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正文

评价是块“硬骨头”,这所学校用20年从“看见分数”到“看见儿童” | 头条

原标题:评价是块“硬骨头”,这所学校用20年从“看见分数”到“看见儿童” | 头条

“以评价为抓手切入课程改革,是见效最快、效果最好的路径”,这几乎是重庆巴蜀小学近年来最有分量的实践心得。

在巴蜀小学,有一个传播度很广的故事:

某个冬天的傍晚,放学很久了,一个三年级的小女孩还在校门后一边看书,一边等待家长。又过了近半小时,孩子母亲才匆忙赶到学校。女孩收拾好东西,向保安叔叔道别,准备离开。保安叔叔叫住她,从口袋里掏出一枚巴蜀榜样章标贴,贴到孩子的上衣口袋处,并告诉女孩:“表扬你能安静地等候家长,不乱跑。”

故事里的巴蜀榜样章其实是巴蜀小学2006年推出的“养成一个好习惯”主题教育活动的评价工具。这枚章上有“巴蜀榜样我最棒”几个醒目的大字,以及一个高高竖起的大拇指图案。

刚开始榜样章是纸质标贴形式,老师、保洁工人、食堂送餐师傅等在日常工作中,发现有良好习惯表现的同学,都可以颁发“巴蜀榜样章”,并告之理由。

随着技术进步,学校全新推出了“巴蜀榜样徽章”手机应用程序,老师打开APP,即可查找对应学生,颁发徽章,附带理由,或者上传照片,快速完成一次行为的记录和塑造。家长则能通过APP了解孩子的得章情况,及时反馈。

“巴蜀榜样徽章”的演变其实是巴蜀小学评价改革的一个缩影。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这所山城历史名校对评价的研究与探索已持续20余年,最终厚积薄发,系统构建了“学力、活力、潜力”的律动学生评价体系。

律动课程 律动评价

“三力”学生律动评价体系与巴蜀小学的课程体系是紧密联系、相辅相成的。

为了让“与学生脉搏一起律动”的办学理念和培养“头脑科学,身手劳工,自信、豁达、优雅的现代公民”的育人目标落地生根,巴蜀小学构建了“333律动课程体系”。其中,第一个“3”,指的是“基础学力、生活实践、潜能开发”三类课程。

“基础学力”课程,是以语文、数学、英语、音乐、体育、美术、科学等学科为实施载体,以学科内综合为主要实施途径,重在夯实学生的基础学习能力。

“生活实践”课程,聚焦儿童日常生活,以“道德与法治”德育课程群和综合实践活动的环境课程链为载体,以实践体验为主要学习方式,旨在促进学生良好品德的形成和社会性发展,培养学生的创新精神和实践能力。

“潜能开发”课程,以儿童兴趣为基础,以“专业队、学生社团”为单位,以个别定制、项目式学习等方式为实施途径,旨在发现每个人的潜力,并为潜力发展提供持续性支持,以促进学生的个性发展。

毫无疑问,学力评价、活力评价和潜力评价三项内容,与“基础学力、生活实践、潜能开发”三类课程有着呼应关系。不过,协助本刊此次全程采访的学生评价项目主任潘德梁介绍,“三力”评价不止与三类课程基本对应,而且与整个“333”律动课程体系相契合。“三力”相互关联,共同指向核心素养的校本落地,促进学生的全人发展。

巴蜀学生律动评价框架图

学力评价:聚焦学科关键素养

为使学力评价切实落地,巴蜀小学以理清学科关键素养为龙头,以此开发评价工具,探索具有学科特色的创新性评价方式。具体而言,又分为①凝练学科素养,明晰价值导向;②细化评价指标,研发评价工具;③创新学科评价方式,形成学科特色等三个步骤。

以语文学科为例,学科组结合中国学生发展核心素养及经过与专家研讨,确定语文关键素养的巴蜀校本化表达为“一爱三会”:爱母语、会阅读、会思考、会表达。

在关键素养一级指标确定的基础上,学科组又对每一个关键素养进行了细化分解,包括对每一个指标进行年段目标描述。这为评价指标和评价工具的研发提供了有力的依据。基础学力七学科分别以本学科的关键素养为依托,结合学校的育人目标,建构了对应的评价体系,编制了评价手册。

仍以语文学科为例,基于“一爱三会”的语文核心素养校本化解读,学科组将形成性评价与终结性评价结合起来,确定了语文学科的“快乐小书虫”“小小书法家”“超级演讲家”,以及能力达标(1~3年级)、期末考试(4~6年级)等综合测评途径。

其中,“快乐小书虫”的评价内容包括“阅读习惯、阅读总量、背诵优秀诗文”三个方面,“阅读习惯”进一步细化为“阅读兴趣、阅读交流、爱惜书籍”三个评价点,每个评价点都会对下分的各等级评价标准有明确的说明,通过各种课内外阅读活动去落实。

“小小书法家”则从“书写准确”“书写端正”“书写整洁”“姿势正确”几个维度进行评价,主要通过班级书写大赛、平常作业书写质量、特色作业等来实施。

“超级演讲家”从态度是否自然大方、普通话是否标准、内容表达是否到位等方面进行评价,一般通过学校的自主八分钟活动或课前三分钟演讲来实施。

同样的,根据年段的不同,各评价指标也在纵向上有不同的侧重。比如一年级下期的“快乐小书虫”报告单中,阅读总量一栏,优秀等级的标准是课外阅读量累积1.5万字以上;而在四年级下期的评价手册上,优秀者的阅读总量需累积达到25万字以上。

“像阅读量等这些评价标准的制定,我们是非常严谨的,我们仔细梳理了课程标准里对各年段的阅读要求,以及教材和教师用书中的各年段重点,再派老师组成专门的团队,把这些标准根据巴蜀学生的实际情况拟定成几个等级,拿到一线实践,结合老师们的反馈再做优化。”语文主管丁小彦说,四五年轮序下来,才形成了现在的学科校本评价指标。

更多学科评价内容,敬请关注《新校长》7月刊。

活力评价:关注身心素养及习惯养成

活力评价,主要依托生活实践课程实施,重点关注学生在各个教育生活场景中的精气神,促进学生良好品德的形成和社会性发展。

有必要先介绍一下巴蜀小学的生活实践课程。项目组核心成员刘跃平老师介绍,生活实践课程简单来说就是大德育,但学校对其进行了课程化和厘清,将其分为“德育课程群”和“环境课程链”两大领域。

生活实践课程体系框架

生活实践课程以道德与法治、班队和综合共育为主要途径,着力以浸润式教学激发学生内在活力,其具体实施以日、周、月以及节日为时间轴,比如日课程有“自主8分钟”“巴蜀儿童七礼”,周课程有主题班队会,月课程有“巴蜀大舞台”,节日则会有对应的活动课程,其实施形态则可以分为班级小课堂(如班队课)、学校中课堂(如校会课程)和社会大课堂(如毕业研学课程)。

相应地,活力评价就通过考察学生在这些课程、实践活动中的参与程度和完成情况来进行相应的评定,主要由“身体活力”评价和“精神活力”评价两部分构成。

“巴蜀榜样徽章”很大程度上解决了过程性评价工作量较大的问题,用科技手段完成对每一位学生参与表现的即时记录。教师们通过数据分析与个人观察,形成对每一位学生的活力评价。

活力评价报告单

潜力评价:促进个性发展

潜力评价主要依托“潜能开发”课程实施,“潜能开发”课程包括个别定制课程和项目学习课程两大序列。前者下分院团课程、晚间选修、课程辅助活动及其他特长学习等。其中,项目式学习和课程辅助活动属于人人必学的课程,根据学生参与学习的表现以及作品水平进行过程性评价,不进行终结性评价。

项目式学习团队负责人肖力介绍,现在1~6年级每学期都会开展为期约一周的项目式学习活动,评价量规是其中非常重要的评价工具。

教师在设计各个环节的教学活动时,相应的评价量规也会一同出炉:项目确立阶段,明确学生应该达到哪些要求;项目探究阶段,又需要完成哪些事项及对应的标准……同时,这些量规也会在活动开始前提供给学生,使他们参与学习的方向更明确。

除了项目过程的评价,对项目作品、参与者表现等,都会有对应的评价量规。自评、互评、教师和家长评价也包含其中。

五年级《桥都里话桥》过程性评价量规

在个性定制课程中,学生专业发展水平则由专业教师进行过程性评价和期末考级评价。通过过程性和终结性评价,学校把学生潜能发展的水平分为启明星、律动星、希望星、未来星等四个等级,引导学生将自己的潜在兴趣发展成为特长,并鼓励学生把特长应用于学科小课堂、学校中课堂、社会大课堂,参与各类竞赛,展现个人风采,促进潜能发展。

潜力评价综合素质报告单

一致目标,个性路径

针对“三力评价”,巴蜀小学奉行“一致目标,个性途径”的原则,即年级、学校层面会制定统一的评价标准,提供必要的评价工具,但老师们也可以在大框架下进行个性化创造,探索最适合本班学生情况的评价方式。通过这样共性与个性的结合,诞生了很多别具一格的评价风景。

当初,数学组对如何在日常教学活动中评测学生的“善思”素养有些不得其法,看到李方红老师班上的“每日说书”的过程性评价活动后,很受启发,随后在年级乃至全校推广,成为低段“灵动思考”的通用评价项目。

“‘每日说书’其实一开始是我在一年级教学时启动的一项活动,因为小朋友太小了,不提倡书面作业,就让他们以微信小视频的方式来讲述当天所学的数学新知识,以此巩固和深化课堂学习。”李方红介绍,后来恰逢推动评价建设工作,他发现通过说书,学生的思维情况会外显出来,因此将其拓展成相关的过程性评价。

现在李老师班上的“每日说书”已经有了很大的升级,从原来单纯的课外说书延展为课内、课外两条线:课内,利用下午的课程辅助活动进行“大话数学”,每周2次,学生、老师共同评价,课外则仍然坚持每天放学后的微信视频说书,家长评价被纳入其中。

孩子们讲述的内容也不再局限于课堂知识,喜欢的数学绘本、生活中的数学见闻、新学的数学游戏等,都可以进行分享。每日说书的评价要点主要有5项指标:内容准确性、表达条理性、话语清晰性、思维创新性和视频是否及时上传。

更多巴蜀小学特色评价方法,敬请关注订购《新校长》7月刊。

与学生脉搏一起律动

巴蜀经验

对巴蜀小学而言,律动评价体系建构的成功,涉及到顶层设计、上下协同、由点到面、内外共鸣……

忌讳疾风暴雨式改革

据校史记载,早在1933年学校创办之初,巴蜀小学教员就制定了学生的品性暨行为考察表,对每个学生逐日逐项进行评价并记载,内容详细具体,全部与儿童的日常生活相关。

1996年,学校获得了首批自命题学校的命题权,开启卷面评价的探索;1998年,实行等级+评语的评价模式,优化评价结果的呈现形式;2001年,启动学科能力达标专项测试,补充完善了学业评价体系;2006年,结合德育课程推出巴蜀榜样章,实现全程、全员、全时空的评价关注,重点关注学生良好行为习惯的养成。

2009年,马宏接任校长。虽然学校在评价方面有着很好的基础,但她并没有刻意突出评价,作为任期内的“标签”或者“旗帜”来经营。“我们的学生评价体系并非一蹴而就,而是随着学校整体的发展进程,自然而然从考试走向了评价。”马宏多次强调这一点。

从2009年至今,巴蜀小学先后启动了三个“三年行动计划”。

第一个“三年行动计划”,恰逢全国新课程改革的反思期,马宏带领团队主攻学校承担的国家科研课题——“生活教育研究”。在此过程中,分项突破了课堂上学生行为素质、思维素质、情感素质等几方面的评价瓶颈,结合“巴蜀榜样”等过程性评价,在关注知识学习的同时,强化了兴趣、习惯和方法习得的评价。

2012年起,第二个“三年行动计划”实施,主攻方向是把评价本身作为课程的研究,与课程现场改革协同研究,通过选点突破逐步推进。2013年初,学校从一年级选点研究取消期末考试,实行“乐评嘉年华”主题情境表现性评价,并推广到二、三年级;2014年,以四年级为试点,引入第三方评价机构开展学业素质评价诊断,为教师提供专业的数据支持。

2015年启动第三个“三年行动计划”,锁定与“基于学科的课程综合实施”相配套的“律动学生综合评价体系”研究。2017年,全面总结、梳理过去的评价历程和经验,特别是围绕课程、教学、评价三位一体研究,从结构和系统上研制了“三力评价”,为学生评价“整体瘦身”。

可以看出,在评价体系的建设中,学校采用的是“系统规划,整体实施,选点突破”的方式。每次做学校发展规划,管理层一直是“心中有‘评价’”,但直到第三轮“三年行动计划”之前,都没有把它作为重点攻克的内容,而是结合其他方面系统开启,放到各个点去有序地研究和实践。等时机成熟,各环节的探索初具雏形,再来总结、提炼。不管是老师们评价观念的转变,还是评价体系的建立,基本都是水到渠成。

律动音乐会

从一个人、一群人,到所有人

在学生评价体系的研发模式上,学校采用了“从一个人做、一些人做,到一群人做”的方式,同时兼顾项目组形式,循序渐进推进。

马宏介绍,当时为了有效推进学生评价体系的建设,学校确立了研发和执行两条管道,通过研发,基本上比较确定标准和方法以后,再推到老师当中去执行,实践以后反馈意见,着手完善。

三力评价都有自己的核心负责人。学力评价由潘德梁、丁小彦等统整七个学科,梳理推进;活力评价分别有班品综团队负责人牵头实施;潜力评价由住读部、走读部、巴蜀书院、巴蜀国际等各校区负责人牵头实施,形成“大部制统整,小学校(学科组)落根”的管理体系。

“我们在核心工作上,一定是核心的团队先做研发,而不是说一开始就让所有的老师都没有目标、没有方向性地来参与工作,实际上这样很茫然地做,反而让大家都很辛苦,又效率低。”马宏说。

学生参加乐评嘉年华

走出去取经,请进来诊断

巴蜀小学坚持以学术的方式守候生命的静好。在评价探索中,老师们都会自发进行相关的学术研究和实践,而在自身专业能力和条件力有不逮的地方,则积极链接外部资源,在攻克问题的同时,也提升学术研究能力。

英语老师李小兰和体育老师夏武对此深有体会。在为学校“评价”峰会筹备“学生评价结果运用与实践研究”工作坊时,两人都差点“崩溃”。

开初之时,一边需要梳理学校现场经验,一边也要学习相关理论,即使雄心勃勃,却也困难重重。学校邀请专家来审核方案,他们的汇报直接在第一轮就被打回:“你们的工作坊还是不要开了。”

两个人很气馁,但又不甘心,查询学习了国内外大量相关研究资料,梳理文献综述,又找到校长室、课程部,追问思考工作坊的定位和学校期待;通过电话和网络,或直接到办公室当面请教评估院协同研究的专家,明晰选题;与高校专家对话,学习、梳理学术研究方法,提出了内容的框架;与研究机构专家对话,寻找参与工作坊的一线老师最喜欢用的内容和形式……

工作坊任务单的设计,从第一稿到最后定稿,前前后后修改了13次,中间经历了很多轮与专家的面对面。其中的辛苦自不必说,但挺过来后,二人收获很多,感觉就像突破了天花板,豁然开朗。

学生制作旅游攻略

评价倒逼改革

对于课改,巴蜀小学有一个特别的心得和经验,那就是“以评价为抓手切入课程改革,是见效最快、效果最好的路径”。

以前课程建设很多是从理念切入,把握不到位容易陷入“空对空”。改为从评价切入后,测评标准是什么,每个标准怎么测,这些弄清楚了,课程建设的路径也就非常清晰和聚焦了。像乐评嘉年华与项目式学习的对接,就是经由评价反观带来的变化。而更强调能力取向的评价模式也促使教师自发地改变教学行为和思维。

用结果反过来推演过程、设计过程,是一种智慧。在巴蜀,评价被作为工具,还在更多方面“倒逼”着学校进步。

首先是“倒逼全员对学生的关注”,把目光从“分数”转向“人群”,不断强化教育的价值回归。学校以多元评价的方式,以达到“多一把尺子,多一个好孩子”的评价目的。以前往往被忽略的家长评价、同伴评价,现在都被纳入了进来,以形成教育合力。

其次是“倒逼管理方式转变”。以前是模糊化管理,更多靠用层级指示的方式来推进工作,现在则变成了基于目标的量化管理,效率大大提高。

马宏坦陈,现在学校的评价体系还不能说非常成熟,仍然面临着评价指标的均衡性、反馈的个性化、操作的便捷性等课题的挑战,但有了之前的基础,她对未来非常有信心,因为老师们不仅有了探索的动力,也解决了路径和方法的问题。

“教育是做的哲学,评价虽是世界性的难题,但只要循序渐进地做起来,就有希望。”马宏如是说。

本文为“新校长传媒”独家稿件

欢迎朋友圈分享和底部留言

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你可能会感兴趣

来源据《新校长》杂志2018年第7期“教育新评价”综合编辑

作者邹雪萍

责编丨陶小玮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