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读完这本书,再也没有你看不懂的外国小说

原标题:读完这本书,再也没有你看不懂的外国小说

每次阅读外国小说时,最大的问题就是晦涩难懂,如何解决这个求知路上的重大问题呢?今天,果麦麦就来和大家一起好好聊聊~

各种读者票选最难读的书单上,绝大多数是大家非常熟悉却从来没看完的外国小说,比如《追寻逝去的时光》《尤利西斯》《小径分岔的花园》《百年孤独》等等。

它们名气极大,追捧者众多,以至于似乎没看过就不配说自己热爱文学。但是,许多人兴冲冲买回家,翻看两页差点晕过去:这是什么玩意?完全看不明白啊!

这些小说从此搁在书架上吃灰,读者心中产生了极大的困惑:

究竟是因为我是理解力低下的大文盲?还是因为普鲁斯特、乔伊斯、博尔赫斯等是浪得虚名的大骗子?

其实都不是。外国小说难读的原因很多,比如文化差异过大、时代背景太远,有时候翻译欠佳也要背锅。但根本原因在于,小说的艺术和绘画的艺术一样,经过数百年发展,已经变得特别专业;早期的小说和画作几乎大家都能欣赏,但许多晚期作品,尤其是20世纪以后的作品,则需要具备超强的专业知识才能读懂。

我们先来看达芬奇在1503年画的《蒙娜丽莎》:

只要眼睛不瞎都会觉得蒙娜丽莎谜之微笑超有魅力有没有?

接着看维拉斯凯兹在1656年画的《教皇因诺森特十世》:

像照片一样纤毫毕现有没有?教皇威严的气派跃然纸上有没有?

再来看戈雅在1777年画的《在曼萨纳雷斯河边起舞》:

观众哪怕不熟悉西班牙的历史,也会觉得这个载歌载舞的画面超漂亮有没有?

这是马奈在1874年画的《阿让特伊的塞纳河畔》:

已经有点看不懂了是不是?但人还是人,船还是船,房子还是房子,整体感觉宁静而舒缓,一般人还是能看出来这是一幅好作品。

下面是达利在1929年画的《伟大的自慰者》:

普通观众在马德里的索非亚皇后国家艺术中心博物馆见到这幅画,如果不看详细的解说,多半不知道达利要表达什么。

以为这个够难懂了吗?且慢,来见识一下毕加索1955年画的《阿尔及尔的女人(O版)》

你能想象吗?这幅漫画不像漫画、拼贴画不像拼贴画的作品,在2015年佳士得拍卖行以1.794亿美元的天价成交,创下当时艺术品拍卖史上最高价纪录。

普通观众看了马奈、达利和毕加索的画摸不着头脑,是因为不了解绘画技术和风格,在达芬奇、维拉斯凯兹、戈雅、马奈到达利、毕加索之间,产生了什么样的革命;而这些伟大画家,在巴洛克风格、新古典主义、浪漫主义、印象派、后印象派、象征主义、超现实主义等演变中,有过什么样的创新,扮演了什么样的重要角色。浪漫主义之前的画作,它们的美是直接的,是普通观众能领略的;而印象派之后的画作,则需要专业知识才能解读和欣赏。

外国小说也一样。现实主义以前的小说,基本上是容易理解的。我们容易为《傲慢与偏见》中达希先生和伊丽莎白有情人终成眷属而欢呼雀跃;也容易为《月亮和六便士》中斯特里克兰挣扎半生终于得遂所愿而涕泪交下。但是,出现于20世纪初的现代主义小说,如《追寻逝去的时光》《尤利西斯》,则因为在题材和写作技巧上有极大的创新和突破,读者缺乏必要的专业知识是很难看懂的。

难道没有受过专业训练的普通读者注定不能真正地欣赏这些伟大的作品吗?答案是未必,因为现在有一本超级神奇的书,它不仅讲述了一个感人肺腑的故事,更囊括了小说写作的所有技巧和变化。只要读完这本书,一切小说都将不再难懂,就像《笑傲江湖》中令狐冲练了独孤九剑,天下所有武功招式在他眼里统统没有秘密。这本奇书的名字叫做《喧哗与骚动》,作者是威廉·福克纳。

威廉·福克纳(1897年9月25日-1962年7月6日)

威廉·福克纳是20世纪美国顶尖的小说家,1949年荣获诺贝尔文学奖,1951年和1955年两次赢得美国国家图书奖,还在1955年和1963年两度折桂普利策小说奖。他和英国的詹姆斯·乔伊斯、法国的马塞尔·普鲁斯特合称现代主义文学三大高峰。如果要用一句话来定义福克纳,那么这句话只可能是:“作家中的作家,大师中的大师!”

1964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让-保罗·萨特说:“福克纳是欧洲年轻人心目中的神!”

1982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加夫列尔·加西亚·马尔克斯曾表示福克纳是他的文学之父,而他对福克纳有一种弑父情节:“我的使命不是模仿他,而是杀死和摧毁他。”可以说没有《喧哗与骚动》等福克纳作品便没有《百年孤独》。

2010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马里奥·巴尔加斯·略萨在去福克纳家乡朝圣时向记者表示,他第一次读福克纳是在1953年,“福克纳的天才让我惊呆了!我想直到那时候我才发现了文学形式的重要性。福克纳是第一个让我一边读一边做笔记的作家!”

1993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托妮·莫里森1955年在康奈尔大学硕士毕业,其论文的主题是福克纳的小说。

1954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厄尼斯特·海明威在1946年接受采访时表示,虽然众多评论家称他是美国在世作家中最伟大的,但他认为这个荣誉应该归属于威廉·福克纳。

1957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阿尔贝·加缪则直截了当地表示:“福克纳是最伟大的当代作家!”

这位“最伟大的当代作家”一生创作了19部长篇小说和125篇短篇小说,其中最能体现其精湛技艺的,学术界近乎一致地公认为是《喧哗与骚动》。

《喧哗与骚动》1929年第1版封面

但在中国,威廉·福克纳的声望,和《喧哗与骚动》的受欢迎程度,却远远不如在其他国家。中国绝大多数读者并没有听说过这位伟大作家的名字,而少数听说过他的名字的读者当中,又有绝大多数没有真正看过《喧哗与骚动》。

哪怕著名中国作家、《活着》作者余华曾宣称:“福克纳是我师傅!”

哪怕2012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莫言说过:“读到福克纳之后,我感到如梦初醒!”

这是因为福克纳的作品,尤其《喧哗与骚动》,和传统的小说截然不同,任何以传统方式去解读的努力都是徒劳。在这部小说中,福克纳不但穷尽了先前所有的小说写作技巧,比如多声部叙事、意识流、内心独白、无限定间接引语、蒙太奇等等,还创造了主体视角这一奇特的手法。

《喧哗与骚动》的内容本身也极为奇葩,有时候接连十几页没有标点。

看了是不是有上气不接下气的感觉?

有时候,对白全是美国南方黑人方言。

看了有没有自己学了假英语的感觉?

但对理解《喧哗与骚动》而言,这些其实是很小的障碍,全书遍布着更多难以索解的地方,以至于两位权威的美国学者斯蒂芬·M·罗斯和诺尔·波尔克曾经说过,当代福克纳专家可以合理地宣称他们已经弄明白《喧哗与骚动》大体上的意义,但许多细微之处依旧难以索解。

光是理解便已如此艰难,翻译成中文的难度可想而知,这大概是福克纳和《喧哗与骚动》在中国始终默默无闻的重要原因。但是,福克纳和他这部代表作在中国的命运,早在2015年便出现了转折。

因为在2015年,有一位极其热爱欧美文学的翻译家决心改变这种状况。这位翻译家就是李继宏。

李继宏

他12岁开始学英语,25岁便翻译了《追风筝的人》——这部译笔优美流畅、读起来像是中国人所写的小说是无数年轻读者的外国文学启蒙书,出版12年仍高居各大图书畅销榜前列,印数超过1000万册。

他翻译的《与神对话》系列图书影响深远,钱文忠、安妮宝贝等学者作家和刘亦菲、张碧晨等娱乐明星竞相推荐。

他翻译的《穷查理宝典》是股神巴菲特的副手、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副主席查理·芒格的文集,在中国投资界享有《圣经》般的崇高地位。

李继宏和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副主席查理·芒格(左)

他翻译的《小王子》获选为法国圣埃克苏佩里基金会官方认可中文版,劲销300万册。

他翻译的“李继宏世界名著新译”系列图书前七种总销量超过500万册。

在“中国优秀博硕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里,以李继宏译著为研究对象的论文已经将近100篇。

数以百计的国内外媒体——《纽约时报》、《纽约客》、《中国日报》、《北京周报》、新华社、浙江卫视等——报道过他的事迹;Global Times(《环球时报》英文版)在2014年4月17日如此向外国读者介绍他:“李继宏虽然是一个年轻翻译家,但已经对现代翻译行业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2015年8月,为了让中国读者能够真正读懂《喧哗与骚动》,全面认识威廉·福克纳这位在文学史上享有极高威望的大作家,李继宏选择到文学批评和理论专业排名全美国第一的加州大学尔湾分校英文系当访问学者,师从该系教授、顶级的福克纳研究权威专家理查德·戈登(Richard Godden)。

李继宏和理查德·戈登教授(左)在某日本餐厅吃午饭

过去两年多以来,李继宏查阅海量资料,走访福克纳家乡,完成了《喧哗与骚动》的翻译,并于2018年7月问世。

为了让中国读者能够真正读懂这本书,李继宏提供了其标志性的流畅易读的译文,长达15000字的专业导读,以及354处关键注释。

在排版上,《喧哗与骚动》借鉴了英国Folio Society的限量版,使用了彩色印刷,用十四种颜色配合两种字体,标注第一部分极其复杂的叙事结构,最大限度帮助读者轻松理解作者的用意。

此外,本书附赠一张阅读卡,读者利用阅读卡上的色块和刻度,在阅读的过程中,可以轻松找出第一部分内文对应的是哪个时间层次,从而对这一部分的事件有更全面的了解。

李继宏翻译的《喧哗与骚动》正式出版之前,出版方印制了少量预读本,请一些专家学者提出批评意见,目前收到的反馈均非常正面。

鲁迅文学奖

卡夫卡奖得主

阎连科

《喧哗与骚动》是20世纪文学的一部经卷。继宏的新译,创造性地给这部经卷带来了完全不一样的新悟和新解。只有真正阅读并弄懂了《喧哗与骚动》等文学经卷的人,才可以说自己是文学的信徒吧。那么,让我们因为共同阅读了此书而聚集在一起,开始为喧嚣乱世中文学的纯粹而祈祷。

《易中天中华史》作者

易中天

译本为什么要读李继宏的?不仅因为译笔,更因为导读和注释。它们带来的意外惊喜和收获,是其他译本无法替代的。

美国文学翻译家

茅盾文学奖作品

《额尔古纳河右岸》

英文版译者

徐穆实

Bruce Humes)

既有深入导读和详细注释,又成功再造了小说的意识流叙事,李继宏这部经典新译将帮助新一代中国读者理解福克纳为何在英语国家享有如此崇高的地位。

社会学家

作家

李银河

继宏的研究式翻译,使我终于读懂了福克纳的这部经典巨著。

总而言之,李继宏翻译的《喧哗与骚动》,让中国读者第一次有机会真正读懂这部文学爱好者必读的现代主义小说巅峰巨作。

看完这本书以后,其他任何外国小说将不再构成理解上的障碍,因为《喧哗与骚动》几乎是所有小说里面最复杂、最晦涩的。

好比玩游戏,打通最难一关之后,再玩其他的只剩下轻松和愉快。

点击即可购买哦~电子书已同步上市!

-end-

分享你读外国小说的感受。

留言点赞前三名分别赠书一本《喧哗与骚动》

(下周开奖哦)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