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淡忘的白石山水

原标题:被淡忘的白石山水

今年是齐白石“忙碌”的一年,北京画院和故宫博物院共同推出两个齐白石大展,不仅引起了观展热潮,也成功地将齐白石的山水画推入了公众视线中。白石老人以花鸟草虫写意画著称,相较之下,他的山水画并没有那么受人关注,甚至被“时流诽之”。但是,山水画却是齐白石一生的结晶。

“余画山水,时流诽之,使余几绝笔。”

——齐白石

倘若将齐白石一生的画作都拿出来,你会发现,和花鸟草虫一比,齐白石的山水画少之又少。这当然不是因为他不擅长山水画,而是“是不为非不能也”。齐白石从30岁开始画山水,他的山水追求“意境从心”,懂的人不多,骂的人却不少。

齐白石《借山图之四洞庭君山》 纸本设色 30×48cm 1910年 北京画院藏

齐白石《石门二十四景》之一 册页 34×45.5cm 1910年

齐白石曾说:“世人只知我画花鸟草虫,不知我早年常画山水。我构思一图,力求超俗,不轻下笔,然而常常挨人的骂。五十岁后,就不愿再画了。”齐白石独特的构图和极为概括的山水画法在当时引来不少非议,他的山水画也常常卖不出去,因此他一生中所画的山水画并不多。

齐白石《石门二十四景之棣楼吹笛图》 纸本设色 册页 34×45.5cm 1910年 辽宁省博物馆藏

齐白石的山水画真的不好吗?1922年,画家陈师曾将齐白石的一些花卉、山水画带去日本参加中日联合画展,没想到这些画作轰动日本,并销售一空,其中山水画卖得最贵。而在此前,齐白石的山水画无人问津。

齐白石《四季山水十二条屏——一白高天下》 纸本设色 138×62cm 1932年 重庆中国三峡博物馆藏

“画在锅里煮了!”

齐白石家中世代务农,收入温饱都勉强。因为家里贫困,他只上了一年学就辍学在家帮忙,之后干起了木工、雕花的活。但是他从小就对画画有着浓厚的兴趣,读书写字时便常会把自己看到的东西画下来。20岁那年,齐白石外出雕花时,在主顾家中发现了一本翻刻的《芥子园画谱》,如获至宝,从此奠定了他画画的基础。

27岁时,齐白石拜乡绅胡沁园为师,才开始了学画生涯。他一边学画,一边给人画像赚钱养家。一晃三年过去,齐白石画像的名声在当地越来越响,请他画画的人也愈发多了起来,靠他卖画的收入足以养活全家人。齐白石的祖母笑道:“从前我说过,哪见文章锅里煮?现在我看见你的画,却在锅里煮了!”

齐白石《石门二十四景》之一 册页 34×45.5cm 1910年

齐白石《石门二十四景》之一 册页 34×45.5cm 1910年

齐白石也不只是给人画像,只要有人订件,花卉、山水他都画。曾经有一个江西盐商请他去画南岳全图,盐商不懂画,认为着色越浓越有气派。齐白石为迎合盐商的品位,每一幅都画得重峦叠嶂、浓翠欲滴。十二幅画,光是石绿就用了两斤。这是齐白石画的第一套山水十二屏,但已经不知所踪。

齐白石《万竹山居》 纸本设色 102.5×49.5cm 北京画院藏

在当时的画坛,以“四王”为代表的山水画仍然是主流。齐白石拜谭溥为师学习画山水,而谭溥所教授的也是“四王”风格的山水画。但无论是“四王”的山水画,还是齐白石的绘画启蒙之作《芥子园画谱》,都是前人程式化的绘画风格。

齐白石《蔬香老圃图》 纸本设色 81×147cm 1898年 辽宁省博物馆藏

直到35岁前,齐白石都没有离开过他的家乡湘潭。无论是生计所迫,还是眼界所限,齐白石早期的作品受到主流的程式化创作模式很大的影响,当时的他还没有形成自己的山水画风格。

齐白石《超览楼禊集图卷》 纸本设色 36.1×132.4cm 故宫博物院藏

“五出五归”探山水

美术史上,关于齐白石艺术的真正改变,总会提及“五出五归”。也就是从1902年到1909年,齐白石从40岁到47岁,先后五次外出远游,纵横六省,足迹遍布大江南北。由此,齐白石也完成了从一个农民画师到真正文人画家的转型。

齐白石《客桂林造稿》 纸本墨笔 33.5×40.5cm 1905年

齐白石《石门二十四景》之一 册页 34×45.5cm 1910年

五次远游归来之后,齐白石整理了游历途中画稿的一套册页,这就是他最真爱的《借山图卷》,1919年定居北京,亦随身将此册页带到北京,并请好友和当时的文艺界名人题字、题诗、题跋,可见这套《借山图卷》在他心中的地位。在《白石老人自述》中回忆,这套册页原有五十多幅,后来拿给陈师曾观看,陈师曾还为他提诗,可惜由于兵荒马乱,归还的过程中多有遗失,现存在北京画院二十二幅,其他的不知所踪,这套册页是非常宝贵的研究齐白石山水创变的资料。

齐白石《石门二十四景》之一 册页 34×45.5cm 1910年

为何说它宝贵呢?吕晓介绍,五出五归的过程对于齐白石的艺术非常重要,远游之前,齐白石的山水主要以《芥子园画谱》和“四王”山水风格为主,尚没有形成自己的山水画风格。他在这八年中走过了半个中国,游历到了西安、北京、桂林、江西、广西、广东等地。上个世纪初,交通工具只有马车、船等,游历半个中国经历了非常长的过程,边走边看边感受。

齐白石《借山图卷》之一 纸本设色 30×48cm 1910年 北京画院藏

《借山图卷》的祝融峰和洞庭君山,祝融峰是南岳衡山的一个峰;这两幅同样是画日出, 一个是在山上看日出,一个是在湖面看日出。从这两幅能够看出来,《借山图》之后,他对山水的表达有一个非常大的变化就是用非常概括的表达方式。湖面上的一块石山,上面一座小房子,水面上一叶孤舟,远处一抹淡烟,一点日出。

齐白石《借山图卷》之一 纸本设色 30×48cm 1910年 北京画院藏

1905年,齐白石去桂林住了半年,齐白石说他到了桂林才打开眼界,桂林山水对齐白石的山水有很大影响。《借山图卷》之五独秀山孤峰独立。齐白石就这样一路走一路画。借山图系列都没有落款,也没有标注画的是什么,只有一枚印章,简约的画面多一个字都是多余的。

齐白石《四季山水十二条屏》之一 纸本设色 138×62cm 1932年 重庆中国三峡博物馆藏

齐白石《借山图卷》之一 纸本设色 30×48cm 1910年 北京画院藏

“衰年变法”造辉煌

1917年,齐白石为避开家乡兵匪之乱再次北上,两年后定居北京。然而,木匠出身和“八大”一脉的冷逸的画风让他在北京画坛备受冷落,不仅画卖不出去,还时常受到他人的攻击。

齐白石《借山图卷》之一 纸本设色 30×48cm 1910年 北京画院藏

陈师曾在齐白石的《借山图卷》上题道:“画吾自画自合古,何必低首求同群?”陈师曾劝他坚持走自己的绘画道路,不必求世媚俗,但亦要自出新意,变通画法。从此,齐白石开始了为期十年的“衰年变法”,最终形成了自己独特的绘画语言。

齐白石《四季山水十二条屏》之一 纸本设色 138×62cm 1932年 重庆中国三峡博物馆藏

经过“衰年变法”,齐白石的山水画在之前的基础上更加成熟精进。1932年,齐白石画了一套山水十二屏送给四川好友王缵绪,这十二屏是他晚年山水画的巅峰之作。画中都是生活中常见的场景,林中山居、水中浮鸭、小桥路人……平常却真实的景色在他写意的笔下带有温馨的人情味。

齐白石《四季山水十二条屏》之一 纸本设色 138×62cm 1932年 重庆中国三峡博物馆藏

有人评论齐白石的山水画就像是中国山水画中的“印象派”,现代性十足。他笔下的山水形象都经过了高度概括,删繁就简、取舍有度。寥寥数笔,其山水意境已经跃然纸上。

因此,在1922年的中日联合画展中,齐白石独特的山水画在一片传统“四王”风格绘画中脱颖而出,被外国人抢购一空。此后,他在国内外的名气也越来越大。

齐白石《借山图卷》之一 纸本设色 30×48cm 1910年 北京画院藏

在他晚年的山水画中,思乡成为了主要的主题。在梦中白石草屋还是那么宁静,隐于山谷密林中,是个可以读书的好地方。在梦中,白石草屋还可以没于一片竹林中,屋前是一片池塘,静谧而和谐。绘画在此时,成为齐白石圆梦的方法和手段,他画的也许不只是山水,是乡愁,也是梦。

齐白石《石门二十四景》之一 册页 34×45.5cm 1910年

只是,当齐白石在努力革山水画时,中国的山水画界还未有变革的意识,时代的氛围给他的山水画创作造成的压抑是显而易见的。除了陈师曾,徐悲鸿也是认可齐白石山水画的好友,他给齐白石出版的画册里,有一半都是山水画。

齐白石曾说,画山水要比花鸟草虫难得多。他强调山水画的立意布局,要不落巢窠,而不是照抄前人。“山水要无人人所想得到处,故章法位置,总要灵气往来,非前清名人苦心造作。”随波逐流容易,变化创新却很难。山水画是齐白石一片艺术心境的自留地,虽负骂名,仍要前行。

齐白石《自临借山图册之竹霞洞》 纸本设色 册页 25.5×20cm 1927年

齐白石《山水四季屏之秋》 纸本设色 132×32cm 1919年 清华大学艺术博物馆藏

齐白石《浅绛山水轴》 纸本设色 170×90.5cm 1902年 天津博物馆藏

齐白石《江上青山》纸本水墨 132.2×33.5cm 1922年 中国美术馆藏

齐白石《放风筝》 纸本设色 81.5×39.5cm 1905年 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藏

齐白石 《超览楼禊集图卷》 纸本设色 36.1×132.4cm 故宫博物院藏

齐白石《芭蕉书屋》 纸本设色 133.5×66cm 首都博物馆藏

商务合作、转载事宜请在后台留言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