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乞丐丢小孩,不知小孩另有身份,一切因果终到头

原标题:乞丐丢小孩,不知小孩另有身份,一切因果终到头

这一年,京城里突然来了许多乞丐。本来,京城里多几个乞丐也没什么,可这次是一下子来了上万乞丐,大街小巷都挤满了叫花子。京城闹起乞丐灾来了。

这一天,一个女乞丐在街上突然发起疯来,喊着叫着,见谁都说她的儿子柱子丢了。原来,这个乞丐叫秀姑,她来京城乞讨,的确是带着个八九岁的孩子,孩子还很听娘的话,从不乱跑。晚上她还抱着儿子,在墙根下睡的,可一睁眼却不见了孩子。孩子怎么会突然没了呢?秀姑急疯了就到处喊着儿子的名字,逢人就打听见到她儿子没有。可人们都摇头,说没见过。

秀姑喊了一天,也没找到儿子,嗓子都喊哑了,披头散发,跟疯了似的。

乞丐丢了孩子,也不算多稀奇的事,这么大的京城,流亡的乞丐这么多。可这个秀姑找来找去,却找到了户部尚书张大人的府门前,非要进去找孩子,说她听到了孩子就在里面哭。

要知道,尚书张大人可是朝廷的一品大员呀,他的岳父就是当今丞相,他的府邸怎么能随便进呢?秀姑被几个家丁拦在外面,却仍是哭着喊着要进去。

尚书府的奴才都蛮横惯了,把秀姑推倒在地,拳脚相加,秀姑虽然头破血流,还是挣扎着要进去找孩子。

秀姑的哀哭之声,引来了很多乞丐,这些乞丐问她怎么了。

秀姑就哭着对他们说了原委。

乞丐们对守门的奴才说:“让她进去找孩子!”

那些奴才把眼一瞪,说:“你们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是你们这些穷鬼进的地方吗?”

乞丐们进不去,就在门外齐声喊:“让她进去找孩子,让她进去找孩子!”

有的乞丐还打起了呼哨,乞丐越聚越多,这么多人一起喊,那声音就大得很。

不长时间,尚书府的大门就打开了,从里面走出一个满脸横肉的管家,管家身后还跟着一些叉着腰的打手。管家向乞丐们喊:“反了你们了,你们想干什么,这可是尚书府,你们这是聚众闹事呀。”

那些乞丐都面无惧色,对管家说:“尚书府又怎么样,尚书府也不能拐孩子。”

管家说:“你们若再不走,我就以你们聚众闹事为由,把你们都抓起来!”

那些打手气势汹汹的,眼看着一场争斗就要开始了。

这时候,从人群里走出个人来,身后还跟着几个挎刀的大汉。那人上前说:“人家要找孩子犯什么法了,叫她进去找。”

尚书府的管家刚要张口就骂,只见那人身后一个大汉掏出一块令牌亮给他看,管家一见那令牌,吓得浑身一哆嗦,双腿一软跪下来,嘴里喊:“皇上!”

管家这一喊,在场的人全跪下了,原来这个人是皇上呀!

秀姑赶紧向皇上磕头:“皇上,请为民女做主呀!”

管家跪爬了几步,说:“皇上,别听这个刁妇信口雌黄,尚书大人府上院子百所,院墙这么高,别说她儿子不在里面,就是在里面,一个孩子的哭声,外面的人也不可能听到呀。”

秀姑流着眼泪说:“皇上,请你相信我,我真的听到了。俗话说,母子连心,就是儿子离我再远,我也能听到儿子的声音。”

可能是秀姑说的“母子连心”打动了皇上,皇上便对管家说:“既然她要找儿子,你就叫她进去找找吧。”

管家见皇上点头了,哪敢违抗圣命呀,马上敞开大门,让皇上领着秀姑还有那些乞丐进了尚书府里。

进了尚书府,皇上让身边那几个带刀侍卫领着秀姑去找人。

过了不长时间,就见秀姑一脸欢喜,领着个孩子进了大厅,秀姑跪下来说:“多谢皇上,让我找到了孩子。”又对孩子说:“柱子,快给皇上磕头!”

皇上也很吃惊,秀姑真能在这里找到孩子,他就问那个孩子是怎么到这里来的。

柱子老老实实地说,他本在母亲怀里睡得好好的,睡梦中就被几个人抱到一辆马车里,并带到了这里。

他醒来后,就见自己在一间宽敞的屋里,屋里的摆设是他从未见过的,并且他身上也换了一身新衣服。他就哭着要回去,而他身边那些奴仆却都叫他少爷,那些奴仆对他说,这里就是他的家呀,他的父亲是户部尚书张大人,他的母亲是当今丞相的女儿,他就是尚书府里的少爷张瑞云。

他们这一说,把柱子都给弄懵了,他不认识户部尚书,更不知道谁是丞相的女儿,怎么过了一夜自己就成了张瑞云了?

可那些奴仆们还是对他说,这里就是他的家,他就是尚书府里的少爷……

这几天,那些奴仆们变着法子给他好吃的,给他好玩的。他吃东西玩起来的时候,有时会忘掉自己是乞丐的儿子,可静下来后,又想起自己的娘是乞丐。想起娘的时候他就放声大哭。

今天,柱子又想起娘来,就放声大哭起来,这一哭真的就把娘哭来了。

坐在上面的皇上听了柱子的话,也觉得这事蹊跷,就问那个管家:“他说的那个张瑞云,是哪个呀?”

管家不敢隐瞒,哆嗦着说:“张瑞云确实是府上的少爷。不过一个月前已经死了,为此大人和夫人都很悲痛。”

这件事越说越离奇了,皇上就下令把张尚书找来。他要问个明白。

不长时间,户部尚书张大人匆匆赶来了,他一进门被秀姑看了个正着,秀姑不由得喊了句:“夫君,怎么是你?”那些乞丐中也有秀姑的老乡,见了张大人也觉得奇怪,纷纷说:“这不咱村的张隆生吗?”

张大人见了秀姑,吓得连忙低下了头。

皇上看出了端倪,问秀姑:“你说他是你夫君,可要看仔细了。他可是朝廷一品大员,户部尚书呀!”

秀姑对皇上说:“皇上,他就是我的丈夫张隆生。自家的夫君,怎能认错?”接着,秀姑就对皇上说了一件往事。

十年前,秀姑嫁给了秀才张隆生。

一年后,正赶上京城大比之年,张隆生便要进京赶考,在他离家的时候,秀姑已怀有身孕,她嘱咐丈夫此次进京无论考不考中,都要尽快赶回家。

可丈夫这一走却没了归期,张隆生离家的第二年,孩子呱呱坠地,是一个男孩,秀姑给儿子取名叫柱子。秀姑守着空房,不知丈夫在外面怎么样了,直到有一年,她得到消息,丈夫张隆生在赶考的时候,得了重病,死在客栈里了。秀姑这才死了心,却没想到,今天在这里又见到了丈夫……

张隆生在一旁低头不语。

皇上又问张大人:“刚才秀姑说的可是实情?”

张隆生只好说:“皇上,刚才秀姑所言句句是实。臣有罪。当初为了攀附权贵,不惜抛妻弃子,让秀姑苦等了我十年,实在是罪该万死。”

皇上问:“如此说来,那这个柱子就是你的亲生儿子了。你既然当初抛弃了他们,为什么如今又要偷偷把儿子弄到府上来呢?”

张隆生见隐瞒不住了,就把这件事原原本本地说了出来。

原来,张隆生和丞相之女所生的儿子张瑞云在一个月前死了,丞相之女经郎中诊断,已经不能生育了,张隆生不愿绝后,而他又不敢纳妾。

几天前,张隆生坐轿出门,隔着薄薄的纱帘,他看到了阔别十年的秀姑,又看到秀姑身边的孩子,他心里清楚,那孩子就是他的骨肉,原来自己还有后呀!

张隆生自然不敢把秀姑母子接到府上,更不敢跟现在的妻子说自己还跟别的女人育有一子。思来想去,他让人半夜将柱子偷来,千方百计让他忘掉过去,等柱子认为自己是张瑞云后,张隆生再告诉妻子,死去的儿子死而复生。反正柱子和张瑞云长得很像,此事神不知鬼不觉。

在张隆生心里,柱子才九岁,到了尚书府里,就如进入了天堂,只要对他好些,过去的事他会很快忘掉的。并且秀姑找不到儿子,时间一长也会死心的。

可张隆生却没想到秀姑会发了疯地找儿子,并且找到了他家里……

皇上听了这些,气得直发抖,正想对张隆生发火,秀姑却向前跪爬了几步,说:“皇上,以前的事我再也不想追究了,并且我再也不找儿子了。我一个妇道人家,孩子跟着我只有吃苦,跟他爹才能得到荣华富贵,我怎么能让儿子跟我苦一辈子呢?”

“清官难断家务事”呀,这事倒让皇上有些为难了,他想了半天,最后决定让孩子来做主,皇上让张隆生和秀姑站在两边,对柱子说:“今天朕把这个权力交给你,你是要爹呢,还是要娘呢?你跑到谁那边,就是谁的孩子了。”

在场的众人都认为,柱子一定会选这个爹。以前他不知道那个张隆生是他爹,现在知道了,他怎么会再跟着乞丐娘走呢?

可让大家都想不到的是,柱子竟毫不犹豫地跑到娘的怀里,说:“我愿意跟娘回家,跟着娘我才是柱子,跟着爹我就要变成另外一个人。我只想当自己。”

一旁的张隆生脸红得就如一块红布。

事情再也不用多说什么 了,柱子要娘不要爹,皇上也起身要走,张隆生在后面哆哆嗦嗦地送。

临出门,皇上却又回头对张隆生说了一句:“张爱卿,你有没有发现,最近京城里的乞丐怎么越来越多了呀。”

张隆生就愣在了原地,京城里乞丐增多,他怎么没有察觉呢,他也知道,这些乞丐其实就是遭了洪水的灾民,而朝廷赈灾的银子早就拔到户部了,只是那些钱大都到他岳父和他的腰包里了。皇上这次微服出巡,看来也已经注意到这件事了。如果皇上查起赈灾银来……想到这里,张隆生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

十几天后,京城里发生了一件大事,赈灾巨款贪污案查清,户部尚书张隆生畏罪自杀,丞相也被打入了死牢。那些乞丐们无不拍手称快。

而秀姑和柱子这对母子却不知到哪里去了。那些乞丐们回到家乡也没见秀姑回家,但从此就流传出一句话:“宁要叫街的娘,不要当官的爹。”还有一句话是说张隆生的,“粗茶淡饭好,富贵不可攀。

故事完、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