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文

晚清最有能力的大使,为国家收回两万平方公里国土,备受中外赞誉

原标题:晚清最有能力的大使,为国家收回两万平方公里国土,备受中外赞誉

文/格瓦拉同志

晚清时期的中国备受列强的欺凌,丧失了大片国土和难以计数的利权,其遭遇之屈辱,每每令国人不堪回首。这段历史对国人而言,虽然整体上是耻辱的,但依然有个别积极事件足以振奋国人精神,令国家稍微挽回一丝尊严,例如从沙俄手中收回伊犁地区,便是其中的典型。而通过谈判收回伊犁之人,正是时任驻英法公使的曾纪泽。

曾纪泽字劼刚,是晚清名臣曾国藩的次子,自幼通经史、工诗文,后受“洋务运动”的影响,开始学习欧美的科学、文化,在当时有“学贯中西”的美誉。清廷因曾纪泽外语熟练,熟悉西方国家情况,便于1878年派他为驻英法公使。

曾纪泽是晚清最有能力的外交官

曾纪泽出任公使没多久,便赶上清使完颜崇厚因私自签署《里瓦几亚条约》而引起的大风波。原来在中亚军阀阿古柏祸乱新疆期间(1865-1877年),沙俄趁机占领伊犁九城,等到左宗棠收复新疆后,清廷便派崇厚为使臣,到俄都圣彼得堡谈判收回伊犁事宜。可崇厚冬烘颟顸、畏俄如鼠,架不住俄使的威胁,竟然在1879年私自签署《里瓦几亚条约》,除收回伊犁一座孤城外,将大片国土和大量的经济权利拱手让人。

条约签订后,举国哗然,朝廷内外纷纷谴责崇厚丧权辱国,就连一向主张主和的恭亲王奕䜣都认为条约过于屈辱。山西巡抚张之洞上书痛陈“若尽如新约,所得者伊犁二字之空名,所失者新疆又万里之实际。”而老将左宗棠更是气愤填膺,向朝廷极言条约之弊:“我得伊犁只剩一片荒郊,北境一二百里间皆俄属部,孤注万里,何以图存?”(张、左二公言论,见《续碑传选集》)。

斜线内即为沙俄占据的伊犁九城

清廷迫于舆论压力,将崇厚逮捕入狱,并改派曾纪泽出使沙俄,谈判改约事宜。在舆论沸腾的环境下出使,对手还是个寡廉鲜耻的国家,要想通过改约的形式,让沙俄将吞进肚子里的“战利品”再吐出来,任务之艰巨可想而知。所以曾纪泽自从接受任务开始,便明白这注定会是一场极为困难的谈判。

果不其然,就在1880年7月,曾纪泽刚刚抵达圣彼得堡时,对方便派使臣布策携来《里瓦几亚条约》,威逼他签字。曾纪泽几经强烈抗议,对方才极不情愿地同意重开谈判。谈判重新开启后,曾纪泽先发制人拿出事先拟定好的各项要点,要求双方以此为基础改定条约内容。俄方认为曾纪泽提出的要点严重“损害”己方利益,遂以停止谈判和发动战争为威胁,要求曾纪泽撤回自己的主张。

曾纪泽跟对方据理力争,坚决不肯让步

然而曾纪泽在出使前已做好“不成功便成仁”的心理准备,随时准备豁出命去跟沙俄死扛,并声称就算是两国开战,沙俄也未必能取胜,自然也不能迫使他撤回主张。沙俄被曾纪泽不屈的气势所震慑,加之听闻左宗棠已率大军进驻哈密、准备兵分三路收复伊犁的消息后,因不想节外生枝,落得“竹篮打水一场空”,便答应按照曾纪泽提出的要点重新谈判。

在重启谈判的半年时间里,曾纪泽跟俄使反复争论,终于说服对方在充分尊重中国利益的前提下,于1881年2月24日签订《伊犁条约》。跟《里瓦几亚条约》相比,虽然霍尔果斯河以西及斋桑湖以东地区仍割给沙俄,并且增加赔款四百万卢布,却取得的成就依然令人瞩目:收回伊犁九城及特克斯河流域失地,面积达2万余平方公里,取消沙俄在天津、汉口、西安等地经济特权,废除沙俄在松花江航行、贸易等种种特权。

左宗棠驻屯新疆,为曾纪泽做后援

虽然《伊犁条约》本质上仍是不平等条约,但曾纪泽凭借在外交场上的交涉,不仅将损失减到最小,还迫使对方“破天荒”地退还侵占的两万平方公里土地,无论从哪点来看,都是晚清屈辱外交中鲜有的亮点。所以条约签订后,国内舆论对曾纪泽大加赞扬,左宗棠也非常满意地说到:“劼刚此行,于时局大有裨益,中外倾心,差强人意也。”(见《左宗棠全集·书信三》第1886件《答杨石泉》)。

不仅如此,西方各国也对曾纪泽刮目相看,英国驻俄公使德佛椤称赞道:“中国已迫使俄国做出了它从未做过的事,把业已吞下去的领土又吐出来了。”而法国驻俄公使商西、法国籍军官日意格也就此表示由衷地赞叹。

条约签订前后沙俄对中国西北领土的侵占

《伊犁条约》签订后,曾纪泽又在欧洲担任公使达五年时间,期间曾参与对法交涉事宜。1886年,曾纪泽回国任职,曾在总理海军事务衙门、兵部、礼部、刑部、吏部等部门任职,并奉命管理同文馆事务。1890年,曾纪泽病逝于家中,年仅51岁。曾纪泽亡故后,被追赠为太子少保,谥号“惠敏”。

史料来源:《续碑传选集》、《左宗棠全集》、《清史稿》等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