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正文

文旅三人行︱万达汉秀:算一个成功的文旅项目吗?

原标题:文旅三人行︱万达汉秀:算一个成功的文旅项目吗?

记忆

引言

时间:2018-7-09

地点:全民旅想国︱自由lab

参与人:全铭、东海秦二、龚超、谢舜川、深圳覃江华、刘博、大刚、韩林等等群友

整理:刘博

一、汉秀算是一个成功的文旅项目吗?

龚超:从市场上来说汉秀算失败的。现在汉秀沦落成堂会了。

东海秦二:失败。不只是没赚到钱,关键也没赚到口碑。

刘博:地产挣到钱了吗?

龚超:地产是赚饱了。但汉秀项目外地人看得少,本地人没兴趣看。

刘博:汉秀就是个噱头,地产赚饱了就够了。先用汉秀及综合配套名义拿地,然后卖房,然后汉秀停办成会馆,成本可控就好。因为知识产权没保护,资本可以最低成本进各个行业。各行业的探索都不受保护。国外行业中,一般都有商业保护规则的。我们是几近于无。

二、汉秀的失败有哪些原因?

1.从定位来谈

全铭:除了地产赚钱之外,汉秀作为一个单独项目来说也有失败的原因,我觉得可能是市场定位不清楚。

龚超:主要是产品没有特点,不能有持续性,定位不清楚。

全铭:到底是给游客看还是本地市民?给游客看要有大的旅游团队支撑,武汉毕竟不是目的地城市吧,给本地人看,可能真不会太感兴趣。

全铭:那不一定,谁也想把一个事做好。能够把这样一台秀做好,对万达有一万个好处,没有一个坏处。他们没有必要把这个秀不做好的理由,关键是现实上做不好。如果是在旅游目的地城市,可能就成了。

龚超:最主要的就是全总说的原因,汉街就没有做成旅游目的地

全铭:如果是在旅游目的地城市,可能就成了。

大刚:演艺必须在旅游目的地,需要足够散客量。

全铭:其实做这种演出也没有那么难,主要是市场和卡位的问题。宋城的目标就很明确,针对游客。

2.从路径来谈

刘博:它就是个噱头,肯定没想过要做多好,关键是轰动效应,定位就是初期的轰动。

刘博:宋城也是做了这么多年,印象系列也是一个个探索的。类似于万达、恒大这样零基础进入的、大手笔直接铺开的,有成功过的先例吗?没看到过。

刘博:像华侨城,做什么,都在深圳先慢慢试一下,掌握了数据,再铺开。比如麦鲁小镇这种儿童乐园,先期小规模,亏钱也要试。万达的路径就是快进快出,一切都是以这个为目的。成功了算探索,不成功是正常。

刘博:现在看做旅游做得好,大都在行业里面交足了学费的。

3.从地域谈

全铭:武汉根本不是目的地城市,所以汉秀易失败。

刘博:武汉也不错的,规模不搞这么大,先慢慢探索,做足亏5年的准备,路子趟出来说不定也成了。

4.从秀的本质谈

谢舜川:中国人自古以来看“秀”都是不买门票的。如今中国人虽然有钱有闲看秀了,但是最多只有十分之一是冲着“艺术”去的,大部分人要么为了装逼,要么为了泡妞,要么是别人送的礼,要么纯粹是因为晚上没事干去打发个时间。不信我们群里做个调查吧,就我们这些专业人士,看过国内几场秀?

Toothless Pan:其实演艺是依靠目的地城市生存的么?

全铭:可能运营方面也有问题吧,从外部原因来看,我觉得这个是最主要的,内部的原因要亲自参与或是了解内幕的人。长沙的演艺市场也挺好的,田汉大剧院人挺多。本地市场消费文化演艺秀不太很靠谱。

谢舜川:我曾经在大麦网待过,大麦网就是做演出票起家的,那个时候我看过数据的,中国真正有比较旺盛演出消费(演出票稳定、量大)的就那么几个城市,北京巨无霸,上海次之,广州、成都打酱油,差不多就这样。我们这群肯定很多总、大佬做过秀,生产产品,供应要素,但自己大大方方去买票欣赏演出的有多少?文化消费,文化消费,文化鉴赏能力都没有,怎么消费?

全铭:你说的是针对本地市场的艺术演艺,我这说得更多的是文旅方面的。没有那么高深的越高深越麻烦。宋情千古情就是通俗,艺术性强一点的杨丽萍的。基本上是依托旅游市场,长隆的大马戏做得也很好。投资小的市场灵活,本来就有一定的市场和人气,并不是生造起来的。比如天津的那种名流茶馆还是啥的,天天演,也有人,他们的运营成本也不高。

谢舜川:成都的文化演艺市场我做过调查的,有几个依托旅游客群表演川剧变脸、吐火的生意都不错,一天几场地演,但针对本地大众娱乐消费的几家生意更好,比如“大中华”、“岷江演艺”,更不用说李伯清老师的四川方言“散打”评书。本土的东西,俗,但是好看,接地气,市场相当稳定。

东海秦二:川总说结论就好。

谢舜川:秦总,我就说穿了吧,现在搞演艺的就是帮着地产商拿地的演员。

龚超:其实可以换个角度想,秀是弥补夜间产品的。

刘博:这个秀,是引流的东西?还是流量转化的东西?我觉得是后者!我觉得如果看到是个流量转化的东西,万达的思路就是有问题的。它把一个流量转化的东西当成了一个引流的东西。

全铭:秀是夜间节目为主,有的好的一天演几场呢。如果好看,口碑不错,主题不错,花几百是会有市场的。

东海秦二:我其实花钱看过

谢舜川:根本不用去算账的,重点是跟这个演艺(文化旅游)项目贴一块儿的地有多大,总开发投资是多少,然后各自乘个百分比就可以算文化旅游项目投资额多大。

覃江华:这个得分开讲。一 个是城市的文艺演艺类的;一个是旅游目的地和演艺 ,其表现是不同的。北上广深的文化演艺消费,是依托大城市,是由部分市民文化消费需求支持的,而且都是阶段性的演艺,不会是长期一个节目,都是今天美国表演,后天英国表演,再后天京戏表演,不同的。而旅游目的地的演艺 ,大部分是游客,大量的游客,层次也不一样,消费的产品不同。所以,消费场景、消费人群、消费的结果就不一样。

全铭:有一些有IP性质的演艺包容性比较强,比如德云社的那种,游客与本地常客都有。

覃江华:德云社、长沙演艺、刘老根等,本质上已变成一个市民与游客共享,成了一个城市的旅游资源。

谢舜川:本来演艺是靠表演者的技能和劳动来挣钱的事儿,内容才是核心,非要搞那么大投资,过度包装,交易就已经突破表演者和掏钱观看的人的事儿了,而是开发商、演艺策划公司跟地方政府的交易了。

覃江华:这个是不一样的,但同样的,长沙的演艺放到深圳,存活不了。我认识几个投资在深圳搞长沙演艺的,都失败了。

全铭:在上项目的时候老板还是会要求有经营性、盈利性的,估计很少老板说无所谓,给你几亿去干吧,有一定的属地文化消费与市场背景。只要有市场就好啊,本地市场或是游客市场,或是兼容。丽江之前只有最简单的纳西古乐,后来也是大制作了。

谢舜川:川剧的变脸吐火没有几个本地人买票去看的。以前只要五毛钱就能买杯茶听川剧,川剧是送的。现在买68块钱是看表演的,茶是送的。

三、如何运作景区演艺市场?

韩林:不同景区,旅游目的地的演绎,如何衡量投资比例呢?

东海秦二:我把演绎,尤其是实景旅游演义定义成寄生性产品。就是,当地本来有多少人晚上显得没地去的游客,差不多就能分流1/3-1/4的基础客人。你投项目,如果有300万留下的无别的选择的住宿游客。你可以按照80-100万人次来估算基础客群。人均消费按照100来算,实际到你手的价格可能只有60,不过如果竞争少,戏还不错,可以提提的。

谢舜川:针对旅游市场的演艺产品,就应该是整个目的地吸引物的一部分,而不能盲目寄期望于打造成旅游吸引物。

覃江华:秦总是对的,首先是寄生性的,如果特牛的,才有可能成吸引力。旅游区的,本身演艺是个补充性的二次消费性的产品,再者主要是补充夜间消费,增加吸引力与互动性、体验性等。

谢舜川:关键就是这个过夜游客量。

东海秦二:还有竞争环境@川旅锦投-谢舜川,是过夜且没有地方去的游客,不是过夜游客。大制作和小制作影响是第二位的,和过夜客人数,影响差一个数量级。

结语:

演艺市场已成燎原之势,纷纷扰扰中,希望这场讨论能够让从业者得到一点点启示,让演艺更好的为旅游服务。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