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许晴与周韵,姜文电影独有的两种美人

原标题:许晴与周韵,姜文电影独有的两种美人

去看《邪不压正》。

好片。鬼才姜文版《刺客信条》。

荒诞,幽默,不按常理出牌,满地是梗。

最开始惊艳的当然是彭于晏荷尔蒙爆棚的肉体。

然后是老滑头姜文,一身痞气,两袖清风。

严肃脸廖凡,生生现在让我看到就想笑。

还有史航,一朝客串,满门忠烈啊。

但电影里所有的高光时刻,几乎都给了两个女人:许晴和周韵。

多可爱。

一部男人戏,把万千宠爱给了女人。

【许晴】

真是老炮儿们的果儿。

极品大美人。艳光四射,风情万种。

掐腰旗袍、丝绸睡衣,姣好的曲线纤毫毕露。

“北平之花”唐凤仪=小凤仙+花蕊夫人。

在女人,十四万人齐卸甲,更无一人是男儿。

在男人,饱满、性感,具有攻击性和诱惑力,让人有窥探欲和占有欲的那种美。

一出场,就夺魂摄魄。

从此你知道“骚浪贱”全都是褒义词。

她够软,够柔,又够狠,够辣。

为了爱情能做出所有事。

通泰,带劲儿。

姜文的电影总是拍这样的大美人儿。

《阳光灿烂的日子》包裹在红色泳衣里的宁静。

“梦中情人”米兰。

《太阳照常升起》半遮半掩在白衬衫里的陈冲。

“白衣诱惑”林医生。

《一步之遥》复古大波浪配黑色蕾丝的舒淇。

“花国总统”完颜英。

《让子弹飞》行事大胆辛辣的刘嘉玲。

“青楼人妻”县长夫人。

全都是根红苗正的直男审美。

她们勾引男人,攀附男人,没有男人就不能活。

但关键时刻,又是她们要了男人的命。

要了命的纤腰肥臀大长腿,瞄准的是所有男人疯狂的幻梦。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周韵】

区别于这种女人的例外。

自主、独立、鲜活。

不需要男人,不追逐,也不等待。

民国奇女子施剑翘的化身,北平第一裁缝关巧红,绝不只是个普通的裁缝。举手投足,是利落的侠女,也是有故事的大家闺秀。

一双小脚能开风驰电掣开摩托,够胆。一张弓一辆自行车就敢给自己放大脚,够狠。走屋顶如履平地,找李天然易如反掌,够本事。

从容,神秘,遗世独立。

艳光不可逼视。

全片最美、最立体的面貌,他全都给了她。

她像是整部电影里的题眼与阵脚,没有她,这部片子就压不住。

《太阳照常升起》里的疯妈。

《让子弹飞》里的花姐。

《一步之遥》里的武六。

无不如此。

她是勾住命脉的那根主线。

她是抓不住的一缕青烟,一片云,一场梦。

回廊一寸相思地,落月成孤倚。

背灯和月就花阴,已是十年踪迹十年心。

有评论说,在姜文的电影里:“男人是英雄,女人是神。在神的指引下,英雄才能完成人间的剧本。”

周韵就是这尊女神。

有一种特别的美。

带着少女的天真,又混合少妇的雍容。

《十月围城》里阿纯只是坐在窗边,对路过的谢霆锋笑一笑。

陈可辛却说,这个角色非周韵不可。

因为她好像长了一张永远不变的脸。

哪怕她已经三四十岁了,你依然觉得她从未被岁月欺负过。

《刺客聂隐娘》里元氏当仁不让的主母气场。

侯孝贤说,第一次去姜文家,一见到周韵进来,大家不由自主站起来。

在片场,拍张震在家生气摔了碟碗。所有人噤若寒蝉。周韵淡定地说:过来收拾。

自然又妥帖。全然是剧本里没有的自然流露。

许晴与周韵,是姜文电影中的双生花。

甚至有人说,姜文的镜头里只有两种女人:

情人,和周韵。

她们不是红玫瑰与白玫瑰。

是烈焰与红唇。

是倾城雪与白月光。

是人间的花与观音座下的莲。

姜文这个每每叫人血脉贲张的男人。

对女人,真是好眼光。

READ MORE

要么萌要么有范儿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