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容不可怕,可怕的是这个“颜即正义”的世界

原标题:整容不可怕,可怕的是这个“颜即正义”的世界

一提起整容,似乎社会大众有着最天然的排斥反应。

“整容脸”,便是模式化的、僵硬的“大眼睛高鼻梁尖下巴”,意味着暂时的、虚假的、畸形的美丽,是个贬义词。

明星整容,脸僵了不能演戏,唱歌用不了力,是失职。

普通人整容,破坏父母赋予的面貌,是堕落,也是不孝。

不管他们整容之前遭遇着怎样不平等的人生,也不管他们整容的理由到底是什么,“整容脸”的存在总是不受众人待见。

而这些“整容脸”们,他们又过着怎样不同的生活呢?

世界第一整容大国——韩国,最近播出了这一部剧——

《我的ID是江南美人》

电视剧改编自同名网络漫画,由林秀香、车银优主演,讲的是“江南美人”在大学之后寻求爱情与梦想的故事。

这个ID——“江南美人”是什么?

在韩国整容产业尤为发达的江南地区,遍布着各式各样做整容手术的美容院,那些经过手术而产生的一张张大同小异的整容脸,被成为“江南美人”。

饰演女主姜美来的林秀香,从外形到动作都神还原了“江南美人”。

从头到脚让人惊叹的僵硬感

成功变身为“江南美人”之前,姜美来便是大街上不折不扣的丑女,被小区里的孩子们叫做“半兽人”、“姜猪头”。

学习好、跳舞好、性格好有什么用,长得丑一样得不到任何人的青睐,甚至连暗恋别人的权利都没有。

姜美来不是没有反抗过,只要小区里的孩子们欺负她,她就一定会打回去。

但结果呢?她依然会被倒霉孩子们堵在厕所里,为自己这张丑陋的脸而流泪。

越是长大,她越是认命了。

不能当众跳舞,那就偷偷找个没有人的地方跳;没有朋友,那我就拼命学习考上大学。

但不管她多努力,到了毕业的时候美来依然没能平等地和同学们拍一张毕业照,就因为长得丑。

大学开学,意味着新生活的开始。怂了20年的姜美来不打算认命了,她决定体验一把平凡人的幸福生活,和妈妈花了巨款去江南做了大型整容手术。

这场手术不仅让姜美来真的变美了,也影响了她对于世俗平凡的评判准则。对于所有第一次见面的人,扫视长相并评分,成为了“江南美人”姜美来的一种能力。

唯有一种脸,是“江南美人”望尘莫及的100分长相——“天然美人”

女二玄秀雅(赵宇丽饰)就是这样的满分美人。

女二称不上天然漂亮,只是相对没那么僵硬

虽然有着天然的颜值和自信,但玄秀雅却隐隐地在嫉妒“江南美人”姜美来。

从开学第一天起,玄秀雅的一举一动似乎都在针对着姜美来。

新生见面会上,自我介绍结束后的玄秀雅向同学们强调,“我后面的孩子也很漂亮呢”

无形之中,原本像平凡地度过大学生活的姜美来也被推进了“漂亮”的陷阱里。

学长的关心,同学的好意,都引起了玄秀雅的极度关心。

向猥琐的学长示好并拒绝交往,把拒绝的理由推给姜美来,“我跟美来不是朋友吗,我怎么能跟朋友喜欢的人交往呢。”

聚餐时强调自己没整过容,对着旁边同样漂亮的姜美来明知故问,“美来不是也没有整容吗?”

主动靠近帅气的冰山男都景硕,也是因为他对于姜美来莫名格外关心。

在同个实验小组里,玄秀雅主动要求帮美来收拾器具,却在关键时刻松手,变成了美来的失误。

而傻傻的姜美来,依然沉浸在“大家都很喜欢我”的幸福中,什么都没有察觉。

姜美来和玄秀雅,正代表了“江南美人”和“天然美人”这两种极端绝缘体。

“江南美人”的美丽来自于整容,爱美的心是真的,但美丽却是短暂的、虚假的。即使在整容大国里生存,她们依然害怕被发现整容前,原本丑陋的样子。

而“天然美人”就不一样了,她们不整就已经很美,所有的美丽都是最真实的。

有着先天优势的“天然美人”,又何来嫉妒一说呢?

玄秀雅害怕被姜美来抢走关心、抢走注意力、抢走属于她的一切,而被抢走的理由在她看来十分“不择手段”,全都是因为整容。

归根究底还是因为,天然美人们压根看不上整容,也不承认那是一种“美丽”。

韩剧用夸张的戏剧冲突放大了绝大多数人对“整容”的歧视,在国内一档访谈节目中,这种歧视更显得隐秘而直接。

在访谈节目《和陌生人说话——不可说》第一期里,进行面对面谈话的是整形了20次的“整容女神”吴晓辰,和没有整过容的“学霸女神”王诺诺。

在聊天的过程中,王诺诺对“整容”的疑问非常多,从花了多少钱、整了哪些地方,再到整容为了什么,她不停地向吴晓辰发问。

而吴晓辰显然比“江南美人”坦荡得多——

“差不多(花了)有小400万吧,我说我脸上就是一栋楼”

“14岁半的时候,做了人生中的第一次整容”

“(手术的)那种疼其实已经没有记忆了,但是在手术台上的那种感受,是你一辈子都不会忘的”

“选择整形都是不想过得平凡,我注定不是一个平凡的女生”

但对面的王诺诺,随着不断地“明白”、“了解”,表情也开始变得不自然。

谈起美丽这件事,一开始王诺诺显得特别不在乎,“我不会在意说有一个美女,曾经有一个美女,我都不想要这句话”。

她更希望别人了解她、喜欢她是因为她的才华,而不是颜值这种肤浅的东西。

她未曾考虑整容的理由,是因为——“我总觉得这个东西,它不是一个永恒”,“整容不是一种悦他的行为吗”。

吴晓辰很直接地回答了王诺诺的纠结:“不虚幻,你为什么要考虑100年之后的事情呢?那时候你已经不在了对吧。”

和《我的ID是江南美人》里的“天然美人”玄秀雅一样,王诺诺非常在意别人的关注和目光,不管是现在,还是百年之后。

在镜头打向她的那一刻,她急忙询问起摄影师拍的是哪一边脸,“因为我这一边脸很大”,而纠结之后伴随着是她最无力的放弃,“算了随便吧”。

所有被称为“天然美人”的女孩们似乎都陷入了同样的误区里——她们骄傲地美丽着,渴望在人群中闪耀,更渴望在美丽之外能够拥有有更多的闪光点。

美丽,对她们而言,也只是一种必不可少的、甜蜜的负担罢了。

她们在意的早已不仅是美丽,而是所有人的关注。

她们渴望被关注的焦点,除了美丽之外,还有能力,甚至是财富。

但如果去掉这份美丽,天然女神们能做到“平凡而幸福而过完一生”吗?

并不然。

和姜美来一样,“整容达人”吴晓辰遭受过冷眼,告白被拒绝,也因为体型被指指点点过。

在她看来,“没有那种丑小鸭的故事,我觉得这都是哄小孩的,这个现实社会很残酷。”

整容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这个“颜即正义”的世界,和你死我活的美丽斗争。

我们耳边总是一边响起“不能整容”的声音,一边又伴随着“丑绝人寰”的评价。

长得丑是错误,而整容变美也是错误,不管出于何种目的,只要你的生活违背了自然规律,就会被轻视、甚至遭到歧视。

正如猥琐学长对着姜美来大吼“整容怪”时,大概已经忘了自己之前那副哈巴狗的嘴脸吧。

这一个“丑”字,往往就足以影响他们的人生。

并不是所有的整容美人都那么好运,能被像车银优这样长相的美男子喜欢,并接受曾经“丑陋”的姜美来。

也并不是所有的天然美女都那么腹黑,像玄秀雅一样处处陷害姜美来。

但追求美这件事,不应该被看不起,更不该被看作是一种错误。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

天然的美是美,人造的美就不是美了吗?

在不同的审美里,对于“美”的追求也尽然不同,不同的“美”都应该得到合理的尊重和理解。

曾经在《奇葩说》中有一期辩题谈到,“整容会帮你成为人生赢家吗?”

最后蔡康永总结陈词:“想要成为人生赢家的人,是把人生当做战场的人,整形我不知道能不能使人成为人生赢家,但我认为它是重要的武器。把人生当做战场的人,让他整形,给他武器,因为他想赢。

对于姜美来也好,吴晓辰也好,整容已经成为了她们重要的武器。在这场“平凡而又幸福”的人生之战里,没有整容,也就不会有她们现在的生活。

整容只是一种生活方式,一种让自己变得更“美”的选择而已。

你可以接受,也可以否认,但也请不要践踏。

本文作者:阿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