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正文

映客曲折终上市:三年的腾讯会成为下一个陌陌吗?

原标题:映客曲折终上市:三年的腾讯会成为下一个陌陌吗?

作者 / Casey

7月12日上午,映客CEO奉佑生站在港交所大厅完成了敲锣仪式。他身穿西装,系着浅蓝色领带,脸上从始至终都挂着笑容,那是嘴巴情不自禁大开,真情流露的一种喜悦。

今年40岁的奉佑生,终于带着映客实现了上市。虽然没能赶在虎牙前面成为2018年移动直播第一股,但也抢占到了港股娱乐直播第一股。

放到港交所同一天敲锣的8家公司中,映客算得上是用时最短的公司,从创立到上市前后大概花了三年多时间。

映客首日开盘4.32港元,较发行价3.85港元上涨12.21%,最高价格5.48港元,收盘报4.26港元,较发行价上涨10.6%,按收盘价,映客总市值为85.86亿港元。

奉佑生为映客特意选了3700的股票代码,3代表映客成立三年,700,因为腾讯是0700,他说,对标腾讯当年上市时,还没映客现在的市值和收入高,所以映客是一个3年的腾讯。

成为3年的腾讯不难,但要做一个20年的腾讯,并不容易。

1

十七年前,腾讯刚成立三年。彼时23岁的奉佑生,已经在老家湖南永州干了一年乡团委书记的工作。这是一份从头就能看到顶的工作,奉佑生不甘心一辈子都是这种状态,第二年,他辞去铁饭碗,南下东莞,一心想要去见识一下外面的世界。

奉佑生算是中国最早的一批程序员,在windows95还没出现的时候,他就开始自学编程。这为他2004年进入A 8 音乐的前身华动飞天公司提供了支撑,结果一呆就是11年,期间做了开心听和多米音乐。

但国内的在线音乐市场,一直盈利无门,再加上前几年的版权大战,不少音乐公司更是生存维艰。“我们在做音乐10年的时间,一直有一个痛苦的点困扰着我们,就是商业模式,突然发现版权成本持续上涨,而对应的商业模式不清晰的时候,这个事情就变得很痛苦了。”奉佑生在接受腾讯《一线》采访时提到。

做了十多年音乐软件的奉佑生,始终没能等来真正的音乐付费时代,他觉得是时候换个方向了。2014年奉佑生在多米音乐内部孵化出了第一个音频直播产品—蜜live,2015年蜜live转为视频直播产品映客。同年10月,王思聪投资的视频直播APP“17”引爆了直播市场,映客在这波热闹中,抓住机会成了最大的受益者。

2016年映客迎来成立后的第一次高光时刻。靠着冠名《我是歌手》,签下奥运会运动员,以及邀请刘涛等明星直播,最终牢牢占据了移动娱乐直播的核心位置。

如今映客上市,昔日的竞争对手一直播静默无声,而花椒直播则与六间房合并重组。

2

“从西大望路到维多利亚港,我们走了三年。我们一起见过凌晨四点的北京城,赢得了一起聆听港交所钟声的船票。”上市前一天,奉佑生在公司内部信中说道。

对于映客而言,三年上市路走得并不平坦。

经历过2016年的巅峰时刻,进入2017年,直播风口逐渐远去,短视频成为主角。这一年,映客营收跌近10%,增长陷入疲态。用户付费意愿、以及用户活跃度增速放缓。

IPO成了映客唯一可选的路径。去年6月,映客借钱给宣亚国际,试图通过“卖身借壳”的方式实现曲线上市,宣亚国际拟以29.85亿的价格收购映客48.2%股权,然而兜兜转转6个月,交易以失败告终。

借壳上市不得而终,只能独立上市。但单一的直播业务营收,和用户数量增长乏力等问题成了单独上市的最大阻碍。为了改变现状,映客推出了直播答题“芝士超人”、区块链概念“德州扑克”,做了付费交友软件“克拉”等,但效果甚微。现今虽然完成了上市,但从市值对比来看,虎牙市值为73.5亿美元,是映客的5倍。

奉佑生说湖南人最擅长做社交产品,比如张小龙,而自己又是一个比较宅,不善社交的人,但越宅的人,越有可能做出好的社交产品。但目前来看,映客的社交做得并不算好。所以,在奉佑生心中,湖南老乡唐岩做到如今陌陌的状态,应该是他最艳羡的,也是他最想追赶的。

说来也巧,当下的短视频直播,一大部分都被湖南湘军占领。除了唐岩做了陌陌,宿华有快手,阳陆育创建了musical.ly,只不过现在卖给了今日头条。毫无疑问,这些都将是与映客奉佑生抢食分羹的对手。

3

奉佑生在内部信中还提到了这样一句话,“我们没有BAT的加持和站队,是凭借自己不断进步的产品和技术创新能力,在最惨烈的千播大战中笑到了最后。”

虽是如此,但对于映客并不一定意味着好事。想一下无论已经上市的虎牙,还是在路上的斗鱼,都拿到了腾讯的船票,而近日曝出资金链断裂的熊猫直播,据说也有可能投入腾讯怀抱。有了巨头做靠山,所以上市前一直不被看好的虎牙在资本市场却交上了一份亮眼的成绩,很大原因是因为腾讯的影响。

没能抱上BAT大腿,映客只能依靠自己。奉佑生表示,未来映客将延续娱乐视频化方向,立足直播+娱乐以及直播+教育两大版块,并将进一步丰富业务及产品形态。在战略资本的方向上,将会不断寻求并购和投资的的机遇。另外映客今年的一个核心策略是下沉,从一线城市,先把映客的品牌的美誉度下沉到二三线 。

在外界看来,发力游戏或许能够改善映客单一的盈利模式。而映入B站作为基石投资者,或许能为映客带来游戏助力。另外,在游戏直播上映客还和蓝翔技校达成合作。

据奉佑生透露,映客今年组建了单独的广告部门来发展广告业务,另一基石投资者分众传媒应该也能为其提供更多广告入口。

“我们未来也想投资和去参与一些中国的选美赛事的IP,可以通过线上平台来筛选。未来线上的娱乐产品不仅仅是直播这样一个形态,一定是丰富多样的,但我们想要围绕抓住美这个点,然后制造一个城市化的线上娱乐中心。”

对于奉佑生而言,上市不是终点,而是新的起点,更多的挑战还在后面。

原创内容,转载请附上版权信息及作者署名

转载加群,请联系微信:

19919942479

15201655723

1028627745

13621056483

15757106106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