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正文

保卫自己的注意力,你不能指望各种“防沉迷”措施

原标题:保卫自己的注意力,你不能指望各种“防沉迷”措施

编者按:科技公司逐步推出服务帮助我们减少花在应用程序上的时间,真的行得通吗?本文作者TANIA MOZIAS SLAVIN—DOIST,原文标题You shouldn’t rely on technology to help you focus, here’s why。

在过去15年左右的时间里,有一个项目在我的心愿单上迟迟没有抹去——少花点时间在手机或者电脑上。

这多少有点尴尬,但我从来没实现这个愿望,我打赌大多数人都是如此。虽然我们很容易羞愧,但也必须记住,我们正在进行一场艰苦的战斗。

当我们迫切地想要改变对科技的依赖时,大大小小的科技公司却都在为谁能从我们这里吸引更多的时间和关注而争斗。与我们不同的是,它们有高效的系统来实现自己的目标。

蓄意操纵

这就是非营利组织“好好利用时间”(Time Well Spend)的创始人Tristan Harris希望我们注意的:科技公司有意无意识地利用我们大脑的弱点,让我们花更多时间使用它们的产品。它们通过各种各样的设计决策来实现这种“精神控制”:控制我们可以选择的选项菜单,提供即时的奖励等等。

去年Facebook泄露的一份文件揭示了这些策略中最令人毛骨悚然的一个例子:该公司实际上有工具来识别和定位那些感到不安全或“一文不值”的青少年。更糟糕的是,这并不是该公司第一次被指责在未经用户同意的情况下试图改变用户的情绪。

我们怎么办?

我们是否会承认自己在科技面前无能为力,只能去森林里生活,只用飞鸽传书进行交流? Harris被誉为“硅谷良心”,他认为科技其实也有能力把我们从科技手中解救出来。

他说,就像科技公司设计的应用程序是为了尽可能吸引人们的注意力一样,他们可以重新把注意力放在真正满足用户的需求上,并帮助我们好好利用时间。

Harris将道德科技的未来与蓬勃发展的有机食品市场进行了对比。就像有机食品一样,用户们可能会为此类单独的应用支付额外的费用。哈里斯认为,如果用户对道德技术的需求足够多,科技公司就会做出回应。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希望“好好利用时间”组织可以为那些以道德的方式设计产品的科技公司颁发认证。

真有这么简单吗?

一方面, Tristan Harris和他的运动鼓舞人心,我相信这一进步早该到来。就我们与科技的关系而言,当前是一个关键时刻。人们和科技公司终于开始思考如何负责任地使用科技。或者,至少认识到我们有问题了。

与此同时,谷歌和苹果公司最近都宣布了新功能,以帮助用户控制对手机和应用程序的沉迷。谷歌会有程序将向用户显示他们每个应用程序的使用次数和频率,甚至限制使用时间。YouTube甚至会提醒你休息一下。

与此类似,苹果刚刚也推出了一款新的时间应用,该应用将向用户提供详细的应用使用报告,并允许用户设定时限。据悉就连Facebook也在接受“好好利用时间”这一概念,尽管它仍在试图弄清其含义。

然而,我不禁觉得自己是那些悲观人士之一,他们说,现在对造成问题的根源采取任何行动都太晚了。

首先,谁来定义什么是“好好利用”时间呢?Harris本人也承认,这一概念具有很强的可塑性。我个人担心,这个潜在的好主意可能会变成新的毫无意义的营销噱头。

例如,Facebook宣布将致力于确保“花在Facebook上的时间是值得花的时间”,但我相信,我们中的很多人都会同意,真正值得花的时间实际上完全是不在Facebook上花的时间。

我们知道某事有害,并不意味着我们会停止消费它。Harris将其与消费者对有机食品日益增长的需求相提并论,但更贴切的应该是“非道德”应用和垃圾食品之间的比较。就像科技公司一样,制糖业也做了很多有问题的事情——比如投入数百万美元制作虚假广告——来让人们消费,并对他们的产品上瘾。

现在大家都知道糖对健康有害,但知道这个事实并不能阻止我们大量消费糖。伸手去拿最后一块饼干是我们上瘾的大脑的一种有意识的选择还是一种反射?同样地,我们知道科技的干扰会损害健康和幸福,但这并不能阻止我们把大量的时间花在手机上。

而且至少对于垃圾食品来说,我们更容易限制自己接触它的机会。如果我不想狂吃糖果,我就不能买糖果。但同样的策略对应用程序可能不会产生作用。我们真的能在伦理技术工具与“常规”工具并存的情况下能够选择时间分配和限制吗?

此外,从定义什么是健康和好这方面讲,食物比科技要简单得多。但是你该如何判定应用程序呢?我大概知道维生素A对我的身体有什么影响,但我怎么知道应用程序的新功能会对我的大脑有什么影响呢?

最后,我认为我们还处在讨论什么对我们注意力构成剥削的初级阶段。事实上,任何媒体的目标都是吸引人们的注意力。想想视觉艺术,视觉艺术家会想办法利用构图和颜色对比,以吸引观众的兴趣。本质上,他们使用了许多应用程序和网站使用的技术,但我怀疑是否有人会指责艺术家利用了人类心理的弱点。

我们向何处去?

事实上,我在心愿单上写下“少花点时间在手机或电脑上”的传统,早在智能手机出现之前就开始了。随着智能手机的发展和可用内容的不断增加,注意力被吞噬的问题变得更加严重。

因此,尽管谷歌和苹果等科技公司似乎在用户体验上采取了一种更合乎道德的方式,但我们不能仅仅依靠技术来集中注意力。控制注意力,最终还得靠我们自己。

我确信控制注意力是我们自己的事儿,“好好利用时间”不是科技公司能够用一些漂亮的新功能就可以我们解决的。这是我们作为人和消费者需要自己定义的东西。

编译组出品,编辑:郝鹏程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