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牌压力下,酷派的求生欲:搞地产、告专利

原标题:摘牌压力下,酷派的求生欲:搞地产、告专利

“酷派快不行了”,这样的论调充斥整个行业,甚至很多人都默认这是不争的事实。

酷派集团近日发布公告称,公司股份已连续停牌超过12个月,如果截至2019731日,公司未能符合全部复牌条件并令联交所满意,且届时未能恢复股份买卖,上市科将向上市委员会建议将公司股份除牌。

一度跻身国产手机前三

如今陷入困境的酷派,曾经也有辉煌的时代。

国内手机市场从功能机向智能机过渡的时候,酷派是国内首家推出双卡双待智能手机的厂商,然后深耕运营商渠道,推出合约机、定制机,依靠运营商补贴,以千元机的形象一度占据国内手机市场前三,酷派品牌也深入人心。

2008年开始,三大运营商为了迅速发展3G用户,决定通过补贴的方式大量定制低价智能手机。

酷派看到了这一机遇后,便坚定的走上了“定制机”路。所谓“背靠大树好乘凉”,在成功实现了与三大运营商的深度捆绑后,酷派迎来了无限的风光。相关数据显示,2012-2014年,酷派是中国增速最快的手机厂商之一,占中国手机市场整体份额约10%,排名国产手机前三。

然而, 对于企业来说,日子过得太舒服了并不是件好事,它往往会让自己失去了敏锐的嗅觉。在其风光的时候,考虑的并不是借机摆脱依赖、增加自己的市场竞争力,而是如何尽可能的迎合运营商的需求,来多推几款低端手机,这样的酷派,显然忘了,使用手机的终究是消费者,而不是三大运营商!

危机就此埋下伏笔,待到2014年,运营商对定制手机补贴力度开始大幅减少后,酷派手机的迅速滑坡自是不可避免!

曾经和酷派一样选择运营上策略的还有华为,虽然都尝到了甜头,但是合约机补贴确实压缩了自己的利益,华为早早就摆脱了运营商,并干得风生水起。当2014年酷派想调低合约机的补贴,改变战略的时候,酷派在手市场的地位已经大不如前了。

病急投错医

“定制机”时代落幕后,酷派为了迎合转型,曾将品牌一分为三:面向运营商渠道的“酷派”、面向社会渠道的“ivvi”以及面向电商渠道的“大神”。

其中“大神”在独立不久,便宣布与奇虎360展开合作。2014年年底,奇虎360向酷派投资4.0905亿美元现金成立合资公司奇酷,生产互联网手机,奇虎360持有该合资公司45%的股权。

后来,“大神”早已销声匿迹,并改名“奇酷”成了别人家的孩子;子品牌ivvi也于201612月被酷派出售了80%的股权。

要命的是,酷派选来选去最后选了被乐视入主。

曾经有大量进驻想要入主酷派,包括阿里巴巴,但酷派创始人郭德英没有接受,下坡路越来越明显,酷派最终选择了乐视。2015年6月,贾跃亭为拓展乐视手机业务,出资21.8港元购买了酷派18%股份,成为其第二大股东。20166月,贾跃亭再次以10.47亿港元购买酷派10.9%股份,成为其第一大股东。

这个选择在当时看来并没有问题,而且两者的结合似乎有无限的想象空间。而随着乐视的崩盘,使酷派更加雪上加霜。

2017年8月,刘江峰宣布了从酷派离职的消息,这位被贾跃亭请来的华为前高管,曾经豪言“三到五年让酷派重回国产一线”的手机圈前辈,在加入酷派380天之后,再次宣布告别手机圈。

自此,有关酷派的消息不出现则已,一出现差不多就是各种负面消息,裁员、巨亏、团队解散、停牌……

不做手机转型地产?

2017年10月,酷派宣布与深圳本地开发商合作开发酷派信息港城市更新项目——即酷派总部旧改项目。

项目建设完成后,各方按照项目全部新建成物业(包含项目计容积率建筑面积及不计容积率建筑面积)6:4的比例进行权益分配,开发商分得全部新建成物业面积的60%,而酷派集团全资附属公司宇龙通信分得全部新建成物业面积的40%

不仅如此,今年1月,酷派集团发布公告称,公司前第一大股东已将其持有的酷派集团股票转让给威日创投有限公司。而第一财经报道称,威日创投背后的股东,很可能是深圳另一地产商京基集团的创始人陈华家族。

为改善资金的短期流动性问题, 5月18日,酷派全资子公司宇龙计算机通信科技有限公司还与京基集团有限公司签订最高借款合同。据此,京基集团同意向宇龙提供不超过5亿的借款。据证券时报报道,京基集团是酷派集团股东威日创投的关联人。

不仅目前第一大股东的背后可能是地产商,酷派本身也拥有大量的优质土地资源,包括:深圳南山高新产业园北区的酷派信息港(面积超过3万平方米);位于东莞松山湖的天安云谷生产基地(占地面积超过10万平方米);在西安高新区规划的宇龙通信长安产业园项目一期(占地面积8.7万平方米)、河源建设农业生态园等多个项目,价值估计在百亿元以上。

专利也是来钱的路子?

酷派的手里不但有地,还有专利。

2018年年初,酷派就一纸状书将小米等告上了法庭,几个被告主体包括小米通讯、小米科技、小米之家以及深圳天达通讯,称他们在生产、许诺销售、销售侵权产品方面侵害了原告三项发明专利,给其造成了严重的经济损失。

就在小米提交赴港IPO申请后,酷派再一次发布公告,称小米在接到诉状后依旧实施侵权行为,希望法院可以裁定小米立即停止侵权。请求裁定小米通讯技术有限公司立即停止生产、销售和许诺销售,裁定小米科技有限责任公司立即停止销售和许诺销售红米Note4X、小米6、小米Max2、小米Note3和小米5X型号手机产品,并赔偿经济损失。

手机没落靠专利来钱的先例不是没有。虽然曾经风靡全球的诺基亚已经被颠覆,但在2016年年底,诺基亚通过告苹果拿到了高达20亿美元的专利费用。

据不完全统计,诺基亚目前在美国拥有1.6万+件专利,在欧洲拥有近2+件专利,由于其持有4G LTE标准必要专利在全球业界的比重达19%,几乎所有4G手机制造商都绕不开诺基亚的专利,三星、小米、HTCLG、华为等近40家公司,未来每年都要向诺基亚缴纳高额专利授权费。

酷派似乎也想走诺基亚的路子,但小米方面并不买账。小米方面表示:小米经营活动一切正常,各手机机型行如常热销。针对酷派的诉讼行为,小米将积极应对,酷派主张权利的几项专利的稳定性如何有待商榷,小米已经针对酷派主张的几项专利提交了无效请求。

酷派对此回应:“我们拥有1万多项专利只授权高通使用,并不允许第三方使用,特别是与双卡双待相关的几百项专利连高通都不能使用。很多公司在盗用或者窃取我们核心的技术和专利,下一步将会对一些相关公司进行专利诉讼。”

如此看来,酷派的专利战只是刚刚开始,小米也仅仅是拿来开刀的第一家“友商”。

结语

不管是卖地还是专利诉讼,酷派都是在解决资金流的问题。公告中也表示,尽管智能手机销售收入同比大幅下降,但酷派主营业务仍为开发销售智能手机。

但国内智能手机市场的争夺经成为一个此消彼长的零和游戏,一线手机品牌正在慢慢蚕食掉其他品牌的市场份额,而且马太效应愈发明显。

根据市场研究机构Kantar World panel数据,2016年苹果和“华米OV”(指华为、小米、VIVOOPPO)占据中国智能手机市场份额的79%2017年这一数字变成91%。曾经的“中华酷联”(中兴、华为、酷派、联想)一度成为国产手机的领军厂商,不过几年已经易主,成为了“华米OV”的天下。

在这样的一片红海中绝地求生并非易事,未来,酷派该何去何从?

【 文章版权归投资界(微信号:pedaily2012)所有,转载须联系授权,并在文首注明来源、作者、微信ID。如不遵守,投资界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

更多新闻请打开投资界小程序

最早投资Facebook收获2000倍!“PayPal匪帮”教父:

我想去中国成立一支新基金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