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正文

你的幼儿园被普惠了吗? 幼教下半场,民办幼儿园的发展之路

原标题:你的幼儿园被普惠了吗? 幼教下半场,民办幼儿园的发展之路

2018年的春天,似乎是个不一样的春天,对于在民办幼教领域摸爬滚打二十年的我们来说,这个春天有点冷。

我是1999年在北京师范大学毕业,毕业后就一头扎进了民办幼教广阔空间里,从保育员开始做起,到配班老师,主班老师,到园长,到总部管理人员,从单纯研究课程教学,到把握幼儿园的全面管理,从管理北京的幼儿园,到参与全国各地幼儿园的筹备与管理,近20年来,亲自见证和体验了民办幼儿园的发展历程,也体会着作为其中一员所有的酸甜苦辣。

在民办幼教发展的最初十年里,由于政策空间大,市场需求旺盛,民办教育的投资者和管理者积极性高,民办幼儿园呈现出了百花齐放的繁荣景象,当时北京有“京城四大名园”的说法,也诞生了民办幼教非常著名的一些品牌,现在大家耳熟能详的机构都是在过去十几年发展起来的。无论从园所数量、园所品质、办学特色等,均呈现出了前所未有的活力和欣欣向荣的景象。

也有人说,这十年是民办幼教发展的黄金十年,也是野蛮生长的十年。同期的很多公办幼儿园,尤其是企业园、工厂园、街道园等,在经济体制改革的大潮下,纷纷关闭或走向市场。所以,后期也出现了民办园定位高、收费贵的情况,大概在2010年前后,孩子入公立园难,入好园难,入民办园贵的呼声越来越强烈。

因此,国家出台了三个三年行动计划,并修订《民办教育促进法》,2018年的两会中,又提到到2020年实现普惠园占比80%的目标。在这种大背景下,民办园面临着什么样的挑战,又如何去发展呢?

图片来源:青苗荟幼儿园

民办园发展方向,

不同园所可能面临着什么样的处境?

第一类:被挤出市场

部分存在较大不足的园所会被挤出市场,比如条件硬件、软件都特别差的,200平米的房间挤进100多孩子,一个没证的老师带四五十个小朋友等等,以往他们靠价格取胜,现在普惠园大量出现,他们不再有价格优势,很快会被挤出市场。

还有一类是配套园,条件不错,但从投资人的角度,可能会觉得被普惠后没什么意思,不想再干下去。这类也会退出市场。

第二类:被普惠

这类多属于民办园中的小区配套幼儿园,从经济收益上来说,这部分是受影响最大的,普惠制之前,这些园所手握优质小区配套资源,租金低,环境好,自主定价,从园所经营的角度,占据了各方面的优势。但普惠制之后,这些园所中的大部分定价权被收回,收费标准腰斩,甚至更低,因此经营状况会受到较大影响。

第三类:能够自由发展的

园所自有产权,各方面还比较规范,经营上不受限制,但周边多数幼儿园被普惠,这类园必须做出与众不同之处,才能吸引部分家长,因此,这类园面临的压力也相当大。

在这种情况下,民办园接下来应遵循什么样的发展策略呢?

图片来源:青苗荟幼儿园

民办园发展策略

从四个方面去努力:

短期策略:稳定普惠,最大限度拿补贴;

中期策略:走下去,走出去,最大空间拓发展;

长期策略:布局高端,最大程度做品牌;

短期策略:稳定普惠,最大限度拿“补贴”。

短期策略:稳定普惠,最大限度拿补贴

首先是稳定

为什么说要稳定普惠呢,实际上早期发展起来的民办幼儿园多数是小区配套园,因此,在未来三年时间内,多数会按照国家政策要求,逐步被普惠,到2020年,基本达到相对稳定状态。这部分园所,没有特殊情况,建议大家稳定为主,充分研究当地政策,最大限度争取各类补贴,一般情况下,这类园不会死掉,只是活得比较挣扎。

只要活着,就有机会,就全国范围内来看,达到80%的普惠率,对于各地政府都是不小的压力,有可能随着政策落地,出现调整空间,比如,不同地区不同园所,普惠收费的标准会有调整。

其次是补贴

首先是拿政府的补贴:

各地教育主管部门公布的针对民办普惠园的补贴政策,补贴对象不同,补贴方式不同,有补贴园所的,有补贴家长的,有补贴硬件、有补贴软件,总之,各地政府也在摸索适合当地情况的操作办法。

在这种情况下,就要求民办园的举办者清楚当地政策,了解具体操作办法,能拿到的钱尽最大努力拿到;同时,积极提出自己的意见和建议,为政府的决策提供依据。换句话说,已经有的我们积极争取,暂时还没有的,我们积极提出建议,比如,六一儿童节,是不是可以给园所争取些玩具,新开班,是否可以争取些开班补贴,幼儿园装修,是不是可以申请些装修补贴等等。总之,最大限度拿补贴,不限于现有的形式。

其次是争取非政府组织的“捐助”

在这个方面,国外有很多先例,比如大的企业,大的财团,有社会声望的个人等。都可以吸引他们将自己的一部分资产投入到幼教事业中来。

在很大程度上,民办园的举办者要把自己和幼儿园修炼成德道高僧,得道高僧要考虑多方化缘,袈裟哪里来的?九环锡杖哪里来的?都是别人赠送的,所以,幼儿园也可以考虑寻求多方捐助。

拿补贴,换个词来说,就是化缘,同样是化缘,有的人化得好,有的人化得不好。

所以,争取补贴和捐助,首先要做好自己,把自己修炼成得道高僧,不能一味的因为普惠而控制成本,能提高园所品质的钱还是要花,比如,基本的硬件设施,教师的培训,玩教具投入等。不要太纠结于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问题。肯定得先做出成绩,才能有回报。

其次:尝试组建或加入行业协会,通过行业协会或各类民间组织的能量,增加与政府谈判的砝码。

有些资源和支持性政策是争取来的,一个人争取不来,大家一起努力,也许就争取来了

鉴于各地情况参差不齐,不能保证政策落地的时候不会扭曲,因此,大家要知己知彼,既要低头拉车,又要抬头看路,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为园所为教师争取最大的权益。

图片来源:青苗荟幼儿园

中期策略:走下去,走出去,最大可能拓空间。

我们所知,县镇民办幼儿园在所有民办园中占比是最高的,多数县域幼儿园在硬件设施、软件配置、教育理念、课程设置、一日流程等各个方面距离高品质园所还有相当大的差距,他们面临各种问题,幼儿园管理毫无章法,很多是家族式管理,没有规矩可言。

这类幼儿园可能有很大一部分抗不过普惠制的冬天,死在2020年之前,但是否也有部分园所能有转变呢?是否可以通过注入资金、改善办园条件,注入管理,提升管理水平,注入课程,提升教学质量,同时,提升收费,避免一拨又一拨的价格战,避免这些园所抗不过普惠制的大潮,死在2020年之前。

其实是有的,青苗荟的客户中,就有一定比例的城镇及县域市场的幼儿园,希望在一定的支持和帮助下,实现从中低端向中高端的转型,虽然艰难,但只要坚定信念,肯于付出(这个付出包括投资人短期内较大数目的资金付出,也包括管理团队至少一至两年内精力的付出),就一定能够实现园所转型。

所以,拓展空间的第一个方面,到县域城市去,到欠发达地区去,中国地大物博,发展极不均衡,即使是在北上广深这样的城市,也存在着非常大的发展差异。在三四线城市,在县乡及城市和农村,有着非常大的发展空间,就看我们能不能下决心,是不是有方法和他们对接。开拓县域市场,会让我们的园所生存空间扩大数十倍,生存时间至少增加五到十年。

第二个方面:到国外去,做高端国际幼儿园。中国经济上、文化的输出,会引发人们生活的潜在需求,中国教育走出国门是必然的趋势。

下面是一带一路国家对中国国际学校的调研报告,从三个方面说明调研结果:

1、“一带一路”沿线地区对中国国际学校需求量大;

2、中国国际学校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发展空间巨大;

3、“一带一路”沿线地区受访者对子女在本地区国际学校就读意愿较强。

这个报告是从需求的角度来分析。其实,除了一带一路国家之外,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很多国家和地区都有华人聚集,我们可以研究当地情况,考虑海外办学的可能性。

那么是否有这种可能性呢?国家对于这方面是否有相应支持?

2016年教育部颁布了关于印发《推进共建一带一路教育行动》的通知,从这个通知中我们可以发现,国家层面对这方面的政策是开放的、支持的。

当然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问题,文化问题、语言问题、课程体系问题等等,但最终会落实到一个问题,就是想不想做的问题,如果想做的话,一切都不是问题。尤其是随着中国的再次崛起,中国文化不仅仅对华人有吸引力,对世界各国都有强大的吸引力,因此,中国国际学校会在未来遍布全球,我们是不是考虑在这个大潮总做点什么呢?

所以国际化的探索是民办园的另一个发展方向。在这方面,有些机构已经开始了大胆的探索。

图片来源:青苗荟幼儿园

长期策略:布局高端,最大程度做品牌

从民办幼儿园长远发展来看,普惠制幼儿园也是一个过渡阶段的产物,随着政府财力、物力和人力的不断补充,普惠制幼儿园则变成了政府的一种义务,即义务教育阶段下延,当然,短期内不太可能达到,但民办普惠园的举办者和投资人一定要有这种心理准备。

从长远来看,做普惠园是政府的职责和义务,而民办园的发展必然要走的是高端、品牌化发展之路。因此,即使现在在普惠的体制内活得好的园,也一定要有长远打算,人无远虑,必有近忧。

所以,民办园一定要布局高端,这也是充分考虑民办教育在国民教育中的地位来确定的,作为公共事业的幼儿教育,早早晚晚都会不同程度地纳入义务教育体系,我们民办园只能满足少数人的需求,因此,要想发展,不得不充分研究和占领20%的市场。

另外是品牌,无疑大多数民办幼儿园都是轻资产运营模式,房舍是租来的,员工是聘来的,孩子是流动的,一旦某一天(这一天也许三年五年,也许十年八年,当然我们希望这件事不要大规模出现)这个幼儿园不属于你的时候,你还留下什么?其实就剩下一个牌子,你的牌子值多少钱呢?这取决于什么?当然取决于园所的品牌知名度和品牌影响力。这是幼儿园的无形资产。只要品牌形象在,我们仍可以另起炉灶,重新开张。而到了那个时候,幼儿园的品牌影响力,和品牌所包含的无形资产的价值就显得非常重要了。

青苗荟一直认为,民办园一定要做品牌,公办园可以给自己命名为一幼、二幼、三幼、四幼,民办园则一定要有个像样的名字,有个可以长久的标识,有自己的品牌内涵,进而形成品牌影响力。

再举一个例子:

山东的利津幼儿园,崇尚游戏,将游戏做出花样,做出非常明显的特色,在全国范围内都有了很大影响了,每年接待参观人数上万人。这是怎么来的?一定是先做出内涵,做出特色。类似的例子还有浙江安吉,还有国外我们熟悉的藤幼儿园、瑞吉欧教育模式等等。

这是品牌的深层次理解,就是园所内涵上、教育方向上的,从长远来看,这是提升园所品质的根本。

关于这方面的特色其实不容易做,需要园所的管理者挖掘本园的情况,发挥资源优势和人员优势,在某个点上深入研究,不断积累,不断提升,敢于创新,敢于尝试。无论是藤幼儿园,还是安吉、利津,我们都会发现,园所的发展有个灵魂人物,这个灵魂人物的教育理念、教育思想和教育实践,直接决定着园所发展的方向。

图片来源:青苗荟幼儿园

所以,从长远来看,无论是否普惠,要想获得发展,都要有自己与众不同之处,这样才有可能争取到最大的发展空间。

希望我们都一起反思,自己所属幼儿园在品牌建设和园所特色发展上应该怎么做。

我们相信,有对国家政策的深度理解,有对当地幼教形式的准确判断,有在民办教育领域摸爬滚打的经验,更重要的是,有对幼儿教育的情怀,我们在任何情况下都能有用武之地,进而获得相应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

祝愿大家在民办教育的下半场都能活下来,活得好。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