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代笔记监左藏西库被腐烂黑蛇治愈霸王疮的故事:祥宏讲夷坚

原标题:宋代笔记监左藏西库被腐烂黑蛇治愈霸王疮的故事:祥宏讲夷坚

本文已获得作者授权乐艺会发布

宋代段子:因果因果,果即是因,因即是果,一体两面;锁钥锁钥,锁即是钥,钥即是锁,互为表里;药病药病,病即是药,药即是病,纠缠不清;疑解疑解,疑即是解,解即是疑,令人费解。这故事有趣。

霍和卿来自祥宏讲夷坚00:0006:49

【原文】

霍箎,字和卿,镇江人。五岁生恶疮遍体,遇苛痒时,尽力爬搔,或流血见骨,若大风病癞者,俗名为霸王疮,百药并用,才愈复作。

其父绝以为忧,遇道人于门,入觇之,出谓父曰:“吾能疗此。”解囊取药二十贴与之,曰:“须得无灰酒调服。如稍有灰,则药力尽败。市中官酝,不堪用也。”父留之坐,即籴糯三斗蒸炊,拌麯入甕。道人曰:“俟明日将遣一个相识来治之,但其人颇怪,切勿生惊疑。若如是,当立愈矣。”明日,寂无他客,而酒室内有红光一道,穿窗隙直射于甕中。

逮酒熟,覆视之,糟滓皆突起盈溢,过倍其初,而香味郁烈。及摝取入醡,乃一大乌蛇蟠其下,已糜腐剖析。霍父曰:“所谓怪者此邪?向之红光,定其物也。彼必不我欺。”但去蛇骨,以肉并投醡袋中,取其酒调药,药尽酒空,和卿不知其故。

未几,积年所苦如洗,肌理雪白。是岁获乡举,登隆兴癸未科,后监左藏西库。吕德卿尝与同僚,闻其所亲说。

【白话语音文字版】

霍箎(字和卿)是镇江人。他五岁的时候身体生出恶疮,遍体都是。特别痒的时侯,就拼命抓,抓到流血,直抓到把骨头都露出来。厉害的时候,浑身感觉就像麻风病人所生的那种恶疮。这种病当地有个名字叫“霸王疮”。他家什么药都用了,用过后也有点效果,但是好了以后马上又犯。霍父为此事非常忧虑。

有一天,一个道人从他家门口过。霍父请他进来说:“你给我孩子看看,他这病有什么办法没有?”道人看了以后出来,跟霍父私下说:“我能治这个。”道人从他随身袋子里拿出来20个小袋,小袋里面是药粉,跟霍父说:“这个药必须要用无灰酒来调服,酒里但凡有一点灰,都完全不能用,市面上卖的那些酒都不行。”父亲一看道人说的有门儿,赶紧又请他进屋说:“酒我自己做,现在就派人去买三斗糯米,蒸过后拌上酒曲,然后放在酒缸里。”道人说:“明天我会派个我认识的人来,他能帮着治病,但这个人比较怪,你千万别有什么疑心。如果你能相信我,那你孩子的病马上能好!”道人说完就走了。

第二天,霍父在屋里等着,看会有什么人来,等了半天也没动静。忽然,见到放酒的房间里有一道红光,这光是从窗户缝儿射进来的,直接射到酒缸里,就出了这么一个怪事儿。

霍父等酒成熟后打开酒缸盖子,发现里边的酒糟渣滓比原来多出很多,内容翻倍,好像要涨出来一样。酒香比以往更浓烈。他把酒糟捞出来放到醡酒袋里,忽然发现酒缸底部有条大黑蛇,身体全都腐烂了。霍父心说:“那个道人跟我说第二天会请个人来,这个人可能会有点怪,他会不会是指这条蛇呀?那红光应该就是这个!道人不会骗我。”于是霍父把缸里这条蛇的骨头拎出来,烂在里面的肉和酒糟都混装在醡酒袋里。

醡酒出来调上药给霍和卿吃了,霍和卿不明就里,酒药尽服。没过多长时间,霍和卿以前饱受的恶疮之苦彻底扫除了。人也焕然一新,肌肤雪白。那年他就中举了,后来在宋孝宗隆兴癸未年(隆兴元年,1163年)进士及第。后来他做到了监左藏西库,吕德卿跟他是同事,亲耳听他说了年轻时候的经历。

【祥宏点评】:无灰酒指的是不放石灰的酒。古人在做酒的过程中,怕酒变坏变酸,经常往酒里放石灰,这是有灰酒,不放石灰就是无灰酒;左藏西库指的是朝廷一个重要的管钱的部门;吕德卿多次出现在《夷坚志》故事中;道人与蛇给霍和卿治恶疮的故事,看起来其中有很深的因果,隐约中感觉,霍和卿的病来自于那条蛇,当然蛇也是他最后的解药。无灰酒也许正是蛇所需要的。

(文图说明:《夷坚志》原文电子版文字主要来自“龙的传人”博客-特别致谢!再经中华书局出版的《夷坚志》校订;全部图片来自网络。)

《夷坚志》简介:

宋代大文人洪迈编撰的《夷坚志》是中国古代志怪笔记小说的顶峰。它卷轶浩繁,包罗万象,流传至今仍保存了206卷共2600多个宋代事件,是中华传统文化最伟大的宝库之一。

《夷坚志》的时空观深契佛法,与宋代文化领先世界的历史地位相一致。它表面看是一本奇人、异事、神怪大全,本质上却是最真实细腻的宋代社会生活实录,极具文献价值。

宋代社会生活塑造了此后中国人的心灵格局,《夷坚志》仿若是中国人的心灵大海。人们平时沉浮其中,茫然不觉,一旦凝神静思就会发现:

天下没有新鲜事,一切尽在《夷坚志》。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