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威夷熔岩船,冰冷海水熊熊火焰

原标题:夏威夷熔岩船,冰冷海水熊熊火焰

如果要我再一次乘风破浪去看基拉韦厄火山熔岩流入大海,我一定没有这个勇气了。

有些地方,存在着绝世的美景,却只属于一次。

昨天, 7月16日,美国夏威夷,一行人乘坐游船观看夏威夷基拉韦厄火山喷发出的熔岩,该火山已经喷发了两个月。在观看的过程中,突然从天而降一个篮球大小的“熔岩弹”,击穿船顶棚,造成23人受伤。

听到这个消息,让我感到非常后怕,也就是在半个月前,火山熔岩喷发得轰轰烈烈的时刻,我也是这艘船的乘客。

凌晨三点,夏威夷被夜色笼罩,我洗了把脸,穿上行李箱中唯一一件为了在飞机上避寒的长袖长裤,再把摊在床上的薄羽绒被叠成一个硬方块塞进手拎包中,走出酒店,赶在3:30集合时间到达码头。

昨天定行程时,预定柜台的中年妇女特别提醒我们:太平洋非常冷,要多穿点。

晚上她又发了邮件说,建议穿凉鞋,因为会湿。

以前登印尼万隆火山时深刻感受过那种冷,火山口下熔岩滚滚,却因下起雨而寒冷万分,当晚就生病了。

在这冷如冰的夜,又在海中漂泊,我想我这单薄的衣裤一定不能抗寒,所以才带了羽绒被。

本想带睡衣,无奈酒店居然不提供。想到别人在欣赏岩浆盛况,而我裹着棉被的样子,一定是很搞笑。

事实证明,我想多了。

2个多小时的行船,只在刚刚开始出发的前半个小时,Lava Boat被惊涛骇浪掀上了天空又种种跌进海中的失重感,引得人们惊叫和尖笑声音不断。

而渐渐的,有人开始往船上准备的塑料桶中呕吐了。

船行到一小时的时候,这艘船早已没了开始的热闹,虽然音箱还在播放着相同的欢快美国歌曲,但整艘船陷入了死寂,偶然有的几声呕吐,都被巨大风浪盖过。

根本不会有人注意到有一个人正抱着被子取暖。

远远的,一片火焰烧遍连绵山头的景象出现,有些人拿出相机,坐在船边的我,却连眼皮都抬不起来。

不是因为困了,而是海浪不断扇我巴掌,把我打了晕了。脸上全是咸到恶心的海水,

稍稍睁开眼睛,睫毛上的海水会立刻低进眼珠,刺痒的睁不开。

原以为很快就要到达,谁知道看着在眼前,又行驶了一个半小时,才到达熔岩入海处。

我眼前没有山,只有一团又一团巨大的烟雾。

仿若火烧云一般,金红、明黄、粉紫、银灰,和黑,我视力所见范围,皆是爆破现场。

我不断用力擦干脸上一波又一波的海水,目瞪口呆地面对这种盛世奇景。

美艳而壮观。

我的双眸被它们塞满,瞳孔不断放大。

它们在我眼前,活生生地将天空吞了进去。

这哪里是人间能见到的景象,甚至于就是船长水手们,几十年的海上生涯,也从没见过。

基拉韦厄(Kilauea)火山是目前世界上最年轻、最活跃的火山之一。

这座火山在上月开始剧烈喷发,持续了半个月,本以为渐渐消退,没想到放轻喷发短短几日后,再次剧烈来袭,比上一次更猛烈。

报纸上说,夏威夷大岛的居民都开始捡绿宝石了。

我没有奢望过能遇到宝石雨,但更没有任何期冀能遇到如此震撼的场面。

喷发的岩浆流入了太平洋,升起巨大的烟雾,轰轰烈烈地冲到我们近前。

对于我们这帮入侵者,它们咆哮着,怒吼着,每每离它们稍稍近一些距离,就感到炙热如烙。

但下一分钟,海风继续冰冷刺骨。

此时,太阳从海平线露出了光。

椭圆像压扁了的光向四周伸展,左右越来越长,像是十字架的模样,流露神圣的印记,金色的光给黑夜的天打开了一只眼。

这是光的方向,我们望过去。

瞬间,刺痛双眼,但多想看一看它呀,看一看它将天与海分成两部分的灿烂。

我们所得着的,不光是一个生命,也是一个道路。

当太阳全部跳出水面,我们的船也开始往回走。

风浪更显得大了,岩浆将海水烧得滚烫,像是开水一般往脸上身上泼来。

整个胃都跟着海水翻滚起来,无奈胃中空荡荡的,只有酸水差点呕出来。

我将羽绒被抱住头,眼神恍惚,四肢无力,身体全然不能自主控制,就像随波逐流的树叶,随时会被吞没。

被海水吞没,被熔岩吞没。

依稀记得嘴中停不下来的喃喃自语。

大致是在祈祷,在哀求,在低鸣。

眼泪不知为何刷刷地往下流,脑中像走马灯一般,将自己亲爱的人都过了一遍,每个人的脸出现在我眼前时,就多流一些泪水。

有那么几次,我以为要和这个我爱的世界告别了。

如果告别,是否有些不值?

我还没为这个世界做过什么,我还没好好善待这些我爱的人,于是我又清楚地知道,我的日子还长着。

只是那份恶心和身体上的无助,让我虚弱不堪。

也许,你明白度日如年的感觉。

但是你明白度分钟如小时的感觉吗?

每当我以为坚持不住了,手表上的时间讽刺地提醒我:不过才走了两三分钟。

两个小时的回程时间,也不知道是怎么熬过来的。

下船时,头晕晕涨涨,脚步一个不稳,差点跪下。

被子被水全部浸透了,滴滴答答地在流着水。

旁边一对夫妻搀扶着走上了岸,就听男人摸着女人的头说:早知道会如此难以忍受,选择坐直升机就好了。

女人抬头望着他,柔弱地笑着说:如果坐直升机,就不能留下这么多的回忆了。

我抬头,看着阳光已经将碧蓝的天空全部叫醒。

再回头望向太平洋,依稀仿佛还能看到基拉韦厄的点点身影。

咆哮声还在耳边,但它的模样却渐渐模糊了。

有一句话突然出现在我嘴边:没有人在海上是完全孤独的。

2018-7-18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