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著名作家杨永超先生收徒仪式在郑州隆重举行 各界嘉宾到场祝贺

原标题:著名作家杨永超先生收徒仪式在郑州隆重举行 各界嘉宾到场祝贺

按:本推文与网络文学IP版权无关,仅转载供大家参考

著名作家杨永超先生收徒仪式现场

柳清河

2018年7月13日,于众人而言,是一个普通的日子,于中国文坛而言,是一个特别的日子。因为,在这一天,于河南郑州,发生了一件事:著名作家杨永超先生,喜收爱徒。

杨永超先生,致力于文化创作十五年,是九零后青年作家中,不可多得的青年才俊。本次收徒,是其第一次公开收徒。拜师者是山东济宁人,陈白露。微风细雨,抵挡不住当事人和众多来宾激动的心情。上午十点半,嘉宾们陆续到场。

酒店内,挂着“著名作家杨永超先生收徒仪式”的条幅。

上午11点,收徒仪式正式开始。仪式由著名青年作家牛冲先生主持。鉴于文学圈收徒没有固定的模式可以遵循,所以此次仪式借鉴了相声收徒仪式的规范和定式。

首先,由主持人牛冲致开幕词:

各位来宾,各位朋友,感谢大家于百忙之中,来参加杨永超先生的收徒仪式,即陈白露女士的拜师仪式。今天也是杨永超文化工作室开业和杨老师的生日。

引师汪君之在弟子陈白露敬茶后,向弟子赠送礼品合影

保师寇洵在弟子陈白露敬茶后,向弟子赠送礼品合影

代师李广义在弟子陈白露敬茶后,向弟子赠送礼品合影



现在,我们的仪式正式开始。接下来,分别有徒弟陈白露女士分别向引师,保师,代师,鞠躬,行礼,敬茶。担任引师的是,中国著名书画家,墨言书画社社长汪君之老师。徒弟行礼完毕,汪老师以自己亲手所书折扇相赠。正面题写:蒹葭苍苍,白露为霜。背面题写:不甘庸常,盈利于世;担任保师的是,中国著名作家,诗人,编剧寇洵老师。弟子行礼完毕,寇老师以一本《缅怀玛丽娜·茨维塔耶娃》相赠,并祝福陈白露女士勤奋努力;担任代师的是,著名作家,评论家,编辑,媒体人,李广义老师。弟子行礼完毕,李老师以著名书法家邵忠枝先生精心创作的书法相赠,上书:惠风和畅四字。

弟子陈白露向恩师杨永超行拜师礼

接下来,是向师傅杨永超先生行大礼。落座以后,弟子递上拜师帖——

拜师贴

拜师贴

杨永超先生:

兹有拜师人陈白露久慕师父才艺绝伦,学生甚为仰慕,愿拜师父门下为徒,承蒙师父允纳门下。愿执弟子之礼,谨遵师教。

诚具名帖,恭行拜师大礼!师父签名:杨永超,弟子签名:陈白露,见证签名:汪君之

时间:二零一八年七月十三日

鞠躬行礼敬茶完毕,向师父敬献茶杯一个,鲜花一束,刻有师傅生日快乐的蛋糕一个。陈白露女士说茶杯代表一辈子,鲜花希望师傅永远年轻,蛋糕祝师傅生日快乐。

现场,陈白露女士,用汉语,英语,韩语分别给杨永超先生唱了生日快乐歌。

回徒贴

回徒贴

杨永超先生接过礼物,赠回徒帖:

高足蒙启:

白露弟子,天资聪颖,志向高远,不甘庸常,赢立于世。吾平生所学,乃人生砺练之精,集细微观察之明。必将终生所学,倾心相授,毫无保留。

愿汝勤学苦练,必有所成。



师父签名:杨永超,弟子签名:陈白露,见证签名:汪君之

二零一八年七月十三日

师傅赠送徒弟刻有徒弟名字的钢笔一支。

在仪式现场,除引师,保师,代师外,北京德云社郭德纲老师九字科弟子尹九宴老师,著名企业家、影视投资人刘鹏宇老师,著名作家宗隆隆老师,以及民谣界,各大媒体界均以不同的形式对本次活动表示了支持。

拜师仪式上弟子陈白露与各位老师合影,从左到右依次是保师寇洵、引师汪君之,陈白露,师父杨永超,代师李广义。

收徒仪式现场杨永超师徒和嘉宾合影。从左到右依次是宗隆隆,牛冲,陈白露,杨永超,刘鹏宇

师徒仪式上北京德云社郭德纲老师九字科弟子尹九宴先生即兴表演

收徒仪式结束,宴会开始之前,杨永超先生,做陈词发言:

首先,十分感谢各位老师,各位朋友,于百忙之中,冒雨前来参加鄙人的收徒仪式,以及爱徒的拜师仪式。其次,我要向我的徒弟表示谢意。千里迢迢,坐了一夜的火车,从山东奔赴河南,前来拜我这个不知名的人为师。这份情意,倍感欣慰。

本人从事文学创作十五年,人生第一次开山收徒,感恩大徒弟陈白露同学的信任,舟车劳顿前来拜师。感谢参加活动到场以及以各种形式祝贺的朋友和嘉宾。尹九宴老师的到来,代表了中国非主流相声界,以及北京德云社郭德纲老师于谦老师对我的期许和肯定。寇洵老师,李广义老师的到来,代表了中国主流作家圈对我的支持和认可。汪君之老师的到来,代表了中国书画圈对我的认同和鼓励。刘鹏宇老师的到来,代表了中国服务行业以及影视行业对我的重视与尊重。牛冲老师,宗隆隆老师的到来,代表了同行对我的容忍和包容。

感谢我师傅(马国祥)先生,以及杜诗清先生的教诲。感恩同门师兄弟以及各路大神们的赞许。我先师从散文专家马国祥先生,只可惜,马先生十年前因病不治,去世。后师从音韵学家杜诗清先生,多年来,一直努力,却深觉愧对恩师教诲,有辱师门。今日,有幸收徒,诚惶诚恐之余,定将毕生所学,传授于爱徒。繁忙的工作麻木了大部分人对生活的感受,麻木的背后又是机械式的不思进取,如此恶性循环,直至老去。这个社会还是很现实很功利的,贫富高低,梦想现实,很多人都骂过,混的越惨,骂的越凶,骂了以后,社会还是那个样子。现实,残酷,功利,却成了我们头上的帽子,那股愤恨的味道,怎么摘都摘不掉。我们总是太在意别人对自己的看法和评价,在这种自我催眠的意识中,逐渐迷失了自我,成为了普通人中的一员。大胆的去尝试,去做,失败了又如何,被人嘲笑又如何。秦皇汉武,唐宗宋祖,都是一代英豪,都曾经是这片土地上权利最大也是最富有的人,可是现如今,他们也仅仅是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随意取乐愚弄的对象,仅此而已。再厉害的牛人,也打不过一个敌人,那就是时间。人生很长,可我们再无第二次见面之机会。人生很短,我们来不及见下一次,已经离开。人生就是红尘场,你方唱罢我登场。人生本身就是一场戏,只是大多时候,我们身在戏中而不自知。我们总是很纠结的活着,其实,我们不是主角,甚至在以自己为主演的人生中,我们都只是一个跑龙套的。我觉得一个作家,他应该时刻和良知在一起。心有良知,方能有所敬畏。至于条幅上著名作家这个称呼,算是对自己的一种期许,一种鞭策。我尽心,尽力,尽人事。

最后,我要感谢我的爱徒,你从远方来,赴我一面之约。我想对我的爱徒说一声:余生,烦请多指教。

看到杨永超先生的发言,获益匪浅,受益颇多,在此,也衷心地祝贺杨永超先生喜收爱徒,希望师徒二人在文学创作的道路上,再创佳绩,再造辉煌。

找了半天,找到著名作家的几条信息,如果没弄错应该就是他了。。

“有人说我们的青春埋在了城中村,其实不见得。我觉得这句话应该这样表述:我们把人生中最好的那几年献给了这个地方,难道我们不应该去爱她吗?我都找不到恨她的理由。”

说这话的是杨永超,一个已经在郑州打拼5年的“郑漂族”。杨永超老家开封,是个90后,2011年大学毕业后来郑州寻梦。

杨永超老家开封,是个90后,2011年大学毕业后来郑州寻梦,在朋友的建议下,他选择了陈寨作为落脚点。诗集《陈寨往事》记录着郑漂的故事;小说《507退房》纪念人生中的第一个出租屋;《陈寨悲歌》则提醒他物欲横流的年代,精神更加弥足珍贵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