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正文

对话比亚迪“广告罗生门”漩涡核心——上海雨鸿负责人汪晓婷

原标题:对话比亚迪“广告罗生门”漩涡核心——上海雨鸿负责人汪晓婷

比亚迪、雨鸿文化、30余家广告公司,正在陷入一个扑朔迷离的“广告罗生门”事件——涉及11亿元人民币。而这个事件中,三方都称自己是“受害者”。

7月12日,比亚迪发布声明称,一个叫李娟的人,对比亚迪以上海雨鸿传播公司汪晓婷的名义展开活动;对外声称是比亚迪派出机构,假冒上海比亚迪电动车有限公司市场部总经理身份,伪造比亚迪多枚印章,与多个广告商签订宣传类合同。比亚迪均不知情,也与比亚迪无关。

这则声明迅速引爆了其中一家“受害”公司——上海竞智广告公司的愤怒。13日,上海竞智发文称,与比亚迪有关的广告合同诈骗长达三年,且例举了多个证据,反驳了比亚迪所称的“毫不知情”。。

上海雨鸿在比亚迪“广告罗生门”事件中扮演着一个什么样的角色,一度让人匪夷所思。

7月16日以前,在多家媒体的口中,上海雨鸿是李娟的“利益共同体”,是比亚迪的供应商,与比亚迪深圳总部接触,并帮助比亚迪接洽与广告商的具体业务。

但7月16日早,上海雨鸿在其微博账号发布声明,称从未授权李娟以该公司名义承揽包括比亚迪在内的任何广告业务,李娟也不是雨鸿公司的员工。值得注意的是,上海雨鸿在声明中多次引用网传的李娟自述,站在比亚迪的对立面,与其他供应商一道指责比亚迪的不负责任。

随后,16日下午,雨鸿与竞智、速肯等公司一起召开了媒体说明会,再次强调了自己的“乙方”身份。

而在网传李娟的《说明》中,雨鸿汪晓婷与其曾是上海搜易广告传媒有限公司从事广告业务的同事,现为上海雨鸿的负责人。这也是李娟找上上海雨鸿的直接原因。据称,李娟在比亚迪深圳总部的门禁卡都是由汪晓婷的身份信息注册的,“雨鸿汪晓婷”也成了李娟面对比亚迪时的“官方身份”。

李娟已自首,而网传李娟上级陈振宇已失联,汪晓婷成为了风口浪尖的“第三号”人物。为此,成都商报采访了比亚迪“广告罗生门”事件旋涡中心的上海雨鸿文化负责人汪晓婷。

谈李娟:

主动来联系合作,她不像骗子

成都商报:跟“国金比亚迪”是从何时开始合作的?是对方主动联系雨鸿的,或有中间人介绍?

汪晓婷:2017年4月开始,是李娟(主动)联系合作。

成都商报:有报道称,“国金比亚迪”对其他广告公司欠款达11亿,对雨鸿有无欠款?

汪晓婷:雨鸿欠款高达1.7亿项目款。

成都商报:这1.7亿的项目款,李娟是以什么说法来回应你们的?

汪晓婷:因为我们合作就是从2017年的四月份开始合作,两百多个工作日的期限,很多(账)都是近期刚刚到期的。所以说她就是没有具体回复,就是我们催款一直催款无效,然后才会引起的这个事情发生的。

成都商报:有的说法是李娟曾就职于贵公司的关联公司“搜易广告”?

汪晓婷:李娟于2015年就离职了,之后的事情我们不知情。后续作为乙方来说,是李娟主动找我们合作。

成都商报:也就是说你跟李娟是前同事?

汪晓婷:我们之前是同事,李娟2015年就离职了,后面1年都没有联系。

成都商报:在你看来,李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汪晓婷:我感觉李娟工作能力还是不错,不像骗子。但是这么大的事情,不可能玩这么大的局,一个人应该不行。

谈“深圳项目确认”事件:

两赴深圳比亚迪先确认后否认

自称对李娟冒用自己身份不知情

速肯广告公开称,今年6月初,速肯项目经理、李娟及其助理,雨鸿汪晓婷一行4人到了深圳,踏进了比亚迪深圳总部的采购科,相关负责人为其签字确认了2018年上半年部分的项目。

汪晓婷则告诉成都商报记者,6月时比亚迪方确认了2018年上半年的部分项目,并签了字。但7月9日再次去深圳总部时,对接的人不一样了,矢口否认了相关项目,并称系李娟私刻印章。

这次的“深圳项目确认”事件是此次风波中的一个焦点事件,甚至可以说是李娟“假面”的转折点,给事情带来了直接的转变。速肯称,两个汪晓婷出现在深圳,比亚迪不可能不知情。而汪晓婷则告诉成都商报记者,也正是这次深圳之行,让她产生了对李娟的怀疑。

网传的李娟名片

同时,根据证券日报对比亚迪相关人士的采访,其认为汪晓婷对李娟冒用身份是知情的,“见面时,比亚迪市场营销部人员叫李娟为汪总(此前李娟一直以上海雨鸿文化汪晓婷身份联络比亚迪人士),汪晓婷就在旁边一声没吭。”该名知情人士气愤说到,这都有监控视频为证,一旦警方需要,比亚迪可以提供相关证据。但汪晓婷对记者否认了此说法。

成都商报:除了李娟,具体的合作有无跟其他比亚迪的公司人员联系过?

汪晓婷:在2018年6月之前雨鸿公司没有和深圳比亚迪任何人对接过。

成都商报:对接的都是李娟?

汪晓婷:是的。6月我去过一次深圳确认项目。后面我司就是7月9日直接与比亚迪采购李建勋、审查处的朱敏、法务王经理见面。

成都商报:也就是他们(比亚迪)都确认了此前的业务?

汪晓婷:没有确认

成都商报:对方怎么说呢?

汪晓婷:就是不承认,说李娟私刻印章。

成都商报:6月第一次见面就否认了相关项目吗?

汪晓婷:6月时比亚迪方确认了,都签字了。

成都商报:比亚迪两次说法不一致?

汪晓婷:7月9日再次去深圳总部时,对接的人与6月时不一样。

成都商报:有报道称,6月在深圳确认项目时,有比亚迪的人对李娟称“汪总”。

汪晓婷:“胡说八道!旁边都有人证的,我从未听谁叫过李娟汪总,我自己也是有录音的。”

谈阿森纳项目:

李娟用雨鸿名义推进广告宣传

今年6月前完全不知情?

比亚迪在7月12日公告中称,4月,是李娟使用上海雨鸿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的名义,以资源赠送及优惠价格的方式,推进比亚迪与阿森纳足球俱乐部之间的广告宣传。随之,英超阿森纳足球俱乐部发表声明称,根据比亚迪告知阿森纳的信息,比亚迪也是广告诈骗受害方。

但在当时,针对与英超豪门阿森纳的合作,比亚迪官方做了不少的宣传。并且,比亚迪集团公关部部长李巍还曾出席签约并为活动站台。

“这件事我完全不知情。我们和阿森纳有权益合同,怎么可能免费资源赠送给比亚迪?”汪晓婷反问记者。多方说法不一,又将焦点推到已自首的李娟身上。

成都商报:比亚迪公告称,李娟使用上海雨鸿的名义,以资源赠送及优惠价格的方式,推进比亚迪与阿森纳俱乐部之间的广告宣传。这件事之前雨鸿完全不知情吗?

汪晓婷:完全不知情,我们和阿森纳有权益合同,怎么可能免费资源赠送给比亚迪。

成都商报:雨鸿何时知道李娟以雨鸿的名义和深圳比亚迪对接?

汪晓婷:2018年6月才知道李娟冒用我公司名义和深圳比亚迪对接及沟通

成都商报:就是去确认项目的时候知道的吗?

汪晓婷:是的。

谈陈振宇:

他是李娟的老板,我们从来没有联系过

比亚迪官方声明、网传李娟《上海比亚迪情况说明》、甚至在多个乙方广告商的口中,“陈振宇”这个名字出现的频率都不可谓不高。有分析人士告诉记者,无论李娟的《说明》是否属实,从现有资料来看,陈振宇甚至是比李娟更关键的人物。

李娟向广告商商展示的合影,其中左一为李娟,左三为“陈振宇”。

在《说明》中,李娟称在工作中认识了比亚迪高管陈振宇,陈振宇于2016年提出安排李娟作为上海比亚迪市场负责人。后来,在陈振宇的安排下,李娟以供应商身份与比亚迪深圳总部接触,并帮助比亚迪接洽与广告商的业务。在此期间,陈振宇以“预算用于比亚迪海外建厂项目”为由,让李娟用账期和让供应商自行垫付项目款项的方式,进行项目执行,发放人员薪资,租赁办公室等。

比亚迪在声明中称,是李娟伪造了比亚迪的印章,且警方在李娟处查获了多枚伪造的比亚迪印章。李娟在《说明》里称,合同章、公章、营业执照复印件等,都是由陈振宇提供。在《说明》里,“双面李娟”的身份也是由陈振宇建议的:因为在换血、捧人上位期间,处于灰色地带,所以让我(李娟)用供应商的名义和总部接触。

成都商报:有说法称你那边跟李娟是一起的。

汪晓婷:我们公司声明你们看到了吗,我们公司和李娟完全没有关系。

成都商报:贵司公告里写:“并非雨鸿高管失联,而是李娟幕后老板失联”。这个幕后老板就是指网传的陈振宇吗?

汪晓婷::我公司从来没有失联。陈振宇和我公司也没有关系,陈振宇是李娟的老板。

成都商报:你们合作过程中见过他吗?

汪晓婷:没有。

成都商报:陈振宇是李娟的老板,这是李娟的说法吗?

汪晓婷:是的。

成都商报:从来没有(跟他)联系过?

汪晓婷:没有。约了无数次要见面,都被放鸽子。

成都商报:网传陈振宇的上司是比亚迪的高层?

汪晓婷:这些你不要问我,我是不会说的。

谈“分包商”身份:

否认总包关系,坚称也是一个普通的乙方

7月16日以前,在多家媒体的口中,上海雨鸿是李娟的“利益共同体”,是比亚迪的供应商,与比亚迪深圳总部接触,并帮助比亚迪接洽与广告商的具体业务。但在近几日,上海雨鸿在微博发布声明、汪晓婷多次出现在媒体视野中,极力撇清与“上海比亚迪”的关系,强调自己“与其他的供应商一样”,只是一个普通的乙方。

但据《汽车商业评论》对速肯传媒负责人的采访,速肯称,曾和广东卫视一起做了一个“零点食神”的美食综艺节目(比亚迪赞助),项目回款了大概60%。而60%是通过雨鸿付的,跟雨鸿签的。“其他项目都是我跟上海比亚迪直签的,直签的都还没拿到钱。”不难看出,雨鸿这个“乙方”并不“普通”。

成都商报:1.7亿的欠款,对贵公司影响如何?

汪晓婷:大。你说呢?我们公司章是真的,签署了这么多的合同出去了,要负责任的。

成都商报:你是指以分包商的名义跟其他广告公司签署的合同?

汪晓婷:我们不是总包呀,我们雨鸿公司和所有的上海供应商一样的都是平行的。都是和那个上海电动车签的,没有总包这一说。而且我们在比亚迪的供应商库里面只是个供应商,也没有拿过集团的什么媒介采购的“总包”之类的。你这个说法是不对的。

我们只是说承接了这些项目,然后找了些下面的供应商来执行,比如说搭建的供应商,比如礼仪模特的供应商。我们和所有的上海的“受害方”是一样的,都是和上海电动车签的,不是说所有人都欠在我上面的。

撰文 | 成都商报实习记者 俞瑶

公众号ID:

cedfinance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推荐阅读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