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文

除了垃圾奏章,皇帝和大臣原来也有真情

原标题:除了垃圾奏章,皇帝和大臣原来也有真情

最近,清朝皇帝的垃圾奏折火了。

丧心病狂的杭州织造孙文成发了二十多次“您好吗”刷屏,雍正竟然都没有掀桌!

不仅刷屏雍正,这个孙文成对康熙也是锲而不舍地请安,甚至还做出过把奏事折子和请安折子放在一起的糊涂事。

(康熙回复:你这个家伙!一个信封装两封信啊!!无礼🙄

不过康熙真的很nice,虽然觉得这种行为很无礼,却依然认真回复了他。

康熙对待这个“糊涂”孙文成如此之“暖”,主要是看了一个人的面子。

那就是曹雪芹的祖父——曹寅

这个孙文成是曹寅一手提拔上来的人物,被康熙任命为杭州织造。

那康熙和曹寅的关系有多好呢?

康熙画像

首先来看看暖男康熙与病中曹寅的奏折“聊天记录”。

曹寅奏报粮价恭呈麦样晴雨录折

康熙四十九年四月初四日

江宁织造·通政使司通政使臣曹寅谨奏:恭请圣安。目下江宁食米价值不出一两二钱,江广客船转运相续,兼之麦季收成在即,插秧有水,丰亨可期。仅将麦样及晴雨录恭呈御览。臣因病目始愈,今方手书,理合一并声明,谨具折奏陈,伏乞睿鉴。

奏折中,首先是公文格式的例行请安,然后汇报了江宁的米价、收成、晴雨录等,最后折子的主人表示自己是因为病刚刚好,所以今天才手书奏陈,希望皇上不要怪罪。

那么,暖男康熙对于这份迟到的奏折是如何批复的呢?

朱批:肤安。今春北方麦秋甚有可望,雨水颇调,肤心宽慰。尔南方住久,虚胖气弱,今又目疾,万不可用补药,最当用者,六味地黄汤,不必加减,多服自有大效。

这里需要说明的是,奏折最早始于清顺治年间。康雍年间,为增强保密性与上情下达,君臣之间私密往来的奏折,逐渐替代了明朝旧制中公开的题本和奏本,成为定制。

不过,这种专折具奏权的真正普及,还是在雍正践祚后。康熙年间拥有这份特权的人,可不算多。

曹寅算是一个。

不仅如此,一般奏折中讨论的都是公务,而这样在折子中,臣子一方表明自己病刚刚好,君上不仅程序上表示慰问,连该吃什么药调养,剂量是否该加减都考虑到的,就不算多见了。

何况康熙可不是他儿子雍正那样的“话痨”,康熙批折子,最常见朱批的只有三个字:知道了。

看来帝王的态度也是分人的,遇上了“对”的人,龙骧虎步的帝王也能秒变夙夕担念的大暖男一枚。

再感受一下奏折中这文风口气,熟稔自然,一看就是相交甚久、相知甚深的样子。

事实上,也确实如此。曹寅是康熙的小伙伴,兼奶兄弟、侍读、侍卫、家奴、臣子、耳目、朋友于一身。这样复杂的人物关系,注定造成了曹寅这一人物的不同寻常。

《康熙王朝》中的康熙和曹寅(魏东亭)

曹寅号楝亭,曹魏连称,以魏代曹。

说来,综曹寅一生,官位并不显达。曹寅时任最长的“江宁织造郎中”职衔正五品,大约相当于现在的司厅局干部。不过,江宁织造隶属内务府管辖。

所谓内务府官员,可不属于吏户礼兵刑工的范畴。说白了,就是皇帝的私人办事员,算是康熙私家体制中的一位。除了“江宁织造郎中”这个实职,曹寅还兼有通政使司通政使的虚衔,大约正三品。

官位不显达不要紧,这一点都没影响曹寅成为超越众多高官的特殊存在。

作为康熙的亲信近臣,曹寅超越了一般地方官员的界线。除了本职工作,还负责汇报江南民生动态,监察江南官员。说白了,就是康熙在江南的耳目。正如曹寅好友张云章在《朴村文集卷十八·祭曹荔轩通政文》中说的:“帝曰作朕股肱耳目,岂徒南国之力臣”。

做帝王的耳目,风险大,但回报更高。何况耳目、心腹、友人有时不过在一线之间。尤其像曹寅这样,和康熙一起光着屁股长大的。

关于曹寅与康熙跨越阶层的亲密关系,有证可考的有这些:

其证一,曹寅的母亲孙氏做过康熙的保母。

康熙二十三年,孙氏之夫、曹寅之父曹玺去世时,康熙亲自登门悼念;康熙三十八年,康熙第三次南巡时召见孙氏,并赐御笔“萱瑞堂”

其证二,曹寅长女曹佳氏被康熙指婚为平郡王纳尔苏嫡福晋。

纳尔苏这个人历史存在感不高,但出身十分显赫,他的祖上是太祖嫡子礼烈亲王代善。这是个什么概念呢?可以这么说,礼烈亲王一系,作为太祖嫡系后代,虽未承继大统,但综有清一代,袭爵人数之多,权势之显赫,堪称清代之最。

对比曹寅之女,上三旗包衣出身,按规制要参加小选。这里插一句,小选不同于秀女大挑,不是用来栓婚宗室勋贵子弟,而是要进宫当差。身份差异之大,堪比童话中的王子和灰姑娘。

红楼梦中探春远嫁藩王

然而事情的结果再一次印证了“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这句话。身份不够匹配郡王正房?没关系,康熙大笔一挥,抬旗!只要有大boss首肯,一切问题都不是问题。

于是曹寅就这样有了一个极其显赫的郡王女婿。曹佳氏的肚子也很争气,后来光儿子就诞下了四个,所出的长子福彭接连被康熙、雍正养育宫中,还与乾隆大帝是同窗课读,相交甚笃。说来,为了保全曹家,康熙也算是未雨绸缪、用心良苦了。

其证三,康熙六次南巡,后四次都住在曹家。

《红楼梦》里写“真事隐”的甄家四次接驾,映射的就是这个原型故事。

《红楼梦》

“还有如今现在江南的甄家,嗳哟哟,好势派!独他家接驾四次,若不是我们亲眼看见,告诉谁,谁也不信的。别讲银子成了土泥,凭是世上所有的,没有不是堆山塞海的,‘罪过可惜’四个字竟顾不得了。”

其证四,曹寅就任的“江宁织造”,官阶虽不高,却是有名的油水足的实职。

江宁又是是六代豪华、十朝京畿之要地,曹寅能在这个职位上一干就是二十年,圣心宠眷之优渥不消细说。

清·孙温 红楼梦图

这样一位深受宠信的心腹重臣,在生命的最后时光又与康熙有着怎样的互动呢?

康熙五十一年三月,曹寅奉旨赴扬州料理工作。不幸感染风寒,卧病数日,转而成疟。七月十八日曹寅连襟苏州织造李煦代笔,替寅上奏求药。暖男小伙伴康熙收到奏折后,朱批如下:

康熙一听急得不得了:

朱批中的这份着急紧张的语气,发自肺腑,毫不作伪,还亲笔附带了吃药剂量和注意事项,婆婆妈妈比正经大夫说的还详细,还顺便黑惨了南方一众大夫们的医术,若不是实在焦急忧虑,想必也不至如此迁怒于人。尤其是最后接连四个 “万嘱”,关切担忧之情简直要冲破天际啦!

然而在病来如山倒面前,暖男帝王的真心挂念似乎也起不到啥作用。药送到前,曹寅就已于七月二十三日病亡了。

康熙接到死讯时的反应我们不得而知,我们知道的是,曹寅死后,康熙特命曹寅之子曹颙(yóng)、继子曹頫(fǔ)先后继任江宁织造,并特旨李煦巡视两淮盐务一年,补齐曹家亏空。

雍正即位后,曹頫续任江宁织造。奈何“三世祖”曹頫屡犯皇帝逆鳞,终在雍正五年年底获罪抄家。讲道理,相较于雍正年间的其他抄家案,雍正其实对曹家下手还是轻多了。

这份手下留情里面,曹雪芹的大表哥平郡王福彭,也就是曹寅的外孙,到底起了多大作用,我们难以考证,但从《红楼梦》中写北静王悯恤贾府暗中周全中,似可探知一二。

康熙死后若是泉下有知,对自己当年指婚曹寅之女的安排,不知会不会有一丝庆幸。

这就是这段历史,曹寅和康熙的故事,到底有几分是暖男般的关切问候,又有几分是君主的帝王心术,都夹杂在奏折中主子奴才间一来一往的请安问候与公务往来中,像是既神秘又瑰丽的结晶,留待后人管中窥豹。

撰文 |充耳琇莹 编辑 |杨飒

主编 |周立文 副主编 | 殷燕召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