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胡润研究院发布了年度百富榜,其中应建仁、徐美儿夫妇凭借140亿身家再次上榜,怀揣140亿资产位列财富榜239名。

最近,富豪排行榜发布了2017年度浙江省富豪排名,应建仁、徐美儿夫妇排名23位,成为金华当地顶级大富豪。

不得不说,应氏夫妇是成功的,应建仁可以说活的光彩。

如同巨人一样的应建仁,其实在五年前其领导的铁牛集团还是另外一幅景象,作为铁牛集团的直接控股人,应建仁主要业务除了房地产业务,还有铜峰电子与众泰汽车。

其中铜峰集团作为铁牛全资控股企业,占据上市公司铜峰电子16%的股份,而铜峰电子当年电容年销售额达17亿之多,而上市公司年销售额也才3亿多。在当时就有业内人士猜疑应建仁掏空上市公司铜峰电子。

另外,铁牛下设最大的利润奶牛众泰汽车,此前年产销量仅仅几万台。数据表现为2012年销量8.1万台,2013年销量13.38万台,2014年销量14.5万台,因为时间较长数据来源不准确,但大抵可以反映出当时众泰汽车的萧条景象。

至少五年前的应建仁,从业绩以及资本角度分析,其都无法称得上是成功的企业家,更难登富豪排行榜。

短短三年,这位传奇人物身上发生了什么?我想背后离不开应建仁手中铁牛集团的资本操作,更离不开众泰汽车这个“操盘工具”。

为什么说众泰是应建仁的“操盘工具”?还得从众泰开始疯狂扩建工厂用地以及救命车型众泰T600说起。

从2015年开始,众泰凭借着抄袭借鉴的众泰T600,不仅拉高了众泰汽车的销量,同时还为应建仁带来了盆满钵满的财富,T600上市的第一年,众泰集团销量创造了22万台的神话,次年更是节节拔高,销量达到33万台。这几十万台的产品背后,除了带来真金白银之外,还拉动了当地GDP以及各方面协调机构的发展,也解决了就业问题。

这对于此前依靠铜峰集团发展的应建仁来说,汽车行业才是最大的肥牛,于是一场筹划上市的活动就开始了。毕竟财会出身的应建仁对资本市场不陌生,从重组铜峰再到当时的重组金马,应氏夫妇都扮演了巨大的资本推手。当然资本推手需要以壳载体才能实施,而金马股份就是这个壳,众泰汽车则为载体,重组之后迅速更名。

众泰重组上市的经过其实并不难理解,2016年之前,产销量33万的众泰净资产仅仅为30亿,此时想要收购众泰汽车的金马价值也仅为30亿左右,但金马却以116亿天价收购众泰,其中迂回曲折的流程我们可以不聊,但需要知道的是,在应氏夫妇的操盘之下,此前当年年销量不足10万的众泰,摇身一变成为估值高达116亿的上市公司,截止到发文,众泰市值达到了141亿。

众泰自去年6月份上市至今,股票仅仅三个月的小幅上涨,到如今直线下滑,单股从当年顶峰时期的14.97跌到了如今的6.94,单价不断跳水的股票没有让应建仁享受到该有的红利,更让其如坐针毡。

其主要问题还是因为产品的问题,从去年至今,众泰产销量表现一直极为糟糕,单说上个月产销量,众泰品牌月销量仅为2.3万台左右,其中全新上市的众泰T500销量仅为6210台,众泰T300、T700以及T600三款车型累计销量不足万台,从产销量上可以看出来,消费者愈发排斥众泰产品。

而排斥众泰的主要原因还是产品质量差, 无法满足日益增长的消费要求,比如说众泰改款了三年的T600,本该说有一个不错的质量表现,但目前T600的市场口碑依然不够好,外购而来的动力系统表现勉强够用,但众泰自有体系中的工厂标准以及自动化无法打造出更高标准的产品,使得多款产品质量差、问题多、市场口碑不好。

比如说众泰的生产工厂,自动化覆盖程度相当低,基本的焊接、运输、物料堆放都无法与国内主流车企相抗衡,尤其是最重要的焊接,众泰采用人工点焊的方式,焊点不均匀、数量不均衡,都无法保证产品安全问题,整个总装车间除了喷涂车间自动化程度稍高之外,其他车间均为人工主导。

产品质量差、销量差以及工厂设定落后,一切都可以用资本角度分析,毕竟应建仁当年筹划的众泰帝国,是一个以抄袭为生,上市为辅,圈地赚钱为主的企业,其想打造出来的,是一个磅礴发展的“资本帝国”!

在众泰刚刚发布的资产评估报告(中水职员评报第020140号)我们可以看出来,众泰新能源分公司,拟收购铁牛集团土地使用权,买方为众泰新能源,卖方为铁牛集团。这是很有意思的一个事情,铁牛集团为众泰最大股东,持有该上市公司38.86%的股权,众泰买铁牛土地使用权,是不是存在圈地赚钱走流程的情况?

说回这块地的事儿,去年10月份,铁牛集团花费1.1亿拍下永康市经济开发区S17-04地块土地使用权,仅仅花费了1.1亿元,土地使用权面积为14.61万平方米。

而需要知道的是,这块土地的评估基准日为今年的3月31日,也就是在铁牛拍下土地使用权短短5个月之后,这块土地估值猛增至2.68亿元。也就是说,铁牛集团用150天的时间,就把这块地卖给了众泰上市公司,大赚1.58亿。

为什么短短五个月,1.1亿变2.68亿?众泰公告称工业用地供应量逐渐减少,市场上供应关系失衡导致。但笔者认为,5个月同一块地土地使用权飙升一倍,在永康没有大规模外企引入的时间段之内,1.1亿价值变2.68亿,背后恐怕另有隐情,最关键的是,众泰既然要买地,为什么不直接通过众泰上市公司直接竞拍?反而要大费周章的通过铁牛集团中转一道程序?从控股股东手中高溢价拿地?

从财经人士严重来看众泰汽车,其借壳上市,圈地赚钱的行为已经成既定事实。

那么从行业评论员眼中来看众泰,其盈利能力、发展趋势、产品口碑等,依然不能被认可。众泰汽车此前承诺金马股份的2016、2017、2018、2019经审计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将分别不低于12.1亿元、14.1亿元、16.1亿元和16.1亿元,但2014年众泰净利润为1.8亿(含补贴4.43亿),2015年净利润为9.09亿(含补贴11.41亿),也就是说除去补贴,众泰2014、2015两年是亏损状态,而2017年上半年,众泰净利润仅为2.2亿,当然并不包含补贴。

在这种情况下,众泰难以兑现此前的承诺。

现在的众泰,早已不是当年2008、T200时代的众泰汽车,为了集多品牌之力成就应建仁,让其在富豪榜有一席之地,众泰、铜峰、铁牛、金马,甚至汉腾、君马都将是应建仁成功的助推器。

众泰愈发走低的局面,销量、利润、口碑步步被掏空,亏损的是除应建仁铁牛集团之外61.14%的股民,众泰股票日渐走低,产品销量极不稳定,产品利润难以为继,但在这种情况下应建仁以资产却越来越多。

那是不是众泰的“死”,成就了应建仁的“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