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峥:我后悔的是30多岁时太懒了

原标题:徐峥:我后悔的是30多岁时太懒了

编者按一般的名人接受采访时,被问及年轻时的经历,大多会说:很苦,但我感谢那时拼命坚持下来的自己。但徐峥却说:“我很庆幸我一直在坚守做电影。我后悔的是,30多岁时太懒惰了,不够勤奋。”是的,这世上,还真的没那么多天才。

文|公开课知酱,原载于网易公开课(ID:open163);作者郑郑、 公众号:郑有度(ID:shounnn);作者周夫荣,中国企业家杂志(微信号:iceo-com-cn)

01

前几天看到徐峥在星空演讲上的一段独白,内容大多是他过去的一些经历。

【视频略长 可阅读文章后观看】

让我感触最深的,是他提及的,自己曾经的那些失落和自卑的青年时光。

他曾因为自己二十出头就谢顶的事儿沮丧了很多年。

徐峥打小就想成为一名演员,即使长了一副娃娃脸,搁在人群里不算出众,嗓音条件也很一般,还被调侃,此生都与话剧无缘。

不过他还是一门心思的想学表演。

于是他下了很多苦工,跑了无数龙套。

他没有放过任何一个演出的机会,路人甲,小瘪三,日本鬼子,甚至是一具尸体,他都抢着演,并且乐此不疲,心里对这一切还挺满足。

最后,他终于凭着自己的努力的演出经历,考上了上戏这所自己梦寐以求的学校。

正当他以为“梦想正照进现实”,自己离那个,成为好演员的目标又进了一步的时候。

现实先给徐峥泼了一盆冷水,让他发现,自己口中的梦想,其实就是在做梦。

因为刚刚二十岁的徐峥,甚至还能被称之为少年的徐峥,秃顶了。

那年,他的头发,毅然决然的,要离开他的头皮,一去不复返。

他就像提前步入了中年危机一样,开始疯狂又焦虑的搜集各路生发良方。

在人均年龄四十岁往上的中年脱发大军里,他头一次以小鲜肉的身份尴尬的挤在里面。

他抹生发剂,拼命往脑袋上擦生姜的事儿,成了所有人的笑柄。

那会儿有人讽刺他:

你这生发剂,洒在桌子上,桌子会不会长毛啊。

另一群人则回答:

当然不会,你看看徐峥的脑袋不就知道了。

当把所有的药都用了,任何法子都无济于事的时候,看着自己的头发越来越少,最后只剩下中间的那一小撮儿,就像一个小舌头在嘲讽自己。

徐峥便从此跌进了自卑的深渊。

那几年,他成了一个寡言的,眼神里总透着不安的人。

他总是仓皇的逃离人群,永远都要戴着顶定帽子。

用他的话说:

除了绿帽子,我什么帽子都有。

脱发,秃顶,狠狠的打击着徐峥。

在一个本来应该是整日激动昂扬,梳着浓密的头发,追赶着所有美好的年轻岁月里。

他成了专心忙碌于,遮挡头上那一撮“羞耻”的猥琐男。

直到有一回,徐峥骑车路过一个十字路口,突然来了一阵风,把他的掩护工具,那顶帽子,给吹掉了。

稀疏的,残存在头顶的那点儿头发,凌乱飞舞着,就像在他脑袋上刮起了龙卷风。

这场面直接把他身旁的一个骑车的路人吓摔倒了。

徐峥感到羞愧,那一刻他的心都碎了,他觉得,真正摔倒的,摔得爬不起来的人,是他自己。

别人的目光,议论,嘲讽,就像一把把刀子,把他曾经人生里建立起的所有自信,所有理想,戳的稀碎。

02

终于,在濒临绝望的某一天,他毅然决然的做了个决定。

剃个光头吧,反正已经没有退路了。

原本以为自己并不会因此感到快乐,一切都只是情非得已。

然而当徐峥看到,理发店的老师傅,用剃刀在自己头上挂出了一条“金光大道”,把过去他为之脸红,不敢直视的,那仅剩的几绺头发全都剃掉的时候。

他突然顿悟了。

他看着镜子里,自己的那颗,闪亮的,崭新的光头。他发现自己变年轻了,那仿佛是另外一个,全新的,充满朝气的自己。

是一个重生的徐峥。

他说他自己这辈子都没有这么精神过。

他顿时发现,曾经折磨他,让他自卑了很多年的那个问题,竟然只需要一把剃刀,五毛钱,就能解决。

原来事情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糟糕,那么无法挽救,甚至于,这么多年,他都在和如今天这样的,新生的机会,擦肩而过。

他对这颗光头非常满意,他看到了希望,也重拾了自己埋没已久的,心中的那份自信。

他迈出了艰难的一步,收获了自己从来没有想到过的喜悦。

他体悟到,自己曾经,一直都把注意力放在了别人对他的评判上,这一点太愚蠢了。

他因为过度关注别人的目光,偏执的牢记着那些嘲讽和戏弄,于是完全忽略了自己身上与生俱来的闪光点。

他在意别人所用的时间,比在意自己的多的多。

因此他吸收了外界抛给他的所有的偏见、负能量和否定,他懈怠,迷茫,颓废,甚至面对生活的重负,不堪一击。

如今他明白,只有接受全部的自己,认可和容忍自己缺陷的存在,才能有机会去弥补它们,纠正错误,让自己变得更好。

遇到问题,我们除了迎面解决,没有别的办法。

让你无路可走的人,只会是你自己。

一旦你跌进一个自卑的死循环,你不试图寻找新的出路,你拒绝了给自己创造新的机会,你就永远没法成功。

或者说,永远都不可能快乐和从容的活着。

03

徐峥是个70后,标准的白羊座。

“我很冲动,冲动完了再纠结。”

他考进上海戏剧学院,1994年大学刚毕业的时候,心怀艺术理想,进了上海话剧艺术中心。

三四年间,徐峥参演了《陪读夫人》、《商鞅》等多部话剧作品。

但他被大众熟知,更多是因为古装喜剧《春光灿烂猪八戒》、《李卫当官》。

那时候,徐峥30岁。

影视剧爆红,可徐峥本人一直不愠不火。

有时候,他走在外面被人认出:“你就是那个猪八戒吧?”

徐峥逐渐意识到自己内心的怅然若失。

初入演艺行业时明明怀揣的是严肃、高雅的艺术理想,他“人民艺术家”的自我定位,渐渐地彻底被现实击碎。

徐峥开始思考:我真正想要的是什么?我又真正做到了什么?

十多年后的今天,面对采访,46岁的徐峥坦然对30多岁时自己的懒惰表示后悔:

人都是在二三十岁的时候没当回事儿。

因为人活在一个痛苦里面比他解决问题要容易。

非要病到需要做手术不可,吃药多苦啊,解决问题需要更大的勇敢。

但是如果你在年轻的时候就开始致力于不停地解决问题,直接面对你人生当中的各种困惑。

到了中年其实就好一些,他就能悟到或者说休息得更早一些。

人都是在二三十岁的时候没当回事儿。

因为人活在一个痛苦里面比他解决问题要容易。

非要病到需要做手术不可,吃药多苦啊,解决问题需要更大的勇敢。

但是如果你在年轻的时候就开始致力于不停地解决问题,直接面对你人生当中的各种困惑。

到了中年其实就好一些,他就能悟到或者说休息得更早一些。

在理想和现实面前,人们往往深陷于想法和行动之间的痛苦,懒惰得不想抽身而出。

人们会麻木于固步自封的状态,忘记了寻求解决问题的方法。

办法总比问题多,习惯于痛苦是可怕的。

比起一腔孤勇和一片赤诚,没跳出痛苦的怪圈,其实就是一种不自知的懒惰。

徐峥如今取得“成功”,得益于他在明确了自己想要什么之后,加倍地努力。

比如,第一步,抛弃原来的自己。

黄渤在一次采访中提到,徐峥之前很容易满足,但拍起电影来就不是了,一个镜头要拍到几十遍。

三十而立。

30岁的重要,在于一个人终于能独立而全面地认识这个世界,以及自己的生活。

经历过一些成功与失败,也应该更加清楚“什么是我想要的”,并能够为之付出一定代价。

如果把30年分成三个部分来看:

  • 1到10岁,渴望认识世界

拥有好奇心与想象力,恨不得每天都是“十万个为什么”,总是有很多动力去探索。

  • 11岁到20岁,充满叛逆和冲劲

似乎总有和全世界干一仗的气势。不过这种叛逆也能给人带来正向影响,让人在碰壁中成长。

  • 21岁至30岁,有意识地去“犯错”

这十年,尽管要经历很多失败与迷茫,但这是为找到人生方向做准备的关键时期。

有意识地去“犯错”,让一个人在30岁时更清楚自己要什么。

因为迷茫,30左右的人也许还在探寻或追求所谓“理想”。

辩手马薇薇说:

理想不是凭空想出来的,凭空想出来的叫梦想。

理想是那件让你做所有不想做的事情的最根本动机。

当你找到了最根本动机,你就找到了理想。

理想不是凭空想出来的,凭空想出来的叫梦想。

理想是那件让你做所有不想做的事情的最根本动机。

当你找到了最根本动机,你就找到了理想。

心理学家Meg Jay在一次演讲中提到:

人生中80%重要的决定时刻发生在35岁。

人生中那些能影响你一生的决定、经历,以及“顿悟”的时刻,十有八九都出现在30岁中旬。

人生中80%重要的决定时刻发生在35岁。

人生中那些能影响你一生的决定、经历,以及“顿悟”的时刻,十有八九都出现在30岁中旬。

三十岁不是新的二十岁。

不是完全没有时间了,而是没有那么多可以理直气壮浪费掉的时间。

否则一个人要迎来的,就是40岁的追悔。

我们在人生的第一个阶段认识了世界,在第二个阶段感受了世界。

处在第三个阶段的30岁,对人生接下来几十年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一切不以行为改变为目的的复盘,都是假复盘。

延伸阅读,以下是徐峥接受《中国企业家》采访的内容节选:

▲电影海报(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问:演员、导演、监制、投资人这多重身份,在你心中的排列顺序是什么?

徐峥:并不是所有电影我都能导。我认识到,从艺术表达形式来讲,表演应该是我的核心,就像画家通过画画,音乐家通过音乐来表达,演员通过自己。如果你做舞台剧,做一个演员就可以了。如果你想完成一个影视作品,你会发现不是一个人就能完成。需要各个技术部门都配合你,你就要去做导演。

其次我才是一个投资人。我做投资人的概念,核心是,这是不是一部好片子,是不是一部值得在市场上出现的片子。这是先决条件,而不是是不是挣钱,是不是能让公司有业绩。

问:作为老板和投资人,你如何筛选电影题材?你的视角有何不同?

徐峥:从真乐道来讲,我就是一个电影制作人,做独立制片,希望集结更多独立制片人完成内容生产。我们的筛选会很严格,一定会从内容本身考虑,这是第一位的。真乐道就是一个生产“作坊”。

问:我发现你的电影主题很少蹭热点,你的电影基本都是自己打造IP,为什么?

徐峥:我们关心影视作品的核心价值输出。至于它是否是特技电影,是否是最热的IP……我光着脚也跟不上,已经有特别聪明的人去做了。

而且,我不熟悉的,我不会去做。鬼吹灯也好,很多概念也很好,也会很火。但我也得看它是不是我的菜。

为什么要拍一部电影,它和你生命的联系是什么,你表达的东西是不是让人有所感悟……如果只是为了商业,那么这(对我来说)是负面的。

问:你怎样提前预判一部电影是否会火?

徐峥:电影是一种冒险,必须有惊喜,但也必须靠谱。其实可以借助互联网做调查。特别是喜剧,和合家欢电影,观众喜欢哪部分,不喜欢哪部分,为什么,可以做个填表调查。这是一种很技术的手段。还有一个(纬度)是很人文的,(不能靠简单的表格判断)。黑马的识别要靠人脑。

问:你认为一部电影能火,是一个系统的工程吗?

徐峥:《港囧》是一个很好的例子,有公路,青春怀旧等等因素。对这些类型打碎整合,应该一定会是爆款,这是我的主观判断。如果更加深入探讨,混搭因素太多,会不会有负面效果?

影片出来后,我们让观众填表,发现一些问题。但这时候电影已经拍完了,来不及调整。于是后面的营销会据此做调整。营销宣传中,每一步都会有变化,需要你实时调控。比如我们做了倒计时海报、动态图等,连续30天每天都是新的。这在传统媒体时代是不可想象的。

问:你如何看待负面评价?

徐峥:我拍舞台剧时,就习惯去看评价,看到有人喜欢,有人不喜欢。当你推出带有个人色彩的作品时,一定会是这样的。

问:这两年,文娱产业比较火,资本也很热,你怎么看这个现象?

徐峥:电影产业发展非常快,各种资本注入行业中来。因为有互联网加持,变得有野蛮生长的态势。大家的热情是好事,但我们不能忽视,内容还有差距。行业中还有很多问题,如盗版、虚假票房、电影分级没有解决。

未来的文化产业,影响力、覆盖面、涵盖量越来越大,可以链接的环节非常之多。希望有更多的人、资本进入到这个产业中来。

问:大家很喜欢你拍的囧系列,你怎么理解这个状态?

徐峥:囧就是在旅途中困惑迷茫。其实所有电影都可以理解成主人公遇到困境,然后离开困境。人生就是在不断遇到新的问题,不断遇到新的困境,寻找办法。

问:做电影,你比较享受的是什么?

徐峥:拍摄过程,其实是一个自我疗愈、自我发现的过程。特别是做系列电影,我永远是从自身去发现问题,把对生命的困惑迷茫,作为题材去挖掘。其实我们不是特别在意电影呈现的结果怎么样,它对我来说,是我的一个历程,我参与到历程里面去。完成一个电影,和我个人的历程是同步的。

问:你庆幸自己坚守了什么?

徐峥:我很庆幸我一直在坚守做电影。…我后悔的是,30多岁时太懒惰了,不够勤奋。

问:你如何评价自己的性格?在家庭中是什么相处模式?

徐峥:白羊座,很冲动,冲动完了再纠结。陶虹很了解我冲动的个性,她是摩羯座的,所以她是经常给我泼冷水的人,挺平衡的。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