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正文

悼念:中华医学会的同龄人,胸心巨擘苏鸿熙教授今晨逝世

原标题:悼念:中华医学会的同龄人,胸心巨擘苏鸿熙教授今晨逝世

2018年7月31日凌晨4点,中华医学会胸心血管外科学分会首届主任委员、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心外科苏鸿熙教授逝世,享年104岁。

苏鸿熙是我国心脏外科学的奠基人和开拓者,被誉为“医学界的钱学森”。他的一生充满了传奇,1949年赴美留学,1956年学成后突破重重阻碍辗转回国,1958年在中国开展第一例体外循环心脏直视手术,1963年应用人造血管进行主动脉—颈动脉搭桥手术,实现了新中国外科手术革命性的飞跃,为无数先心病、大血管病患者带来福音。

“一生赤子,一代名医。”这是和苏鸿熙共事过的人们对他共同的评价。

赴美留学梦成真

▲▲▲

1949年4月23日,人民解放军占领南京,第二野战军司令员刘伯承任南京市市长。当年8月,苏鸿熙所在的南京中央大学医学院更名为南京大学医学院。其间,苏鸿熙等4位南大医生接到赴美留学通知,这让他们既欣喜又疑虑。

4名医生疑虑的是,美国从1946年起,扶持蒋介石在中国发动了长达3年的内战,给中华民族带来深重的灾难,如今南京刚刚解放,军管会能同意他们到这个资本主义国家留学吗?

4人到军管会打探消息,出乎意料的是,市长刘伯承欣然同意了他们的留学请求。“到外国学习技术,这有什么关系呢?”刘伯承说,“全国解放后,我们要建设,需要大批人才,有机会可以去,但要早去早回。”

刘伯承的大力支持,让苏鸿熙深感意外,也让他对中国共产党充满了感激。在驶往美国的客轮上,他不禁提笔写下一首明志诗:南大六年学医路,毕业踏上抗战途。赴美留学梦成真,幸得市长相帮扶。客轮载我赤子情,祖国恩情心中驻。籍此小诗明鸿志,学成归来酬故土。

在美国,苏鸿熙眼界洞开。他勤奋钻研,抓紧一切机会汲取西方医学前沿领域的知识和经验。他当时满脑子想的是新中国成立了,需要建设、需要人才,要尽可能地掌握更多的知识和本领。

青年时期的苏鸿熙教授

在美国留学7年,苏鸿熙先后在4家医院学习,并逐渐开始研究心血管外科领域刚刚出现的新技术——体外循环心脏直视手术。为了掌握体外循环手术以及体外循环机的性能和使用方法,苏鸿熙夜以继日地学习和研究。天道酬勤,至1956年,他已成为具有一定声望的心外科医生。学成之时,他回国的愿望越来越强烈,并花5000美元自费购买了两台心肺机准备带回中国。

赴美留学期间,苏鸿熙在医院结识了美国姑娘简·麦克唐纳,1956年,两人结婚,苏鸿熙为妻子取了一个中国名字——苏锦。“当时苏已经是知名的心外科医生了,两个州给他送来移民申请表,但他都放弃了。”苏锦用流利的中文说,“他说必须回到中国,他要给中国人治病。”

经过慎重考虑,苏锦决定跟着丈夫一起回中国。然而,美国移民局官员找苏鸿熙谈话,不希望他这样优秀的人才回国。美国联邦调查局甚至把他带到总部审讯,“连上厕所都有人跟着”。

以正常途径回国不可能了,苏鸿熙和苏锦只能寻求另外的办法。最后二人商定分开走,苏锦先前往加拿大,取道伦敦,接收丈夫寄出的心肺机;苏鸿熙稍后乘船到伦敦,与妻子会合后绕道法国、捷克斯洛伐克、苏联,最后回到中国。

“那真是艰辛的路途。”苏锦不禁感慨。让她欣慰的是,辗转6国,耗时52天,行程近10万里,自己的丈夫终于完成了那句“学成归来酬故土”的承诺。

后来,苏鸿熙告诉记者:“作为一个男子汉,事业应该在祖国。我是铁杆,就是始终都要回到祖国,我从没想过留在美国。”

学成归来酬故土

▲▲▲

回国后,苏鸿熙夫妇受到了政府有关部门的热情接待,回国路费可以报销,心肺机可按原价折合成人民币予以补偿,至于就职去向,北京所有的医院任选。但苏鸿熙拒绝了这些好意。“我回来是报效祖国的,不是来做买卖的。”他说。

得知母校与解放军第四军医大学合并了,苏鸿熙决定去位于西安的四医大报到。就是在这里,他掀开了中国心脏外科崭新的一页。

1957年,苏鸿熙利用从美国带回的两台人工心肺机建起实验室,同年5月应用心肺机进行体外循环动物实验。

1958年6月26日,他成功为一名心脏室间隔缺损的6岁儿童进行了中国首例体外循环心内直视手术,掀开了新中国心脏外科的新篇章。

苏鸿熙教授(右三)手术中

据解放军总医院心外科原主任朱朗标介绍,做体外循环手术需要让心脏停止跳动,由体外设备支持血液循环和氧合,手术结束后再将体外循环的血液返回心脏和冠状动脉,让心脏重新跳动。美国于1953年开始应用这种技术,而中国仅比美国晚5年。苏鸿熙的努力使心外科成为新中国最早进入世界医学先进水平的领域,超过苏联、日本等国。

手术成功后,原总后勤部为苏鸿熙记一等功,为体外循环研究组记二等功。如今,体外循环心内直视手术已相当普及,全国有600多家医院可以开展同样的手术,年手术量达万例,手术的应用范围也从心外科延伸到神经外科、气管手术、肿瘤手术等领域,成为救死扶伤的重要手段。

从1958年6月到1966年6月,苏鸿熙和心外科团队的手术成功率由初期的76%上升到接近100%。

1963年,苏鸿熙在国内首次成功应用人造血管进行主动脉-颈动脉搭桥术。这项新技术又一次震动了中国医学界,给万千患者带来了福音。

苏鸿熙还在心内直视手术的心肌保护方面进行了一系列的研究,提出人工心肺机的结构要求和体外循环钾代谢规律及分段补钾方法。

1972年,在周恩来总理和原总后勤部领导的关心下,苏鸿熙调入解放军总医院,苏锦也在北京一所高校找到了英语教师的工作。从动荡岁月中抽身的苏鸿熙再次投入到体外循环手术的研究和实践中。

在苏鸿熙取得一系列成就时,妻子苏锦始终在背后默默支持着他。这个美国姑娘跟他一起住筒子楼,用蜂窝煤做饭,用搓衣板洗衣,照顾他的生活,养育3个孩子。即使在“文革”时期,苏鸿熙被安排扫地扫厕所、给病人送饭洗碗时,苏锦依然坚定地支持着丈夫。

苏鸿熙教授夫妇

几十年后,白发苍苍的苏鸿熙坐在轮椅上,用英语问妻子:“你有没有后悔过和我来中国?”

“我从来没有后悔。”同样满头白发的苏锦用汉语回答,“我一辈子能跟你在一起就很高兴了。”

医者仁心爱无垠

▲▲▲

在解放军总医院,同事们眼中的苏鸿熙不仅是一名医术高超的胸心外科专家,而且是一位对患者极端负责的仁医,许多人至今对他临床上的几个故事印象深刻。

体外循环手术后,苏鸿熙要观察患者的排尿量,判断体内循环等功能是否趋向好转。“患者的接尿瓶在床底下,苏主任为了准确起见,整个人趴在地上,让目光平视液面读瓶子上的刻度。”麻醉科原主任医师宋运琴弯着腰模仿。那时,苏鸿熙已经是年近六旬的老专家了。

上世纪90年代以前,由于设备简陋、经验缺乏,体外循环手术后患者的状态不太稳定。苏鸿熙始终待患如亲,凡是他手术的病人,都要亲自守候48小时,直到度过危险期;每年休假,还会深入偏远山区做流行病学调查。他不仅自掏腰包给贫困的先天性心脏病患儿做手术,而且经常带头为来自农村的困难病人捐款捐物。

苏鸿熙教授给病人看病

作为专家,苏鸿熙抢救了多少垂危病人,谁也记不清,但他当“赤脚医生”的佳话,一直在解放军总医院流传。

那是一个周末之夜,苏鸿熙正准备睡觉,接到病房值班室打来的电话,说科里刚刚收住一位患者,病情很严重,病况很复杂,请他马上到病房实施抢救。苏鸿熙撂下电话,顾不上穿袜子,套上鞋就往外冲。刚出楼门,一只鞋子甩丢了,他顾不上寻找,继续奔跑。赶到病房,他立刻诊断病情,旋即安排手术。更换手术衣时,大家才发现他是光着一只脚跑来的。由于抢救及时,手术顺利,病人得救了。术后,同事们风趣地对他说:“苏主任,您今天可当了回‘赤脚医生’了。”苏鸿熙诙谐地回答:“不对,是‘半个赤脚医生’。”

这种兢兢业业的态度也影响着他的学生。苏鸿熙的第一个研究生、解放军总医院心外科原主任医师余翼飞回忆,自己当住院医生时,苏鸿熙要求他住在离监护室最近的房间里,睡觉时床的三分之一要露在走廊里,保证患者一有问题他能第一时间赶过去。

对于自己的学生,苏鸿熙说的最多的是要替患者着想。“有一个病人,拎着一袋子零钱,数出来才400多元,是乡亲们一毛一毛凑起来的。”他反复和学生提起这个例子,告诫他们要为患者看好病、省下钱。

他甚至自己发明了一种吸引装置,能够将病人输送到体外的血液重新过滤并送入人工心肺机里再利用,不仅节省了输血的大笔费用,而且避免了由此带来的并发症。

退休以后,他还经常和学生们谈论起现在的红包、潜规则问题,“带着一副深恶痛绝的表情”。他对医护人员的要求是:“绝对不能收受病人红包,要千方百计为病人着想。”此举,赢得患者和同行的赞誉。

严师诚心育栋梁

▲▲▲

“讲课内容要符合科学性、逻辑性、条理性、概括性,再讲究的话,就要提高文学性。”在教学工作中,苏鸿熙一直都是这样要求自己。最早是在国外,老师让他给护士讲课,为的是练习口语,学习组织材料。“我这一生对教学、讲演都很喜欢,不是为了要表现自己,而是喜欢通过这样的方式跟大家沟通。”苏鸿熙说。

苏洪熙教学是出了名的严苛。做他的学生,没有强大的内心很难“过关”。但很多人都知道,苏鸿熙对学生的严厉,出自他的诚心。

“苏老要求我们的论文必须做到内容新颖详实,论证清晰易懂,文字还得顺畅,然后再由他反复修改,有的修改多达七八遍。”作为苏鸿熙的“关门弟子”,余翼飞深有感触。

苏鸿熙教授整理材料

李佳春是解放军总医院心外科原主任技师,苏鸿熙的言传身教也给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一次她跟随苏鸿熙去外院帮助开展心脏手术。手术结束后,他们顾不上吃饭,就开始帮助手术组人员进行患者的出入量总结。“当看到一位年轻医生瞥了一眼地上接尿的输液瓶就报了个数,苏老马上教导他要准确。接着,他便要来了量杯,自己跪在地上量尿量,并告诫年轻医师眼睛要与量杯的刻度在同一条水平线上。”李佳春一边说,一边比画着学苏鸿熙当时的样子。

早在改革开放之初,苏洪熙就意识到中外医学交流的机会将越来越多。于是,他每星期利用一个晚上和周末上午给科室中青年医生上英语课,还让学生每天清晨到院外一边散步一边练口语和听力。学生们调侃称之为“马路英语学习班”。

正是由于苏鸿熙的远见卓识,在上世纪80年代的两次国际性心外科学术会议中,中国的心外科医学得到了国外同行的高度认可。而他的学生们回到原单位,大多成为骨干,其中不少人蜚声国际医学界。

近百入党了夙愿

▲▲▲

除了医治苍生,苏鸿熙的一生还有一个不懈的追求——加入中国共产党。

当年回国后,苏鸿熙当即写了第一份入党申请书,一夜深思后,他又将申请书锁进了抽屉——我还没有为党做什么工作!此后,“文革”动乱、自己中风治疗,加上海外关系,诸多因素累积,一晃几十年过去了,老人入党的愿望一直未能实现。很多事情忘却了,苏鸿熙唯一没有忘却的是当年出国前,刘伯承元帅赠送的中国共产党党徽。

苏老在申请入党时说,“我一生对党信仰、忠诚,回国报效国家以来,始终以党员的标准要求自己,但直到今天,我仍认为我做得还不够,离党员标准还有差距。但我怕时间不多了,如果我‘走时’还不是一名中国共产党党员,这将是我此生最大的遗憾……”

2013年6月26日下午,他的夙愿终于得以实现。解放军总医院金沟河干休所第三党支部召开会议,正式吸收他入党。2013年7月1日。苏鸿熙老人热泪盈眶,梦想一生的时刻终于来到了!解放军总医院金沟河干休所内,138名老党员伫立在苏老身后见证。“我宣誓……”3个字刚出口,苏鸿熙已是泪流满面。在其他党员的帮助下,他艰难地抬起中风偏瘫的右臂,伸出左手紧紧托住右臂,面对党旗一字一句道出对党的心声。那双挽救了数以万计病人生命的手,如今颤颤巍巍地划出弧线,最终将思想、灵魂、身体的归宿定格在耀眼的党旗之下……

苏鸿熙教授入党宣誓

苏老入党后,党费按时交,党小组会议、政治学习一次不落。他说:“中国共产党党员的称号很神圣,只要我健在一天,脉搏就会和党一起跳动……”

如今,全国已有 600 多家医院可以开展心内直视手术,每年救治的人数以几十万计。

2018 年,恰是我国首例体外循环手术完成的第 60 年。

一个甲子,中国已经从一个一穷二白逐渐走向富强,苏鸿熙教授几乎完整亲历了我国心脏外科从无到有从弱变强的全过程。

1985年8月,中华医学会胸心血管外科学分会(胸心分会)成立,苏鸿熙教授任首届主任委员。在苏老的带领下,胸心分会一步一步发展壮大。即便已过百岁高龄,苏老仍然十分关心胸心分会的发展,积极献言献策。

苏老虽已仙逝,但他为我国胸心血管外科学所做出的巨大贡献永不会磨灭,他一腔热血、专心致志为病人的赤子情怀将永留人们心间。苏老的精神,是一座永远不朽的丰碑!

苏老,您一路走好!

参考资料:

1. 102岁军医苏鸿熙:一生赤子 一代名医. 中国青年报

2. 苏鸿熙:一生追随. 解放军报

3. 苏鸿熙:百岁医学专家的心路历程. 中国军网

4. 苏鸿熙:穷尽一生追随党. 光明日报

5. 一代名师 痴心不改——记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心胸外科专家苏鸿熙. 中国经济网

图片来源:网络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