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8月10日,第15届中国汽车营销首脑风暴在乌鲁木齐举办。本届乌鲁木齐峰会以“执两用中 宁静致远”为主题,汇集了汽车行业数十位营销首脑,就当前中国汽车产业的发展进行了深入的交流与探讨。以下为如是金融研究院院长、首席经济学家管清友的演讲实录:

感谢搜狐请我参加这次峰会,我和搜狐非常有感情,搜狐成长的20年,也是我们这代人成长的20年,搜狐伴随我们的成长。

今天长话短说,分析一下短期的形势和中长期的形势,分为两个板块:对短期的经济形势、政策选择做一个梳理和分析,怎么去看待、怎么去应对;中长期涉及到国家走向、产业变化、区域格局调整,有没有一些特征让我们提前把握。

比较两个年份,为什么现在有点像1997年,或者说是不是会发生1997年的情况;第二个时间节点是2014年,会不会发生2014年的情况?

过去五年经济经历L形增长,经历了政策不断的微调,也经历了金融的上行周期,对我们来讲非常关键。过去五年或者过去五到十年整个是金融上行周期。所有与地产、资本相关的行业都是非常受益的行业。经历频繁的资产膨胀泡沫破裂,2015年六七月份经历了股灾。

过去资产的轮动非常频繁,资产泡沫非常明显。宽松政策的有效性越来越弱,我们在09、12、14三个时间节点都是宽松,09年宽松大家都知道,12、14年两次宽松放松的有效性时长越来越长,原因是什么?市场对宽松政策、推动经济、拉动经济的做法实际上有了免疫力或者抗药性。举个例子,四万亿很多企业顺周期扩大产能,扩张市场,最后出现严重的产能过剩,甚至很多企业现在已经不存在了。企业顺周期的时候采取什么样的策略是非常重要的。

为什么要和1997年比?今天中国面临的情况和1997年其实不大一样,东南亚国家抗风险能力普遍增强,中国抗风险能力普遍增强。但是,我们今天面临的内外压力比1997年还要大,突然加上了中美贸易战的因素。官方似乎也不太避讳说所谓的中美贸易战,不仅仅是摩擦,就是贸易战,特朗普总统演讲当中明确讲到:过去我们打败了苏联,今天我们又面临一个强大的竞争对手。撕开了羞羞答答的遮羞布,说得非常直白,我们今天面临非常严峻的外部环境,这个外部环境比1997年更为剧烈。仅仅从经济和金融指标上来比较,我们今天的情况比1997年要好一些,加上中美贸易战的因素,可能对于我们未来经济走势、金融安全确实造成非常大的不确定性。贸易战一定是你来我往的,而且贸易战有可能会扩展到汇率,扩展到非经济金融领域的一些大国博弈。

重点说一下和2014年的比较,2018年之前这一年半时间,从2016年到现在的时间段里面,中国经历了宏观环境收缩、金融整顿的过程,2014年也经历了金融整顿的过程。2013年新政府换届以后,马上启动了所谓“稳增长、控通胀、防风险”的政策组合拳。2013年上半年一个标志性的事件就是由于宏观环境的紧缩和金融收缩,出现了银行间市场流动性短缺,它更多发生在银行间市场,标志性的事件是上海银行同业间隔夜拆借市场单日跳升13.44%,这是比较可怕的数据,引发6月份股债汇三杀,同时下跌。2014年之前我们经历了金融整顿宏观环境收缩,在2018年之前实际经历了四重紧缩,货币紧缩、流动性收缩、融资成本上升、中小企业重新面临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无论从量的角度M2增速还是资金价格的角度都能看到十年期国债收益率一度接近4%的利率高位。

第二方面,严厉的金融整顿。我不太用金融强监管这个词,实际上就是一次大整顿,整顿的意义在于抛弃了或者放弃了、纠正了过去十年金融业发展的思路。从2016底以来,整个金融业经历了密集的整顿期。整顿金融监管,整顿金融业态势必从金融部门会逐渐影响到实体部门。我们看到的经济开始下行,券商资管原来做通道业务,不用负什么责任,借助这个通道就可以收钱,这些业务统统不能做了。银行开始裁撤同业部门、金融市场部门。这种金融业态的变化势必会影响到我们整个流动性环境,而过去一年半的时间我们经历了整个流动性环境收紧的过程。

过去比较好的行业,除了互联网之外,地产、金融这两各行业最耀眼。去年突然觉得这两个行业好像都成了坏人,从监管的角度各种各样的约束、各种各样的要求,三套利、四不当等等各种要求。做地产、金融的从去年开始觉得每个人都是坏人,灰溜溜的,有这种感觉。这是监管的收紧。

第三方面,财政的整顿。从整顿平台公司到整顿PPP,PPP本来是好事情,中国也是用三年左右的时间,走过英国、澳大利亚PPP模式比较成熟的经济体一百年的道路。后来我反思是不是中国人干这种事特别不合适?PPP项目最长的是30年,短的5—8年。干长期的事中国人不愿意干。无论是PPP还是P2P都让我们干成了“菜市场”,本来挺好的事情,中国现在也是全球最大的PPP国家,山东、贵州成为入库金额和入库项目数最大的两个省份,我不知道未来这个钱怎么还。这是PPP的现状,开始整顿。财政的整顿也会影响到整个经济的走势

第四,房地产的整顿,这个整顿还在延续。包括7月31号政治局会议对于房地产的要求也是非常明确,抑制房价上涨。作为企业无论是做营销的行当,还是做生产的行当,政策面的变化几乎很难预测。房地产调控的政策还在延续,我经常跟朋友开玩笑说,中国的房地产政策真是帮助中国人检验了真爱。结婚不算真爱,结完再离,离完再结,这是真爱。房地产调控政策让中国人成功地认识到一个问题,我们的婚姻和家庭是一个非常成功的经济组织,这就是房地产调控的副产品。

做一个总结,现在有点像2014年的前夜,政策开始对冲和微调。流动性环境从利率水平来讲,上海同业拆借利率非常之低,流动性环境松动,商业银行也开始下调个人按揭贷款的打折比例。政策上确实在做一些对冲和微调。

是不是重新出现09、12、14年的情况?09年以后出现经济大反弹,股市上涨、房价上涨,12、14年出现了资产泡沫,是不是还会出现12、14年这种情况?现在两个层面的原因不大会出现,为什么这么说?从主观和客观来分析,主观上的原因在于已经有了09、12、14年的教训,引起很多经济学家反思,靠量化宽松应对方式去解决我们面临的结构性问题,从过去十年的实践经验来看,美国的情况表现稍微好一些,欧洲、日本、中国这些经济体的表现,靠量化宽松解决不了我们的结构性问题。凯恩斯理论受到越来越多的质疑,很多经济学家在讲重新回归亚当斯密传统。我个人觉得,如果靠印钱能够解决经济问题,今天委内瑞拉和非洲很多国家都可能是世界上最大的经济体。

长期的宽松政策其实带来最大的冲击不是在经济金融领域,主要体现在社会领域,社会的内生性冲突越来越大。对于这个问题的认识09、12、14年对于政策制订者来讲实际是一个历史教训,从主观上来说,09、12、14年这么大规模的宽松,主观上是不愿意再去做了,是有历史教训的。

第二个客观上的原因,客观上不可能。为什么这么说?有两个层面。狭义的财政赤字率多年维持在3%以下的水平,这是很不容易的。人民银行和财政部相关的官员争论这个问题,媒体称之为财政和央行的互怼。这种政策辩论很有必要。不同的部门、不同的条件对于我们的政策走势,有不同的观点、不同的意见。维持财政赤字率在3%以下非常不容易,不能突破这个口子。宏观杠杆率260%不低,这是一个层面的原因。第二个层面的原因,经过过去一年半的金融整顿,中国的影子银行体系确实得到了控制。

有很多人反对金融监管,或者说反对一刀切运动式的金融监管。大家做一个思想实验,如果说这次金融整顿不是从2016年下半年开始,现在还没动手的话,今年上半年面临外部贸易战的压力,内部又有经济下行的压力,今天面临的局面将会十分不堪。

总体而言,监管当局和货币当局在2016年下半年开始整顿是非常必要的,如果再提前量三年会更好。这是我个人的观点。整顿的过程是不是造成问题?产生很多副产品,总体来讲监管当局和货币当局这轮做的大方向没有什么太大问题,没什么好争议的。具体细节上确实衍生出了一些问题,比如有些监管过快,造成一些局部性的金融风险,这个也是有的,但大方向我认为没有问题。

这是主观和客观上两个条件,决定了我们再出现14年大宽松。14年什么情况?上半年定向降准、差别降息,下半年全面降准降息,引发了一轮又一轮资产泡沫。2015年股灾最大的背景就是2014年这次宽松,2015年股灾以后,还有一个资产泡沫就是债券市场的牛市,从2015年下半年到2016年,出现债券市场史无前例的大牛市,这轮牛市比股票市场那轮牛市还要大,只不过跟大家的日常关系没有那么紧急,大家感受不到。引发新一轮房价的上涨,还引来新一轮调控。

股票市场的情况,正在经历从2015年资金端去杠杆,到今天面临的资产端去杠杆。简单而言,2015年股灾是很多投资者被去掉了,中国人第一次发现杠杆原来如此之厉害。不光中国的投资者,中国的企业家也没有认识到杠杆的双刃剑的特征,大家觉得两倍杠杆、三倍杠杆不高,在2015年很多投资者通过场内正规的配资配到五倍杠杆,很多国外投资者觉得特别不理解,你们怎么可能配这么高的杠杆?我说这个不算高,很多民间配资到十倍杠杆。

经过2015年股灾,中国投资者认识到,原来五倍杠杆是不可接受的杠杆,太高了。我们今天的券商融资融券平均杠杆率是0.67倍,三年前我们经历了资金端的去杠杆,让中国投资者认识到杠杆的威力和破坏性。今天开始让中国的上市公司包括很多汽车公司认识到杠杆的威力,我们正在经历资产端去杠杆。不合适的股权质押,质押比例太高,由于经济下行企业盈利能力减弱,最后一些上市公司的创始人失去控制权。另外,没有钱交保证金,没有股票补充质押股票,很多股票被强制平仓。端午节前后股票出现连续的闪崩,到期被强制平仓。这是我们正在经历的资产端去杠杆。

前两天我公开给监管部门出过主意,现在像2015年用资金救市没有多大意义,必须出台一揽子改革方案,交易制度、退市制度、发审制度,最近证监会开会部署了工作,不知道能不能起导作用。我想跟大家强调,这轮的资产端去杠杆正在进行当中,与过去几年在传统行业钢铁、水泥、煤炭行业经历的一样,资本市场正在经历一场迟到的市场出清过程

回过头来总结一下,从08年到现在,金融危机正好十年时间,提示我们凯恩斯主义的政策,确实在中国甚至在欧洲、日本失效,解决今天的问题不说完全回到亚当斯密传统,回到奥地利学派,不去探讨理论问题,确实要靠结构性改革。什么叫结构性改革?比较深入的结构性改革最近这几十年有两次,一次里根、撒切尔夫人这一代人在国内搞的改革,用中国人今天的话说就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另一次90年代中后期江泽民主席、朱镕基总理时期供给侧结构性改革。2015年中央层面也提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这个改革还没完,还需要更深入的改革。

短期的经济走势和政策的选择,我简单总结两条,今年下半年经济下行的压力还是比较大的,目前预计大概在6.6、6.5左右的水平,明显低于上半年。从政策面的变化来说,开始对冲和微调,但是出现09、12、14年这么大宽松的可能性也不大。

中国未来会形成以技术驱动为标志的所谓硬产业,也会出现很多以服务和商业模式驱动为标志的软性产业。这里面包含社交、文娱、游戏,也包含大资产管理行业,教育、医疗、信息安全等等。习主席讲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我们的努力方向,各位搞汽车营销的老总包括搜狐的各位领导,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我们企业经营的方向,就是我们投资的方向,就是我们营销的方向。

金融领域发生的变化,机构头部化。证监会对于券商控股公司的要求,净资产不能低于一千亿,没有民营企业可以达到。这是一个非常明显的特征。很多民营的券商控股股东要甩卖股份,这是一个特征,我们不评价它是否合理,这至少是一个趋势,金融机构在头部化。

2018年可能是中国的核心技术元年,中兴通信这个事刺痛了中国人敏感的民族自尊心,我们在悲情之余开始下决心要做所谓自主创新。从国家层面鼓励没有问题,我也不希望一说自主创新,都是国家拿出钱来扔到各个企业做补贴,这种方式也不对。但是从企业自身角度来看,即便从企业可持续发展的角度,掌握核心的技术、核心的商业模式仍然是非常必要的,这个不详细说了,所谓一部分领先的技术,当然很多领先的技术还是所谓的集成创新。我们有很多和欧美发达国家差距比较大的地方,我们也列了一些。

去年我带企业家到瑞士访学,下车伊始,中国五百强企业家给瑞士企业指导工作,说你们怎么做了一两百年了,企业规模才这么大,完全可以用上市公司的方式把企业做大,在其他国家上市,做市值管理。这套思维符合中国过去十年的企业家打法。到了瑞士军刀的生产环节,可以随便看,不要拍照,有一个环节很有意思,就是淬火。中国和瑞士、德国工艺先进的国家还是有差距,淬火工艺像过去看武侠小说,铸成一把举世闻名的利剑,铸剑师一定要在脖子上抹一下鲜血见刀,放在水里面,有各种配方,就是这么一道工艺。那个事挺触动我的,当时去的几十个企业家,看来我们不光在技术上,在工艺上确实跟人家有差距,我们看来要奋起直追。

汽车工业在集中,钢铁、煤炭行业也在集中,互联网行业也在集中。不仅是一级市场出现产业和企业的集中度提高,二级市场对这种现象的变化也给出了答案。去年以来龙头企业在中国A股市场表现非常优异,跟产业集中度提高,头部企业效应有关系。

企业家的变化,中国过去40年四个十年,形成四代企业家,这四代企业家不是简单按年龄划分的。四代企业家时间关系不详细说了,82派、92派、99派、15派,基本烙上中国改革开放40年四个十年的烙印。

92派分化比较严重,有的做投资,有的做摄影,有的搞教育;99派从门户网站到电商,到移动互联网,大家站在新的平台上重新跑;移动互联网时代又出现新的年轻企业家,这代企业家的特点,移动互联网很多商业模式没有固定,作为第三方的观察者来讲,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

我们今天处在四世同堂的阶段,四代企业家同台竞争,每一代企业家压力都挺大的,82派老一代的压力也很大,企业怎么推陈出新。中国企业家是很悲催的,活到老干到老,极少有非常洒脱的心情愉快地退出,李嘉诚先生也干到90岁。

然后是中国区域经济格局的变化,区域经济地理正在重塑,正在形成所谓的新一线城市的现象。去年出过一份研究报告,新一线城市,这里面的原因有交通基础设施的改善,比如高铁、通用航空。这十年中部城市的崛起,与高铁的发展有直接的关系,东部青岛、宁波、大连、泉州这些城市和郑州、合肥、长沙、南昌省份城市相对发展的潜力东部城市落后,中部城市在崛起。

我们梳理了所谓新一线城市和新二线城市,高铁既是抽水机也是蓄水池,对有些城市来讲高铁是蓄水池,对有些城市来讲高铁是抽水机。这是正在演化的过程,互联网公司有些大数据,我们通过节假日、车流量、人流量等等也可以看出端倪。区域的分化越来越严重,分化的过程和金融机构和企业和互联网企业是一样的,分化越来越严重,领先的地区领先的身位更领前,落后的地区一旦落后很难赶上。

去年广州的GDP总量被深圳超过,深圳2.2万亿经济总量,广州2.1万亿,甚至开玩笑说广州如果再不努力,十年之后成为环深圳城市。来自广州的各位领导不要介意,我们只是开玩笑说这个事情,区域经济地理正在加速变化,资源在加速向一些核心城市集中。这个对于汽车营销,对于汽车产业的布局也是值得关注的特点。

今天就讲这些,讲的不对的地方请大家批评指正,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