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正文

《我不是药神》9天破20亿 这些幕后你未必知晓

原标题:《我不是药神》9天破20亿 这些幕后你未必知晓

搜狐娱乐讯(三丁/文)《我不是药神》注定是2018年暑期档的“爆款”,早在点映之时就引爆了口碑,上映以来在各个评分渠道的打分都维持在9分以上,已经很久没有一部国产电影能够拿到包括观众、媒体和影评人的一致好评了。票房更是一路飘红,上映第9天突破了20亿大关。

这样一部现象级影片,是如何诞生的?以下从剧本、演员、导演各个环节,呈现创作的种种幕后故事。

导演文牧野说,尊严感是让他在创作里感到兴奋的部分。

主演徐峥说,他第一次感受到作为一个电影人,这么的有尊严,他在程勇的身上再次体会到做一个纯粹的演员的快乐。

一众演技在线的配角们,因为业务能力被观众记住了名字,王传君不再需要“关谷神奇”作为介绍前缀,“黄毛”章宇从相对小众的独立电影里面向了更广阔的观众群体。

《我不是药神》像一块敲门砖,让创作者们看到了国内观众对优秀的现实题材作品的接受程度有多高。同时,它的成功带来一个新的信号,现在或许是演员们最好的时代,观众越来越成熟,能够分辨什么是好的演员、好的表演,王传君的走红就是最好的证明。

改编自一个真实故事——“药侠”陆勇

《我不是药神》是有真实人物原型的。徐峥饰演的卖印度神油的程勇,脱胎于江苏无锡人陆勇。跟电影不同的是,陆勇本身是一名慢粒白血病患者,在2002年被查出患病之后,陆勇从印度找到了一种便宜的仿制药,来替代正规渠道买到的价格昂贵的格列卫。同时,陆勇将这种仿制药分享给病友,因此被病友们称为“药侠”,陆勇本人的微博名字就叫“药侠陆勇”。

但在2013年,陆勇因涉嫌卖“假药”被捕,此后千余名白血病病友签名为陆勇求情,最终有关部门“撤回起诉”。

电影中,对陆勇故事最大的改动在于,徐峥所饰演的程勇本身不是患病者,强化了他从一个普通人到英雄的转变。

催泪弹山争哥哥,其实最怕演哭戏

徐峥是《我不是药神》里的主角,承担了其中大半的笑点和泪点,尤其是影片后半段,他怀念黄毛的那场伤心恸哭,以及结尾警车里被送别时的哭戏,他的表演让人看到了程勇的“难过”。然而,徐峥其实最怕演哭戏。在以往的经验里,徐峥碰到哭戏,基本能躲就躲,但这次他避不开了。

在拍摄怀念黄毛的那场戏,徐峥到了现场哭不出来,全剧组的人就等着,这反而给了徐峥更大的压力,导演文牧野当即决定不拍了。

徐峥与其他几位主演王传君、谭卓、章宇、杨新鸣有个“五人小组”群,他就向其他四位发出了求助。第二天拍摄时,其他四位演员都来了,陪徐峥演这场戏。当时,王传君所演的吕受益和章宇演的黄毛已经过世了,再看到这两人出现在眼前,徐峥很快就入戏,哭出来了。

结尾那场送别的戏,五人小组也都在现场。不仅在现场,文牧野还让王传君和章宇也站在送别的人群里,让徐峥看到他们的“回光返照”。

在《我不是药神》第一次首映获得一致好评的时候,徐峥发了一个朋友圈,说他第一次感受到作为一个电影人,这么的有尊严。

那些闪闪发光的配角们,他们付出了什么?

【“我妈当年住院就是这样”——王传君】

王传君是《我不是药神》里的一个惊喜。他演的吕受益,让很多人记住了他的名字,而不再是以《爱情公寓》里的关谷神奇来科普“王传君是谁”。

在拍《我不是药神》那段时间,王传君的生活里发生了一件事,他的母亲因为癌症过世了,这让他对重症患者的状态有更深的体悟。在演医院清创那段戏的时候,王传君的表现既揪心又真实,他说,妈妈当年住院就是这样。

为了呈现最后吕受益濒死的状态,王传君需要减肥。在开机之前,王传君就每天跳绳跳4000个,等到开拍了就变成每天跳8000个。等到拍吕受益快走的那场戏,王传君整整两天两夜没有睡觉。这些付出,王传君自己都不爱说,还是徐峥在各种场合一再提及,王传君觉得那是他应该做的。

橘子是片中一个若隐若现的细节,吕受益总让人吃橘子,最后吕受益走了,黄毛在门外的楼梯上默默吃橘子。王传君解释过,他觉得病人的抵抗力差,要补充维生素C,多吃橘子。这也是他拍戏前去医院体验生活的时候发现的细节。

吕受益有几场吃东西的戏,在电影中的篇幅不大,实际拍摄的时候王传君受了不少“苦”。文牧野有个外号叫“文保保”,一场戏拍几十条是常态。徐峥和王传君在包子铺里的戏,王传君为了表现角色对食物的渴求,一场戏连吃了44个包子,期间吐了3次。

【“东北藏不下我这条巨龙”——谭卓】

谭卓为了片中一段一分钟的钢管舞戏,练舞练了两个月,原本剧组安排她每天练一个小时,她自己加到三个小时。排这场戏的时候,谭卓的双腿都是紫红色的淤血痕迹,要上很厚的粉底才能遮住。后来,谭卓看了医生才知道,因为软骨碎了,所以一直渗血,而且这种挫伤是永久性的,平常就处于发炎的状态。

徐峥问谭卓,为什么要从东北来北京?谭卓说,因为东北藏不下她这条巨龙。自此,谭卓得了一个外号“谭巨龙”。文牧野谈到谭卓,说她是个看《新闻联播》和《天气预报》都会哭的人。在《我不是药神》在上海电影节做千人首映的时候,谭卓坐在王传君和章宇中间看电影,期间哭到不能自已,上台的时候,情绪依然久久不能平静,连话都说不出,直接背过身去平复心情。

录制推广曲《生如夏花》那天,谭卓又哭了。她看着身边的伙伴们,搂了搂导演,哭着哭着又笑了,唱起那句:“我从远方赶来,恰巧你们也在。”

【“一会别停下,我送你个礼物”——章宇】

“黄毛”章宇是宁浩推荐给文牧野的。最初,章宇是2012年《黄金大劫案》的时候跟宁浩结缘,但两人没合作成,章宇去演了另外一部独立电影。

36岁的章宇,变成了20岁的“黄毛”彭浩。他在电影里的台词很少,对徐峥说的话算多的了。这种寡言,是章宇向文牧野提出的。

他喜欢自己琢磨,有时候琢磨出点意思,就偷偷准备“惊喜”。黄毛跟程勇在码头的一段戏,程勇问:“你是不是特看不起我。”黄毛回答:“是,以前是。”这个感动的瞬间,其实是即兴的创作。

文牧野回忆拍摄的时候,章宇跟他说,一会别停下,送你个礼物。章宇就在夕阳下走到程勇身后,学狗叫吓唬他,徐峥立马就接上了,“你还咬人啊,黄狗”。于是此后的对话,温情的意味被渲染得更为浓烈。

花这些心思,是因为《我不是药神》是一个创作氛围很好的剧组。徐峥率先起了一个很好的表率,放下架子,文牧野有时候要求一场戏拍十几条,徐峥也毫无怨言。这给所有演员一个很好的榜样作用,大家愿意在戏里付出所有。

一直在相对小众的独立电影里打转,《我不是药神》是章宇最商业的一部作品。在《我不是药神》进组之前,章宇正在拍摄胡波导演的《大象席地而坐》。没想到,《大象席地而坐》此后的命运让人咂舌,胡波在家里结束了生命,影片在柏林电影节斩获了影评人费比西奖。

被精准计算的哭点,来自新人导演文牧野的设计

文牧野是宁浩找来的。文牧野改完初稿的剧本,宁浩带着文牧野去找徐峥,当时三人聊完,徐峥没给准话,只是让文牧野再回去改改。过了一年,徐峥再看到剧本,立马给文牧野回信,说他看到泪目,直接问,什么时候能开始。

这一年时间里,文牧野在剧本上做的最大的改动就是,把程勇从慢粒白血病患者,改成一个普通的平凡小人物。徐峥觉得,这样让程勇这个人物更有发挥空间,同时观众能更快代入进程勇的视角里,对一个平凡人到英雄的转变感同身受。

从筹备到上映,文牧野花了3年时间,他从各方面都做好了最充分的准备。不管是在拍摄现场,面对演员的提问,还是在宣传期间,面对媒体的提问,关于剧作本身的种种,文牧野都有一整套完整的逻辑体系来应答。

比如,《我不是药神》的题材,很容易让人联想到《达拉斯买家俱乐部》。文牧野认为,这两者其实完全是两个故事,前者是在中国发生的血淋淋的故事,后者是一个人从反同者到认同者的转变过程。

比如,《我不是药神》看哭了很多人,但也惹来一些疑问,是不是有些地方太煽情了。文牧野直言不讳,当然要煽情。他认为,《我不是药神》首先起点是一个类型片,它是商业电影,“咱们仔细想想《泰坦尼克号》杰克沉下海的时候,那个时候音乐响的是什么样的?往死了煽情。”

再进一步讲,比起《达拉斯买家俱乐部》内敛的风格,《我不是药神》选择了面向更广大观众的拍法。文牧野觉得,前者在中国放映的话,电影院可能20分钟人就走没了。他想得很清楚,要做的是可以让普通观众从头看到尾的电影。所以,他做的不是克制,而且他认为克制和高级是不划等号的,准确和达到电影应该达到的目的,给更多人情感共鸣,是他想要的。所以,他精准设计了电影里的哭点,基本上观众想掉眼泪的地方,都在他的预想之内。

从题材来讲,《我不是药神》在国产电影里是稀缺品,其气质与很多韩国社会运动题材的电影类似,被称为中国版的《熔炉》、《素媛》、《辩护人》。文牧野对待这个问题的思考是,表面看因为国内没有这样的电影,于是大家觉得像韩国电影,往深了说,这是对于自己国家文化的自卑感,不相信中国可以有英雄,或者说不相信中国可以有这样的电影。他希望,从《我不是药神》开始,会是一个转折点,此后会有更多创作者,把眼光投向现实题材。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