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正文

从美国退市的光伏企业在做什么?

原标题:从美国退市的光伏企业在做什么?

从美国纳斯达克退市数天后,晶澳太阳能拟借壳天业通联,准备冲击A股。

7月23日晚间,A股上市公司秦皇岛天业通联重工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天业通联”)发布公告称,天业通联与晶澳太阳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晶澳太阳能”)的实际控制人签署了《重大资产重组意向协议》,对天业通联以发行股份方式购买晶澳太阳能100%的股权相关事宜达成合作意向。

根据公告,本次重组完成后,晶澳太阳能董事长兼CEO靳保芳预计将持有上市公司5%以上的股份。本次重组前后,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将由何志平变更为靳保芳,本次重组将构成借壳上市。

就在7月17日,中国光伏龙头企业晶澳太阳能宣布,已完成与控股母公司晶龙集团的合并交易,正式从美国纳斯达克退市并成为私有公司。

晶澳太阳能不是第一家退出美股的光伏企业。在不久前的6月30日,英利绿色能源发布公告称,于6月28日收到美国纽约证券交易所通知,表示已决定着手撤除该公司美国存托凭证(ADS)的交易,这意味着英利从纽交所退市,进入债务重组阶段。此前,2017年3月3日,天合光能宣布正式私有化,从美国纽交所退市。

目前留在美国市场的还有阿特斯、晶科能源以及刚刚做过资产剥离的昱辉阳光等少数几家光伏企业。其中,昱辉阳光已于2017年将所有光伏组件等生产设施及资产全部剥离,聚焦光伏电站尤其是分布式电站的开发。阿特斯虽然目前还在留美国市场,但是在2017年12月11日,阿特斯就已宣布,董事会已收到了初步的非约束性建议函,其董事长兼CEO瞿晓铧博士将以18.47美元/股的价格,收购公司所有不属于瞿晓铧和张含冰女士的在外普通股,这也意味着阿特斯公司将会从纳斯达克退市。

eo梳理了英利、天合光能、晶澳太阳能、阿特斯四家企业在近些年在产业上的布局:

英利,从密集布局光伏电站到加入“领跑者”项目行列,与多个企业合作,并重点推出熊猫双面发电组件;

天合光能,扩大产能的同时,开发分布式光伏电站和渔光互补集中式光伏发电项目,并朝能源互联网频繁发力;

晶澳太阳能,以制造业为主,扩大产能,稳步开发光伏电站;

阿特斯,组件和电站布局全球,成立新业务部门提供光伏电站智能运维整体解决方案。

英利:从扩张到“温和”

2010年,于2007年登陆美国纽交所的英利绿色能源赞助南非世界杯,成为首家赞助世界杯的可再生能源公司。4年后,英利绿色能源再次赞助了巴西世界杯。据媒体报道,两次赞助世界杯,英利支出广告费预计超过6亿元。

“吸引”了众多眼光的英利绿色能源,2012年、2013年连续两年稳坐全球光伏组件出货量第一。

事实上,这家风光无限的企业,从2011年起就陷入了亏损状态。自英利绿色能源上市以来,除2007年、2008年及2010年外,净利均为亏损。其中,2015年净亏损最为严重达到56.01亿元。2017年,英利净亏损33.2亿元,较2016年的21亿元增加了,资产负债率达201%,较2016年的153%又增加了。

2017年年报显示,中国英利全年组件出货量2.95GW,相比2016年的2170.4MW,同比增长36%。出货量的上升,并没有使亏损缩减。

英利绿色能源亏损的病根多被认为源于其快速扩张。

2007年,英利向外披露十年规划,在保定投入1228亿元资金,打造年销售收入3055亿元的新能源产业园区。

2010年,多晶硅价格回调,在“拥硅为王”的口号下,英利绿色能源向上游扩展以做全产业链,其旗下六九硅业项目宣布投产。

据彼时媒体公开报道,2011年,国际光伏产品价格跳水,多晶硅从70美元/公斤暴跌到了30美元/公斤。英利绿色能源投资多晶硅失利,2011年,英利绿色能源财务报告显示,六九硅业被减值22.75亿元。2015年,英利绿色能源对外出售了六九硅业闲置土地。

在拥硅失利后,英利将目光投向了国家力推的光伏电站。2013年,英利进行“二次创业”,公司主要领导前赴多地考察,“千亿决战下游光伏电站”战略引外界关注。

eo梳理发现,英利绿色能源的光伏电站项目集中增速于2013年和2015年。

2013年6月,英利绿色能源旗下海南英利新能源有限公司宣布在海南各市县开始全面布局建设光伏电站,加速进入电站开发领域。2014年1月,英利绿色能源与中国核工业集团公司旗下中核汇能有限公司签署投资协议,将成立合资公司,共同在中国开发分布式光伏发电项目;2014 年年底,河北省一个10WM电站并网成功;2015年1月,新疆疏勒开工建设20 WM太阳能电站项目;2015年3月,在湖北省黄石市的50WM电站项目开工建设;2015年6月,英利与山西同煤集团合作建设的朔州100WM光伏地面电站项目一期50WM项目并网。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英利的高管也曾反思到“实话实说,太激进了,风险意识不够”。

近几年,英利绿色能源也在西非、泰国等地进行布局。2015年9月,英利绿色能源与西非的可再生能源解决方案开发商- Namene Energy International Limited (“Namene”)成立合资公司,计划未来几年在西非地区的加纳及其周边邻国开发总计100WM的大型电站项目和最多达50WM的商用屋顶光伏项目。2016年1,英利绿色能源和泰国Demeter公司旗下Demeter Power Company Limited ("Demeter Power")签署协议,计划通过成立合资公司,在泰国打造300WM太阳能组件工厂。

近两年来,英利绿色能源采取的扩张方式较为“温和”。根据新京报的报道,据英利方面透露,2016年以来英利与多个企业合作,由对方投资建厂、出资金,英利以无形资产入股,持有小股份,带给对方订单、管理、技术,产品卖出去双方分成,这部分产能已有约1GW多,相当于其总产能1/3。

熊猫双面发电组件也是英利近两年来一直重点推出并将持续研发的产品。2016年,英利将熊猫N型双面组件应用于大同一期领跑基地,启动了N型与双面组合的全面应用推广。2017年11月,继大同项目之后,英利第二个“领跑者”项目——乌海市英能采煤沉陷区100WM,也安装了英利专利的熊猫双面发电组件。

天合光能:出力能源互联网

2011年起,受美国和欧盟光伏“反倾销反补贴”影响,光伏产品价格大幅下跌,在美上市的光伏企业开始全面亏损。在这一轮行业洗牌中,尚德电力与赛维LDK破产重组,英利至今仍深陷债务泥淖。

2013年,在光伏行业寒冬过后,天合光能摆脱困境,恢复盈利。2014年,天合光能超越英利,组件总出货量3.66GW,占据全球第一的位置。截至2017年底,天合光能光伏组件累计出货量,全球排名第一。

1997年至2006年是天合光能的1.0时代,其目标是成为全球一流的光伏组件制造商。2006年12月登陆美国纽交所后,2007年,天合光能开启了其2.0时代,其在官网挂出的目标是:成为全球领先的太阳能整体解决方案提供商。

2007年,天合光能将产能由150WM提高到350WM。在十年间,除了中国,天合光能还为约旦、英国、土耳其、厄瓜多尔、日本、印度、洪都拉斯、菲律宾等国的光伏项目供应组件。

此外,天合光能还在国内外布局光伏电站。例如,2014年8月在英国开发49.9 WM太阳能电站。在2014-2017年间,天合光能在国内布局分布式光伏电站为主,如,2014年8月,在江苏常州开发4.35WM分布式项目;2015年1月,新疆库米什90WM光伏电站并网发电;2016年6月,沂水10WM分布式电站竣工验收;2016年,宿迁27MW工业屋顶分布式电站并网;2017年1月,为上海大众集团有限公司长沙分公司量身打造的13MW分布式光伏车棚电站项目并网发电。

天合光能亦有开发渔光互补集中式光伏发电项目。如在2017年,天合光能在江苏省淮安市的5WM渔光互补集中式光伏发电项目、盐城乾能太阳能发电有限公司射阳盐场20WM“渔光互补”项目、淮北市濉溪县南坪镇采煤沉陷区40WM水面漂浮式光伏电站项目先后并网。

在布局光伏电站的同时,天合光能也在扩产能。2014年2月,天合光能收购湖北弘元光伏科技有限公司51%的股权,该公司产能将增至420WM。2015年初,天合光能宣布与马来西亚本土的一家代工厂合作,增加500WM的产能。2015年5月,天合光能在泰国的工厂奠基开工,预计光伏电池年产能700WM、光伏组件年产能500WM。2016年2月,天合光能收购拥有约200WM光伏电池产能的荷兰光伏电池厂Solland Solar。2016年5月,天合光能在越南的太阳能光伏电池工厂开建。

天合光能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高纪凡当时表示:“同很多中国的制造型企业一样,天合光能在不断发展的过程中对海外投资以及制造全球化的需求越来越强。”

2017年,天合光能开启了天合光能3.0时代。2017年8月,天合光能合肥综合能源管理“互联网+”智慧能源示范项目正式启动,该项目是国家能源局首批能源互联网示范项目之一。2018年1月,天合光能与西门子在德国爱尔兰根西门子集团总部签署战略合作备忘录。

在与西门子公司董事会成员交流的时候,高纪凡表示,天合光能走过了光伏发电设备制造的1.0时代和成为全球领先的光伏组件供应商和太阳能整体解决方案提供商的2.0时代。2017年公司成立20周年之际,天合光能开启了3.0新时代,致力于成为全球能源物联网的引领者。

2018年天合光能加快转型步伐,频繁发力,发布“TrinaPro天合智能优配”智能光伏解决方案,宣布打造能源物联网品牌“TrinaIOT”,并与阿里巴巴签约,挖掘光伏生产数据背后的价值,向智能制造方面迈出大步。

晶澳太阳能:以制造业为主

2007年2月7日,是晶澳太阳能在纳斯达克成功上市的日子。上市当天,晶澳太阳能董事长靳保芳站在美国纳斯达克交易所大厅里,感慨道:“在世界金融业的中心,也有了我们一席之地。”那个时候,晶澳太阳能还是以生产太阳能电池为主的企业。

2010年,在产能急速扩张、强手如林的竟争中,晶澳太阳能取代尚德、夏普成为太阳能电池产能与出货量全球第一,当年出货1463WM电池,产能2.1GW。2011年5月,仍顶着电池全球第一的晶澳开始悄悄转型,由电池过渡到组件。一年半后,晶澳跻身全球光伏组件供应商前十的阵营。

事实上,美国和欧盟的“双反”也给晶澳带来冲击,2012年晶澳太阳能发布的一季度财务报告披露,关税带来的利润损失将近210万美元,约合1323万元人民币。2014年晶澳实现扭亏,净利润4.47亿元,组件出货量也较前一年翻番,达到2407WM,进入全球前五。

2015年,国家推出光伏“领跑者”计划,促进产业升级,带动整个行业朝更高的效率、更低的度电成本的方向发展。2016年5月,晶澳为首个光伏“领跑者”示范项目——山西省大同市采煤沉陷区国家先进技术光伏示范基地提供了303MW单晶组件,占项目全部单晶组件近50%,晶澳十年累计出货单晶光伏产品7GW,一度被媒体称为“单晶帝”。

印度是近年来光伏产业看好的市场之一。2016年6月,天合宣布其在印度市场的累计出货量超过1GW,2015年其在印度市场的份额达20%。晶澳亦在2017年12月宣布,公司2017年在印度市场的组件发货量达1GW,市场占有率突破10%,跃居印度市场前两名。

除了印度市场,晶澳一直也在拓展南美市场。2017年3月,晶澳开始在南美市场实施本地化扩张战略,成立墨西哥分公司,与一批大型地面电站开发公司及大型分销商建立了合作关系。3个月后,晶澳太阳能宣布成立巴西分公司进一步开拓巴西市场。

在越南建设工厂的不是只有天合光能,晶澳也在天合光能后加入了在越南建厂的行列。2016年11月,晶澳在越南的1.5GW光伏硅片工厂正式开工建设。这是晶澳继马来西亚光伏电池制造厂之后第二个海外光伏产品制造厂。

在光伏电站开发方面,晶澳也有涉足,秉持“求稳”的思路。

一方面,晶澳自己投资建设光伏电站,例如在2015年3月,晶澳在甘肃敦煌的10万千瓦太阳能电站项目并网发电;同年5月,总投资10亿元的赤峰晶澳太阳能光伏发电公司巴林右旗100MW光伏发电项目开工建设。

另一方面,晶澳与国有背景的企业合作进行开发。在2017年4月和2018年4月,晶澳分别与浙江省水利水电投资集团、中国能建天津电建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将优势互补,通过紧密合作达成共赢,合力开发建设国内外光伏电站。

阿特斯:布局全球,提供智能运维整体解决方案

阿特斯自2006年登陆美国纳斯达克交易所,连续三年处于净亏损。2011年和2012年受双反影响,也处于净亏损状态。2013年,阿特斯实现扭亏为盈。

根据阿特斯官网公布的信息,阿特斯在全球范围内建立了14家光伏硅片、电池片和组件生产制造基地,且在20多个国家和地区建立了分支机构,活跃在北美洲、南美洲、欧洲、中东、亚太、东南亚和中国市场。2017年,阿特斯组件出货量累计达到6828WM,共为全球100多个国家的客户提供了近30GW的太阳能光伏组件产品。2011年到2017年间,阿特斯光伏组件出货量保持在全球前五。

在走出国门开发太阳能电站业务的选择上,阿特斯选择了加拿大和日本作为切入点,于2009年在加拿大和日本分别成立子公司用于运营当地的下游电站项目和布局组件业务。而阿特斯的光伏电站在美国、加拿大、日本、巴西、韩国等地均有布局。

而在建电站的同时,阿特斯也出售电站。2015年,阿特斯先后将加拿大的三座出售,收入共计约合人民币9.7亿元。2018年3月,阿特斯将美国的三座电站出售给韩国电力公司(KEPCO),4月将巴西一座83MW的电站出售给西班牙天然气公司(Gas Natural Fenosa)。

此外,阿特斯还推出分布式光伏发电系统解决方案。例如,阿特斯在日本推出“Sungarden”,自2013年起,阿特斯连续三年蝉联日本光伏市场销量第一的外国品牌,并累计为超过10万户的家庭安装了户用太阳能光伏发电系统。此外,2008年阿特斯在韩国成立了分公司,是韩国光伏市场的知名品牌,连续十年蝉联韩国光伏市场外国品牌出货量第一。

2015年,阿特斯以16.56亿元人民币收购了夏普旗下的美国光伏项目开发商Recurrent Energy,跃升为全球第二大太阳能光伏电站项目开发、建设运营商和整体解决方案提供商。

基于阿特斯运维团队多年来积累的经验,阿特斯2018年3月宣布成立新业务部门,为全球范围内的公用事业规模太阳能光伏电站项目提供运营和维护(O&M)服务,希望为第三方用户提供光伏电站智能运维整体解决方案。

记者 潘秋杏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