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一切都会好起来 | 苏更生专栏

原标题:一切都会好起来 | 苏更生专栏

人只有在最害怕的时候,才会最勇敢。

诺顿,你好呀。连日的雨,淅淅沥沥,我很少出门。偶尔站在阳台上,看细雨如雾,笼罩着整座城市,为这个灰暗的地方,涂抹上一层更深的颜色,我感到有些心安和宁静。路上车来车往,你们打伞走在街道两旁。或许是因为下雨了,他们走得很慢,我不知道,他们是不是走在回家的路上。

那种试图了解他们的心情,在沉闷的雨里,逐渐消散,诺顿先生。我甚至开始觉得我给你写的信,其实你从未收到,我只是在给自己写信而已。但是这并没有关系,在早些时间,我们就说过,人和人的沟通已经宣告失效,存在就是最好的陪伴。你存在于这个世界,我会多高兴一会。

因为生病的缘故,大部分的时候躺在床上。为了打发时间,我看了很多电影,在一本很古怪的枪战片里,竟然发现你出演配角。一个坏家伙,肤浅、狠毒与好色。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出演这样的角色,是因为对英雄嗤之以鼻,总是想扮演反派?

不好意思,诺顿先生,这次你可没做得太好。当然了,演是演得不错,只是这个坏人没什么意思,和大多数坏人一样,这个导演缺乏想象力,这可不怪你。这世界上带劲的人和事,真的太少了,有时候我会感到无聊,但是大部分时候并不这样。我会在自己的头脑里工作,尽量让自己有趣。

诺顿先生,你看到这里,大概以为我是个很古怪的人吧。其实我不是呢,大多时候我跟这个城市里的每个人一样,在努力工作,努力生活。虽然起床的时间有点古怪,但大致还是很正常的人。住在一间公寓里,带着猫,有着工作,有收入,闲暇的时间,看书或看电影,周末的时候去逛花市,买几把鲜花回来。我和这城市里的每张普通的面孔一模一样。于是我知道,在每个最普通的面孔之下,都有段独一无二,甚至惊心动魄的过往。只可惜我们困在自己的肉体里面,即便最真挚的倾诉,也无法让我们触摸另外一颗正在跳动的心。

我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有些伤心,但是按照世界上最奇怪的心理医生的说法,伤心不过是一种情绪,情绪可以得到缓解和纠正。可是诺顿先生,那人为什么会有眼泪呢?眼泪的存在就是为了证明伤心肯定不是一种幻觉。

你那么聪明,你肯定知道我说的是对的。我们都是这世界上的普通人,你和我都知道,仅仅活着是不够的,我们必须内心丰富到可以摆脱生活的相似,这样我们才是真的活着,不仅仅是肉体在支撑每天的日常。

诺顿先生,最近的日子越发长起来,天光亮得很早,又黑得太晚,人们仿佛多些个白天的时间,我在白天的时候,试图对自己诚恳,在夜晚的时候,试图对自己温柔。不再为自己的行为和生活找任何借口,借口是很糟糕的,是防御性的谎言。诺顿先生,我最近还看了一部电影,里面说,这世界上最大的罪恶就是偷窃,其他的恶只是偷窃的变种。比如说杀人,就是偷走生命,偷走丈夫妻子和父亲母亲;比如撒谎,就是偷走别人知道真相的权利。于是我告诫自己,一定要对自己诚实,你不能生活在自己的谎言里。

诺顿先生,我见过太多人,活在自己的幻觉里,如果幻觉破灭,他们可能会选择死去。为了捍卫这个泡沫,他们甚至不惜伤害别人,说出无数的谎言来确认自己没有在撒谎。这样多可悲呀,是吗?早年的时候我也是这么认为的。可是现在我变了,我觉得如果人支撑着一个让他活下去的谎言,那这个谎言就是他人生的真实。只是我不愿意这样,我必须诚实,对自己坦诚,认清一切真相,在任何残酷前面不闭上眼。

我不害怕这样的生活。我只是想在一切还没有失控前,力图安抚好自己。为了迎接更残酷的明天,必须打起精神来,没什么可怕的,不是这样吗?诺顿先生。最近我又开始睡得很少,长时间地醒着,打算写点什么。那些在我梦里走来走去的人焦躁不安,需要我把他们的故事写下来。为此我必须勇敢起来,我们曾经说过的,人是因为害怕才会勇敢,如果无所畏惧,要么就是中了乐观主义的毒,要么就是过于蠢笨,正是因为我们害怕,人只有在最害怕的时候,才会最勇敢。

如果清算的时间真的要到来,诺顿先生,那么我会非常勇敢地面对。你也是这样的,对吗?挑战你所害怕的事物,去克服孤独,去消化痛苦,迎着刀剑的光,硬着头皮,伸出反抗的手。这才是我们生活的真相。如果你想做个英雄,那么你肯定是个胆小鬼,你心里害怕得要命,但是你不动声色,咬紧牙关,对自己说——没事的,一切都会好起来。

您东半球官方指定唯一的女朋友

苏更生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