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文

晋北方言:圪丁

原标题:晋北方言:圪丁

晋北方言:圪丁

宋旭

晋北方言,朴实但不失趣。尤其用词,亦庄亦谐,雅俗相兼。比如“圪丁”一词,说其俗,能俗过日阳窝下的抵牾之语,黄土梁上的唤畜之声;说其雅,能雅过苏轼的“如霜之鬓”,李白的“生烟之玉”,陶渊明的“恋林之鸟”,甚至《诗经》的“在河之洲”。

譬如俩人对饮,忽然想起某某某来。一曰:“那圪丁,如何如何……”。对曰:“那圪丁,何如何如……”。其所言“圪丁”,本无褒贬,抑扬皆在其后之语。

比如,说三崩娄:“那圪丁,有两下子,硬把黄毛老大揪到了TP桌上”。

几年前,还是说三崩娄:“那圪丁,裹肚裤穿的,小分头梳的,三天两头响个大麻炮”。

要不说,人这两片嘴唇,再加一圪褡舌头,煞是日能。

“圪丁”,是个什么东东?

先把“圪丁”放一放。

方言中有谓“公羊”曰“丁羊”的。“丁羊”之“丁”,实为记音。其本字应该是“羝”。《说文解字》:“(羝),牡羊也。从羊氐声。都兮切”。“牡”,畜之雄者。或曰“畜父也”。转换成普通话就是“公母”之“公”。

“羝”之音,上古为“til”,中古广韵拟构“tei”,《蒙古字韵》“ti”。晋北部分地方鼻音很重,“t”转同音位“d”,加鼻音“ng”,音变为“ding”,便成为方言中的“丁”。故“丁羊”即“羝羊”,也就是“公羊”。

《汉书·李广苏建传》云:“乃徙武北海上无人处,使牧羝,羝乳乃得归。”说的是汉武帝派苏武持节护送匈奴使者,结果被匈奴单于扣住不放。后来给了苏武一群羊,让其到北海边上牧羊。并说:“等这些羊产羔后就放你回去。”苏武说行,就赶着羊走了。等到了北海,那群羊才异口同声叫了起来:“咩,咩,吾们都是公的……”。

《周易·大壮》:“羝羊触藩,羸其角。不能退,不能遂。”即公羊把角卡在围篱上,形容进退两难。

回头再看“圪丁”。

“圪丁”之“圪”,为“羖”之音变。“羖”,《说文解字》:“夏羊牡曰羖”。“夏羊”即“黑色的羊”。古代因夏后氏尚黑,故名“夏羊”。这是在许慎年代。其后,无所谓黑白,凡公山羊均可称“羖”。“羖”与“羝”合称,泛指“种羊”。

“羖”之音,上古读“kla:?”,中古《广韵》读“ko”,《 蒙古字韵》音译“gu”。“gu”之“u”音高化为“e”并入声化,音变为“gek”,即方言中的“圪”。

故“圪丁”即“羖羝”,也就是牧羊人所说的“种羊”。

网上一段子,说某JZ路遇一牧羊人,看到羊群里有一又高又大的公羊,问羊倌:“那羊怎么那么大?”羊倌一扬鞭子:“呵呵,圪丁就那么大!”

方言中谓某某人曰“圪丁”,实际是修辞中的“拟物”手法。一如说某某为“毛驴”或“猪头”。但“毛驴”或“猪头”自带三分贬义,故常以其为“詈词”。

方言里的“圪丁”,最初带有“骚”义,后来渐渐演变为中性之词。

不得不说,乡村俚语,其修辞之妙,胜于《诗》、《书》百倍。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