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中国同志文学史选刊

原标题:中国同志文学史选刊

前几日,第 30 届美国 LGBT 文学奖(Lambda Literary Awards )揭晓,本年度,两个终身成就奖项——“理事奖”(Trustee Award)及“远见奖”(Visionary Award)分别颁给罗珊妮·盖(Roxane Gay)和埃德蒙·怀特(Edmund White),以表彰他们通过其文学作品,突破性地促进公众对 LGBT 群体有更广阔的认识和理解。

Lambda Literary Awards,又称 “The Lammys”,是为性少数文学及其族群所设的一个国际大奖,“The Lammys”从 1989 年成立至今已进行到第 30 届,是国际上最为全面、出色的性少数文学奖项。

埃德蒙·怀特(Edmund White)与罗珊妮·盖(Roxane Gay)

当然,中国没有这样的奖项,“美国 LGBT 文学奖”的设立,是美国同志运动及其文学运动发展的结果,提到美国的同志文学史,稍有阅读经验者,都知道田纳西·威廉斯的《玻璃动物园》、迈克尔·坎宁安的《时时刻刻》,甚至不少人还看过改编为影剧的《天使在美国》、《平常心》。倘若将同志文学的名单扩大,我想几乎没人不知道马塞尔·普鲁斯特、阿蒂尔·兰波、让·热内等人,当然这个名单很可以垂下去,但是中国呢?

中国同志是否有自己的文学?

几乎没人关心这个问题,“男朋友都没谈到,现在不是谈文学的时候”,稍有听闻者,则断然回应,“几乎是没有的吧”,甚至有人跟从时髦的见解,认为这一名词根本不成立,但是我们不这样认为。近几年来,GS 在其资源范围内,致力于中国同志书写及文学的推动与整理工作,在前两个阶段,我们做了两期同志文学的选刊(《异色》、《亚当》),着重同志文本的收集与编选,之外,我们还做了 GS 学院,并产出一期学院刊《春水》,其涉及同志文学写作与非虚构写作,但这些不过是一些起步而已。而我们的目标,不仅仅是要找到足够好的作品,之外,我们还希望能聚集足够丰富的文本,这些文本能让“同志”这个词语既是广大的,又是趋异的,甚至是深刻的。

第27期《异色》

第34期《亚当》

第32期《春水》

很多事情不是我们看起来那样,因为人无法对自己没见过的事物发表见解,但奇怪的是,人们喜欢的就是对自己没见过的事物发表见解。对此,我们能做出的唯一回应,就是让这些事物被看见。

这是一个缓慢的过程

但我们又取得了一个小小的进步

那就是这一期侧重中国同志文学史

作品选辑的完成

《屿》

屿是大海中无人居住的岛,但真的没人么?屿同时又是聚合的,一连串的。

在这本书的序言中,我们写到,“许多时,‘有无’是一个历史问题,但‘有无’更其可能为一个将来问题(一种intention)。且根本上,‘有无’是一个场域内的论证。这本小书,即对此‘疑问’的一则‘历史’‘论证’。”这个论证很简单,就是“请看”,“请看这一连串的、大海上无人居住之地”。

刊中第一部分,是一辑民国作品专辑,由复旦大学文学博士同时是中国现代同志文学的研究者Yulei编选,包括郁达夫的小说《茫茫夜》、石评梅的散文《忏悔》、李金发的诗歌《同性恋歌》及袁牧之的戏剧《等遍三角形》。正如Yulei所言,“二十世纪初期,‘同性爱/恋’、‘异装癖’、‘双性人’、‘虐恋’等概念,被作为时兴‘性科学’的一部分,随着日语翻译的欧洲性学著作和日本学者的相关论述被引入中国。在民国初期蓬勃发展的期刊报纸、小说出版所构成的公共舆论空间中,新式知识分子们对性别、性道德、性科学等话题表现出极大的兴趣,并进行了频繁的讨论。”

“知识分子们领风气之先,纷纷对边缘性行为、性少数群体进行描写,以此作为参与社会性别观念讨论和协商的方式。这股创作潮流自二十年代始。最早以男性同性情欲挑战传统道德准则的是郁达夫,他在1922年3月15日发表的《茫茫夜》无异于在文坛投下一枚炸弹,”随后一直到1949年,其间“有庐隐、凌叔华、丁玲、郭沫若、沈从文、巴金、老舍等近五十名作家,用小说、散文、戏剧、诗歌等不同体裁形式,对男/女同性、恋物癖、易装等边缘情欲进行了描述,一时蔚为大观。”

刊登《同性恋歌》的美育杂志

新中国成立后,同志尚未诞生,同志已经消失,这之后直到八十年代,随着中国的改革开放,中国同志及同志活动又浮出地表,并且以公厕、公园、同志浴室等地为据点,开启了一个长达近三十年的渔场时代。在这一暗淡而剧烈的时代中,出现了重要的同志作家及导演,崔子恩,作为北京电影学院的副教授,在噤若寒蝉的年代,他是最早公开其同志身份并果决开展同志运动的重要人物。本期杂志中,由崔子恩自选了他的重要作品《公厕白金宝典》,在这部中篇小说中,公厕作为象征,被当作一个时代及世界进行叙写,并且这其中出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重大消解与荒谬力量,而正在这种消解与荒谬中,一种严肃美学得以建立,这部作品不仅是中国同志文学的重要作品,甚至在中国文学史上亦有其位置。可以说,正是从崔子恩开始,中国的同志文学得以建立。

这之后,我们还请同志作家童戈自选了他的一个短篇,《战地》,在社会主义中国背景下,讲述越战时期两个中国士兵的前线爱情。童戈也是中国国内较早参与同志工作的作家、学者,以公开的同志身份,专注于反艾滋反歧视的社会倡导与学术研究工作,整个九十年代他都笔耕不辍,并出版过两部同志小说集。

二十世纪末,中国进入网络时代,这一时期,因为网络的私密性与交互性,许多同志聚集到网络,并以之为一个秘密花园,倾吐心中不可为常人道的情感与想法,这是公厕公园外,中国同志第一个见到对方与自己的虚拟之地,故此它无比真实。因为巨大缺口的豁然打开,这一时期的文学创作突然多了起来,虽然其中绝大多数并非严肃创作,但其作为一个绝望与兴奋之人的真实新鲜的文本,具有不可估量的个体意义。据此,我们选取了一个同志BBS作为样本,通过对其中多位作者的文本进行编选,择其具有文学价值与文本价值者,基于一种“梦幻的真实”还原了一个同志网络空间的生态样本,在这样一个样本里,我们可以看到整个二十世纪初中国同志的种种面向。而这个面向,将预示着一个重大转机,以至于此后的文学创作,都将被网络时代深刻地影响。

正是在这一时期,身居大城市的同志可以网络及同志据点为空间展开其有限活动,而中国底层同志尤其是农村同志生存及思想状态怎样呢?我们选取了同志诗人墓草的作品来匆促回应这一沉重,墓草以其底层生活的经历完美诠释了王尔德的佳句,“我们都生活在阴沟里,却有人仰望星空”。他的诗作大胆宣扬同性情欲,抨击揶揄社会及政治的卑污与不作为,嘲笑自己同性恋写作者的身份被种种文学潮流与机构嘲讽与忽视,并且他坚信自己所行正是光明必然之途。

时间停止在二十一世纪初,对于二十世纪的同志文学及其书写,我们并不能说它已经被看见了,我们比谁都更加知道,这本刊只是一条线路,甚至只是这条线路的一部分,它侧重同志群体的内部,而在主流文学界,这样的作品不胜枚举,但那将是下一步的工作了。

微信号:gayspot

网站:www.gayspot.cn

投稿邮箱:gayspot_edit@163.com

合作QQ:1531514762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