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正文

谁是“药神”:一粒药利润高达2000% 药品代购到底动了谁的奶酪?

原标题:谁是“药神”:一粒药利润高达2000% 药品代购到底动了谁的奶酪?

在这个炎热的夏天,影片《我不是“药神”》火了:没有酷炫的特技,不靠惊悚的人设,也没有刻意催泪的桥段,却让人观之心里沉甸甸的要落泪,豆瓣上近40万人给出的9.5分高评价着实让人钦佩。

随着电影大热,全社会的痛点:最受关注的医疗问题、药品价格高企问题再次被引爆。

生活本身永远比文字精彩……

影片《我不是“药神”》的故事,现实中是有实锤的:它源于“药品代沟第一人陆勇被抓案”。

彼时的陆勇,自己有一个针织厂,即使在经济发达的无锡,也算一个小有富足的企业家。

可是,人有旦夕祸福,生而为人,注定为现实所困。

疾病面前,我们都是穷人。2000年,陆勇被检查出患有慢粒白血病,医生推荐他服用瑞士诺华公司生产的名为“格列卫”的抗癌药。这种药品当时的售价是23500元一盒,需要不间断服用。

一名慢粒白血病患者每个月需要服用一盒,高昂的药费加治疗费用几乎掏空了他原本富足的家底。

2004年6月,陆勇偶然了解到印度生产的仿制“格列卫”的抗癌药,药效几乎相同,但一盒仅售4000元!

仿制药疗效如何呢?印度和瑞士两种“格列卫”对比检测结果显示,药性相似度99.9%。

被高昂的正品药价几乎压垮的陆勇,开始服用仿制“格列卫”,并于当年8月在病友群里分享了这一消息,随后,很多病友让其帮忙购买此药,人数达数千人。

2014年9月,“团购价”降到了每盒200元左右。

此时,“格列卫”在我国,已经接近40000一盒。

2015年1月10日,陆勇被警方逮捕,被逮捕的原因是因为陆勇为病友代购国外低价药。

《我不是“药神”》,就是根据这个轰动一时的“陆勇案”改编而来,影片讲述了5个你我一样的普通人,在被“天价”抗癌药掏空后,或为自救,或为救人,从印度偷运仿制药的故事,而病患、药企、药贩、政府之间的种种纠葛博弈,又让这场关于救赎的拉锯战变得格外揪心。

我朝文艺作品的惯例,影片结局留下一个光明的尾巴:只要活着,就会有好事发生。

电影中程勇最后说:“今后都会越来越好吧,希望这一天早点来。”

影片尾声,慢性粒细胞性白血病病人群像画面,和一幕幕的字幕,看似温暖,实际却降低了批判性,对某个敏感话题的挖掘也就此戛然而止。

上帝的归上帝,撒旦的归撒旦。

公平的说,“药神”这样一部商业片,能提出问题,能引发这样热度的关注和思考,已经难能可贵了。

在萱萱的时刻关注下,我们不必苛求一部商业电影,能就这样复杂的问题,给出准确的答案。 其实,真相远远比影片还要残忍百倍千倍万倍。小民求生之路,向来艰难渺茫,而背后滋生出的血色江湖,像一只看不见的手,紧紧扼住了求生者的命门。

“格列卫”是人类第一个分子靶向抗癌药,也是治疗慢粒白血病确定有效且是唯一一种面向大众的药物,它的出现,让这种曾经平均生存期只有3-4年的疾病延长至10-20年,有效控制率高达95%。

这样一种“神药”,研发成本自然很高,卖高价也算正常。

研发高成本、高投入、高风险,企业不是天使,患者希望吃到便宜而有效的救命药,一厢情愿地赋予企业很多道德义务的期望,基本上无异于道德绑架,是不现实的。

抗癌药定价高企,是市场规律决定的,企业谋求利润,要收回研发成本也无可厚非。

可是,一种药品,企业定价是一回事,最终到病患者手上的价格,又是另一回事。

从出厂价到零售价,已经被高价格压得喘不过气来的患者再次被层层扒皮,药品价格出厂后又野蛮生长了一回,甚至远远超出出厂价数倍,至于原因,大家心知肚明,你懂得。

在陕西物价局网站上,一支成本不超过4元的用于治疗癌症的注射剂恩丹西酮,其最高零售价为84.80元,如果以出厂价为基准计算,利润率高达2000%。

就“格列卫”来说,大众所不知的另一面是,它在中国的售价居然是全球最高的,而这种离奇的价格,根本没法用经济常识来解释。

不仅如此,据英国《金融时代》报道,31种在中国市场销售的进口抗癌药物,价格平均是英国的两倍。

就算拿内地和香港比,也是差距惊人。同样规格治疗乳腺癌的赫赛汀,在内地卖24500元,而香港药房最低报价为18500港元(约合人民币14800元),不过一江之隔,二者却相差近1万元。

中国抗癌药世界最贵,救命药为何变成了摇钱树?

药价高这个锅到底谁来背?可以找出很多背锅侠:

以药养医,层层加价,明扣暗扣回扣环环相扣,政府招标与医院实际采购的两个环节脱节,导致药品二次议价空间被放大,不难想象,这中间还有多少文章可做。

药品价格的高昂,跟医药领域的高回扣密切相关,大多数药出厂成本价并不是很高,但是经过代理商、批发商、零售商,再到医院院长、科室主任、药事会、主治医生、药房层层扒皮,药价就一路飙升了。

一些新特药、救命药、抗癌药更是成了他们赚钱的法宝,想活命,拿大钱。

可是,官有张良计,民有爬墙梯,总归有活路啊……

国内的吃不起,我找人国外代购。

可是,这个游走在管理边缘的梯子现在也给你撤了。

20000多的药吃不起,200多的药吃了犯法,这让我们这些小老百姓情何以堪?

面对感个冒上千,开个刀几万,透个析多少万,格列卫价格差价畸高到普通人就是“割了胃”也吃不起的地步,怎么办?

当有人跳楼自杀时,有个声音在呼唤:“生命高于一切”;而当某些人想苟活时,却吃不起药、看不起病。曾经的陆勇就是为自己的苟活赌了一把,结果把自己赌成了“罪人”。

绝路出英雄,于是涌现出一批危难自救的豪杰:吴远碧“剖腹自医”,郑艳良“自锯双腿”,陆勇被“网上通缉”。

药,意味着生命,意味着希望,在一个缺乏有效监管的市场下,药,更意味着暴利。

在多方推手联合之下,原本的救命药,早已变成了带血的黑暗生意,到底是谁在操纵抬高药价,又是谁在肆意倒卖生命,其后暗流涌动,众生百态,远超你我想象。

陆勇为了求生购买低价药没有错误,他唯一的错误就是:剪断了医药黑幕的灰色链条,动了别人的奶酪。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