffenhausen的农场里开出来,增加的成本不会低于十万欧元。RUF的工程师将重点放在机械设计上,客户显然很乐意为这些极具收藏价值的手工制品们买账。当第一代CTR推出30周年之际,RUF显然想出了一个新点子。

30年后,原创设计,复古风格

新车基于一个碳纤维的座舱,加上防滚笼和副车架,车身面板完全由碳纤维材料制成,并命名为RUF 2017,当这台车在2017年亮相于日内瓦车展时,又成为了当时的焦点车型。可以预见的是,CTR 2017采用了一些保时捷零件,3.6升水平对置双涡轮增压发动机,最大功率超过700马力。这台发动机基于著名的Mezger发动机,Mezger发动机曾出现在当年为勒芒开发的911 GT1和996代911 GT3上,以它的设计者,来自斯图加特的工程师Hans Mezger命名。

Ruf说他的这台新车极速将超过360公里每小时,这台车的外部面板完全是原创的,这款车的轴距比第一代Yellow Brid长了大约7厘米,为了高速的稳定性,这台车几乎跟959一样宽。前后都是双叉臂连杆,并搭配了躺姿的推杆避震和弹簧,完全是一副赛车的设定。RUF2017的特色是一系列巧妙的造型技巧,宽大的车门和高耸的翼子板都旨在让这款车看起来更像是一台第三代911,但你如果把它停到一台911隔壁,你就会发现它看起来还挺陌生的,尺寸更大而且有了很多时髦的细节,譬如大灯周围环装的LED灯带。

“去年在展会上,人们一直在问CTR 2017是基于什么车型。”Alois Ruf的妻子Estonia Ruf说到,“我一直在与展位上的人强调,这不是基于任何车型,这是完全原创的。”不过显然大家还是不能很好的理解这个概念,所以RUF现在也开始展示由Gerg公司制造的座舱和车架,这家位于巴伐利亚州的公司也是宝马DTM赛车的框架制造商。

RUF对这台新车型的信心来源于日内瓦车展时大家良好的反馈,它们做了之前没人做过的事,也为此做了两手准备,如果大家不喜欢它,那么就当是给自己造了一台车,如果大家都接受它的话,那是再好不过了。好在,现在的情况显然是后者,未来这款车将会生产30台,售价约为75万欧元。

自1987年以来,RUF还推出过另外两代CTR,分别是CTR2与CTR3,中置发动机的CTR3至今在产,CTR3的造型设计工作是来自美国的Freeman Thomas完成的,Thomas也是第一代奥迪TT的造型设计师。他显然完全不担心新车型会与911的设计混淆,Thomas也是个保时捷圈内的怪咖,除设计工作之外,他还与美国的RGruppe合作举办过一个当时非常热门的经典911系列赛。对于汽车设计师来说,拥有一台911是非常平常的事情,这一代布加迪新车的设计师也对经典911情有独钟。“设计并不是一次性的,生活中的很多经历往往只是帮助你认清什么才是你真正喜欢的东西。”Thomas说。

30年前延续至今的500马力

RUF的风冷发动机测试间建于1983年,墙壁是未经加工的粘土砖,操作员与发动机之间被厚厚的玻璃窗隔开,据说是RUF从当地银行的拆除工地里抢救出来的。测试设备现在通过计算机连接,但原来的模拟扭矩表仍然存在,它看起来大到足够来测一头牛。

Schropp将我带到了一位客户的CTR1发动机旁,这台1987年生产的车自80年代以来一直没有拆解过发动机。在测试台架上,发动机“咳嗽”了几下后就开始咆哮,风冷发动机独特的声浪令人陶醉,仿佛是在听一场歌剧。随着转速升高,发动机的嘶吼声也逐步加大,Schropp露出了笑容:“一台很棒的发动机!”

几分钟后我们让发动机冷却,测试设备告诉我们这台发动机在6000rpm时还能输出530马力。“每一辆CTR1都有一台出色的发动机,他们总能输出超过500马力。”Schropp显然对此早有预期。

在整备发动机时,我不慎将一滴机油洒落在地上。“Alois讨厌这个。”Schropp指着地上的机油说,说话间还用手做了一个气炸的动作,然后跪在地上清理起油污来。我注意到整个车间几乎一尘不染,即使在长椅下的黑暗角落都没有明显的污渍,而大多数汽车车间都很脏。

30年后不为数据只为纯粹

虽然我是为了新的CTR而来的,但是Ruf却让我先试试1987年的那款,坐进低矮的Recaro筒椅。发动机开始发力,排气声浪开始萦绕在小镇周围。在发动机转速较低时,小开度的油门会让车辆有些顿挫和冲击,所以我加大了油门开度,让整台车进入一种更和谐的节奏中。Yellow bird是五挡手动变速箱,跟当时量产的911一样,换挡的行程比较长。因为这台车即使底盘号与保时捷不同,但从结构上来说还是基于当时的量产车型的,内饰简单而舒适,有当时有名的Blaupunkt收音机、薄薄的地毯和集成式的防滚架。

有朋友告诉我这车在温暖的季节都能用2挡烧胎,在寒冷的冬季,你甚至在3挡也可以尝试,就看到转速突然蹿升,车尾开始不安地躁动起来。你要想安抚猛兽一般来控制发动机,才能在路面与轮胎之间构建一种和谐关系。原厂的911就很少能达到这种有些疯狂的感觉,主要是因为CTR1为了减小风阻,用的是911 Carrera的车身,而非宽大的911 Turbo造型。

在新的原型车上,你会感觉到车辆是一种奇异的结合体,让人感觉陌生。碳纤维车身让车辆在行驶时很容易产生共鸣,细小的A柱让你在车里又有一种驾驶993的感觉,内饰跟yellow bird一样简单,但固定螺栓要精致得多。

在一个小时不到的时间里,我在城镇和高速公路上都进行了试驾,大部分时候Ruf都坐在副驾座位上,他不断提醒我这只是一个原型车,踏板和方向盘都是临时的,悬挂也需要进一步调整。应他的要求,我们没有拍摄发动机舱。但感受上的不同已然很明显,在低转速时没有第一代时的那种顿挫与冲击感,但涡轮迟滞的感觉依然存在,显然给这台车保留了不少原始纯粹的味道。

当天的高速公路车流较多,一开始只是以240公里左右的时速巡航,直到路面变得开阔,才有机会体验这台车真正的实力。显然这台车要比CTR1快上许多,虽然因为更出色的抓地力让车辆的动态不再显得狂暴,但仪表的指针是不会骗人的。“我希望车能成为你的一部分,就像你穿着的牛仔裤一般,没有电子产品,纯粹且真实,没有隔阂”这是Alois对新车的期许。

殊途同归,制造经典

快消品难以成为经典,RUF走的就是另一条道路。新老两代CTR的设计方向也体现了两个不同时代经典车不同的设计思路。在三十年前主要以性能数据为导向,当时,一辆汽车的极速是其工程水平的直接体现,也是非常实用的指标。加速成绩、极速甚至是纽博格林北环的成绩就能直接吸引大把买家。

但在2018年,这个数字又变得无关紧要,反倒是一台车与驾驶者的交流水平变得重要起来。现在交通是如此的拥挤,以至于87年的第一代CTR1如今也没有什么发挥的空间,速度快如布加迪、柯尼塞格之流也无法在公开场合证明自己。而且大多数人可能也不关心这个,宁可去看看特斯拉又弄出了什么新玩意儿。

随着主流厂商都应市场需求把目光转向自动化驾驶、新能源等各种新兴事物时,其实能看到像RUF这样的小公司还能继续造自己想造的车还是挺让人感动的。可能这台外形貌似风冷911的碳纤维怪兽既不能代表跑车的过去,也不是跑车发展的未来,但这种因为热爱创造的产品,将注定成为明日经典。

试想一下,再过三十年回看今朝,一台普通的911会和今天一样,继续做二手市场的宠儿。而每一代CTR,都只会是拍卖会上难得一见的珍宝。也许有人会担心RUF现在的生存问题,那么请放心,目前生产计划中的30台车已经全部销售完毕了。[编译:纸片人]

微信ID: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