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康熙帝的宠妃,清代最短命的太后

原标题:康熙帝的宠妃,清代最短命的太后

从泥土里爬出来的人,一种狂妄不羁,另一种则平静而知足。

清代皇后里,德妃乌雅氏是母凭子贵的那一类。她隶属于满洲正黄,虽然是护军参领威武之女,却是一介包衣。

在康熙朝,她的身份一直以德妃示人,到了雍正朝她才被追封为皇后——或许是这位儿子嫌弃母亲家室低微,没有脸面,故如此。

关于她的身世,有好几种令人错愕的说法:

一种说,她曾是卫家的妻子,康熙见了非常喜欢,就把她招进宫中侍寝,而那时她已经怀上了卫家的骨肉,也就是几个月后即将出生的雍正皇帝。

另一种则说,她与年羹尧私通,然后生下雍正。

胡编乱造绝不可能以假乱真,只是流言蜚语会让当事人无法洗清身份而已。

实际上,她这位被儿子追封的孝恭仁皇后出身非常的卑微。卑微到连参加秀女选秀的资格都没有,只能被选入宫中做宫女,靠做一些粗活累活打发青春时光。

一个偶然的机会,她受到了康熙的宠幸,怀孕了。

起初康熙不喜欢她,怀孕时也只是把她扔在一旁,找别人照顾着。生下皇四子胤禛一年后才被封为德嫔,三年后又因为生了六阿哥胤祚,才被封为德妃。

她生子颇多,一共有三男三女。

晋升快速的原因,实际上有些许卑劣。康熙的原配赫舍里皇后早逝,只留下胤礽一个孩子。康熙喜欢的容妃一连生了五个儿子都早夭了。皇帝看到乌雅氏生的孩子居然一个没死,也没有早夭的迹象,就将她留下了。

她自知身份低微,成为妃子后非常满足,从未争权夺利。对待太皇太后、孝惠章太后都非常好,康熙又是个大孝子,对她很是器重。

可即便后来再宠她,也没有将她晋升为皇后。这倒不是因为康熙的绝情,是因为他有别的考虑。

在德妃之前,有三任皇后,第一位皇后赫舍里因难产而死,只有21岁。遏必隆之女钮祜禄氏被册立为皇后,她本来与赫舍里氏一起进宫,身居贵妃之位,可没想册立为皇后之后,便去世了。总共也只做了半年的皇后。第三任皇后佟佳氏更短命,即在册立第二天就病死了——这也与康熙念在她本就重病,给她冲病有关。

康熙的妻子,一个比一个命短。

正因有所顾忌,康熙才选择了放手,此后再没册立过皇后。

在宫中,她地位高贵,也活得非常滋润,她性格温顺,康熙让她协助处理后宫事务,她也打理的井井有条,需要她做的事也做得一丝不苟。她很满足自己的生活,对于册封贵妃、皇贵妃之类的事,她只是顺其自然。

她在宫中安稳度过了三十年,这三十年里皇帝对她的感情也越发浓郁,就连给自己的亲信写私人信件时,也不忘提及她。

“朕来时,德妃有些恙,如今全好了么?阿哥们出疹的,相比都好了。宫中自然清吉。这一次驼马甚肥可爱,走路亦好。”

可她毕竟是雍正的母亲,是宫中嫔妃,再置身事外也无法躲避即将到来的狂风暴雨——太子被废。

第一次亲征噶尔丹的途中,康熙病倒了,因为热证(也就是发烧)。皇太子胤礽与三弟胤祉前来探望父亲。不知为什么,两位皇子都没把父亲的病当回事,还觉得康熙脸上泛起红晕,十分可爱,正是健康的象征。

他们在康熙面前一点忧愁也没有,反倒很是欣慰。

康熙简直有苦说不出。他躺在病榻上,全身热得难受,头疼得厉害,在他看来胤礽实在是没有一点爱护父亲的意思。

盛怒之下,他将两个孩子赶回了京城。

德妃觉得或许是因为两个皇子太年幼,没有足够的病理知识,所以才会闹笑话。

可是,康熙不这样认为。他从小就好奇心强,十几岁还不懂病理知识对他来说,简直不可思议。

这一次,康熙咽下了一口气。

可到了第二次、第三次亲征噶尔丹时,康熙对皇太子的不满就完全公开化了。

打战时,康熙让胤礽代理朝政。战争结束康熙班师回朝的时候,却意外得知胤礽宫中有四个人参与了非法勾当,他们几个男的在一起嬉闹、玩耍,恐怕还有了所谓的肌肤之亲,康熙感到非常恶心。他没想到自己的儿子会有这种癖好。要是别人他也就不管了。要是一般的普通老百姓,他也就不管了。

可是,这人正是他最信任的儿子,胤礽。

康熙立即处理了两个男孩,一个叫德珠,另一个叫亚涛,后者是御茶坊里的人。之后又处理了两个御厨,其中一个御厨因有其父帮他求情,改判为监禁。

在康熙的印象里,三子胤祉在敏妃死的时候,因为没有遵循礼法,不得不降低了地位。大皇子胤褆在外征战时(1690年)老是与自己的皇叔争吵不休,康熙只好将他召回了北京。四子胤禛呢,以后他做了雍正帝对兄弟也不怎么好,可是康熙却觉得他有段时间忧郁的不得了,还亲自去照看他。

但康熙对胤礽失望透顶,谁都看得出来。

胤礽从小被康熙倾心教导,却在日复一日与达官贵人、门阀家族的接触下,内心畏惧不堪又极端膨胀。他狂妄地把蒙古人给康熙的礼物截下,在一种莫名其妙的意识的指引下,居然骑着御马到处溜达,把蒙古人气得直发抖。

他喜欢奢华又爱乱来,简直没有一点原则可言。

他让自己乳母的父亲陵普管理皇宫内务府,如此荒诞,只是因为他想给自己行个方便,出入皇宫时可以想拿什么东西就拿什么东西。

康熙怀疑胤礽患上了可怕的精神病,因为他的兄弟皇十八子去世时,他这位哥哥居然一点同情心都没有,即使前来探望也心不在焉。

康熙对他愤恨不已。结果越是气愤,知道的负面消息越多。

(邬君梅版德妃)

1702年,胤礽生病了,人远在德州,康熙派胤礽的舅父索额图去看望。结果索额图经过几年的发展,羽翼渐丰,不把百姓放在眼里。他骑着马飞快地入了中门,让周围的人惊恐不已。到了皇太子身边,他还不知收敛,居然与病重的皇太子大谈杀人的事情。

不知是别人杀他,还是他杀别人。

可与一个病人谈杀人的勾当,这病人怎么能听的下去?

所以康熙下令,抄了索额图的家,判索额图死刑。

德妃每每见到皇帝,都能看见皇帝那张被焦虑与失眠折磨地不成样子的脸。她怀疑,此时的康熙是否依旧对赫舍里皇后难产而死耿耿于怀,心里隐约觉得胤礽一生下来就是克死自己母亲的不祥之人。

随着调查的继续深入,康熙还发现,苏州有非法买卖孩子的勾当,而且都是运往京城的。其中有一个宫中高官专门收购未成年男性。

起初,康熙不肯相信。可有一次,胤礽不知怎么地深夜潜入康熙的帐篷,撩开内帘往里面看了一眼。康熙觉得,这胤礽估计是要刺杀自己。他骄纵暴虐,手下侍卫长期受尽折磨,这一次他可能觉得玩儿的不够刺激,找上了他父亲。

康熙终于忍无可忍,废了这位太子。

太子既废,就要重新选择继承人。此时不仅身世显赫的大阿哥胤褆加入其中,八阿哥胤禩也出了手——他是皇子中最得人心的一个,名声非常好。

德妃本想着,既然有德高望重的别的皇子都参加了,自己的两个儿子从来都是在风暴之外,或许会平安无事。

她希望如此。

可不知怎么的,大阿哥屡屡告发皇太子的不轨行经皇四子胤禛没有参与,倒是最让人倒胃口的行巫术诅咒皇太子的事,他被牵连其中。德妃天天盼着胤禛能洗清冤屈。她眼里,胤禛从来不会做这种苟且诅咒之事。

最让人担心的是她的小儿子,皇十四子胤禵。她最担心的就是他的宅心仁厚。他还年轻,向来与九阿哥胤禟交好——胤禟是个什么货色,德妃还看不清楚吗?他没事就爱撺掇自己心爱的小儿子做这做那。

大阿哥心术诡异,联合着八阿哥一起谋权,结果一箭双雕利用八阿哥置皇太子以死地,转过头来八阿哥吃了哑巴亏——康熙把两人看做一党的,可八阿哥只是接受了自己哥哥的引荐,想要飞速地拿到自己所求,他根本就不知道大阿哥行诅咒之术的事。

康熙可不这么看,他此时已经心力交瘁,任何一个儿子的背叛——哪怕是无光痛痒的——都能让他陷入绝望。所以他迅速处理大阿哥胤褆,判他终生监禁,在牢房里了此残生。

事情告一段落,德妃也平静下来。

让人意外的是,十四子胤禵经不住好朋友九阿哥的撺掇,居然去给八阿哥求情去了。

一下子,两个孩子都捅了篓子,四阿哥胤禛被关押,老十四受了责打。德妃只能祈祷上天开恩。

此案牵连众多,不仅是当头的皇子们,还有各种乳母亲戚与他们的朋友。其中似乎还不仅仅是为了夺权,还有复仇的戏码。九皇子胤禩乳母丈夫的叔叔与苏努就曾想借着九王夺嫡的东风,为很久以前被皇太极幽禁的一个老皇子报仇。

(康熙)

如今的康熙脾气暴躁,连奏折上的批语都写的狂暴、愤怒,将内心激荡表露无疑。甚至说,“将来我死了,你们可以把我的尸体停在乾清宫里,然后再开始战争。”

不过,很快康熙又从内心的挣扎中恢复过来。他在畅春园召集群臣,为立褚再作讨论。颇让康熙意外的是,这一次满汉大臣都一致推举八阿哥,康熙怀疑是有人幕后操作,结果引出了一连串的幕后操纵者的调查,富察氏一族的几个关键人物皆被革职。

康熙还是想放手一搏,1709年康熙昭告天下,复立胤礽为皇太子。两人交流已成障碍,无法缓和了。皇太子性情依旧暴虐,不知悔改。

而此时康熙发现他与另一个儿子的交流也有了障碍。在太子被废期间,迅速崛起的八阿哥胤禩似乎过于飘飘然,自己哥哥刚被废黜,他就跑到康熙面前密奏说,“我今如何行走?情愿卧病不起。”康熙斥责他大胆妄为。紧接着,他又夸耀有人支持自己而诅咒父亲,自找麻烦把两只垂死的鹰送给了康熙。

经过一系列的争斗,康熙又废掉了太子,决定生前不再立太子——还是按老祖宗的办法行事。

风波已去,众皇子全军覆没,德妃的两个儿子胤禛与胤禵却脱颖而出,成为晚年康熙最赏识的人。

(雍正)

很快,德妃就发现最让人意外的是皇四子胤禛。

在这场风波中,胤禛一直居于幕后,用心策划,处心积虑地笼络人心,广纳人才。这时候他手下已经形成精密的人才网络,其中就有年羹尧,而年羹尧的妹妹也被胤禛娶为侧福晋,以示关系亲密。

私底下手段颇多的胤禛,表面上与几个弟弟关系都挺好的。八阿哥胤禩获谴时,他还为他说过好话。只要能讨得康熙开心的事,他都愿意干。一会儿附庸风雅,作几句闲诗,一会儿又与三皇子胤祉一起查明陵被盗事件。他显得特别温顺。

不过,皇帝似乎更中意十四皇子胤禵,关键时刻将他封为抚远大将军,率军讨伐准噶尔首领策妄阿拉布坦。

对于这一使命,与十四关系最亲密的九阿哥胤禟的一位亲信曾说,“十四爷先今出兵,将来皇太子一定是他的。”

他的亲哥哥胤禛不以为然,却也没有提醒十四。

德妃得知老十四被任命后,心里很不好受。康熙选择两个儿子中的任何一个,她都不会满意。

前车之鉴这么多,皇太子,八阿哥的遭遇还在眼前,又不是什么远古的前车之鉴,让人可以暧昧的置若罔闻。

唯一让她松口气的是她发现康熙似乎对胤禛的第四子弘历也很关心,或许他想立自己孙子为太子。

不过,她想错了。

(刘雪华版德妃)

1722年冬,偶感风寒的老皇帝在畅春园去世。

当天夜里,胤禛命七弟胤祐守卫畅春园,贝子胤裪至乾清宫,十六弟与十三弟也均有参与。康熙的遗体被一路抬回了乾清宫,期间非常平静,搞得就像皇帝日常出行一样。

速度快得惊人。16日颁布遗诏。19日胤禛便以登极告祭天地、太庙、社稷、奉天殿。20日胤禛在太和殿登极,受百官朝贺。颁布即位诏书。德妃母凭子贵,一夕之间成了最尊贵的太后。

荣耀加身的她迎来了两个儿子的斗争。

安葬了康熙后,胤禛立即将胤禵软禁在了汤山。

此后十天,他又下令逮捕胤禵的家人,不久他又以“在军闻有吃酒行凶之事”将上述人“拿送刑部,永远枷示”。

如此大义灭亲之举的来源,是因为康熙死前想传位的是他的弟弟胤禵。

在《皇清通志纲要》里,说过这么一段:四阿哥原名胤禛,十四阿哥原名胤祯,两个名字读音一模一样。而后来雍正继位后,十四阿哥才改了名字。雍正也说过自己是因为康熙临终时“仓促之语,一言以定大计”而获得皇位的。

德妃的这两个孩子,一个排第四,一个是十四,本来就分不清楚。再加上名字读音一样,康熙临终属意谁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那个有心错听的人,而雍正就是那个人。捷足先登的事,也不是没有。

德妃当然不赞成胤禛的做法。她恨他。

自从十四出征之后,她还没见过自己的小儿子呢,如今胤禛即位,他先是不许胤禵进城吊丧,又命其在遵化看守皇父的景陵,将其父子禁锢于景山寿皇殿左右。

如今贵她为皇太后(虽然她致死不肯接受其名号),以后她的儿子雍正还会追封她为康熙的第四位皇后。可她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刘雪华版德妃)

雍正元年五月的一天,雍正来给她请安,她愤愤然站起来,一头撞死在柱子上,死在雍正面前。

而雍正的即位与康熙的死也成了历史迷案,无从细考。

或许真应了康熙的“皇后诅咒”,只要成为康熙皇后的人,哪怕不是走正规渠道,只是一个被儿子追封的皇后,也容易出事。

作者 / 香蕉鱼(周冲工作室撰稿作者)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