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车>>正文

灵活的宝马

原标题:灵活的宝马

早于上个世纪 90 年代,福特 T 型车的流水线生产打败了电动汽车。然而,福特伟大的巅峰始于 T 型车,也败于 T 型车。成功的是标准化的规模效应,失败的是没有弹性的标准化生产。一成不变的车辆配置及颜色,让消费者失去了新鲜感。

汽车生产制造的革命从标准的流水线生产发展到个性化生产,而随着智能电动汽车的到来,多种能源驱动结构的共线生产和逐渐缩短的产品迭代周期,又要让竞争进入一次新的白热化阶段。

汽车从工业革命迈入数字革命,不变的是对生产制造能力的要求,而变化的则是生产工具的智能化迭代升级。智能化生产体系,或许要迎来一次真正的变革。

相较于从零开始的造车公司,传统车企在制造上一直有着深厚的护城河。在华晨宝马铁西工厂、新大东工厂和动力电池中心两天的参观行程之后,能感受到,传统生产的壁垒并不仅在于昂贵的机器,而是基于软硬件一体的全生产体系在数据上的积累和智能上的主动迭代。

德国文化下的极客精神

对,今天要说的是宝马。先从产品说起。

宝马一直将新能源车型上的探索视为黑科技。

如果说特斯拉是美国硅谷式的极客精神的代表,那宝马就是德国工业城市的极客精神的代表。

德系车企的电动化探索大致从 1972 年开始,在全球爆发石油危机的大背景下,德国在慕尼黑举办了第二十届夏季奥林匹克运动会,宝马推出了第一款电动车型 1602e,奔驰推出了第一款纯电动商用车 LE306,大众也在同一时期推出 T2 Elektro Transporter。

虽然起点差不了太多,但是只有宝马率先将电动这件事在产品线上执着地执行了下去。

2017 年 7 月,宝马发布了新能源战略升级的消息,宣布旗下所有品牌车型都将在燃油版之外生产纯电和插电版本,同时,宝马的下一代平台将具备能同时生产电动车和燃油车型的能力。另外,在 2025 年之前,集团内电动汽车的销售比重占到 15% 到 25%。

如今距离 2025 年的 7 年时间,正好是宝马一代车型的完整开发周期。宝马的新能源车型正从以往的双品牌并线发展,调整为全品牌的变革。

工程严谨,身段灵活

“我们仅仅通过调整三个工位,就能实现插电车型和燃油车型的共线生产。”

这是我们在华晨宝马新大东工厂车身车间和总装车间看到的情况,这三个工位分别是车身车间的后车身和翼子板安装工位,总装车间的燃油箱安装工位,以及总装车间高压电池的合装工位。

全新 BMW 5 系插电混合动力车型左前翼子板

全新 BMW 5 系插电混合动力车型油箱安装

每个工位旁边都会有显示屏用颜色或者图片来提示不同的车身信息。当一个燃油车身经过电池包装配工位时,头也不回地就往前移动了。而当一个混动车身经过电池包装配工位时,仅几秒时间就完成了电池包的装配而后跟随队列向前移动。

全新 BMW 5 系插电混合动力车型高压电池安装

一个模块化平台适用于所有动力系统,不仅是在产品研发上可以共享资源降低成本,同时在生产线上也可以通过简单的改造就能完成多种车型的生产。

传统动力和新能源车型共线生产

大东工厂从 2017 年开始生产全新BMW5 系,2018 年开始生产全新BMW 5 系插电式混合动力和全新 X3 。未来,纯电动车型 iX3 也将在这个工厂生产。

全新 BMW 5 系插电混合动力车型下线

大东工厂的女厂长向大家介绍工厂情况的时候表示,BMW 致力于打造最灵活的生产体系。

灵活在哪里?

第一,在大部分的工位上,检测工具都做了视觉传感器或者激光检测仪的智能升级。相比于汽车上的视觉传感器用于检测道路交通环境,生产工具上的视觉传感器用于检测车辆。通过获得大量车辆数据包括点云数据等,提高生产工艺中各个部分的精度。

车辆漆面上的色差,焊接缝隙的大小,这些消费者平时最喜欢讨论的车辆制造品质,就是智能化生产质量的体现。工人肉眼检测的精度,始终比不上机器检测的精度。

第二,数据不仅存储在云端,还展示在平板、手机等不同形式的移动设备上。也就是工人可以在不同工位上随时获得线上数据的支持进行检测,使工作过程更加便利。

第三,产线上接收的是订单化指令,而不是一个设定完整的固定的生产计划。当一个混合动力车型的订单被要求生产时,能立即排入生产计划,无缝切换。

随着华晨宝马在中国的产量突破 200 万辆,大东工厂与铁西工厂的合并产能已经达到 52 万辆/年。华晨宝马沈阳基地目前已成为宝马集团全球最大的生产基地。

曾经质疑华晨宝马的生产质量的年代已经过去了,据现场介绍,底盘和 PVC 喷涂智能检测系统,就是来自于新大东工厂的自主创新设计,它首次应用于华晨宝马沈阳工厂,并将被推广至德国等其他国家。

华晨宝马体系内的创新到底来源于哪里?我并没有得到明确的答案。不过,在华晨宝马工厂内部,能处处可见各种细微之处的人文关怀。

比如,华晨宝马铁西工厂,一个国家AAAA级旅游景区,有着开阔却互相不干扰的办公环境,特别好吃的食堂,厂区还有理发、按摩和淋浴等不同的生活服务。

比如,在新大东工厂的总装车间,机械外骨骼的无座座椅帮助重体力劳作的员工提供物理支撑,大大降低了员工的劳动强度。

基于这样灵活的生产结构,宝马得以快速调整市场策略,适应中国新能源政策的发展。

没有华晨宝马,就没有如今的宁德时代

在华晨宝马动力电池中心的生产车间里,堆着一摞摞规格和包装都相同的纸箱。工作人员介绍,这是来自宁德时代的电芯。

在宁德时代的 IPO 故事里,华晨宝马是最初给宁德输出一整套电池设计标准的厂家。在经历华晨宝马的合作之后,宁德时代最终成为动力电池行业里的一匹黑马,市值超过同样做电池出身的比亚迪。

华晨宝马和宁德时代的合作完美诠释了厂家和供应商相对应的能力和角色。

业内多有消息传闻,在各大主机厂面前都十分强势的宁德时代,唯独在宝马面前十分配合。或许是既有知遇之恩,也有深度的合作利益捆绑。

宝马一直在有选择性地争取第一,比如华晨宝马是第一家在国内建立动力电池中心的豪华汽车制造商。

2017 年 10 月 24 日,华晨宝马动力电池中心在沈阳揭幕,该电池中心位于华晨宝马铁西工厂厂区内,是宝马集团全球第三家以及德国之外第一家完整的动力电池中心。

2018 年 5 月 28 日,华晨宝马动力电池中心二期项目奠基。二期生产的 BMW 全新第五代动力电池,将用于 BMW 主品牌的首款纯电动车型——全新BMW iX3 概念车的量产车型。值得注意的是,虽然 iX3 命名是以 i 为开头,但是这款车却是以 BMW 为品牌。

华晨宝马动力电池中心的车间里,全新 BMW 530Le 的电池包已在此投产。生产线分为模组装配线和电池包装配线,使用由宁德时代提供的方壳电芯。每 24 个电芯组成一个双模组,4 个双模组带来 111 Wh/kg 的能量密度。

生产线上每小时可生产 6 个电池包,每个班有 15 名操作工人。如果每天满负荷运转的话,每个月可以生产 4000 多个电池包。目前,该产线上仅生产混合动力电池包,而生产全新 BMW iX3 的纯电电池包的二期厂房还在建设之中,建筑规模为一期厂房的三倍左右。

华晨宝马借助国内新能源车型的投放布局,及早获得供应链的话语权,这在未来国产新能源车的电池产能争夺战中将获得十分重要的竞争优势。

而宝马似乎早就意识到这一点,根据德国《斯图加特报》的报道,宝马采购主管马库斯·度斯曼说,宝马要签署一份为期 10 年的锂和钴原材料的供应合同,以供电动汽车电池所需。

华晨宝马在黑科技的探索上,其实是任性的,因为任性所以可以大胆创新。华晨宝马在产品和生产上的即时应对,又是快速而有效的,这又充分体现了宝马生产体系的灵活性。

如果在德系车企里选一家公司代言电动汽车的话,宝马是毫无疑问的选择。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