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这个老头咸湿至极,却写出了最江湖气的中华曲目

原标题:这个老头咸湿至极,却写出了最江湖气的中华曲目

“沧海笑,滔滔两岸潮,浮沉随浪记今朝。” 在华语地区,这首《沧海一声笑》几乎无人不晓。一唱起这首歌,我们就会立刻化身一个仗剑走天涯的江湖侠客,仿佛正和至交于一叶扁舟之上谈笑风生。

“天下风云出我辈,一入江湖岁月催,皇图霸业谈笑中,不胜人生一场醉。”这首诗中的豪言壮语正是这首歌的意境。能唱好这首歌,必定心中有一个江湖。那么能写出“沧海一声笑”的人,必定是江湖之中最洒脱不羁的王者

“人生路,美梦似路长,路里风霜风霜扑面干”、“浪奔,浪流,浪里分不清欢笑悲忧”、“傲气傲笑万重浪、热血热胜红日光”......这些脍炙人口的歌曲都出自一个人之手:“香港流行词坛教父”——黄霑

黄霑,中国流行歌坛最具影响力的词人之一。他才华横溢,冠绝词曲,一生创作了 2000 多首流行歌曲,《倩女幽魂》、《笑傲江湖》、《黄飞鸿》、《梁祝》、《问我》、《狮子山下》,缔造了无数经典,中华大地上处处传唱。邓丽君、罗文、张国荣、林子祥、叶倩文......演绎过他作品的歌星不计其数。

他和写武侠的金庸、写美食的蔡澜、写科幻的倪匡并称为“香港四大才子”,他用音符和文字创造出中国人梦想中的江湖

《笑傲江湖》中为午马配音唱这首歌的,就是黄霑本人

曲中有天地,词中有江湖

行走江湖,能安身立命的还是要靠一身武艺。对于黄霑来说,一手好词便是他手中的武功秘籍。

“人头马一开,好运自然来”。恐怕很多人不知道,这句价值百万的广告词出自黄霑之手。其实,黄霑一毕业就进了广告行业,而且一直做了 23 年。

可能正是因为广告出身,黄霑写的词通常是言简意赅,直指人心。

《沧海一声笑》,寥寥不过百字,却写出了直追古人的意境。最美的是这一句:“清风笑,竟惹寂寥,豪情还剩了一襟晚照”。这一笑,笑出了英雄的侠肝义胆,也笑出了落寞中的慷慨豪情。而“一襟晚照”,这个充满诗酒词话气质的词,宽慰了无数英雄侠客:物是人非的时候,至少还有一襟晚照。

这种沧桑感,或许只有黄霑这样内心有少年的人才写的出来。黄霑曾说自己从小就有一种沧桑感我是老头的脑袋少年的心可能是念中文系读的古书太多

毕业于香港大学中文系的黄霑,爱好便是看古书。他说,每次自己写不出来了就会去翻翻古书。《沧海一声笑》的曲便是这样来的。

《沧海一声笑》写了好多稿,徐克都不满意。最后黄霑去翻古书《乐志》,看到一句话:“大乐必易”。想到最"易"的莫过于中国五声音阶宫、商、角、徵、羽(就是音符 12356),把他们倒过来一弹奏,发现还挺好听,第一句就写出来了。

黄霑、罗大佑、徐克三个人的破锣嗓子凑在一起,却成了最“江湖”意境的千古绝唱

而大部分情况下,黄霑才思敏捷,灵感来了创作飞快。像《上海滩》,黄霑只用了 20 分钟,就把词填好了。

歌曲和书法一样,都能透至人心,什么样的性格,什么样的情怀就会传达出什么样的意境。缔造江湖豪气的霑叔本人,用一个词来概括他的性格就是“真性情”

喜欢爆粗口、爱讲黄段子的污妖王

词曲之外的黄霑,更像一个江湖长老。他既像老顽童周伯通,有太多的古灵精怪:一生风流,酷爱美人,包括男人;又像离经叛道的黄老邪,琴棋书画无一不精:他能说几十字的“粗口”,更是远超费玉清的荤段子大师,他写的小黄书《不文集》,至今保持香港袋装书的最畅销纪录。

如果说曾经辉煌的香港娱乐圈是一个江湖,那么黄霑就是江湖中一个可爱又另类的传奇。

杨澜采访黄霑说:“传说港大男生有一个传统,站在一张台上,讲粗口不停。听说您还是冠军。”黄霑说:“那是《玻璃之城》戏里面张婉婷瞎编的。说我能讲五十个字的粗口,我不会,十几个字的还能讲。”

黄霑粗口版《沧海一声笑》

黄霑很色,但却不是令人感到讨厌的色。他每次见张国荣都会上去索吻,张国荣想躲都躲不开。张国荣说:“每次黄霑都想亲我,还管我叫 darling ”。

要正经就很正经,要咸湿就咸湿到爆。1992 年,黄霑和叶子楣主演了一部电影《不文骚》,黄霑演出他在真实生活中的角色——电台讲黄色笑话的 DJ,整部戏全程段子手,不过得粤语八级才看得懂。

他所写所讲的黄色笑话集《不文集》更是淫而不贱,风流而不下流,又融合现代社会之怪状,深得《笑林广记》之遗风:

据说: 天堂没有男人自慰,因为飞机在天堂的云层之下……

据说: 开心与忧虑的分别是二十余日,假如她一向来得准的话......

有位小姑娘想嫁,邻家小伙子阿华,她先去问她爸爸,爸爸劝她不要嫁:“因为小伙子阿华,和你同一个爸爸!”小姑娘泪如雨下,就去请教她妈妈,妈妈听罢女儿话,说:“女啊你嫁吧!邻家小伙子阿华,阿华虽是你爸爸生下,但你爸不是真爸!”

——《不文集》

除了类似的黄段子,他还在书中写了不少关于性解放的观点。

关于男女平等:

不少民族的风俗,坚持新郎娶处子为妻。却极少会要求新郎必须是处男的。这自然是大大的不公平。显而易见,这是大男人主义社会传统作下的孽。

其实大男人要娶处女,只是因为自已缺乏自信---怕自已的性能力,比不上为新娘子初夜破瓜的那位前辈仁兄。

——《不文集》

关于同性之爱:

不文霑不是同性恋的提倡者,但是我觉得,只因为自已习惯不同,便要大事批评本来于人无损的事,实在很不公平。两个成年男人,与两个成年女人,发生同性关系,这是他们自已的选择,与旁人有何关系?我们有什么权力、有什么理由去指责别人?批评别人?

如果同性恋者要鸡奸不愿意的人,那是将自已的痛苦,建在无辜的第三者身上,损害了别人,当然不对。但如果两个人双方同意,在完全没有损害任何人的情况下,追求自已的快乐,那有什么不好?有什么不对!

说同性恋不好的人,纷纷打出[道德]旗号。

其实什么是道德?

萧伯纳说得好:"道德不过是大部分人的习惯而已。"

——《不文集》

后来,黄霑在采访时说,写《不文集》是为了“撕破中国人对待性爱的虚伪面具”。

既能写出段子集锦《不文集》,又能写出严谨、博学、尖锐、游刃有余的论文《粤语流行曲的发展与兴衰:香港流行音乐研究》。黄霑一生鬼马奇才,从主持开始,一张嘴嬉笑怒骂,但是被他骂过的人却不真的生气——据说黄霑去世了以后,黎智英蔡澜等人聊天才发现黄霑生前把他们骂了个遍。除了顾嘉辉,能骂的都骂了。众人感慨之余,黎智英说:“骂吧,骂吧,现在要还能骂该多好。”

黄霑就是这样一个亦正亦邪的人物。他生性乐观,在他晚年患上癌症,治疗过程不断掉发,黄霑索性剔光,然后邀请了麦嘉、罗家英做了一个新节目:三个光头佬。

《问我》是黄霑最喜欢的作品,这首歌是这样写的:

问我欢呼声有几多 问我悲哭声有几多

我如何能够 一一去数清楚

问我点解会高兴 究竟点解会苦楚

我笑住回答 讲一声 我是我

问我欢呼有几多,问我哭声有几多,我只笑着回答:“我是我”。

全世界最表里如一的男人

1949 年父母来到香港,黄霑的妈妈是父亲为了生儿子娶的“填房”,也是他第三个老婆。黄霑从小看着父亲在两个老婆之间为难,就发誓不要多过一个女人,但是或许他生性放荡,“结果所有我爸爸犯的错我都犯了。”

黄霑的爱情故事戏剧化极浓。他可以深情得像个孩子,也可以潇洒淡漠的像一个无心人。关于他的三段婚姻,一直被香港媒体津津乐道。第一任妻子怀孕时离婚,他被骂得狗血淋头;和李小龙的梦中情人林燕妮结婚 14 年,之后因出轨分手,他备受打击想要自杀。他无情又痴情,他花心不完美,但他却从不掩饰自己的不完美。

《斑马在线》的陶杰曾打趣说:“五岳归来不看山,黄霑归来无男人。”是的,作为男性的黄霑笑声爽朗,嗓音沉郁、仿佛历尽沧桑又看破一切。他可以一本正经说文化时,也可以一脸坏笑说笑话时,像极了《笑傲江湖》里的令狐冲。

林青霞曾在《忆黄霑》中这样写道:

他言谈出位和与众不同使我非常震惊,但又不得不佩服他的创意和独特的人生观,他和李导演聊到他的丧礼将会怎么做时,他说他会播放他事先录好的片段,一开始先“哈!哈!哈!”地大笑三声,然后叫大家不要哭哭啼啼的,要高高兴兴地欢送他,这番话直到许多年后的今天,还是记忆犹新,仿佛他才讲没多久似的。

这就是黄霑,一个真正豁达,有大智慧的老流氓真男人。

嬉笑怒骂随烟去,诗赋歌词纵人间。2004 年,63 岁的黄霑因肺癌与世长辞,一代音乐鬼才退出了江湖,世间再无沧海笑。同时没落的,还有香港一众风华绝代的巨星,和盛极一时的影坛。曾经的江湖,正如开头那首诗的下半段:

提剑跨骑挥鬼雨,白骨如山鸟惊飞。

尘事如潮人如水,只叹江湖几人回。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