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正文

《我不是药神》破15亿成现象级爆款!“好片”背后,也是生意

原标题:《我不是药神》破15亿成现象级爆款!“好片”背后,也是生意

【版权申明:本文为@影吹斯汀 独家原创稿,未经许可不得以任何形式抄袭or转载,违者必究!】

周一见面,很多人的寒暄语都变成了“看《药神》了吗?”

点映票房超1亿,公映5天累计票房超15亿,豆瓣维持9.0高分,《我不是药神》已然成为话题热度不输《战狼2》的“国民现象级”电影。

《我不是药神》周六票房3.84亿,占大盘的83.8%

《我不是药神》周日票房3.82亿,占大盘的84%

比票房数字更值得炫耀的是影片的口碑。

从点映开始,《药神》的好评就铺天盖地,豆瓣评分高达9分。且正式公映之后,它并没有像一般影片一样分数被拉低:在接近35万人打分之后,竟然一直稳定在9分!

此外,电影中的现实议题也映射在公共空间并引发巨大反响,牵出的相关问题已经在各大社交媒体上引起了一系列发酵讨论,比如版权该不该尊重、仿制药应不应该、本质上是什么导致了高价药和看病难……

看了林林总总的分析之后,不少人感慨:得什么也别得病,没什么也别没钱。

今天,我们也索性抛开对影片的解读与评价,搁置争议双方的立场与观点,单纯聊聊和钱有关的事儿。(影片解读,可戳从类型片的角度,理性谈谈《药神》的成功)

毋庸置疑,这部片子票房爆了,片方挣了大钱。

它首先摆出了一个好看的姿态:官方宣布一次性捐赠200万元给影片主角原型陆勇先生指定的白血病相关机构,同时承诺票房总收入每增加一亿元,就追加30万元的捐款给白血病公益机构。

这是一波儿很拉好感的操作。

去年因观众厚爱成就票房奇迹的纪录片《二十二》,片方也宣布了会把票房收入的一部分用在老人身上。

不管金钱数额多少,也不看是否有宣传之嫌,总归是让人感受到了“不忘本”的诚意。

但同时,也不要忽视另一面:看好《药神》的投资方早就从票房以外的地方获得了可观的受益,不仅早早收回了成本,还赚得盆满钵满。

受“崔永元”事件影响,影视股几乎全线下跌,《我不是药神》的主投资方之一北京文化也不例外,6月19日一度逼近跌停,股价低至9.02元。也恰恰是这一天,在上海国际电影节上《我不是药神》举办了超前点映映后得到了业界的一致好评,之后两天,北京文化股价止跌企稳,6月22日起股价反弹,至今连续11个交易日飘红,共计大涨71.5%,市值涨约40亿。(从这一点来看,《药神》对其股价的影响甚至超出了《战狼2》)

去年,北京文化主投电影《战狼2》票房战绩惊人,作为“战狼概念股”,提供8亿元票房保底的北京文化成为大赢家,从7月27日《战狼2》上映第一天起,北京文化的股价从13元左右,用短短8个交易日涨到了最高22.50元,在10个交易日内涨幅高达56.74%。但随后北京文化高管进行了高位减持套现,狠狠割了一把韭菜,吃相相当难看。高管套现走人后,投资者的信心受到打击,股价随即回落。

看到《药神》首周票房一片大好的你,不会在今天买了北京文化吧?那就悲催了。 今天在大盘一片红的喜势下,北京文化从17.18的高位一度跌至14.80,最后收盘15.20,跌幅4.82%,若不是提前布局进场,普通韭菜是没有机会参与这场资本分红的。

北京文化在该影片中的投资比例暂未所知,不过有消息称,大概在10%至20%左右。

监制宁浩和徐峥(兼主演),看起来才是真正的大头。

影片的投资方共16家,包括监制宁浩的坏猴子影业、监制&主演徐峥的真乐道文化传播,以及上市公司欢喜传媒、北京文化、唐德影视、阿里影业、中南传媒、万达电影等,联合发行方包括淘票票和北京文化。

因此,北京文化仅是《我不是药神》大火之后,受益的上市公司代表之一……我们再回顾一下这个数字:截止上周五(上映第二天),涨幅71.5%,市值涨约40亿。

因为“天价阴阳合同”而受到重创的唐德影视,作为《药神》的出品方之一,股价和北京文化近日的走势类似,四个交易日从11.96元/股涨到14.56元/股,尽管今天收盘又跌到了13.6元/股,好歹也在大哥北京文化吃肉的同时跟着喝了一口汤。

鲜少被人关注的欢喜传媒和坏猴子影业,这回又“树大招风”了。

2015年,由董平、宁浩、徐峥三人联合创办的欢喜传媒在《我不是药神》中的投资比约为20%,就在影片上映前夕(7月2日),欢喜传媒靠手里的《药神》王牌,跟猫眼谈了一项大合作:猫眼将以约9.53亿港币金额(人民币8.1亿元)认购欢喜传媒4.88亿股股份,同时双方还将就发展在线视频平台、电影及电视剧投资等方面展开合作。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药神》上映当天,欢喜传媒宣布,由其投资出品,宁浩执导,黄渤、沈腾主演的喜剧电影《疯狂的外星人》,被霍尔果斯乐开花影业(王宝强的公司,法人代表为王宝强经纪人任晓妍)以28亿元的价格保底发行,这个价格在打破了中国电影行业保底纪录的同时,也让欢喜传媒提前锁定7亿的收入。

原来你是个这么有钱的宝宝~

欢喜传媒这波儿操作真是66666,在多重利好的加持下,股价在短短几天内就从最低点涨了25%,尤其是7月6日,直线拉升。

除了以上市公司欢喜传媒的形式投资电影之外,宁浩和徐峥自己的公司也有资本介入。

坏猴子影业的前身是宁浩电影工作室,曾成功出品过《疯狂的石头》 、《疯狂的赛车》、《黄金大劫案》、《无人区》、《边境风云》、《心花路放》 、《绣春刀Ⅱ修罗战场》等。《我不是药神》出品方真乐道文化、欢喜传媒、北京文化、唐德影业等都是坏猴子比较固定的合作对象,坏猴子影业CEO王易冰说:“我们有几个比较稳定的合作伙伴。这些年来的电影中都会有他们的身影,他们基本上对坏猴子项目上无条件支持。”

真乐道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的最大股东是徐峥,其次是徐峥妻子陶虹,第三股东刘瑞芳是徐峥的经纪人。

宁浩徐峥,不仅电影拍得好,资本游戏玩得也是real赞!拍部好片,不仅赚得口碑和票房,壮大了自己的公司业务,还从资本市场早就捞到了足够到钱,同时为下一部片子拿到天价保底增加了筹码。

说起保底,大家都不陌生,2014年,当时还叫北京京西文化旅游股份有限公司的北京文化与中影股份北京发行分公司为《心花路放》保底5亿元,最终票房达11.7亿元,为自己的保底发行打响了第一枪;同年上映的《后会无期》由博纳3.5亿元保底发行,该片最终票房6.3亿元,博纳的押宝大赚了一笔;再加上2017年年初的《美人鱼》,以和和影业为首的多家公司保底票房18亿,最终票房突破33亿元……

之后,诸多基金如雨后春笋一般投身于保底发行的狂热中,随之而来的是《梦想合伙人》、《夏有乔木·雅望天堂》、《封神传奇》,以及去年的《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二代妖精》,几乎全军覆没,资本狂欢之后只留下一地鸡毛。

没想到,“保底”一词在今年出现时,是和“天价”一起------业界此前未有直接保底28亿的国产片,更没想到,宁浩徐峥王宝强黄渤,会以这种形式继续“心花路放”着。

所以,当我们不遗余力力赞《我不是药神》如何带着镣铐跳舞、如何用电影推动社会发展的时候,这背后的资本生意有多少人知晓?

在不否认《我不是药神》是一部好片的前提下,仔细想想,影片中“格列宁已入医保”、“政府一直在致力于让社会更好”等一笔带过的寥寥数语,究竟是妥协,还是鸡贼?究竟是背负良心,还是规避责任?

曾调查采访过“药神”原型陆勇的记者靳锦,在谈到她眼中《达拉斯买家俱乐部》和《我不是药神》最大的区别时这样总结:《达拉斯》是艺术片,《药神》是商业片。是呀,即使它再有“良心”,首先也是一部商业片。聪明的商人们知道如何用它盈利,怎么会冒还没走进院线就被毙掉的风险呢?

背后的操盘手,太懂得怎么做理性的人,挣非理性的钱

所有成为爆款的电影,必然会选中一个能够在社交媒体上广泛发酵的公共议题,在讨论和争议铺开之后,就必然会给影片带来大量的关注。

想想贩卖爱国情怀的《战狼2》、想想元旦期间点燃“前任”话题的《前任3》,五一档延续“前任”热度的《后来的我们》,哪个不是和情绪的发泄有关。《药神》的导演文牧野毫不避讳地承认,想要获得观众的情绪共鸣,就是要往死里煽情。

煽情?当然要煽情,我一定该煽就要煽。这个电影首先起点是一个类型片,它是商业电影,咱们仔细想想《泰坦尼克号》杰克沉下海的时候,那个时候音乐响的是什么样的?往死了煽情。

煽情,首先我觉得是一个挺逗的词,我们需要情感共鸣,我们需要对这个事情有一些情感的投入,而且导演需要一些表达和引导的空间。我直接跟我的作曲,我的摄影,和我的所有人员说,这一点一定要让观众哭。我要做到的不是克制,对我来说克制不是高级,克制和高级是不划等号的,准确和达到这个电影应该达到的目的,给更多的人情感共鸣,是这个电影做到的。

你什么时候该哭,什么时候该笑,看完之后大致会有什么样的反应,几乎都在片方的掌控之中。而且,这种掌控力越强,越能证明业务水平和能力。

《我不是药神》的出发点或许并不那么纯粹,攒起这个电影的优秀的电影人,同时也都是优秀的商人。优秀的才能+优秀的商业头脑,创作出了这样一部优秀的商业类型片,但它离伟大尚有距离。它用很商业化的程式记录了时代的剪影,戳中了生活的痛点,引发了大规模的讨论和关注,社会效益层面的任务,它很好地完成了。

但对于习惯思考更多的观众,它显得“太不现实”。规避了核心矛盾,没有对过去进行反思。未来之路,也依旧飘渺。

人们依然愿意相信它的“良心”,就像人们总愿意相信道德的力量,寄望“英雄”可以解决一切问题。

各取所需,也算双赢。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