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文

特务的“特务观”:从戴笠对特务的认知一窥国民党政治的黑暗

原标题:特务的“特务观”:从戴笠对特务的认知一窥国民党政治的黑暗

马振犊馆长

马振犊,男,1961年生,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馆长、研究馆员,南京大学中华民国史研究中心、南京师范大学南京大屠杀研究中心、浙江大学“蒋介石与现代中国”研究中心客座研究员、研究生指导教师,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史研究会副会长,国务院特殊津贴获得者。现任中国近现代史料学会副会长、中国档案学会常务理事、中国现代史学会理事等,江苏省政协文史委员会副主任,并担任季我努学社顾问。著有《南京大屠杀全史》(合著),《南京大屠杀史料集》(副主编),在《抗日战争研究》等刊物上发表南京大屠杀研究论文多篇。

戴笠是一个行动型的人物,他并不擅长于理论的研述。但在几十年的特务生涯中,由于掌管军统组织的需要,他也发表过许多的谈话或文章。这些文章谈话,无论其原稿是否出自他本人之手,都可反映出他的特务观。

对于为何要搞特务组织,戴笠认为:世界各国的特务工作,归纳起来,大概不外有两种意义和目的,一种是为着要巩固自己的国防,一种是要巩固本身的政权。前者对外,后者对内。中国亦不例外。我们要拿这个工作来整顿我们这个破败的国家,跟侵略我们的帝国主义者赌输赢。

戴笠

他还表示:中国的特种工作,就是在这个时代使命任务之下产生的。也可以说是根据领袖“安内攘外”的政策要求来做的。要攘外尤其要先安内。……一般反对党不满意我们,说中国要走向特务政治,走向独裁的道路。但我们看看,英国并不是独裁国家,有没有特务?美国是民主先进国家,有没有特务?他们的海军、陆军、空军,各有各的特务,总统有总统的特务,这都是战时的必然现象。

戴笠认为,特务的工作,看起来好像包罗万象,五花八门,但归纳起来,可以用两句话来说明:就是“秉承领袖意旨,体念领袖苦心”……所谓秉承领袖意旨,就是说我们贯彻领袖主张,达成领袖意图,始终如一,至死不变;所谓体念领袖苦心,就是说我们秉承领袖意旨,不是横冲直撞,一味走直线。我们的宗旨不变,办法可以变,目的不变;手段可以变,委曲所以求全,最后还是要达成不变的目的。我们整个调查统计局的同志,一定要能做到这两句话,……如果我们稍不留心,就要增加领袖的麻烦与忧虑。

军统特务合影

从这些片断的话语中,我们即可看出戴笠及其特务组织是以完全为国民党独裁政权服务为最高宗旨的本质。因此,这一组织的政治与阶级的属性,还有他们的历史地位与评价就完全与当时的国民党相同了。确切地说,他们表现了国民党最阴暗和最残忍的一面。

编辑:季我努学社青年会会员申向洋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