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正文

周立波案神秘人某某:“周承认毒品是别人搞给他的”

原标题:周立波案神秘人某某:“周承认毒品是别人搞给他的”

周立波案神秘人某某:“周承认毒品是别人搞给他的”

(来源:局面)

归国后,周立波接受采访称,自己陷入持枪持毒案是被一位神秘的人物某某陷害了,并称某某是北方某省原省委书记的前女婿。上周,某某在纽约接受了《局面》的专访,正式回应了针对他的种种传闻。

在纽约采访完唐爽,我们最想见到的人,就是周立波夫妇说的那位神秘的某某。某某和周立波案不但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也有着太多离奇和不可思议的情节。我们和所有接近这个新闻的人一样,对某某有着天然的好奇心。

某某家是周立波事发前拜访的场所,他和唐爽在某某家待了差不多六七个小时。期间周立波到枪库看过枪,到后院打过枪,而且其中就包括事发时警察在周立波车内包里发现的那把手枪。这把枪最后是怎么到了周立波的包里,又怎么放到了周立波车里的呢?

某某家的地下室里,有几十把长短枪。这些枪是不是全都合法?他为什么要买这么多枪?

周立波夫妇事后指称,周立波车上的枪和毒品,均来自于某某,这位某某是国内一位高官的前女婿,因为财产来源不合法,逃亡海外。某某为了陷害周立波,有意将枪支和毒品放到周立波包里。他真的是贪二代吗?他为什么要陷害周立波夫妇?如果这些不是真的,他为什么不愿意出来澄清呢?

可以这么说,某某才是本案中通往真相的那把最关键的钥匙,找不到某某,就无法找到本案的最终真相。

最终,王局在纽约见到了某某。

某某答应和我们见面,是在他的豪华游艇上。他说,游艇的价格没有周立波说得那么夸张,他这艘是200多万美金。当年周立波和他认识,第一次见面也是在这里。而且当晚,周立波就夜宿豪华游艇,这里还有很多故事。

在游艇的驾驶舱里,他问我们为什么要来纽约。我解释说,我们采访了周立波夫妇,但感觉他们的一些说辞没有能够完全说服我们,我们很想弄清真正的事实。而且,唐爽发微博说出了和周立波夫妇完全不一样的内容,我们作为采访过周立波夫妇的媒体,也有更多的义务让其他人获得同等的发言机会。

某某说,他可以说一些和案情有关的信息,帮助我们了解这个事件的来龙去脉。于是,他开始讲述了一个和周立波夫妇说法完全不同的故事。从2017年1月18号周立波和唐爽来他们家做客,到之后1月20号他们几个人在他办公室的密谋,从他的家世背景到生意故事。当然,很多地方他说得很谨慎,并没有畅所欲言。但整个说法依然令人震惊不已。

他说,枪是他的,但他没有陷害和控制周立波,真正控制周立波和操控这个故事的人,是周立波的太太胡洁!

我问,你那些枪都是合法的吗?周立波说你的枪里只有两把是合法的,其他全都不合法。他说,王局你可以随便调查,全都是合法的。而且事发后枪也没有被转移,还都在他们家的地下室里。

从游艇上下来,我们直奔他们家,在地下室里,看到了琳琅满目的枪支。他从书房里拿出持枪证,让我们一一比对。看来,周立波指控他只有两把枪是合法的说法,的确不成立。

之后的几天,我们一边调查他的说法的真伪,一边尽可能劝他接受采访。每次见到他,他都说一些和案子有关的信息,但提到采访,都客气地拒绝。这期间,我们要去采访许多其他和本案有关的当事人,直到已经准备回北京,我们想再做一次努力,劝他接受采访,哪怕是录音采访。

他,竟然同意了。

我们立即改签了机票,留了下来。最终,我们在某某公司的办公室,也就是当年周立波夫妇、莫虎、唐爽和某某共同谋划应对诉讼的那间屋子里,采访了某某。

某某本人依然不愿意面对镜头。于是,摄像机只对准了王局,某某身上,别着一个录音话筒。采访前他特别说,有些问题我不想回答,我说,不想回答的部分,你当然可以不回答,但我必须要问。就这样,周立波案中最神秘的当事人某某,以这种方式接受了采访。

采访持续了大概150分钟。

某某口中有关周立波案的故事版本,终于成为一个可以被公众分享的内容。其离奇的情节,诡异的发展,无法预料的结局,不亚于好莱坞的剧情片。这里有忠诚和背叛,阴谋与利益,算计与反算计。一些叙述听起来是那么得令人不寒而栗,而另一些叙述,直到采访结束,我还是无法完全理解。

还是那句话,《局面》无法为采访者说的真伪背书,无论是周立波,还是这位最终接受我们采访的某某。我们能做的,就是尽可能用逻辑和常识进行一场有质量的对话。至于该相信哪位的叙述,就要靠诸位自己的分析和判断了。

周立波案神秘人某某回应身份传闻 并非逃犯 前岳父工程师

王志安:(周立波夫妇)在讲说你是贪二代,北方某省委书记的前女婿,然后从国内逃出来,先去了新加坡,又去了澳洲,最后又逃了美国。你的经历其实很多人都很感兴趣。

某某:首先我的名字你应该是知道的,对吧?

王志安:我知道。

某某:我觉得你在网上也可以去查,第一,是不是上了红通(红色通缉令),第二我的前岳父、岳母,岳父是一个工程师,岳母是一个老师。我的这个现在的太太,她的爸爸是一个村里的村支书。我觉得这个是没影的。

王志安:没影,它怎么会传出这样一个说法呢?

某某:这个版本我不知道他是怎么想出来的。他们在当时还没有回国之前,在朋友圈里也是这样讲,从澳洲开了大游艇(到美国),那游艇反正你也见了。这个不可能的,它的航行时间到不了那么长时间。我在新加坡和澳洲都有公司,我没有什么先到新加坡,先到澳洲,没这么一说。

王志安:你是出国的时候直接就到美国来了,定居了?

某某:对,我定居是直接到美国来,但是我在澳洲待过一段时间。那儿有产业。

王志安:新加坡现在也有公司。

某某:也有公司。

王志安:那你出国这一些所有都是合法的,不是逃出来的吗?

某某:我不是说了,你可以查我的名字在红通(红色通缉令)上有没有。

某某回忆案发当天 “周对枪爱不释手吃饭都背着枪套”

王志安:他(周立波)在接受我们采访的时候,他说实际上他对枪很恐惧,他不喜欢枪。

某某:这个事情呢,我觉得你们可以从他的微博中和他平常的照相当中,可以看得出他很酷爱枪,他自己在事发之后也说过“我从小爱枪爱棍的”。尤其看到那个雕花那把枪以后很兴奋。

王志安:你说的雕花那把枪就是出事那把枪,是吧?

某某:对对,那就他打了,我也打了,打了几个弹夹,当时还有还拿了霰弹枪也打了。

王志安:在什么地方打了?

某某:就在那个我们家后院的海边。

王志安:这个地方允许打枪吗?

某某:允许的。打猎季节是合法的。

王志安:就是在这个地方可以随便开枪?

某某:对对对,它有时间限制。

王志安:那打枪的时候,周立波当时什么反应?

某某:很激动。喜形于色吧,反正就是这种爱不释手这种感觉。

王志安:那当时唐爽在什么地方?

某某:唐爽应该在客厅的沙发上睡觉。对枪,他那倒是真不感兴趣,那我们当时,我记得还说大男人,大老爷们不爱枪。当时也说过这个话,他没感兴趣。

王志安:就打完枪以后,这些枪放在什么地方了呢?

某某:这个枪当时放在我的书桌上,你肯定要问就是枪为什么,怎么会进到周立波包里的?

王志安:对,是的。

某某:这个我不回答。关于枪的这个问题,我不能回答,我回答不了,只有你找他的律师回答,他的第一任律师可以回答这个问题。

某某回应周方公布的录音 “剪辑成分很大”

王志安:我看那录音里头还有一段,你说毒是唐爽的。

某某:如果有这种录音,我觉得不可思议啊,我说话反正就是大大咧咧的,但是(录音)到底怎么来的,那我想,我要找相应的专家。如果有这种话我觉得要核实一下,如果有这种话啊,那我觉得我的行为就有问题了,但是我的感觉,我不可能说毒是唐爽的,我觉得这种话不会出于我口。

王志安:那你觉得录音?

某某:我觉得录音这样应该是有问题的。

王志安:你觉得录音有问题是指?

某某:剪辑的成份很大。

王志安:你说是剪辑了。

某某:剪辑、编辑,这里面成分很大,因为他们很擅长这些东西。

王志安:你觉得这个是完全对你和唐爽的污蔑

某某:完全。

某某:我昨天听到他(周立波)跟唐爽这段录音嘛,我觉得这里面,只要稍微有点常识的人都知道,首先一个,周立波那个讲话,你觉得那个像他讲话吗?他的语速很快的,都是咄咄逼人的,他可能会那种讲话吗?那唐爽的声音明显是高音低音滑动的,剪辑的东西,你说这就是这两口子干的事现在。我讲个小插曲,当时我有次到周立波家去聊天,在他的玩具房,我们谈别的,都谈得挺开心,当时有时候男的之间谈谈女人的时候,当时我就说了可能不好听的话,他就拼命跟我眨眼,我那时候搞不清什么意思,到最后我明白他那个地方里面都有摄像,录音这方面的东西。

王志安:就他们家那个玩具房里面?

某某:对对。

王志安:你怎么知道呢?

某某:就事后有人告诉我,他好朋友,北京的,他说你在周立波家说了一些什么东西。我说没说什么,他说你说还没说,我告诉你,人家这两夫妻都搞录音的。你不要乱说话。有些话不能乱说,乱说话麻烦的。从现在看来,事实的,他也真的是这么回事。

神秘人某某称 曾主动揽责却遭周的律师拒绝

某某:在这个房间,咱们商量案情怎么办,在统一口径。我就说这些东西是我的,枪是我的,包是我的,我就这样讲的。

王志安:这是你当时的说法是吗?

某某:对,涛涛(周立波)不知情的。

王志安:但是实际上包好像并不是你的。就是我们后来了解那包还绣着周立波的名字,波波两个字。

某某:因为这个包我确实讲没见过,也不是说没见过,没在意。那当然后来我知道这包怎么回事。

王志安:其实包并不是你的?

某某:其实不是我的。

王志安:就你想通过这种方式让周立波他们尽快出来?

某某:对,就尽快把这个事情处理掉,不要搞复杂化。我就是一直强调就是包,包是我的,枪是我的,是我放进去,但是我说的这个话,他的律师就是不接受。

王志安:他的律师并不认,是什么意思呢?

某某:这个我不回答。因为我的回答,我觉得不可采信,就是他的律师怎么回答的,那你可以采信。

某某:周立波一脸茫然地看着我。他当时的表情,我认为是愧疚,因为当时他出来以后,我们俩拥抱的时候,我看见他掉了眼泪。因为那时候我太太要生孩子了。他两句话我至今历历在目,第一句话,对不起啊兄弟,让弟媳妇受累了。第二句话,唐爽,你要想想办法好好怎么安排他。

王志安:那这两句话给人感觉好像似乎麻烦是他自己惹的?

某某:这我不回答。

某某谈毒品来源 “周承认是别人搞给他的”

某某:因为他(周立波)跟我们聊天或者不管干什么时候,他坐不住,他大概有个四十来分钟,五十来分钟,他就要离开,这个我们打球他也是这样,不管跑到再远他也要,就失踪一下。

王志安:失踪一下,吸烟还是?

某某:不知道。没跟他去过。

王志安:那你事后判断这可能是他吸毒的一个证据?

某某:感觉,现在认为是感觉。

王志安:那他太太跟你讲过这个毒品是谁的吗,或这个工具是谁的吗?

某某:没有,我跟他太太没这个交流。

王志安:唐爽跟你交流过吗?

某某:唐爽提过。

王志安:他们有没有跟唐爽讲过这个毒品是谁的?是哪儿来的。

某某:应该讲过。

王志安:因为唐爽跟我们讲,胡洁啊,跟他讲的,说是姓范的给他。

某某:这是真实的,应该是真实的。

王志安:就是周立波跟你曾经讲过?

某某:对,是这个姓范的给他的。当时有一个版本就是说,我当时在电话里讲哎呀什么毒不毒,就是白加黑,管制药品,你牙疼。

某某称周立波被妻子控制“胡洁是整件事的编剧”

某某:所谓的控制不是我控制他(周立波),是他的那个妇女(胡洁)控制他。我跟周立波在一块的时候,我看得出来,他是有小孩子的天性,比如说我们在那个买东西的时候我就看出来,买一些玩具枪,很小孩子气的。

王志安:那你觉得他太太为什么要对你,要说你在故意陷害周立波呢?

某某:我觉得就是她张冠李戴,自己做的事情,讲得清清楚楚,自己想怎么害周立波,就说别人怎么害周立波。

王志安:你是觉得她是在害周立波?

某某:对。

王志安:为什么呢?

某某:因为这件事情到目前为止没有赢家,只有她一个赢家。两点分析,第一个,唐爽属于弱势群体,莫虎也属于弱势群体,因为这个媒体不对称。她(胡洁)知道我的性格,而且抓到我一些辫子,前面我自己坦白了,因为我自己对婚姻的不忠诚。你们不来,那她完全就播出来了,那就是他(周立波)是一个高尚的人,是打腐败的英雄。那可以说,周立波又可以上台了,对吧?你们这个节目的到来,曝出了很多人性的本来面目,就到最后一步,就是这么多年的交往,一些隐私,讲的就是不堪入目了,如果说如实报道出来,真相大白以后,那周立波没有价值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