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正文

「中国陆军之声·夜读」列兵的味道

原标题:「中国陆军之声·夜读」列兵的味道

主播:宋小杰

这天晚点名结束后,林鹏飞指导员提醒我:周姐,明天你可以换下列兵衔了。我有些恍惚,一个月的列兵生活就这样匆匆而过!说来惭愧,从军近二十年,从学员到教员,军装虽然合身,却总感觉差了点精气神。这次当兵代职,给了我一次宝贵的机会,在高炮二连这支有着红军血脉的连队里,我回到了兵之初,与战士们一起训练,共同成长。

夜训

来连队的第二天,我第一次参加了夜训。

队伍步伐整齐,口号响亮,战士们精神抖擞,看不出训练了一整天之后的疲惫。我也打起精神,努力迈开大步,紧紧跟在队列末尾。穿过空旷的中心广场,库区默默蛰伏在巨大的黑暗中。

所谓夜训,就是在微光环境下进行常规训练,平时练什么,夜训就练什么,这是魏中昆连长给我的解释。训练开始了,李超班长灵巧地爬上炮塔,示范如何快速而准确地取出炮闩。他一边操作,一边讲解动作要领,行云流水般的动作下,那些细小的零件、模块还有辅助工具,就像被施了魔法,乖乖地听任敲打、拆卸,整个过程一气呵成,他根本无需低头察看。接着,新兵崔修国和鞠波在李班长的辅助下开始练习。

夜训没有灯光,尤其在这样浓云密布的晚上,四处更是一片漆黑,炮闩摆在面前,看上去只是一团模糊的灰色。我试着拿起炮闩,那冰冷的触感和远超预想的重量让我惊讶不已。魏连长告诉我,这是炮车最重要的部分,炮弹的发射就是由炮闩内的击针完成的,作为炮手,必须对炮闩了如指掌。

等所有战士都练过之后,我这个旁听的列兵也获得了一次尝试的机会。刚刚观摩了十几遍,每个步骤也都记住了,自认为没太大问题,而事实是——太难了,一整套动作下来,需要调动全身的肌肉,需要忍住骨头与金属的撞击,还要通过辨识声音去控制力度,用无形的标尺卡住那个准确的位置,而黑暗,无疑加大了它的难度。战士们那种谙熟于心的境界,不知经过了多少次反复的推敲和练习。

训练结束带回时,我想起林指导员的话:夜训,就是要把战士的手训练成鹰的眼睛。

六公里行军

清晨,荒漠迷彩、作战靴、单兵携行具、凯夫拉、九五式自动步枪,带着些许兴奋与期待,我穿戴齐整,和战士们一起集合在行军的队伍里。预报中的雨夹雪没有按时到来,红彤彤的朝霞拉开了高炮营强化训练的序幕。

训练的第一阶段是武装行进,披挂整齐的队伍要走出营区,穿过村庄,穿过集市,完成六公里行军。考虑到我体力弱,魏连长取消了我的背囊,即便如此,还没走出营区大门,我就喘不过气来了。头盔沉沉,像一只大手摁在头上,只觉得腰酸腿疼,迈不开步子。我问旁边的单锋班长,咱们走了差不多有一公里了吧?这位来自湖南的四级军士长十分惊讶:“没有啊,才刚开始!”我有些脸红,一边努力调整呼吸,一边给自己鼓劲:坚持住,千万别掉队。

队伍在乡间小路上逶迤而行,负责摄像的暴帅为了抓拍到精彩镜头不停地跑前跑后,几十斤的背囊丝毫没影响他轻快的步伐,作为无线班班长,他还比别人多背一部电台。我忍不住问:“你们不累吗?”“都一样的。”张立斌班长回答。环顾四周,战士们正努力将身体前倾,以克服背囊沉重的后拉力,大颗的汗珠从脸颊滚落,有的面色通红,有的嘴唇干裂。看来,每个人的每一步都不轻松。前方,体力不支的王健越走越慢,身边的班长拉住了他,握在一起的手,传递着鼓励与关爱。

我咬着牙紧跟战士的步伐,战友们不时的调侃缓解了我紧绷的神经,终于熬过了最难受的那个阶段,我的身体开始冒汗,步子也轻松多了。进村了,乡亲们站在自家院门口,和战士们打招呼,还有调皮的小孩伸出手想摸一摸枪,“人来疯”的中华田园犬拼命摇尾巴,冲着队伍狂吠,气氛被它们扰得生动又热闹。转念一想,我们眼下所做的不就是为了保卫这一座又一座平凡的村庄吗?这些憨态可掬的小狗自然也包含在内。每过一个路口,都会暂行交通管制,队伍像一条富有跳跃节奏的动脉,从让行的车辆前快速掠过。返程行进至营区北门,肖营长突然下令:卫星过顶。大家迅速就近隐蔽,我也跟着战友们奔向路边的荒草地,没头没脑地趴了下去。身上沾满了杂草和泥巴,心里却十分开心,六公里行军,我坚持到了最后。

坦克的滋味

近距离接触装备,是这次当兵最大的收获之一。跟着年轻的战友们,我逐一认识了炮车、导弹车、指挥车。每天看炮车出库入库,驾驶员们精准的技术令我敬佩不已,我也期待着能有学习的机会。那天,林指导员把我带去了综合训练场,为我安排了一次战车驾驶体验。听李文班长作介绍的时候,我感觉把握十足,类似自动挡汽车的操作似乎没什么技术难度。可当我真正坐进驾驶舱,几乎一瞬间,整个人就被巨大的轰鸣与震颤淹没了——发动机吞噬听觉的轰响,无法遏制的近乎疯狂的摇摆,强大力量操纵在手中的紧张和兴奋,让我汗如雨下,心脏狂跳。

颤颤巍巍地绕着训练场开了三圈,履带在我的指令下一格一格地更新着土地的痕迹,每一个转弯,每一次颠簸,都令我胆战心惊。驾驶着战车的我,对速度有了更为深刻的理解,对坦途与弯道也刷新了认知。而阵阵翻滚的黄土混合着排烟孔喷出的黑色烟雾,充斥在周围,平时几无知觉的呼吸眼下变成一件具体、紧迫的事。这是军人生活鲜为人知的另一面,这是我的士兵兄弟们青春的奏鸣曲!写到这里,鼻腔中似乎还弥漫着尘土的腥涩。

那天,我连滚带爬地从战车里出来,有些惊魂未定地望向偌大的训练场。战士与战车就是这样一天一天彼此较量着吗?他们也经历过像我一样的狼狈时刻吗?也许,从胆怯犹豫到娴熟自如,战士首先得战胜自己,才有资格与战车对话,必须历经长久而艰辛的磨炼,才能砥砺出人车合一的和谐与相互依存的温情,最终成就一个战士的伟大——战车终将成为他们征战沙场的良驹。

在连队里,每一种体验都极其宝贵,它们是一只只重塑自我的手,是一根根擦亮思想的火柴。一个兵,如何从细细一条杠走到金色麦穗加步枪?一名战士,又应经由怎样的磨砺才能成为真正的军人?换下列兵军衔,我还需要继续锤炼,继续思索。未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图片来源于网络

本文来自解放军报长征副刊

作者简介:艾蔻,原名周蕾,就职于陆军军医大学士官学校。在《解放军报》《解放军文艺》《诗刊》《人民文学》等多家报刊发表文学作品。出版个人诗集《有的玩具生来就要被歌颂》《亮光歌舞团》。鲁迅文学院第31期中青年作家高研班学员。参加《诗刊》社第33届青春诗会。

您的一键分享,就是传播正能量!

来源 | 中国陆军(ID:army81cn)

作者| 艾 蔻

主播 | 宋小杰

刊期 | 20181479期

本期编审:钱晓虎

值班编辑:韩 成李 华 陈 曦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