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正文

民办大学的二代“女掌门”

原标题:民办大学的二代“女掌门”

中国民办大学面临着“新老交替”,在二代接班人中,“女掌门”越来越多,也越来越年轻

文/张韦韦

“民二代”是对中国民办教育二代的称谓,不同于“官二代”和“富二代”,因为和教育沾边,“民二代”的身份更容易被社会接纳和认可,也恰恰因为和教育关联,“民二代”群体显得格外低调、沉稳、内敛。

“29岁上市公司女总裁”“20多岁的大学副校长”让李花声名鹊起。去年河南“两会”期间,作为新晋政协委员李花受到媒体高度关注,“她自打进了会场大门,身边就没有离开过‘长枪短炮’。”

李花是河南规模最大的教育集团,也是香港上市公司宇华教育集团董事长李光宇之女。在中国民办教育界,“女承父业”的不在少数,西安翻译学院创办人丁祖诒、黄河科技学院创办人胡大白、西京学院创办人任万钧……这些中国民办大学的开山鼻祖都选择了让女儿接班。

近年来,中国民办大学面临着“新老交替”,在二代接班人中,“女掌门”越来越多且越来越年轻。

“女接班人”正在年轻化

85后的李花第一次被公众熟知,是2016年2月28日宇华教育集团在香港上市,她以宇华教育集团董事会副主席兼CEO的身份与父亲李光宇在香港联交所敲钟。一时间,这位少壮派,且当时市值近百亿元的教育集团的女总裁笼罩在耀眼的光环中。

(左至右)宇华教育副总裁徐斌,董事会主席李光宇,行政总裁李花 图片来源:《大公报》记者陈咏贤摄

李光宇选择了提前培养接班人。早在2010年,刚满23岁的李花被父亲提名担任副董事长。而从学生到集团旗下大学的副院长,再到集团的总裁、副董事长,李花的进阶用了不到一年的时间。

同在河南的黄河科技学院,现任院长杨雪梅是70后,年长李花许多。但她从母亲黄河科技学院创办人胡大白手中接过帅印的那一年也只有30岁。胡大白是中国民办教育界的传奇人物,她身残志坚,把一个30元家底的辅导班创办成数以亿计资产的民办大学。

这在当年是特例,胡大白夫妇因为身体原因提前让女儿接班。同时期的西安翻译学院创办人丁祖诒直至去世前不久才把学校交给女儿丁晶。

陕西是中国民办教育大省,陕西民办高等教育在全国的影响力得益于规模,更重要是一批知名度极高的创办者,西安翻译学院创办人丁祖诒就是其中一位。他可以说是中国民办大学的标志性人物,是一个符号。

到西安翻译学院工作前,丁晶一直在美国留学。2011年10月,病重中的丁祖诒辞去院长,任命丁晶为副董事长;2012年3月12日,丁祖诒去世后,丁晶接任董事长。

西安翻译学院名誉董事长丁晶

与其他接班人不同,西京学院院长任芳既是接班人,也是联合创始人。任芳是西京学院创办人任万钧之女。1994年,她和父亲创办了西京学院。当时,任芳并没有立即进入西京工作,而是在他们创办的另外一所民办学校做老师。1998年,任芳开始到西京工作,担任人事处的科员。直到2013年6月9日,任芳才担任西京学院院长。

西安外事学院董事长黄藤之女黄詹媛也在“接班人”的行列。2007年至2014年,黄詹媛先后担任西安外事学院国际交流中心主任助理、外国语学院院长助理、教务处副处长、西安外事学院执行董事长。现担任陕西省民办教育协会副会长。

西安外事学院董事长黄藤之女、陕西省民办教育协会副会长黄詹媛 图片来源:网络

“民二代”准接班人正呈现年轻化趋势。笔者所熟悉的就有,泉州理工职业学院创办人吴金营之女、泉州理工职业学院副董事长吴滨如,北京现代音乐研修学院创始人李罡之女、中国北音国际教育集团执行董事、北音影视化妆学院创始人兼院长李一嘉。

北京现代音乐研修学院创始人李罡之女、北音影视化妆学院创始人兼院长李一嘉 图片来源:北音新闻

4年前,25岁的李一嘉从美国留学回国,加入北京现代音乐学院,在北音特效化妆学院成立时,李罡在微信上发了一条信息,信息后面附了一句话“我女儿从美国学成归来,循着父亲的足迹,蹒跚起步,竭尽全力。请大家支持。”李罡为李一嘉的接班埋下“悬念”。

创一代们身上有共同的特质,凡事喜欢亲力亲为,所以很多创办人即便年事已高,哪怕卧倒在病榻上仍坚持处理学校事务。丁晶在丁祖诒过世后,曾在《人民政协报》刊文缅怀父亲,“25年,事无巨细,事必躬亲,通宵达旦,他常常穿行在校园的角落,一片纸屑、一个烟头,他都要捡起来。”

相较于中国民办大学的第一代创办人,民办教育的后来者在接班人问题上更开明,有意识的培养子女,安排子女提前进入学校熟悉业务和管理,为子女接班提前铺路。

名校高学历 低调够拼

翻翻“民二代”接班人的教育背景,普遍是名校毕业、高学历,他们就是家长眼中“别人家的孩子”。因为从事教育,让“民一代”更重视子女的学习,先天优势加上后天培养让“民二代”们更有机会跻身名校。

在“女掌门”中,丁晶和黄詹媛是为数不多有海外教育背景的“民二代”。她毕业于美国西雅图大学,并获得工商管理硕士学位。

虽然没有出国留学的经历,但其他“女掌门”在学历上也毫不逊色。杨雪梅毕业于武汉大学、中南财经政法大学,一所是“985”高校,一所是“211”高校。工作后,她从硕士、博士读到北大博士后。任芳也是经济学博士。

黄河科技学院院长杨雪梅是“民二代”也是“拼二代” 图片来源:网络

黄詹媛先后就读于西安外国语大学、英国布鲁奈尔大学、北京师范大学。曾担任英国米德赛科斯中学国际汉语教师。

少壮派的李花、李一嘉也是一路名校。李花从北大附中念到了北大;李一嘉去英国读高中前,上的是北京十一学校实验班。2006年考入英国名校帝国理工大学数学系,攻读数学、金融学,后到洛杉矶攻读传媒管理专业,考入传媒学科全美排名第四的南加州大学,获得传媒管理硕士学位。

高学历的背后,有着更深的含义。早年在民办大学接班人问题上曾出现过博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办教育促进法》等法律法规对院长、董事长、理事长的任职条件有明确规定,即便是创办人的子女,要想接班也要符合条件,而高学历是标配。

在行事风格上,“民二代”与父辈们截然不同。一代们是拓荒者,他们颇具传奇色彩,雷厉风行,有胆识、有个人魄力。像丁祖诒,他爱“放炮”,敢向哈佛看齐,也敢和媒体打官司。当然,这代人也善用媒体,愿意和媒体打交道、交朋友,推心置腹。

“民二代”或许还处于学习期,羽翼尚未丰满;或许二代”女掌门“们性格使然,普遍低调、内敛。

沉稳、谦恭是李花给外界的印象。2010年7月,李花被父亲调到集团总部,正式进入董事会。她很清楚自己和父亲面对的质疑,“我这个人比较乐观,我当时觉得就踏踏实实地干,总有一天会干出来。”

在“二代”成长轨迹中,一代扮演着至关重要的角色。

河南省政协委员、宇华教育集团董事会副主席兼CEO李花 图片来源:网络

李花是河南省政协委员,她还曾当选过新郑市人大代表、郑州市人大代表,以及河南省青联副主席。李花说,父亲不仅是其工作上的导师,对其参与政治生活,也给出了许多指导。

李一嘉也视父亲为人生导师,“在面临选择的时候,我都会征求他的意见。”与其他“民二代”相比,李一嘉有些高调。她参加过湖北卫视的《我的中国星》选秀节目,获得全国季军。本可以星途坦荡,但最终还是选择退居幕后办学。

李一嘉参加过湖北卫视的《我的中国星》选秀节目,获得全国季军 图片来源:网络

有句话是“出身比你好,比你聪明,还比你努力”。“女掌门”们也是“拼二代”,她们身上都有一股不服输的劲儿。李罡说李一嘉参加英语口语大赛拿到银奖,“我都很惊讶,后来听她说,上高中的时候英语老师是外教,为了练口语,她每天主动找老师练习。到现在引入美国院校合作,她也没觉得是一件多么困难的事情。”

杨雪梅和任芳也是“拼二代”的典型。杨雪梅曾对媒体坦言,14年学校管理生涯,她没有休息过一个星期天。

笔者在多个场合见过任芳,这位“女掌门”不开口的时候有些冷,讲起话来语言犀利。“建新校区、学校升本、申硕……”,进入西京学院,任芳参与并主持了学校的每一件大事。2001年,新校区动工,刚生完孩子的任芳只休息了一个月就开始工作。

“人生的成功莫过于创下了一份事业并且后继有人,培养了让自己引以为豪的子女。”任万钧是以任芳为傲的,在他眼里,女儿是一个抗挫败能力强、敢于创新、懂管理的新一代教育人。

继承者的情怀和格局

接班人这个词往往都带着沉重的使命感,无论是中国民营企业的二代,还是中国民办教育的二代都会面临着一个问题,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如何超越?对中国民办教育而言,“开路难,行路更难”,迥异的时代背景,差异化的政策环境,不同的教育背景,父辈们是野蛮拓荒,“民二代”面对的环境更复杂,压力更大。

中国教育政策研究院办学体制改革研究中心副主阙明坤告诉笔者,“民办学校如何实现基业常青?举办者如何像民营企业一样交接好接力棒,让民办学校的事业得到持续健康发展?“民一代”交给“民二代”,“民二代”是否在保持艰苦创业教育理想的同时,更进一步?

一代身上有一股“狠劲”,为了工作真的可以不要命。丁晶就曾追忆父亲,2011年5月,听说全国政协要到学院视察调研,他说有好多建言要对政协的同志说,他插着氧气,输着液,由护士、大夫陪着,带病出席调研现场,并做了一个小时的发言。“见过为事业拼命的额,没见过他这种终身为了事业不要命的。”

在“民一代”中,拼的人很多。无锡太湖学院董事长金秋萍就对笔者坦言,“学校就像我的孩子,一天不到学校都不行”。在这些人眼里“事业远比生命重要”,非常人所能理解和企及。

丁祖诒走后,中国民办大学的“东方哈佛梦”已鲜少有人提及了,越来越健全和规范的制度建设,让民办大学少了当初血脉贲张的激情和理想主义。

丁祖诒知道,“‘东方哈佛’的梦是美好的,但那毕竟需要经过几代人甚至十几代人的拼搏才有可能实现。”他寄希望于继任者。

西安翻译学学院创办人丁祖诒与女儿丁晶合影 图片来源:网络

在接班背后,并非所有子女都愿“子承父业”“女承母志”,民营企业就曾传出过子女拒绝接班的新闻。

接班前,很多“民二代”在其他领域已展露锋芒,后因各种原因临危受命“被接班”。杨雪梅热爱新闻,做了近10年的记者,有自己的事业,福利待遇很好,在单位又是骨干。胡大白说,“雪梅自己开始也不愿意到学校来,有时甚至有些反感,因为学校的事让家里一刻不得安静。“

为什么还是选择让女儿接班?胡大白给出的回答是,“我要选一个能够很好地传承学校宗旨和精神的接班人”,“选择雪梅并不是因为她是我的女儿,我也不愿办成家族式学校。让雪梅担任执行院长,最主要的是她具有为学校事业牺牲一切的精神,能够传承学校的精神、宗旨,同时具备相应能力。“

在接班的问题上,民办学校与其他民营企业有所不同,“做教育要有情怀”。两代人之间除了接管事业,还有精神传承,这恰恰是最难的。

泉州理工职业学院董事长吴金营之女、泉州理工职业学院副董事长吴滨如身上流露出年轻人的直率和坦诚。她告诉笔者,“要像企业界重视二代接班人一样,民办教育更要高度重视。教育情怀是最难传承的。”

泉州理工职业学院董事长吴金营之女、泉州理工职业学院副董事长吴滨如

有情怀,还要落地,接班后如何发展,这是一个沉重的命题。

两代人面临着截然不同的生态环境。第一代创办者是拓荒者,考虑更多的生存问题,但改革开放初期,民办教育在人口、市场和成本三大红利的基础上得以迅猛发展。今天,二代接班人面临的局面更为复杂、多变:创办初期的三大红利正在消失,生源锐减、教育市场多元化、办学投入增加而收费相对减少。她们需要经受更为严峻的考验。

随着学校的发展、国家政策的完善,凭借个人能力管理学校的现象已弱化或淡化,需要确立管理制度,实现管理方式从靠个人能力管理向制度能力管理转变,从高度集权向现代大学管理体制转变。

相较于父辈,她们更看重和强调构建现代化的管理制度。

胡大白认为杨雪梅的责任就是要建立现代大学制度,使这个基业能够巩固,长盛不衰。“未来我不希望我传给她,她转给她儿子,在我们家族间代代传承。她要建立现代大学能够科学发展的制度。“

在民办大学法人治理结构方面、在去家族化方面、在构建现代大学管理体制方面,西安翻译学院做出表率。

2016年,丁晶交出“实权”,请辞西安翻译学院董事长,担任西安翻译学院名誉董事长,聘请他人担任西安翻译学院董事长。

在丁晶看来,学校要想有更远大的发展,还必须要有科学规范的管理,要在构建现代大学的管理体制、法人治理结构方面做出一些新的探索和改革。法人治理的核心就是要决策权、执行权、监督权截然分开,相互制衡,相互之间要边界明晰、授权得当、监督到位。

接班后,“女掌门”们也在拟定新的办学增长点,升本、申请硕士专业学位、建设高水平民办大学……

西京学院院长任芳 图片来源:网络

任芳一直在寻求超越,她提出“二次创业,建设高水平西京大学”。“我认为每个人身上都有做一番事业的潜质,只是我比较幸运,有机会拥有这样一个干事业的平台,现在我要做的,就是如何让学校每一位员工身上的正能量得到发挥,让西京学院第二个20年发展得更好。”2011年,任芳挂帅的“申硕”成功,西京学院成为首批获得研究生教育资格的5所民办高校之一。

胡大白坦言,未来短期内我们民办大学很难建成中国的哈佛、麻省,但有可能在某些方面成为中国乃至世界第一。“雪梅这代人,知识结构以及现代管理意识都比我们那时强得多,今天站在我们的肩膀上,又赶上好的政策环境,希望能够比我们做得更好,带领中国民办教育尽早达到这一境界。“

本文为《近观》搜狐号出品,素材来源民办教育领军、民教投,(《走进民办教育探索者的精神世界》一书对此文亦有贡献),转载请注明来源!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