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正文

截肢后练坏3张病床,3年刮骨不打麻药,穿沙漠走戈壁,每天训练6小时,69岁登顶珠峰

原标题:截肢后练坏3张病床,3年刮骨不打麻药,穿沙漠走戈壁,每天训练6小时,69岁登顶珠峰

挑战不是征服,而是认识和融入世界。

▲点击超燃励志短片《只要活着,就有机会实现理想》

内容来源:2018年7月3日,登山家夏伯渝走进了由笔记侠和长城会联合打造的直播空间,展开了一场时长3小时的对话。笔记侠作为联合主办方,经受访者审阅发布。

制片人| 文厨 导演| 柯洲 副导演| 蒋丽娟

对话者| 长城会创始人文厨&登山者夏伯渝

封图设计|泉十七 策划&责编 | 丽丽

全网首发·文谈》对话·独特思维

本文优质度:★★★★★+口感: 黑椒牛排

夏伯渝,今年69岁,以前是一名运动员,1975年在攀登珠峰途中遭遇暴风雪,下撤时,因为把睡袋让给队友,而失去了双腿。

之后经历了2次截肢手术,而且在治疗过程中被检查出淋巴癌,但无论遭受什么样的打击,43年来,他都没有放弃珠峰梦。站起来后,又向珠峰发起了3次“进攻”。

2014年,时隔39年后,夏伯渝开始尝试攀登珠峰,当他到达海拔5000多米的大本营后,准备突击顶峰时,不幸遭遇雪崩。16个夏尔巴人因此遇难,尼泊尔政府下令取消了攀登珠峰的活动。

2015年,第三次挑战珠峰,遭遇尼泊尔百年不遇的大地震,在大本营死里逃生。

2016年,第四次攀登珠峰,在距离终点只差94米时遭遇暴风雪,他们又不得不选择下撤。

2018年,在北京时间5月14日10点40分,终于登顶珠峰,实现了这个不可能的梦想。

以下enjoy~~

有一种人,越是做不到的事对他们越有吸引力。决心和信念是他们最强大的武器。

说的客气点,这种人叫怪人,说的不好听,那就是疯子……珠峰吸引着属于它的这种人。这种人共有三个特征:自信、坚决和耐力。(*引自《进入空气稀薄地带》)

登珠峰这一探险运动充满了神奇的吸引力,它所蕴藏的那种坚韧不拔和无拘无束的随性生活理念,是对我们文化中固有的追求舒适和安逸的生活态度的一味“解药”。

它标志着一种年少轻狂式的拒绝:拒绝怨天尤人、拒绝意志薄弱、拒绝所有的弱点、拒绝缓慢而乏味的生活。

只是,在那特定的时间里,又充满太多的不确定性,这种不确定性随时会给你带来危险,你的一举一动都攸关生死。

用哈斯顿的话说就是,当你达到某一高度时:

如果困难出现,就要战斗到底。如果你训练有素,你就会生还;若非如此,大自然就把你收为己有。

今年69岁,曾2次截肢5次挑战珠峰的夏伯渝,在2018514日上午1041分登顶珠穆朗玛峰,成为年龄最大的世界双腿截肢南坡登顶珠峰第一人,这一刻,他等了43年。

2018年73日,他走进了由笔记侠和长城会联合打造的直播空间,与长城会创始人文厨展开了一场长达3小时的特别对话。

同时,现场还邀请了包括笔记侠创始人柯州、镜相实验室创始人申音、雷达体育创始人陈中化、尊生活创始人程刚、朗闻投资创始合伙人沈康、国家会议中心总经理魏明乾、数字家圆创始人唐波等7位“天问”代表及300多位观众一同分享他登山及登山背后的故事。

从左至右分别为申音、唐波、文厨、夏伯渝、沈康、程刚、柯洲

除了坚持,就是不放弃。

经历过无数次生死考验后,夏伯渝称自己没有动人的故事,唯一的原因可能就是坚持。

无论遇到什么样的困难,永远不要放弃,一定要想办法克服你当时遇到的困难。

坚持,不仅体现在夏伯渝奋战43年,实现了一个不可能的梦上,实际上,坚持贯穿了他的一生。

无论是双腿截肢还是淋巴癌或是在登山途中任何一次有放弃的念头,就不会有今天仍然乐呵呵的,积极迎接下一个挑战的夏伯渝。

接下来,我们就把文厨和夏伯渝的现场对话还原给大家:

一、谈“心流”

心流,是指在做事情时那种全神贯关注、忘我的状态。在这种状态下,你甚至感觉不到时间的存在。

如果你进入了心流状态,所有的注意力都会集中在当前的任务上,所有的心理能量都会往同一个地方使,而那些跟任务无关的念头会被完全屏蔽,甚至你对世界的意识、对自我的感知,更不用说对别人评价的患得患失、对物质得失的精心计算,都会消失得无影无踪。

你所有的念头都是非常有规律、有秩序的,像一支高度有纪律的军队,井井有条组织起来,高效率地完成一项任务。

其实,很多时候我们在做自己非常喜欢、有挑战性并擅长的事情的时候,比如爬山、游泳、打球等,就容易体验到心流。

毫无疑问,夏伯渝体验到了心流,并为他的行动产生了极大的影响,所以,我们从这个角度展开话题,再合适不过了。

文厨:今天之所以把夏老师邀请到纳什空间,展开这次特别的文谈。

一来,是希望能站在夏老师的角度看一看山顶的风景,另一个是希望透过这个窗口把夏老师所强调的“坚持”精神传递出去,来激励每一位正在奋斗拼搏的梦想家们。

未来我们还会继续对话各个领域把事情做到极致的人,我想把这些思想串联并记录下来,让这些传奇的经历去激励一代一代人,这是我的初衷。

下面正式开始我们的文谈。

文厨:夏老师把登山这件事情做到了极致,你的人生经历让人震撼。

为了登顶珠峰的那一刻,您付出了43年,可以分享一下当时的感受吗?

夏伯渝:说实话,当时几乎没什么感觉,没有在登顶之前那么激动。

每次要突击顶峰之前,我都会特别激动、特别高兴,心想要摆一些POSS做纪念,想了一些非常美妙的事情。但终于上去了,却没有那么激动,也没有呐喊,甚至一张照片都没有留下。

登顶的心情非常平和,没那么激动。

文厨:王石登上珠峰,我觉得很崇拜,但后来发现一些生活没规律,体能不是很强的人也登上了珠峰,神秘感就减弱了,因为登峰的途中确实有很强的保障团队。

这种保障团队对于非专业人来讲,真的有帮助吗? 在您看来,在如此不利的情况下,能够成功登顶珠峰的最关键的因素是什么?

夏伯渝:确实有能力很强的夏尔巴人,可以帮助攀登。但最重要的还是个人体能和适应性,在攀登过程中,要靠人力拉上去、抬上去,基本不可能。

因为在那个高度,每个人能背的重量有限,比如我,连一瓶500毫升的水都不愿多背。而且路窄的地方大概只有20公分,基本都是悬崖峭壁。

要有体能的人才能走上去,背一个人上去是办不到的。

所以,登珠峰必须要有一个很好的体能和适应性才行,到了这个高度,别人是没法帮助你的。

这一次登上珠峰,是老天爷眷顾,还有40年来,我一直坚持、不放弃的信念共同实现的吧。

文厨:你为什么能够如此专注,突破这么多困难,长久坚持这个事情?而且43年来,您要挑战的山一直是珠峰,为什么攀登珠峰对你来说,如此重要?

夏伯渝:我这么执着地去攀登珠峰,因为我就这么一个梦想。所以,我想,不管遇到任何困难和打击,决不放弃。

1975年51日,当时我只有26岁,作为登山队第一突击队的一员,首次尝试登顶珠峰。

距离峰顶只有200米时,却遭遇一场暴风雪,20多名队员连站立都困难,却不忍放弃,在上面耗了两天三夜,不得已选择下撤。

下撤途中,一个队友体力不支,而且弄丢了整个行李包,我就把我的睡袋让给了这位队友,不幸的是,冻伤了脚。

但也因为这次登山,让我萌生了一个新的人生目标,就是再登珠峰。

因为登山运动充满了刺激、冒险与挑战,与大自然亲密接触,这让我爱上了珠峰。

而且无论从体能、耐力还是高寒地区的适应能力上,我都具备登山的潜力。所以,我下定决心要把登山作为一份事业来对待,全力以赴。

在这40年中,我遭受了很多打击,包括刮骨手术、癌症……但所有这些困难,通通都没有阻拦我想要登上珠峰的决心。

只要活着的一天,就要为理想奋斗一天、拼搏一天

文厨:我大概再补充几个让夏老师珠峰梦想都要破灭的细节:

除了遭遇截肢和在手术后康复过程中引起的淋巴癌之外,当时还接到父亲去世的消息……是什么力量支撑着你站了起来?

夏伯渝:我是51号突击顶峰,我父亲是54号去世的,回来后得知父亲去世的消息,真是双重打击,一下把我全击垮了。

那时候确实到了我人生的低谷,我也不知道以后该怎么活,对生活完全失去了信心。

直到半年后,国家体委为我安排了一位德国专家会诊后,德国专家告诉我,假肢技术日渐成熟,配上假肢,不仅不会影响生活,甚至还可以继续登山。

当时也有人质疑,称这个德国专家是安慰我的,穿着假肢走路都困难,更别提登山了。但我不为所动,我非常渴望听到像他这样鼓舞的语言,所以我相信他说的是真的。

为了尽早站起来,在积水潭医院的病床上,我就开始进行康复训练。

把骨科牵引的沙袋绑在腿上,像登自行车一样在病床上进行蹬腿训练,一练,床就响,时间长了就散架了。卧床三年,练坏了三张病床。

那时候,伤口要愈合就不能让骨头漏在外面。为了让伤口愈合,必须经常刮骨,把骨膜刮掉以后才能长肉长皮。

骨头打不进麻药,只能打腰麻,但打了腰麻之后我一天都躺着不能动,为了不耽误训练,我坚决扫清一切登山途中的障碍,所以,我选择了不打麻药。

刮骨手术过程中,我的腿被绑在了手术台上,每一刀落下来发出‘嘎巴嘎巴’的响声,我都听得清清楚楚。我的腿被绑在床上,还疼得直发抖,像触电似的。

刮骨长肉是一个极为漫长的过程,为此,我在医院住了3年。

3年后,第一次穿上假肢,我能感觉到所有的锻炼都卓有成效,我的腿不仅不发抖,还可以走两步。而且身高从121CM猛蹿到了176cm,比原始身高还高了5cm。感觉视野变得更开阔了,这一切重燃了我攀登珠峰的梦想。

笔记君:

痛下决心追求一个重要的目标,汇集成统一的心流体验时,意识就呈现出一片祥和。

正如契克森米哈赖说:

知道自己要什么,并朝这个方向努力的人,感觉、思想、行动都能配合无间,内心的和谐自然涌现。

生活在和谐之中的人,不论做什么、遭遇什么,都不会把精神能量浪费在怀疑、后悔、罪恶感及恐惧之上,精力永远用在最有益的方面。

文厨:淋巴癌几乎是绝症,一旦查出,生命就进入倒计时,当时没有恐惧吗?

夏伯渝:也没有害怕死亡,而且在登山途中已经和死神打过几次交道。

我害怕的是登顶珠峰的夙愿不能得以实现,那么,这几十年的努力都白费了,会感到惋惜。

当时同住一个病房的有六个病人,患的都是癌症,每个病人的床前围着四五个家属,整天哭哭啼啼。

我担心这会影响自己的情绪,索性回家,自己骑车往返化疗。这些病好像是被吓死的一样。

所以,不管受到什么打击,除了想办法克服外,我从没多想。

笔记君:

对生命胸有成竹的人,内心的力量与宁静,就是内在一致的最高境界

方向、决心加上和谐,就能把生命转变成天衣无缝的心流体验,并赋予人生意义。

意识井然有序的人不需要害怕出乎意料的事,甚至也不惧怕死亡,活着的每一刻都饶富意义,大多数时候也都乐趣无穷。

文厨:下面我们启动第一个天问。为什么叫天问?我先解释一下。

坦率来讲,我们的终极使命就是天问,你能问出一个好问题,或许就可以解决一个世界级难题。

下面把问题交给第一位天问嘉宾雷达体育创始人陈中化。

陈中化:我关心的问题比较实际,当年您把睡袋让给队友,失去了双腿,当时是怎么想的?有没有后悔过?

夏伯渝:当时我和另外三名藏族运动员重新结为一组,途中,一位藏族队员不慎让背包滚落山崖。

当晚在7600米的营地驻扎,这个丢了装备的藏族人没有睡袋,打着哆嗦在帐篷的一角,晚上如果没有睡袋,后果不堪设想。我看了实在于心不忍,就把睡袋让给他了。当时没多想。

我想我不会被冻伤,因为我的耐寒能力很强,一年四季洗冷水澡,靠一件绒衣就能过冬,在登山队里还被大家叫做“火神爷”。

如果我当时想到把睡袋给了他,自己会怎么样的话,我会犹豫的。

文厨:有请第二个天问嘉宾镜相实验室创始人申音。

申音:在这一路攀的过程中,是离死亡非常近的,那么,您是怎么看待生死的?使命比生命还重要吗?

夏伯渝:到那种地步的时候,我已经做好了准备,所以我不怕。

为了我喜欢的事业,会有一些割舍,包括生命。

文厨:您是怎么看待登山的过程和目标的,哪个更为重要?

夏伯渝:登顶珠峰是一个结果,站在珠穆朗玛峰顶部,就好像我应该来一样。但更重要的是过程,40年来我一直在坚持,在拼搏,让我的生活更充实,也更有意义。

我想登顶是梦想的力量,坚持的结果,是永不放弃带来的收获。

笔记君:

当夏伯渝和别人站在一起的时候,他身上总是会显示出一种独特的气质。

这种独特是一种专注,一种被理想浸润的崇高。他为理想而活。

他的理想不是一种外在的要求与压力,而是一种内在的自如与平衡。

二、谈“精修勤练”

精修勤练,是指为了超越现状,集中精力刻意练习的一种学习方法。

人们常常认为成功人士之所以能取得不凡的成就,依靠的都是与生俱来的天赋,然而事实上,一代宗师和普通人之间的距离,不过是将大把大把的时间用在日积月累的精修勤练上。

正可谓:

与生俱来的天赋带来的影响,与后天的努力的影响相比,都只是非常小的一部分……

对于夏伯渝来讲,更是如此,无论从年龄上还是身体健全程度上,相较于其他登山者,夏伯渝都不占优势。

要登顶珠峰,唯有长期专注于这一事业,经过漫长岁月的磨练才可实现。

文厨:2018年第五次攀登珠峰的准备工作是什么时候开始的?

夏伯渝:事实上,我的一生都在为这次攀登珠准备着。当时听医生说我还能攀登珠峰后,在病床上就开始训练。

1975年到1996年这20余年里,得益于参加各种残疾人运动,我的身体得到了极大的锻炼。

残疾人运动针对伤残部位有不同项目,标枪、铁饼、铅球等运动项目,帮助我更好地掌控自己的身体。

2011年,从登山协会退休后,我将大量的时间投入到体能训练中。

每天早上5点起床进行力量训练。

包括负重10公斤的沙袋练下蹲,150个一组,一次10组;然后是引体向上,一组10个,练10组;接着是俯卧撑,一组60个,练6组;最后是仰卧起坐,一组40个,练6组。

还有肱二头肌、肱三头肌及臂力的训练,我还会参加攀岩,以及手指的训练,这些训练下来大概要两小时左右。

晚上还会骑车前往距离我家22公里的香山,花45分钟登上山顶。一整天下来,训练时长保持在五六个小时。在攀登珠峰前,每天都是严格按照这个计划执行。

所以,尽管我快70岁了,而且还穿着假肢,要比健全人多付出三分之一的体能,但我还是有足够的体能去攀登。

2008年起,我开始尝试攀登不同海拔的山峰,包括6178米的玉珠峰,7646米的慕士塔格峰以及四姑娘山和四川巴朗山等。

这些经历使得我对登山的难度和细节,以及技术上的问题,比普通登山者要了解的稍微多一些。

从2017年开始,我还参加了穿越腾格里沙漠、走戈壁等活动,这一切都是为第五次攀登珠峰做准备。

文厨:从我的角度看,登峰是一个系统工程,能不能向大家介绍一下它对身体的要求,包括饮食、身体上有哪些系统要求?

夏伯渝:其实用不着系统性训练,平时有锻炼就可以。不过,每个人的高能反应不一样,有些人重,有些人轻,有些人头痛,有些人恶心,还有些人会感到全程无力。

我的高原反应就是拉肚子,每次到尼泊尔的时候都出现这种情况。这次也不例外,但我还能登顶(珠峰),全靠我平时的训练。

文厨:记得您之前说过,做了不一定能行,但不做肯定不行,很多登山爱好者对于珠峰也是跃跃欲试,对于想去登山的人有什么建议?

夏伯渝:登山这项运动,不是谁想去就能去的,必须要做好万全准备。要有足够的时间、足够的体能,还要对自己有足够的了解,这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

可以从5000、600070008000米慢慢过渡,一个台阶一个台阶的上,最终才有可能登上珠峰。

三、谈“自我胜任感”

提高自我胜任感:就是在心里发出“我能行”的暗示,相信自己有能力完成目标的信念。

不难想象,那些认为成功势在必得的人,很容易全情投入,并能坚持得更久。即使面对失败也决不放弃,直到取得最终的胜利。

毫无疑问,这一点在夏伯渝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

我登珠峰,从来都没有压力,每一次我都是非常高兴、充满信心上山的。

因为在攀登珠峰之前,他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再大的意外都在他的预料之中,他也做好了付出一切的准备,哪怕付出生命。

珠峰上所有的路线他了如指掌,有多少冰川、冰裂缝,什么地方雪最深,怎么走,会遇到哪些困难,怎么克服,在他心里已经演练了无数遍。

所以,尽管途中遇到了特别危险的情况,但因为有心理准备,所以比较容易通过。

文厨:下面我们把问题交给天问嘉宾国家会议中心总经理魏明乾。

魏明乾:在登山过程中,有没有出现一些未知的风险,你又是怎么应对的?

夏伯渝:这回登山有两个重要的风险,是我完全没有预料到的。

7900米突击营地到顶峰还有1000米时(但这1000米,体力好的人,大概要走八九个小时,体力差的大概会走1114小时),因为长时间攀登,假肢把我的腿磨破、磨肿了。

所以,我要求在8400米处加一个营地,也就是C5营地。但出人意料的是,攀登的路线到C5营地,是一个绝壁,20公分的小道旁边就是深不见底的悬崖,不仅不平坦,还向外倾斜。

这条小道中间还有一个很深的坎不说,还有一截没有,我腿弯曲的程度受到假肢的限制,弯曲幅度很小。

所以,腿因为够不着底下的台阶,整个人都翻了过来,我只有使劲地抓着安全绳跟着引体向上,身体不敢动,慢慢地够那个台阶。

在岩石上,我整个脚都落空了,试图找到一个支撑点,但这个动作持续了大概有10分钟左右,也没有找到。

我当时想放弃了,但下面是悬崖峭壁,根本看不见底,我没有退路,只有跨过去。

所幸,慢慢转过去后,没有找到支撑点,在转到另一边时,勉强找到了一个可以踩稳的支撑点。这个路只有不到20米宽,我走了半个多小时,才爬下去。

还有一个情况是我完全没有想到的,登山途中因为腿肿了,穿不上假肢。

假肢穿不进去时,它是活动的,一抬腿就出来了,一踩它又进去了。

(这样说可能大家可能感受不到,我给大家展示一下可能就明白了。)

因为暴风雪,小的裂缝被盖住了,好几次脚一下踩到裂缝里面,整个大腿掉进裂缝里了,这是非常吓人的。

因为假肢掉下去了,肯定就完了。当踩到裂缝里了,我不敢动,也不敢拔出来,只有赶紧招呼夏尔巴人,把缝隙挖得大一点,抓住假肢,帮我拔出来。

这种情况在路上发生了三四次,非常吓人。

文厨:如果这一次或者下一次,还是因为各种原因没有上去,还要坚持多少次?

夏伯渝:只要体能条件允许,就会继续登山,直到登顶为止。至于最后一次,应该就是登顶珠峰的那一次。

文厨:夏伯渝老师所说的坚持,是很有穿透力和感染力的,一生专注于自己的梦想。

这也是《文谈》探索的一个思想的维度,我也带着平和的心态坚持着这件事,未来43年,我也希望能找到100个各行各业把事情做到极致的人,用一种新的方式把他们的故事记录下来。

非常感谢夏老师能够来到《文谈》现场,谢谢大家!

笔记君注:因为篇幅原因,没能把所有天问的问题用文字呈现出来,点击下图观看完整视频,感受好问题的魅力!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