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正文

这里的人靠画画为生,年产值上亿;但画画却不是为了售卖

原标题:这里的人靠画画为生,年产值上亿;但画画却不是为了售卖

2017年底,我在查济遇见一位民间书画家,60岁开始学书画;如今七十有余,作品常被上海、北京收藏家收藏。当谈及查济民间雕刻手艺时,老人连摇头:“好的雕刻渐渐没了,特别是木雕,一些老手艺人靠雕刻吃不上饭;后辈也不愿学,差不多都丢了。”

年后,我走访了泾县章渡、绩溪太极村、歙县、黟县等古徽州民间手艺人,普遍存在部分手艺失传困境。与徽州一样,在云南大理巍山琢木郎村,有一门“嫁衣”手艺:女孩出生后,母亲耗时十八年亲手缝制六套嫁衣,镶满金银和祖传物品(极其珍贵);然随着乡村发展,年轻人见识了外面的世界,渐用婚纱取代“嫁衣”,这门手艺也面临“垂死挣扎”的境地。

过去两年,我走访国内三百多个城市时发现,这些情况在一定程度上是非少数部分地区的困境。但有一个地方,传承了近800年的传统手艺不仅没有失传,而且有愈发壮大、影响愈发深远的势头。这个地方叫吾屯,在青海省黄南州同仁县,素有“唐卡画师的故乡”美誉,也是热贡艺术的核心区域。我从去年开始,前后两次走访吾屯,试图了解吾屯唐卡艺术是怎么传承下来、如何在后辈人心中扎下根而且根深蒂固,兴许予其他地方和民间传统手艺传承有借鉴之用。

吴大 摄

我把这幅照片称为“画佛”。

拍摄的时候,吾屯上村的唐卡画师普化正在画一幅新的唐卡,而旁边就是一幅超过十平方米的唐卡成品,即将送往玉树的一座寺院框裱。这幅画耗费了普化老师和他两个儿子半年的时间,为了完成“任务”,普化老师和家人省去了许多出游时间,也错过了包括到北京、上海或蒙古、泰国、欧洲一些地方宣传自己唐卡作品的机会。因为在普化老师看来,免费为寺庙画的唐卡都马虎不得,都是用心的作品,“敬献佛祖、受益百姓,让更多没见过佛像的人认识佛的模样。”

吾屯分为吾屯上村和下村,相应的每个村都有一个古寺,也即吾屯上下寺。在这里,每家每户佛教信徒都会把一年当中的绝大部分收入,包括钱、物捐赠给寺庙,以示尊敬和虔诚。捐赠钱物之中,唐卡是最高价值的“贡品”,唐卡画师也以能为寺庙画唐卡为荣。若家中出了在寺庙修行之人,便意味着此人家必是福泽之后。以此“联系”,百姓村民与寺院更为一心亲密,自然虔诚侍奉。普化老师的大儿子就在村里的寺院出家修行,除了在寺院修行时间,其他大部分时间都会在家里,与普化老师一道绘画唐卡,兼得普华老师和寺院画唐卡精髓。

普化老师的大儿子,身兼修行者和唐卡画师

在吾屯,像普化老师这样的人家几乎遍布全村,素有“家家画唐卡,户户皆画师”之说。据普化老师介绍,吾屯两个村基本是男人在家画画,女人在外面干活;过去是这样,现在基本也是这样。祖上传下来的规矩:“女人不能参与画唐卡,特别是护法神,所以村里的画师都是男的。”

作为热贡艺术的发祥地,吾屯唐卡沿袭了曼唐画派,其颜料、勾线、镶边等技法独特,是其他藏区唐卡所不能及,而且因家家户户画唐卡、从小画到老,素有“藏族唐卡画师的故乡”美名。在过去有一段时间,曾有不少外国收藏商贩频繁进入同仁吾屯,购得无数珍贵的唐卡精品。据2011年一份统计资料显示,吾屯村当年经济总收入竟达1.4亿,而且主要来源于唐卡销售。

但这并没有导致吾屯的画师以售卖唐卡而画唐卡。

在吾屯村,虽然家家户户画唐卡,但每家每户都有自己独有的绘画技法;虽然同龄画师彼此之间不定时交流、讨论绘画内容,但都非常尊重对方的独门技法;虽然在全世界各地销售唐卡(主要在北京上海、泰国和蒙古)可以获得丰厚的收益,但吾屯的画师并不以此为专攻之道。普化老师的弟弟多杰仁青老师如是说,“每个画师都希望画几幅精品,自己收藏自己观赏;平时多画好唐卡,一年卖一幅用来为生就足够了。”在多杰的世界里,画唐卡是一种享受,是一种人与佛、人与艺术、人与自己的交流;他更多的希望把这些艺术内秀自己的思想境界,分享与亲朋好友,从而画出更好的唐卡艺术作品,收藏、细品。

吾屯唐卡画作细节

多杰仁青看起来还很年轻,但已是七位学生的师父了。

“唐卡是一种美妙的艺术,兼收并蓄而传承都非常重要。”多杰培养学生的方式比较“传统”,让学生重复磨练基本功开始,比如磨画布(棉布)、磨颜料(各种珍贵的绿松石、玛瑙、翡翠、金银、朱砂蓝靛等是唐卡独有的颜料),……“掌握过硬的基本功,方能游刃有余。”在吾屯,不仅是多杰这般要求学生;这两年来,黄南同仁地区大力发展热贡艺术,在吾屯建立了一所热贡艺术完全小学,让孩子系统的学习唐卡理论知识和绘画技法。如此一来,村里的部分女孩子也参与到唐卡的绘画中来。(但不能画护法神)

两年两度走访吾屯,关于传统文化和传承,思绪万千、思绪凌乱也非常深刻。

这一切都让人印象深刻,都值得借鉴:这里的艺术产生了盈利,但并不是以盈利为目的,在这些民间文化艺人的眼里,绘画唐卡是一种使命,而不是售卖,从小耳濡目染;他们做文化艺术擅长慢工出细活,有一颗坚忍和平静的心,每天可以盘坐、站立、蹲站在窄小的唐卡画室里10个小时,长此以往,年复一年都不更变。这不是一个人的自信,而是整个村集体的文化信仰、文化自信(且得到当地部门的旅游扶持),能大富大贵,但不以此为终生。

传统文化传承发展是时代的课题,华夏大地拥有深厚、复杂、多样的民间传统文化,其传承发展不仅需要民间的力量;更需要相关部门的妥善牵引和科学持续规划。从黄南同仁唐卡艺术实例可以看出,传统文化固然可以产生盈利,但不是最终目的(我国的乡村旅游乡村文化也应有此气魄);我们需要寻找比盈利更加坚强有力的“点子”,找到我国各民族传统文化的自信,正所谓“文化自信,是更基础、更广泛、更深厚的自信。”

图文作者:吴大

吾屯村貌

旅游贴士:

①同仁县是青海黄南藏族自治州州府所在地,也是“九曲黄河第一弯”境遇之处,境内黄河从这里往上游均是清澈湛蓝;

②西宁站旁边的游客集散中心汽车站(西宁汽车总站)每天有大量汽车前往同仁,几乎是半小时一趟、每趟时长2小时左右,票价40元;

③同仁县境内有诸多历史古迹景点,包括吾屯、年度乎堆绣、郭麻日古堡、隆务寺(同仁最主要景点)、隆务古镇等;县城约400辆出租车,乘车方便,5元钱起步,前往吾屯大约需要15分钟(10-20元);

④同仁是藏传佛教、伊斯兰教、道教、基督教等五种教派汇集的地方,不过主要以藏传佛教和伊斯兰教为主;老城区主要是清真和藏族餐厅为主,新城区有各民族美食,但仍以清真、川味为主;此外,住宿偏贵;

⑤同仁每年有春节、六月会(藏历)、端午等节庆;同仁尕沙日有特殊的水果:金黄果,当地也称酸果(与两广引进的黄金果不一样);

⑥裙子、脱鞋不许进入寺庙;同仁野狗比较多,早起或晚归的小伙伴要特别小心;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