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正文

对话映客奉佑生:这是普通的一天,带点儿快乐|上市现场

原标题:对话映客奉佑生:这是普通的一天,带点儿快乐|上市现场

2018年7月12日,金钟富豪大厦24会议室。吃了一盒双拼饭后,奉佑生放松了下来,他身子向后仰去,露出了满意的微笑。

早上9时30分,他刚刚和其它七家公司的创始人一起敲响了港交所的锣,成功IPO。

映客开盘价4.32港元,较发行价3.85港元上涨12.21%,最终收于4.26港元。虽然,奉佑生说强调自己心情平静,但来自资本市场的认可,难免让人惊喜。

在前一天,我跟映客副总裁王昊说,看小米的走势,明天的大盘应该不会太差。他说:顺利就好。可见,他当时的心情仍然是没底的。现在,他难掩兴奋,不停的更新朋友圈,感慨:“三年,这一刻。”

“我们是良心定价,让投资人多赚一点儿。”面对《商业与生活》关于是否后悔发行价定的有点儿低的问题,奉佑生回答。他说,其实原本也可以定的高一些,但本着厚道的心态,选择了定的低一些,让投资人能有回报。

在这之前包括小米在内,从内地赴港IPO的企业都遭遇了不同程度的破发,虽然小米涨回了发行价,但大部分公司仍在发行价以下徘徊。“好不容易来一次香港,不能让大家以为我们是跑来骗钱的。”奉佑生说,映客希望能给资本市场信心。

正如雷军形容小米那样:风口的猪,当过,大起大落,也经历过。从外面看,映客一路走来,也争议不断。最初的半年,人们热衷于讨论映客从为什么能6个月做到估值30亿元,而过去的一年,映客又到陷入了卖身、裁员传闻。

“创业九死一生,上市水到渠成。”在“敲钟”前的演讲中,奉佑生感慨。

2015年国庆节,朱啸虎下载了映客,想看看直播为什么这么火。同时,他也研究了排行榜里所有看得见的直播App,最后选择投资映客,是觉得奉佑生对直播想得很清楚,比当时的其他几个创业者有很明显的优势。

奉佑生想得清楚,不会轻易收外界困扰。

罗斌记得,金沙江刚投了不久,映客就因为在分众打广告而被苹果商店暂时下架。身边的人都在谈论要不要把广告停掉,但奉佑生坚持投广告并没有违反苹果的规定,坚持了下去。

罗斌很兴奋,这是他的被投公司第一次IPO。

加入金沙江3年多,罗斌和朱啸虎一起投到了映客、ofo、狼人杀等。他们都曾是风口上的公司,一度风头正劲、炙手可热的,但又都因为资本市场的转向而遭遇尴尬,犹如烫手山芋。

而映客这一高光时刻,显然给了罗斌们信心。

正如雷军所说,能上市就已经是一种成功。对于映客,同样如此。

以下是奉佑生创业以来的经验总结,由《商业与生活》根据现场问答整理:

创业,永远都会面临不同的困难

Q:此刻的心情怎么样?

A:普通的一天,带点儿快乐的一天而已。

Q:为什么在成立2年的时候,就考虑上市的事情了?如果上市不是为了融资,那是为了什么?

A:我们具备了能力啊。创业都有从众效应,会把IPO当作一个阶段的目标,我们第一天也一样是怀揣着这个梦想的。2017年,我们就觉得时机成熟,当时A股还很火爆,我们也尝试在A股IPO,但很快A股转冷,我们就转向了港股,而且香港是一个自由的市场,我们看重这个平台带给我们的能力。

Q:映客3年做到上市,是否与之前音乐创业的经历有关?

A:映客的成功,有过去十年做音乐的反思和积累的功劳。一方面是技术和运营的积累;另一方面,我们做音乐做了10年,天天思考怎么赚钱,但发现音乐这个行业很难赚钱。因此,做映客的时候,我们第一天就想明白了怎么赚钱。

Q:创业三年以来,有没有高压时刻?你怎么度过的?

A:创业,永远都会面临不同的困难,这是一定的。碰到困难,必须义无反顾的去面对,这也是唯一的解决办法。

我一般焦虑的时候,睡一觉就好了。如果还焦虑,我就会去寺庙呆几天,我是一个佛系创业者。

其实,很多时候,焦虑其实不是具体的业务,而死发展中不断的遇到新的问题,尤其是管理的问题,是你身边朋友无法帮你解决的。业务出现的问题都是容易解决的问题,反而是管理的问题不好解决,因为涉及到复杂的人性很难把握。

Q:财报显示,月活也下降的时刻,这时候会焦虑吗?

A:有一段时间,我们的月活跃用户下降,是因为我们2017年刻意选择减少了广告的投放。我们当时意识到平台到了一个调整的时刻,不想为了没有意义的繁荣浪费投放。

我们直播的商业模式是用户付费,80%的收入来自20%的付费人群,因此,我们选择守住一线城市的高端人群。当然,选择一部分,也就意味着放弃另一部分,我们当时也不具备抓住所有人群的能力。

但2017年下半年开始,我们拥有了千人千面的技术后,可以保证每个人看到的是自己想看到的内容,而不会影响到其它人,我们又开始做全人群,月活跃用户就上来了。

Q:与其它直播平台相比,映客的优势是什么?

A:我们的核心价值是海量主播,全民平台,这是其它人学不去的。

我们从来不去追一个头部领域已经玩的很大的方向,这都是不成功的,我们更愿意跳过这部分,去看下一个可能。

Q:但也有很多人质疑映客的模式,认为不如秀场、垂直平台更能长时间吸引用户?

A:那都是没有玩映客的人的评价。

Q:与其它直播平台相比,映客的模式看起来比较单一。

A:我们是一家只有三年的公司,业务单一是因为我们选择先把一块做扎实,再去做多元化的尝试。而且, 我们单一的收入也远远高于很多多线条的公司啊。我们之前都没有刻意去做商业化,实际上我们今年刚开始有了两三个销售人员。

Q:你提到映客曾经打了一个亿的广告。回过头来看,你觉得这个广告战是必要的吗?对后面的创业者有什么经验可以传授吗?

A:坦白的讲,中国打广告都是傻大错的打法,你不知道、也没有具体的方法可以衡量。我们分析过,70%的用户知道映客是来自朋友圈,这部分我们是没有话费一分钱的广告费的,但是这70%和那30%互相作用,是没法知道的。

但作为一个创业公司,最重要的是能够快速的杀出来。因为,你在和一批资源能力差不多的创业公司竞争的时候,同时还要和一批能力、资源比你强的大公司的内部团队竞争。这个阶段,你的时间优势可能只有一个月,能不能在这一个月内占领用户的心智,对你非常重要。只有在这个月非常决断、快速的杀出来,你才可能取得这一点点成绩。如果错失了这个时机,后面的差距只会越来越大。

保持敏锐,永远超出一点点预期

Q:会觉得发行价定低了吗?

A:其实是我们刻意调低的,我本着发行厚道的价格,认为投资者会用脚投票。

我们调低的逻辑是,映客的现金流非常充足,融资不是我们的目的。我们希望能打破一个破发的魔咒,我们是不破发的。好不容易来一次香港,不要让大家以为我们是跑来骗钱、割韭菜的,我们希望提供一个厚道的价格,让投资者也能够赚钱,能给资本市场信心。

Q:说实话,来港上市的很多公司都遭遇了破发,你心里有担心吗?

A:历史上伟大的公司,一开始都是不被理解,被低估的。腾讯、亚马逊,上市的时候股价很长时间都很低。反而是那些都看好的公司,最终没有取得预期的成绩。

这就跟投资和创业一样。那些创业者和投资人都看好的市场,往往因为入场者扎堆反发展不起来。而那些不热门的领域,创业者埋头苦干反而能做起来。

我认为,检验一个公司的标准是,能不能给投资者超出预期的业绩或者产品。永远给他们超出一点点的投资预期

Q:你如何保持自己对趋势的敏感?像“芝士超人”,映客是最早做直播问答的。

A:奉佑生:一万小时定律,我每天投入的精力比别人要多很多。这也是天分的问题,别人也学不来。

Q:你对视频的未来趋势有什么预测?

A:现在还没法感知,但肯定不是今天大家能用眼睛看到的产品。我有一个观点,大的物理技术的变化,一定会产生新的玩法。至于这个玩法是什么,肯定不是现在能看到的这些,但这个玩法一定是对线下已有玩法的重构。

Q:会考虑投资吗?财报显示映客账面有30亿的资金,这些钱不花出去,会不会很浪费?

A:我们不会做太多的投资,不会让自己变成一个投资公司。但如果我们找到能花钱的点的话,就会很快的花出去。眼下,去杠杆的趋势还是很强,我认为未来一段时间资本市场会越来越谨慎,这也意味着,我们能够以更好的价格买到更多的优质资产。

Q:你把腾讯当作一个对手了吗?

A: 把腾讯作为一个阶段后的对标是可以的,我们现在做了三年了,可能比腾讯当年三年的时候做的更好。我们希望给后面的年轻人身上带来一个可想象的梦想,新的一代人能够战胜老一代。

我从来没有期望腾讯市值,但我可以幻想20年后的映客,希望我60岁的时候,做出来的那个产品能够流行起来。

End-

朱晓培,前《财经天下》周刊主笔,搜狐号十大科技作者,腾讯cover计划签约作者。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