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你会比想象中,更快地走出深渊” | 走出失恋的5个重点

原标题:“你会比想象中,更快地走出深渊” | 走出失恋的5个重点

有粉丝给后台留言说:“KY君,怎么办,我自己也觉得自己很矫情,但是我真的不想活了。我喜欢的人不喜欢我了,但我觉得这好像只是一个trigger(KY翻译:激发了更多事的一个诱因)。事实上,我觉得这个世界上没有人爱我,没有人想要我。未来的路看起来太长太孤独,我实在不愿意再继续这样受苦了。”

其实,后台君一点都不会觉得矫情。相反,“情伤”可以算是上天让人们了解众生皆苦的一个重要手段了吧。

失恋可能是一种最为常见和普遍的“负向经历(adverse experience)”。“负向经历”指的是给人造成负面影响,在情感体验上令人不快的经验和事件。虽然可能每个人都会遇到失恋/情伤,但对个体来说,它很有可能是严重的负向经历。

有时,失恋会在短时间内造成巨大的情感冲击和心理压力,短期内几乎完全带走人的希望感,并威胁到一个人对这个世界的信任和安全感Robinson, Smith, & Segal, 2017)。失恋是有可能改变一个人的人格的Costa, & et al., 2000)

在过去,KY团队也有很多“帮助小伙伴应对负面经历”的临床和教育性经验。今天,我们就给予总结和反思,为大家介绍走出包括失恋在内的“负向经历(adverse experience)”的5个最重要的tips。希望给正在经历痛苦的小伙伴们一点帮助。

注意:本文非常重要且实用,建议收藏或转需哦~

很多人都会在遭受情伤的第一时间,觉得“想要报复”,但实际上,真正付诸行动的人要远远少得多。不过,他们中的很多人,后来都采取了一些“改善自己外貌吸引力”的策略。在分手后,打扮、改变造型、健身减肥,等等。

这两种行为,看起来前者不善良,后者“cliché”,但为什么那么多人会有这样的想法?

事实上,这与人们在“负向经历”中,得到的一种基本性的痛苦有关:人们首先会觉得,自己是一个无能为力,只能承受命运的打击的“受害者”。

这是一种极端削弱人的力量感的状态。人们很少意识到自己的痛苦中包含了这个部分,但其实,感到“命运并没有逻辑可言地,施加在自己身上”,是一种不容易被语言表达出,却普遍存在的感受,让人感到充满不安全、同时无比虚弱。因此人们往往会第一时间想与这种感受做斗争。

“报复”的想象,会给人一种“我还有能力伤害ta”的感受。改变自己的外形,也是为了感觉到“自己还有对自身命运的影响力”,甚至,更经常被采取的一个策略是:自责与内疚。

人们翻来覆去地回忆和讲述,自己和对方从相识至今的点点滴滴,尤其是分手阶段,双方做了什么事,说了什么话。如果是失去了一个爱人,哪怕这个人明确伤害了自己,人们也会去想“我当时xxx做得不够好”,“我当时的xxx行为可能造成了后来的xxx后果”。

这种行为固然令人痛苦,但它秘密地,也给了我们一种力量感:它让我们觉得,造成现在的处境也有自己的影响力在其中,自己不仅是接受而已。

所以,如果分手后,你忍不住自责和内疚,也不用急着否定自己的这种反应——其实你最知道自己需要什么,即便是自责,也正在悄悄治愈你自己——与低自尊和抑郁者的自责不同,经历负面事件后的自责往往只持续一段时间,等伤痛过去,人们会自然习得更客观看待事件的眼光。

所以,无论是失恋,还是其他负性事件,顺着你的心走:你可以幻想伤害对方,也可以想要俗气地去变美,也可以忍不住有些自责。不用觉得自己矫情,更不用觉得自己愚蠢。当然,我们希望提醒你,你在这个环节更注意去感受“自己对事件的影响力”,而不是沉溺于虚假的内疚感——真正关于事件的评判,不如留到你的伤痛平息之后。

第二种痛苦不是在每个人身上都强烈,而是在某些人身上会格外突出——“那些控制欲更强的人”。前面提到,一定的自责,能够帮助我们感受到,自己在负向经历的发生中,不仅仅是受害者,有一定的影响力。但控制欲过强者,容易陷于过度的自责中。

这时,幻想就发生了。他们的幻想是:事件完全是由自身的责任导致的。这种幻想,显然能带给他们高度的力量感——但这种力量会被他们用来试图扭改当下的现实:这往往不会成功,而他们会在幻想与现实的撕裂中久久挣扎,煎熬不止。

在一个事件中,导致进程和结果的因素,不可能是单一的。事件中的各方、以及环境和时间的因素,都会起到不可忽视的影响。我们需要去认识到,“事情会变成这样,的确有你不能掌控的原因/因素”。要接受“不能掌控”这个事实——要知道,有时过度的自责感只是对这个事实的逃避。

你不是无能为力,但也无法心想事成。接受这一点可能会让你的眼前看似更痛苦,却能让你长期更珍惜和平和。

第一次失恋是最痛苦的。很多人都在第一次失恋时明白,原来那些电影、情歌,都不是夸张而已。

但第一次失恋之所以是最痛苦的,是因为它发生的普遍性。对很多人来说,失恋才是他们人生中第一个重大的负向事件。当然,即便对于那些经历较为坎坷的人来说,一种全新的负向经历仍是更难克服的。

因为,负向事件给人带来的痛苦,有一部分在于你没有“它会过去”的信心。你觉得痛苦的尽头难以想象,自己仿佛会一直为这件事这样痛苦下去。这种煎熬是如此生动,如此强烈,让你想象不到它停下来的情形。

人类的理解力有时候是这样狭隘:我们不但只能体会自己的感受,甚至只能体会自己“此时”的感受。过去的自己,有时候看起来也全然如陌生人。

我们建议你回想生命中,曾经有过类似想法的时刻。也许当时的痛苦在现在看来并不严重,但当时你也产生过“好像痛苦没法过去了”的想法。但现在你并不在那么为它痛苦了。

有一句歌词唱的是“假使快乐有尽头,痛苦也未会不朽”——你需要回想起“人生会回弹”的感受,通过有意识的回忆“痛苦会过去”的感受,不断告诉自己,无论在此刻的感受中多么难以想象、不可思议,你都要提醒自己,曾经的痛苦会过去,眼下的,也会。

然后刻意做出一些努力,比如强迫自己见朋友、出去玩等等,只要不是全然放任自己沉溺在痛苦里,这一切小努力都会不知不觉汇聚成“一切过去了”的恍如梦醒的那一天。

有一天你会发现,这种“这总会过去”的想法,可能是你最可靠的倚仗,它带你潜过痛苦的深海。在一段时间的忍耐后,你忽然回过神,发现痛苦已在身后很远。

首先,在整个事件发生的过程中、时间里,你也并不是毫无收获。

你不要自欺欺人地告诉自己,痛苦也是一份礼物——对不起,它真的不是。如果有选择,我们都希望这样的事不要发生在自己身上。但它既然已经发生,我们还是能够从中得到一些东西。

比如,你遇到了一个伤害你的人。你觉得这件事如此不合逻辑,没有公平可言。但你知道,尽管,可能有一些人的一生是很平顺,不会遇到什么大的挑战,也不需要什么高级的应对技能,大部分的人生都会在各种不同的方面,遭遇挑战。你无法不经过这个人,而变成经过ta之后的这个更擅长应对挑战的自己。既然坏事已经发生,就把这个自己视为一份收获吧——鸡汤有用。

更重要的事,在你痛苦的同期,你的生活里一定还有其他事在发生——只要你还有让它完全停下来。有些人会在挫折面前陷入反刍性的情绪,即不断回忆事件、注意力无法从事件中摆脱。但这本身会放大事件对你的负面影响。这就是“当你凝视深渊,深渊回以凝视”。

生活里还有别的事在发生。如果你最近很痛苦,此刻我希望你能刻意思考一下,最近还有没有别的经历?这至少能让你注意到:你已经多久没有注意其他事了。

你还是可以有意识地创造一些好事,有意识地尽力调节自己注意力分配的方式——从强行和刻意开始,你会比你想象中更快地走出深渊。

在你的想象中,这次挫折事件会给你后面的人生带来什么样的负面影响?

探索式的叙事强调的是,不要用下结论的方式谈论已经发生的事情、尤其是它们会对你造成的影响。人生不是一个结果接着另一个结果,而是一个不断发生的过程——持续的过程。你始终要满怀探索,因为只要你的思考和进步没有停止,结局就还没有到来。

回过头看你生命里过去发生的事。我们无法否认一个负向事件的发生,但不断地,随着你对它的处理,它给你留下的消极影响可以被缓解,而随着你生命的展开,你也会不断重新获得它对自己人生的意义。

我倾向于认为,人们并不会发自内心的“感谢”一个负向事件的发生,但人们的确有可能,因为被那件事改变,创造出了不同的生命的后续,而对那个后续感到非常满意、珍惜、感恩。就比如因为一段错误的感情,而最终懂得了要选择什么样的关系的那些人。

你的故事永远都可以书写下去,而那些“还未发生的”有可能改变整个事件的性质。所以不要太快对自己下结论。这会让你的绝望感下降:还有呢,你的人生故事还有呢。

当然,探索性叙事强调的是,一切未完成。在生活中,人们有很多朴素的智慧,就比如这句话:“以后的事情谁知道呢?”看起来是中性的一句话,未来也的确包含了好好坏坏的可能。但的确包含了非常重要的东西:未完成就是“可能性”,“可能性”就是“不绝望”,不绝望就是痛苦中的人非常需要的东西。

但不同的视角仍然可以从不同的角度解读这种可能性。一个怀有积极视角的人会觉得“总还有变好的机会”,而一个怀有问题视角的人则会觉得“一切都可能变得更糟”。

事实是,我们始终面临着同样概率的未知,无论我们的想法如何。因此,不同的想法归根结底,目的还是帮助我们更好的度过当下——预测本身是没有意义的,它对你此刻的影响才是意义所在。因此,我们才需要选择性地相信积极的可能。并不是自欺欺人,也不是真的能因此得到什么好运。

人生本无常,你对于未来的全部念想,也只是影响着你这一瞬的喜悦。要尽量让自己心怀喜悦地生活着。如果有时因为痛苦无法自己给予自己这些,记得像身边爱你的人索取——让他们反复告诉你一切还有积极的可能。

今天的文章相比于学术,更多是经验的分享,KY的小伙伴们喜欢这种文章吗?投票告诉我们你的意见吧~

【今日互动】

今天的文章中,你觉得最有用的是哪一条tips呢?你有过类似的经验吗?来留言区和大家分享吧~

Reference:

Costa,P.T., Herbst, J.H., McCrae, R.R., & Siegler, I.C. (2000). Personality atmidlife: Stabilility, intrinsic maturation and response to life events.Assessment, 7(4), 365-378.

Segal,J., Kemp, G., & Smith, M. (2017). How to deal with a breakup or divorce.Helpguide.org.

搜索文章/心理测试/招聘/转载/请戳菜单栏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