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务>>正文

以港口为战略支点书写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建设新篇章

原标题:以港口为战略支点书写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建设新篇章

自“一带一路”倡议提出以来,中国企业加大了对沿线港口和物流设施的投资建设,海上丝绸之路港口国际合资合作成果丰富。中资企业通过兼并收购、特许经营、合资合作等多种形式加强了对海外港口的投资布局,为促进“一带一路”设施连通作出贡献

以港口为战略支点书写21 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建设新篇章

文|丁 莉

中国港口协会秘书长

港口是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节点和载体,也是重要的战略资源。自“一带一路”倡议提出以来,中国企业加大了对沿线港口及物流设施的投资建设,海上丝绸之路港口国际合资合作成果丰富。中资企业通过兼并收购、特许经营、合资合作等多种形式加强了对海外港口的投资布局,为促进“一带一路”设施连通作出贡献。

一、主要中资企业海外投资情况

招商局港口。截至目前,招商局港口海外总投资超20 亿美元,遍布全球19 个国家和地区的49 个港口,包括斯里兰卡科伦坡港和汉班托塔港、位于红海出入口的吉布提港、尼日利亚拉各斯庭堪岛港口码头、西非第二大码头多哥洛美集装箱码头、土耳其昆波特码头等都是“一带一路”沿线国家重要港口。

中远海运港口。目前,中远海运在境外投资的20 个码头中,“一带一路”沿线码头共有11 个,包括阿布扎比哈里发港、比利时安特卫普港和泽布吕赫港、荷兰鹿特丹港、西班牙巴伦西亚港等。

上港集团。2015 年3 月,上港集团成功中标以色列海法新港自2021 年起25 年的码头经营权。

青岛港集团。青岛港集团与马士基合作共同开发和管理意大利瓦多利古雷港集装箱码头,受中石油委托对缅甸皎漂港马德岛30 万吨级原油码头运营管理。

日照港集团。2016 年,日照港集团与其他几家企业成立合资公司,对巴基斯坦卡西姆港煤码头进行运营维护,2017 年已派驻管理、技术人员43 人,同年的8 月22 日顺利接卸首船煤炭,目前通过与中国地质工程集团公司和中国新时代控股(集团)公司开展合作,推进几内亚科纳克里港铝土矿码头建设以及运营项目的合作。围绕港口建设、技术、管理输出,该集团通过与中国地质工程集团公司和中国新时代控股(集团)公司开展合作,推进几内亚科纳克里港铝土矿码头建设以及运营项目的合作,现在正在开展项目前期工作。

烟台港集团。2015 年烟台港集团加快推进海外港口项目。烟台港集团与宏桥投资(香港)有限公司、新加坡韦立集团、几内亚SMB 等合资成立韦立联盟港口有限公司,共同投资几内亚博凯内港码头,并于2015 年7 月投产。全部竣工后将实现铝土矿装船能力3 000 万t/a,将彻底打通几内亚到中国铝土矿物流供应链的关键环节。2016 年完成铝土矿出货量1 170 万t。烟台港集团派员负责该码头的生产运营。烟台港集团全力协助印尼宏发韦立氧化铝公司(WHW)驳船码头建设和提升其作业效率,进一步畅通印尼至中国的铝土矿海上物流通道,已派员赴印尼参与码头管理工作,为该港口码头作业效率的提升提供必要的业务指导。

广西北部湾港集团。广西北部湾港务集团在2015 年收购马来西亚关丹港40% 的股份,同时还深度参与了关丹产业园的建设,投资产业园联合钢铁等项目,开创了“两国双园”的合作模式;还投资了文莱唯一的深水港口摩拉港51% 股权,全面负责对其开发管理。

广州港集团。广州港集团与中国交建共同参与投资开发建设马六甲临海产业园项目。与中国路桥签署战略合作协议,联合走出去。

此外,河北港口集团、宁波舟山港集团、大连港集团、山东岚桥集团等都有明确的海外港口投资意向。据统计,仅2016 年6 月到2017 年6 月,中国企业就宣布了9 个海外港口收购或者投资计划,项目总价值高达201 亿美元。

二、海上丝绸之路国际港口合作模式呈现多元化

1. 从建起来、买下来到管起来

海外港口项目投资模式多元化。以往是买下来或建起来,现在越来越多的是管起来,即参与到码头的实际运营当中,只有管好、用好这些海外资源才能更好地为亚欧经济贸易发展服务。例如中远海运集团投资并管理的希腊比夫雷弗斯港码头运营良好,在希腊发生大规模罢工期间该码头仍正常运营,很好地保障了贸易的正常开展。此外,实践证明,管好用好这些海外项目还可以发挥出很好的示范带动作用。中资的进入使得该码头业务明显增加,港口排名提升,给其他欧洲港口以很好的示范,为中资进入其他港口产生很大的正面效应。

2.“港产城一体化”和“港航货一体化”新模式

除单纯对于码头的投资建设运营以外,我国企业也展开投资模式创新,主要表现在“港产城一体化”和“港航货一体化”两方面。

“港产城一体化”方面,如:招商局港口在推进海外港口投资布局时,积极推进“前港、中区、后城”的模式,在注重对港口投资建设的同时,也加大对于后方产业园区配套设施的建设,进而跟进对港口城市新区开发,实现成片区域的整体发展;广西北部湾港务集团投资马来西亚关丹港,同时还深度参与了关丹产业园的建设,投资产业园区联合钢铁等临港产业项目。

“港航货一体化”方面,烟台港集团联合山东魏桥创业集团,新加坡韦立国际集团、几内亚UMS 公司成立了合资公司在几内亚建设博凯码头,打造了一条从非洲至中国,从“原材料产地—航运—港口—终端用户”的铝矾土产业链条,“四方三国”的合作模式实现了多方共赢。

3. 通过人才输出、管理输出,本土港口企业积极参与海上丝绸之路建设

在国家“一带一路”倡议号召下,本土港口企业积极与其他合作方联合“走出去”,并充分发挥了自身在码头运营、管理、技术、服务等方面的优势,切实参与到海外投资港口项目的生产运营管理当中,改变了以往对于海外港口投资项目重在资本投入较少参与生产经营的情况。许多港口集团都向海外投资项目派遣大量工作人员,包括操作人员、技术人员、管理人员等等。例如中远海运港口与青岛港成立港口运营管理公司,对于中远海运港口的海外投资港口项目,青岛港在港口运营管理方面提供人才保障,深度融入国家“一带一路”建设。

三、为推动贸易畅通,港航企业积极推进亚欧通道便利化

积极参与中欧班列的运营,建设连通亚欧的陆上新通道。例如辽满欧、汉新欧等等。辽满欧吸引了很多日本、韩国货物,厦新欧可以吸引中国台湾、东南亚地区货物。

促进政策沟通,多家港口参与亚太示范电子口岸网络试点,探索不同国家间电子口岸系统互联互通和数据交换的解决方案,推动“一带一路”大通关建设。2018 年3 月份,上海亿通国际股份有限公司、厦门自贸试验区电子口岸有限公司、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港运营控股有限公司就APMEN 海运物流可视化试点项目签订了合作备忘录,APMEN 运营中心与马来西亚国家单一窗口运营商签约,在“FTA 自由贸易协定优惠关税系统”和电子原产地证信息互联互通等方面开展合作,共同探讨如何有效运用“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协定”降低中马双方企业的跨境贸易成本。

四、海上丝绸之路建设遇到困难和问题

1. 对“一带一路”建设的认识存在局限性

目前社会上有一种观点,认为“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陆上成果多于海上成果,陆上成果可圈可点,海上成果乏善可陈。这种观点源于对“一带一路”国际合作成果的认识局限于“修路建港”。“一带一路”国际合作成果不应仅仅局限于修路建港。设施联通最终的目标是为了贸易畅通,服务于经济贸易发展。

海上丝绸之路基础较好,是当前亚欧贸易的主通道,承担了我国85% 以上的国际贸易运输任务。陆上通道由于运能和成本的制约,只能是海上通道的有益补充,满足亚欧贸易间不同的物流运输市场需求。陆上通道适用于时效性强、对物流成本不太敏感的货物(大约有10%)。海上通道适用于时效性要求不高、对物流成本敏感的货物。

陆上通道是从无到有,海上通道是从有到优的发展思路。从有到优,怎么优?要认真研判当前我国海上丝绸之路存在的问题和风险。

比如马六甲、亚丁湾及其他区域海上运输安全问题,外国港口罢工带来的风险规避问题,进一步提升贸易便利化问题,等等。提升海上通道的安全性、可靠性、便利性,加强海外枢纽港口网络布局,促进政策沟通,实现沿线港口之间信息互联互通,海关监管互认信息共享、大通关等等,这是海上通道从有到优的内容。

2. 海上丝绸之路建设存在的诸多风险

一是政治风险;二是缺乏可靠的投资信息来源渠道;三是本土企业海外投资缺乏实践经验,面临许多法律和商务方面的障碍;四是专业的海外投资人才紧缺;五是亟须海外投资方面的风险管控指导。

3. 海外港口布局缺乏必要的统筹协调和布局规划

不同类型企业出海投资港口各有特色,有的有资本、有的搞建设、有的有航线,甚至不同类型中资企业之间形成竞争,没有形成“走出去”的合力。特别是对于项目的经济效益、盈利能力、可持续发展能力,以及对亚欧经济贸易的战略意义考虑不足。

4. 中资企业海外港口布局资金渠道单一

港口产业属于重资产、回报期较长的行业,目前港口企业以自有资金+ 融贷资金进行海外布局,存在资金结构不合理的问题。因此,急需政府层面推出产业扶持资金,设立长周期的产业发展基金,帮助企业获得周期长、成本低的资金供给,加快海外布局的步伐。

五、以港口为战略支点推动海上丝绸之路建设

1. 海外港口合理布局

要站在更好地服务于“一带一路”国家间经贸往来的角度,以提高海上丝绸之路通道安全系数和促进贸易便利化为目标,优化海外港口和物流枢纽的战略布局。

2.“走出去”形成合力

充分发挥各种类型企业的优势,促进中资企业内部的联合,形成合力,抱团走出去,提供从码头设计、建设到港口生产运营等全流程服务,避免竞价竞争,促进优势互补。

3. 设立“一带一路”港口产业基金

港口项目投资大、回收期长,当前企业海外布局主要资金渠道是自有资金和融资,企业资金压力较大,迫切需要融资渠道多元化。希望国家层面推动相关金融机构、中资企业、港口经营人等联合设立“一带一路”港口产业基金。

4. 建立“一带一路”国家港口联络机制

习近平总书记在“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上提出,中国将设立“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后续联络机制。建立联络机制有助于进一步夯实会议成果,使联系常态化。建议建立“一带一路”国家港口联络机制。

5. 建立海外投资信息发布平台和风险预警机制

建议外交部等国家部门在海外投资方面给予更多指导,建立信息发布平台和风险预警机制,例如发布沿线国家港口等基础设施投资前景展望,包括当地投资需求、投资环境、当地政策及法律、风险预警等情况,并提供相关业务如法律和商务咨询,海外投资人才相关业务培训等等。

6. 建立“一带一路”国家港口人员交流和培训机制

促进民心相通是“一带一路”倡议的重要内容。为促进民心相通,建立“一带一路”国家港口人员交流和培训机制,“请进来”和“走出去”相结合是非常有必要且是非常有效的途径。

一方面,要主动把国外港口“请进来”。当前,各国港口发展水平差距较大。一些国家和地区港口发展较为落后,港口行业发展急需人才。

在20 世纪八九十年代,我国港口发展水平较为落后,许多发达国家为我国港口提供了培训机会,例如日本、美国、加拿大、比利时、新加坡等等,帮助中国港口培养了专业人才。时至今日,中国港口在设施建设、生产运作、经营管理、技术水平等多方面已经达到国际领先水平,这些是我国港口的软实力,中国港口现在具备了软实力输出的条件。中国作为“一带一路”倡议发起国,有义务帮助其他国家培养港口人才,制定“‘一带一路’国家港口人才培训和交流行动计划”,帮助其他国家培养港口专业人才,了解和学习中国港口的先进经验。这有助于增进了解,促进民心相通,有助于我国资本及港口软实力的“走出去”,有助于更好地推进“一带一路”倡议。

基于以上考虑,建议建立“一带一路”国家港口人才培训和交流行动计划,帮助有需要的国家培养港口专业人才,体现大国责任与担当。

另一方面,要帮助中国企业“走出去”。“一带一路”海外投资面临多种风险,要鼓励大家走出去投资,就要增进互相了解,为中国企业“走出去”提供渠道和平台,要在“一带一路”国家港口联系机制的框架下,组织港口领域的人员交流。特别是要针对“一带一路”合作项目,在外事审批等方面给予便利,目前很多企业在“一带一路”合作项目中遇到人员出国审批制度的制约和限制。此外,还要加强对国内企业海外投资的相关培训。

7. 建立研究机制,加大对海上丝绸之路相关问题的研究推进工作

促进“一带一路”国家港口间合作,有许多重大问题需要研究推进,例如在“一带一路”倡议框架下促进各国港口物流和贸易便利化的措施,如何实现“一带一路”国家港口物流信息互联、口岸监管互认、海运物流可视化、政策规则标准等等,在“一带一路”倡议框架下建立国际港航物流新规则、新标准、新秩序,等等。

本文刊发于《中国港口》杂志2018年第七期

欢迎订阅《中国港口》杂志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