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正文

《新说唱》、《明日之子2》再现停播疑云,偶像养成网综迎来“至暗时刻”?

原标题:《新说唱》、《明日之子2》再现停播疑云,偶像养成网综迎来“至暗时刻”?

昨天,一篇名为《新说唱延播,明日之子暂停,网综选秀将成为昨日黄花》的文章在朋友圈一石激起千层浪,文中指出,根据广电总局内部人士透露,总局将严控网综选秀,特别是在暑期档,从源头整治综艺市场乱象、假借养成系偶像圈钱的行为,着利倡导综艺节目“小成本、大情怀、正能量”。

在文章中还爆出了两个惊人的消息,7月14号即将播出的《中国新说唱》冠名商撤资,已经停止了一切宣传工作,推迟九月播出;已经播出两期的《明日之子》则疑似面临永久停播,之后的《偶像练习生2》等网综也恐怕遭到波及。

「一点剧读」紧急联系了腾讯等平台,得到的反馈是内部还未收到停播的消息。而截至到发稿之前,这篇文章已删除,疑似是一场虚假消息的烟雾弹。但是观察了相关微博的评论转发后记者发现,许多路人都在为这一举措拍手叫好,甚至疾呼“早就该整改了”,“这一次我站广电总局”,且这种声音还不在少数。

《明日之子2》疑似停播,

版权斗士李志维权系主因?

与一般节目遭到停播后路人纷纷惋惜不同,《明日之子2》疑似停播的消息一出,竟然是一片的支持之声,为何《明日之子2》如此不得人心?原因是惹到了“音乐版权斗士”李志。

早在今年1月20日,毛不易在“明日之子”的巡回演唱会未经允许上翻唱了音乐人李志原创的《关于郑州的记忆》,李志在微博发声后,毛不易方公开道歉。而6月28日《明日之子2》开播后,选手邱虹凯未经授权就翻唱了李志的《天空之城》,这一次彻底激怒了李志。

7月3日在李志发布长文《关于<明日之子>》后的7小时内,哇唧唧哇向李志团队发出了一份咄咄逼人的声明,言辞直指希望李志不要蹭毛不易的热度。

此后,李志在微博进行了一系列对于哇唧唧哇公司和《明日之子》关于侵权行为的讨伐, 公众舆论开始进行发酵,路人开始纷纷站队李志。节目组终于顶不住压力,下架了QQ音乐、酷狗音乐、酷我音乐可能存在版权问题的《明日之子》第一季中的非原创歌曲。

此事的最终结果是, 7月9日,“哇唧唧哇公司代表马昊等人与李志经纪人迟斌在上海进行了首次会晤,就《明日之子》第2季第1期节目及《明日之子》巡回演唱会洛阳站演出侵犯李志著作权事宜进行了沟通”,并在“责任承担、赔付拆分、开诚布公”等方面达成了共识。

可以说李志对于音乐版权的这一次死磕,是一次奇迹的胜利,因为这并不是第一次选秀综艺中发生侵权行为,综艺节目“店大欺客”似乎已经成为了普遍的弊病。

早在2015年,俄罗斯海豚音王子Vitas就曾经状告湖南卫视《我是歌手》侵权他的《opera2》,赵雷在节目中所演唱的《月亮粑粑》也被《弯弯的月亮》原作者李海鹰称为未经同意大段引用。

“先上车,后补票”“先侵权,后道歉”已经成为了节目方的普遍操作,透露的正是音乐版权市场的混乱,以及综艺节目不尊重、轻视原创音乐的根本心理。其实,对于普通观众来说,单独的版权之争,并不会激起如此大的愤慨,但是如今危机频发,实则是路人的反感由来已久。

粉丝集资成无底洞,

“偶像养成”恐成变相圈钱手段?

早在今年五月,共青团中央微博就曾经点名批评过粉丝在虹桥机场送机,导致航班延误两个小时的新闻,更在结尾特意点出:追星,要理智

这并不是第一次因为粉丝过度追星而引起了路人的反感,在选秀节目《偶像练习生》C位出道,拥有超高人气的蔡徐坤,就因为粉丝人肉路人而导致了全网黑,更是引发了电竞圈和粉丝圈之间的斗争,直到现在因为粉丝的这番操作,让普通人现在听到蔡徐坤名字的时候,还是会联想到当时的黑色标签。可以说,在高度依赖粉丝经济的偶像行业,一个明星的养成,成也粉丝,败也粉丝。

在两档选秀综艺《偶像练习生》和《创造101》热播的之后,就曾经有人预测,这两档节目之后可能会引发广电的一次网综革命,这一切的矛盾的聚焦点,都是因为“偶像养成”综艺已经发展成为了变相圈钱工具。

根据数据显示,《偶像练习生》和《创造101》的粉丝集资数达到一亿,《偶像练习生》决赛的集资平台owhat上预估整体金额超过2000万,最高一项是蔡徐坤粉丝的集资,超过200万;而女团选秀节目《创造101》在粉丝公开集资中,光吴宣仪和孟美岐两个人的粉丝公开集资就超过2000万,粉丝砸钱成了送偶像出道的唯一方式。

如此看来,数额如此庞大的集资,除了送偶像出道以外,最终流向了哪里呢?根据投票的规则,《偶像练习生》的投票方式除了购买农夫山泉水票以外,还有购买爱奇艺会员小号进行打投;而《创造101》的投票方式主要是购买腾讯会员定制卡,也就是说,这些钱最终流进了赞助商和平台方的口袋。从农夫山泉官方淘宝销量翻了几百倍,平台付费会员增长速度惊人就可以看出,偶像养成综艺巨大的吸金能力,已经成为了资本市场趋之若鹜的一块“肥肉”。

对于年龄普遍在15—25岁,学生党居多的粉丝群体来说,为了送心仪的偶像出道,节衣缩食,把生活费提前透支,甚至沾染上校园贷的例子屡见不鲜。而偶像出道之后,真的就如同粉丝心里所希望的一样走上了“花路”吗?

观察下从两大网综里走出的两个偶像团体ninepercent和火箭少女,至今没有团综和音乐作品,却频繁的进行巡演和商家代言,背后的经济公司想要赚快钱的目的不言而喻,明星周边、追星会员制、打榜付费都成为了经济公司继续逐利的点。而成员本身经纪公司与出道公司之间的扯皮,更是让粉丝千辛万苦送出道的偶像团体成为了一场笑话。

根据网传消息,火箭少女团成员吴宣仪和孟美岐所属的原经纪公司乐华娱乐与腾讯方产生了矛盾,二人在半年之后将重回宇宙少女团体,而更是有票务方面的消息显示,因为经纪公司与平台方之间的矛盾无法调解,火箭少女团更是疑似“出道即解散”。

原本是励志追梦的偶像真人秀节目,最终沦落为了一场乌烟瘴气的资本闹剧,对于付出了真金白银的粉丝,和努力拼搏的练习生们来说,都是十分寒心的结果。而对于更多未成年人追星族的家长、朋友和同学来说,平台方利用粉丝心理过度圈钱的行为,自然会遭到很多人的不满和质疑,这也是选秀节目口碑不断下滑的原因之一。

整改倒计时,

偶像元年高光时刻背后的危机

2018虽然号称为网综偶像元年,但是在熙熙攘攘的表象下,过度消费偶像,榨干粉丝,不尊重版权,都是让这类综艺随时会跌下悬崖的导火索。

回顾下电视时代的选秀历史,广电总局并不是第一次对选秀节目进行整改,在快男超女等节目如火如荼的时候,广电就一纸禁令,禁止在节目对选手中投票,未满十八岁选手不得参加选秀节目。虽然网综目前还处于监管的空白区,但是未来对于节目内容的把控只会更加严格。

7月6日国家广电总局办公厅下发通知,要求做好暑期网络视听节目播出工作,对相关网络视听节目提出了要求,一要制作传播正能量鲜明的青少年节目,二要保护青少年身心健康。

从内容中可以看出,对于偶像养成类节目和歌唱竞技类节目,要严格进行评估,确保内容的导向正确,遏制过度娱乐化和拜金主义。一点剧读猜测,这应该就是开始严加管控的第一步。

(本文为一点剧读原创首发,未经授权不得转载。)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