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正文

吃不起的抗癌神药,究竟贵在了哪里?

原标题:吃不起的抗癌神药,究竟贵在了哪里?

“谁家还没个病人?”

“他才二十岁,他就是想活命,他有什么错?”

“这世上最大的病,是穷病,谁也没法治。”

——《我不是药神》

1

笑着走进影院,

哭得像个傻子一样出来,

是很多人看完《我不是药神》后的反应。

网友说,这部剧是今年最好看、最深刻、最催泪的国产电影。

电影讲述的是一群吃不起抗癌神药格列宁的白血病患者,

为了活命购买印度盗版药的故事。

剧中男主程勇——一个家暴、涉黄、落魄的小商人,

最开始为了赚钱非法代购印度格列宁。

“我不要做什么救世主,我要赚钱。”

这是程勇最初的心态。

他和患者各取所需,

他为钱,白血病患者为命。

然而,当被假药贩子举报时,

程勇却退缩了,

他将代理权卖给假药贩子,

全身而退开了服装厂,

每月净赚几十万。

程勇从底层屌丝,

摇身变成上海中产。

但当初给他提供商机的好朋友吕受益,

却因为吃不起药导致病情恶化自杀。

从此,深受打击和已有财力的程勇,

他又恢复了卖药。

只是这一次,他分文不赚。

走上了“药神”的救世之路。

因为病,因为穷,

因为近4万块的正版格列宁,

一个个病人,一个个家庭,

受尽折磨,分崩离析,

所以当程勇给大家带来500元的印度药时,

患者愿意将他奉为英雄,奉为“药神”。

2

今天我们就说一说这个让无数慢粒白血病病人“又爱又恨”的“格列宁”(实际名称格列卫)。

格列卫通用名甲磺酸伊马替尼,简单地讲,这个药可以让慢性粒细胞白血病患者的十年生存率,从以前的不到50%,增加到现在的90%左右,并且绝大多数患者可以正常工作和生活。

(剧中格列宁的原型——格列卫)

(印度仿制药VEENAT

那么,剧中500元的印度药,

和近4万元的正版药到底有什么不同呢?

答案是:药效相差无几。

那么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价格的巨大差别呢?

接下来我们就挖掘一下“天价药”背后的故事。

3

0 1

格列宁为什么那么贵?

一个简化的药物上市流程包括临床前试验,动物实验,一、二、三期临床试验,上市审批等步骤,其中每一个环节都可能无法得到预期结果,导致时间延长甚至项目夭折。美国本特利大学科学与产业整合中心主任莱德利教授说过,这个过程有时需要30年甚至更久。

电影中以负面形象出现的诺瓦公司,其原型是瑞士医药公司诺华。这家公司的王牌药,就是在电影中化名“格列宁”的慢性粒细胞白血病(CML)靶向药格列卫。

2001年格列卫上市。而它的研发公司,诺华的前身之一汽巴-嘉基公司开始为这个项目提供资源的时间是1984年。这17年间,发生了公司合并、研究负责人更换、经费险些中断等诸多波折。最终诺华公司耗费了十七年,足足投入了50亿美元,才制造出了格列卫。

(福布斯2016年数据)

所以说一款新药的研发上市有多少波折和投入是我们无法想象的。大家通过图片可以看到:

阿斯利康,

药品研发平均达到117亿美元,

5个项目的总投入达到589亿。

研发格列卫的诺华公司,

20年投入了836亿美元,

研发出了21款新药,

平均每款药的研发费用近40亿美元。

有多少项目因为缺乏资金而叫停,

有多少制药公司因为资金断裂走向破产呢?

从1960年到1980年,美国国立癌症研究所曾投入80亿美元筛选了几十万种化学物,希望能战胜癌症,但被叫停时,这个项目最终的成果却只有一个紫杉醇。

而新药的专利保护期一般只有20年,

等到上市一般只剩十几年,

专利期一过,大家都可以仿制,

药价就会“断崖式下降”。

所以在专利保护这十余年时间里,

制药公司肯定会收回研发成本并赚钱,

他们似乎有足够的理由为来之不易的药品定高价。

另外,药物的研发有很多阶段,

而每一个阶段都有很大的淘汰比率,

很多药物的研发都走不到上市盈利这一步。

假设100个项目平均每个花掉1亿美元的研发费用,

那么100个项目就用掉了100亿。

如果另外99个项目都失败了,

就只能由成功的那1个来分摊这些成本。

但是那些为药品买单的患者呢?

“他只是想活着,有错吗?”

钱和命,这似乎是个无解的题。

0 2

仿制药=救命药?

除去了前期的研发、试验成本,

剧中印度仿制药只卖500元就不难理解了。

但是,仿制药是合法的吗?

在世界上很多国家包括中国,

没有出专利期的原研药,是不能仿制的。

但是“为了救人命而违法有什么错”?

在这里,印度是个例外,

为了让印度人能享受到平价药,印度的专利法允许药品实施强制许可。当发生“公众对于该专利发明的合理需求未得到满足”,或者“公众不能以合理的可支付价格获取该专利发明”等情况时,印度药厂在本土可以强行仿制尚在专利保护期的新药,并且可以出口到无相关生产能力的地区和国家。

所以印度成为了“世界药房”。

这样的仿制药,价格低廉,

但因为外国企业的强烈抵制,

一般只在印度国内销售,

中国境内出现的未经药监局批准的印度仿制药,

一律视为假药。

相比拯救生命,

药品专利期显得那么不近人情,

药企显得那么唯利是图。

为什么不可以用仿制药来救命,

为什么一定要等过了专利期?

答案简单粗暴!

如果有能力肯投入的大药厂无法获得期望的收益,

他们可能缺乏继续开发新药的动力,

那么多尚未攻克的疾病患者将得不到拯救。

这似乎是一个无法调和的矛盾。

4

面对天价药,中国人真的没办法吗?

就像电影中所说:“穷病”无药可治吗?

似乎也没有那么绝对。

一、医保

还是以诺华格列卫为例,

2013年,江苏就把它纳入了医保。

纳入医保后,

2万多一盒的格列卫,

可以报销1.7万,

自费只需要几千元,

负担一下就减轻了一大半,

由此可见“纳入医保”之好。

二、关税

在2018年5月以前,

药品增值税方面,

我国为17%,

是欧洲平均水平的2倍左右,

这就大大增加了药品的价格。

三、议价

在这里我们可以学习加拿大模式。

加拿大采取的是政府谈判模式,

每当药企想让新药进入加拿大市场,

加拿大政府就和其进行谈判,

半善意半强制地要求他们“薄利多销”。

通过政府谈判,

加拿大可以将大多数专利药的价格,

控制在美国市场价格的45%-65%。

值得高兴的是,据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消息,

从今年5月起,实行三措并举降低抗癌药价:

进口药品实行零关税;

对已纳入医保的抗癌药实施政府集中谈价、采购;

对未纳入医保的抗癌药实行医保准入谈判。

《我不是药神》的热映,使更多人将目光放到了“高药价”上,我们期待着社会的改变与进步,我们期待着科技的发展与创新,因为最终受益的,会是我们每一个人。

作者丨孙娜

主编丨郁杰

编辑丨小南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