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正文

主播小潘潘《学猫叫》 引发全民卖萌热潮

原标题:主播小潘潘《学猫叫》 引发全民卖萌热潮

“我们一起学猫叫,一起喵喵喵喵喵!在你面前撒个娇,哎呦喵喵喵喵喵……”YY主播小潘潘的这首单曲引爆了一次前所未有的全民卖萌风潮。

声势之浩大,仅仅在抖音,这首歌的选用次数就超过400万;在微博,话题#小潘潘学猫叫#阅读量超过1亿次,登上音乐话题榜第四名;而经小潘潘本人自创的学猫叫手势舞更是吸引了关晓彤、陈赫等数十位娱乐圈明星模仿使用,教学视频播放超过千万次。

有人叫她“猫系女孩”,因为会撒娇而且萌。但其实,还应该有温柔和勇气。每一个猫系女孩,都是一个不断直面自己,否定自己,又重新塑造自己的小斗士。

01

“天呐,这首歌现在真的好洗脑啊。”

咖啡厅里一个拿着手机在刷抖音的女孩子这样说。她不知道的是,这首超级洗脑的神曲《学猫叫》的原唱,就坐在距离她不到五米的地方。

坐在我面前的小潘潘,是个软萌的女生。她喝着果汁,下巴那里挤破了一颗痘痘,看起来有些不自然,不敢讲太多话,但又会一直保持着微笑,说话细声细气,很有礼貌。

经常有关于工作的电话和微信进来,她就需要暂停一下,一边道歉一边急急忙忙地回应对方,生怕有什么疏漏。

因为这首歌的缘故,媒体把她称作“猫系女神”。但她却尴尬地说,自己并没有养猫,而是养了一条边境牧羊犬。

养猫的是小峰峰,这首歌的制作人,也是小潘潘的好友。

那是很寻常的一天,小峰峰百无聊赖地坐在书桌前,突然看到家里的猫蹲在那。他喊了一声,猫没搭理他,再喊,还是没反应。他了解猫的习性,很快放弃了,这时候猫咪又软萌软萌地靠了过来。

漂亮又有自己想法的女孩,都像猫。小峰峰忽然想到了好友小潘潘,决定以她为灵感,创作一首歌。

加上简单易学的手势舞和明星效应,这首歌在各个短视频平台已经有500多万用户在使用,几大音乐平台的总评论量接近10万。歌曲的热度还在持续上升,最近又登上了“全球中文音乐榜”,成为了名副其实的“神曲”。

小潘潘长得很水灵,身材纤细,典型的江浙女孩的长相。她不是那种深谙这个圈子游戏规则的女生。采访过程中,经常说着说着就问,这个话题我真的可以说吗?这个问题我这么回答好吗?

她看上去柔柔弱弱,一副小女生不扛事的样子。但其实,这样的女生内心有着巨大的能量和韧性,令她在弯曲拧转到一定程度的时候,还能恢复原样。

她知道身处娱乐圈,需要做一些迎合大众的事,可她又有很多自己的想法想表达,所以敢于一遍遍地试错。“我抗压能力还挺强的。遇到难熬的事也会哭啦,但是哭完就好了,就接着熬。”

时间久了,她逐渐懂得了灵活变通。有次上节目,主持人问她,这些模仿《学猫叫》的明星们,你最喜欢哪一个?她想了想,觉得说喜欢谁都不合适,就说,都特别喜欢。

02

这样韧性十足的性格和小潘潘儿时的经历以及家庭有关。

她是浙江台州一个普通中产家庭的孩子,上面还有一个哥哥。一开始,因为家里做生意,她被送到一个奶奶家寄养,直到4岁的时候才被接回来。

一切都显得很陌生,印象最深的,是她和妈妈的关系。她和妈妈没有寻常母女间的亲密感,反而略显紧张。

妈妈是典型的女强人,既主外又主内。上大学以前,所有的选择权和话语权都在妈妈这边。

“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就是妈妈对她的期待。从小到大,小潘潘的童年充斥着各种培训班。妈妈希望她多掌握一些乐器,就让她把古筝、琵琶、手风琴、小提琴什么的都学了个遍。小小年纪的她,一双满是血泡和茧子的手伸出来能吓人一跳。

但她从来没想过要质疑妈妈,即使她真正想做的事是唱歌。“虽然她从来不问我到底喜欢什么,就是让我去学。”即便是这样,小潘潘接受的依旧是传统中国家长的打压式教育。

印象里,妈妈从来都没有夸奖或鼓励过她。她呢,也渐渐习惯了这样的环境。“我妈妈说我哪里不好,我就改呗。等什么时候她不说了,说明达到她的要求了。”

后来,妈妈又让她学跳舞,理由是学舞蹈的女孩子气质好。考上浙江艺术学院的中国舞专业后,相比较那些从小就学跳舞的孩子,小潘潘显然和人差了一大截。

比如,劈叉劈不下去,下腰的角度也不对,伸手拂袖、一颦一笑间,总是少了点什么。怎么办?她觉得自己学琴那么苦都过来了,学跳舞大不了从零开始嘛。

小潘潘肯下苦功夫练舞,在班里排到了前三。但是后来据她回忆,觉得自己似乎不适合跳舞。“身段不够软啊,怎么练都不行。”她形容自己是天资平平的孩子,属于平时拼命努力,然后拼死拼活还只考了60分的那种学生。

那有没有真正发自内心喜欢的呢?大概就是音乐了。

小时候刚被接回家,对环境太陌生,她就经常哭。妈妈不惯着也不会哄,任由她哭。“不过我妈妈会放歌听,她自己就挺喜欢听歌的。每次一放歌,我就很神奇地不哭了,还听得特别认真!”

虽然童年过得并不快乐,在成长的过程中,家庭温情似乎也有很多欠缺,但她觉得,只要沉浸在音乐世界里就好了。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她都靠音乐来缓解妈妈施加给她的压力。

03

成年之前,小潘潘似乎活在妈妈为她搭建的精神世界里。例如,女孩子要早早嫁人,安心相夫教子,要对另一半放低姿态……不了解具体情况的人,以为在上女德班。

直到一次感情受挫。

虽说是失恋,却是她主动提的分开,冲动之下带着那条边牧和行李就搬了出来。直到找到新住所安顿好,她才告诉妈妈,“我需要独立,不管是经济上还是精神上。”意外的是,妈妈并没有指责她。

对于女儿突如其来的坚持和果敢,母亲似乎明白了什么。

“我觉得独立是一切的基础。我成年了,没办法一定要按照什么模式去生活。如果没有自由的,没有自我,这样的日子肯定是过不长的。”小潘潘说,那次变成了她性格乃至人生的一个巨大转折点。

她开始释放出一种韧性十足的坚毅。

为了经济上独立,她开始做主播赚钱。

最早她做游戏主播,主攻英雄联盟。虽然从小就是被“打压”着过来的,但是在网络上,小潘潘不得不接受人们对自己各个方面的评头论足,包括一个妆容、一次解说甚至一个表情。

后来因为游戏玩得太菜,每天都被骂,小潘潘转战YY做歌舞类主播。“好歹唱歌跳舞我也是认真学过几年的,应该不会被骂了吧?”她抱着特别美好的想象,每天化好妆,坐在电脑面前直播。

结果,第一个礼拜,直播间只有两个人,一个粉丝,一个管理员。

“年轻是女主播最原始的资本。”一个曾经给很多大主播当过管理员的小哥说,尤其女主播,吃的就是青春饭,熬过两三年,要是能红,基本就能出来;如果还是没起色,你就算每天播好几个小时,但也还是千篇一律的,唱歌跳舞尬聊,迟早会凉。

这样惨淡的局面持续了一个月,小潘潘奔溃了,在直播间对着仅有的两个人哭得喘不上气。

管理员见多了这样的事情,多少主播头几个月就是在空无一人的直播间里自顾自地说话、自黑、做表演,尴尬得像小丑。但又多少心疼她,和她说:“再坚持坚持,这才一个月,会有转机的。”

那时候的小潘潘是迷茫也是无助的,因为“完全不知道该走什么路线,一直在摸索”。

为了和大主播连麦,她可以化好妆坐在直播间里等上好几天,每天什么事都不做就是等着。在管理员的点拨下,她也学着给其他主播刷礼物,“用的都是我之前的收入,也挺心疼的”。

和男主播的活跃周期不一样,待遇程度也不一样,女主播在直播间要面对更多“外貌”上的挑剔。

有一次,小潘潘一时心血来潮去剪了个超短的短发,她指了指一起采访的另一个短发女同事,“就是比你还短的”。粉丝一下就炸毛了,一个劲地发弹幕“好丑”,“还我小潘潘”……接着就是严重的掉粉。

参加其他主播团体的线上活动时,她去凑热闹,不光要随礼,还要和对方玩游戏,输了就要接受惩罚。

那时的直播圈,是东北喊麦帮的天下。大家都觉得小潘潘一个江南软妹子,普通话也不好,特别喜欢拿她开玩笑。甚至会出一些恶俗的游戏让她受罚。

其他女主播放得开豁得出去,什么游戏都能配合做。她有自己的底线,更会害羞,会适时拒绝。时间长了,就被几个主播群孤立起来。但她还是庆幸,觉得自己走过了直播圈发展最杂乱无章的一个阶段,感觉成长了很多。

04

“有点自卑的讨好型人格”,小潘潘这样形容自己。

一开始,她非常在意粉丝的评价。网友脱粉前的一些留言她都要字字斟酌,纠结自己到底哪里没做好。“太希望别人喜欢我了。”

因为是网络主播,希望被别人认可和喜欢成了小潘潘的常态,被人喜欢成了工作的一部分。“网络世界就是这个样子的。”她说。

也是只有唱歌,她固执己见。

尽管每次在直播间唱歌就会掉粉,还会被粉丝喷“我来看直播就是要看脸看身材的,谁要听你唱歌啊”,但这并不妨碍小潘潘继续唱歌。

后来的几年里,她陆陆续续出过一些单曲,《只不过》、《笑忘缘》、《又一次遇见》,都似乎是蜻蜓点水,没有引起太大的反响。

作为一个需要展现作品给公众和媒体的艺人,自然要符合商业需要。对于小潘潘而言,某些运作和改造也在发生。

她背后的运营团队十分清楚,此时此刻,她最需要的是针对某一个平台而定制的“爆款”,是“神曲”,是一种特别洗脑的旋律。

《学猫叫》就是在这样的大背景下诞生的,仅推广发行22天,点赞量就破千万,试听量破亿。

“这首歌真是甜到不行,好喜欢好喜欢”,4月26日,抖音用户“Lin-张张张张琳”成为《学猫叫》手势舞的第一个发布者。这个视频发出后,迅速刷屏,点击量超百万。

很快,这首歌开始被越来越多的用户使用,还吸引了关晓彤、陈赫、颖儿等明星,费启鸣、代古拉K等短视频红人的关注和参与。

不仅在网上,Angelababy、徐峥和雷佳音等人在线下活动和电影发布会上也跟着音乐跳起了《学猫叫》手势舞。

一时间,各个小视频里,无论是萌妹子,还是糙汉子,男女老少甚至是小猫小狗,都举着爪子哼唱着“你不说爱我我就喵喵喵~”

短短15秒,小潘潘创造了一个引爆全民争相效仿的潮流方向。她红了,或者说,是我们的时代需要一个这样软萌治愈的个人IP。

“唯一能感觉到自己有点人气了是微博上回复我的人多了,来直播间的人多了,要和我连麦的其他主播也多了。”小潘潘笑着说。

她基本不会拒绝连麦,从那些稚嫩的新人主播身上,她仿佛看到了曾经的自己,“我以前也这么过来的,所以我懂这种不容易。”

还有人因为她之前和摩登兄弟连过麦,跑去问她要主唱刘宇宁的联系方式。对方也是圈内人,各种软磨硬泡,她硬是没给。她觉得这样做不厚道。

她身上有着浙江人最典型的特质:能吃苦、有紧迫感、也坚持原则。从小到大,身边的人不断替她做出规划,希望她变成一个特别优秀也特别适合娶回家的女孩子。但这些都不是她想做的,“可能人生多元化一点才有趣吧?我真的就想好好唱歌”。

这首现象级音乐作品给小潘潘带来了更多未知的设定和可能性。但对于大多数事情,她又保持着一种可进可退的姿态。

她会变成下一个冯提莫吗?有媒体这样问。“那是明星啊,我想都不敢想。”小潘潘笑着脱口而出,呆萌的样子可爱极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